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海城】樂園

【海城】樂園

*遊戲王DM 海馬瀨人x城之內克也
*無腦劇情ooc注意,只是個無腦的小甜文(?)手機打字,來不及檢查錯字了哈哈哈哈(你

「雖然說是封園測試⋯⋯不過這麼大的園區真的逛得完嗎⋯⋯?」城之內一臉新奇的從空無一人的售票亭走出,一進入園區內,馬上就被眼前無數壯觀的設施給奪去了注意力。
「哼、那是當然的囉!這可是我們KC耗時一年才建造好,預計明年初要開放的水上樂園啊!」走在他身後的圭平面帶驕傲的說著,同時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回過頭和始終落在最後頭的褐髮男子說著,「吶、我說的沒錯吧,哥哥!」
「嗯。」海馬看向圭平時時面上總掛著淡淡的笑容,只見他點頭應了聲,隨後目光移向已經迫不及待的跑到更衣室區,正打開...

  10 2

【海城】雨 (中)

*遊戲王DM 海馬瀨人x城之內克也
*依舊ooc沒藥醫,很抱歉又是沒寫完,我只是來混更的(你

待兩人總算回到城之內的小套房時,已經臨近傍晚六點。

一打開門,城之內便迫不及待的衝進屋內,將紙袋隨意的往餐桌上一擺後,邊打開窗戶開始搶救正隨著風雨,掛在窗架邊搖搖欲墜的衣物們,邊朝後頭仍漫不經心的彎下腰,將皮鞋給脫下並擺正的海馬喊道,「海馬!幫我把雞蛋跟豆腐放進冰箱裡啊,拜託你了!」
「多餘的話就別說了。」海馬將購物袋給清空後,見城之內正努力伸長手臂,企圖將最後一件被他給晾在最邊緣,被大風一吹就這麼飄的更遠的牛仔褲給拉扯回來,只見城之內幾乎半個身體都探到了窗外,然而那隨風擺盪的褲腳卻,僅僅有幾次輕輕擦過城之內...

  9 10

【海城】雨 (上)

【海城】雨(上)


※遊戲王DM 海馬瀨人x城之內克也

※還有下,只是作者耍廢了一整天只寫完上qqqqq(你

※ooc依舊不要錢的,請慎入呀!


夏日午後的雨勢總來得又急又快。


「糟了!我剛曬好的衣服!」城之內嘴裡咬著剛從麵包店買來的小圓餐包,蹲在超市內的冷藏櫃前兩手各拿著一盒品牌不同的湯豆腐,正在思考該買哪一盒比較好時,遠處突然傳來了一聲巨大的雷響,嚇得城之內反射性的全身一顫,側過頭看向玻璃門外的街景時,才發現外頭正下著滂沱大雨。

城之內此刻也顧不得再去仔細比較兩盒豆腐的差異性,隨手放了一盒在推車內後,他面帶緊張的四處張望著,直到看見正站在酒櫃前端詳著各國紅酒...

  10 6

【海城】遲到

【海城】遲到

*遊戲王DM 海馬瀨人x城之內克也。
*ooc不用錢,作者手機打字難免有錯字,然而已昏昏欲睡,請不要揍我拜偷!

清晨六點。
夏日的艷陽早已將位於小區街角的低矮房舍鍍上一層淡黃的色澤,而幾縷日光則自其中一間位在二樓,未被薄透藍色窗簾給儼實的角落窗口穿透而過,投影在窗邊的木板地上,形成了大小不一的光圈。
而仍有幾束光影稀稀落落的散在緊靠著壁角的床墊上,甚至於灑上了始終緊閉著眼,陷入熟睡的金髮少年臉上,隨著毒辣的日光在臉上擱置的時間越長,總算見少年不適的皺了皺眉,無意識的抬起手在眼前胡亂揮舞著,只見他抱著抱子翻了半身,連帶著把一旁的鬧鐘給一同捂進了被窩內,只聽他嘴裡含混不清的咕噥著,「別吵我睡覺...

  26 12

【闇表R18】無題

*遊戲王DM 闇(亞圖姆)x表(遊戲)

*為肉而肉,毫無劇情。請勿較真劇情合理性。

*作者已不開車多年,是否確定要上車請多思考,珍惜生命。

(因為先前的連結出了問題,所以重發一次,如果還是有問題請大家再通知我!)


全文請戳>> 長微博


其實最後是用手機打的⋯⋯可能錯字的話我⋯好懶得重看自己的腿肉啊⋯⋯,請大家不要打我拜偷!

我都被我妹恥笑是專業毀童年了嗚嗚QQ

  21

【闇表】現代パロ

【闇表】現代パロ

※兩體設定/亞圖姆x遊戲

※依舊是渣文筆的復健之作。

※ooc有請注意,現代paro,可能不太健全的走向(?


 用過晚飯後,遊戲興沖沖的背起掛在玄關口的背包,單手扶著鞋櫃三兩下的穿好布鞋後,他隨即轉過身面向屋內,不停在原地墊著腳尖往裡頭看去,直到看見掛在牆垣的時鐘上,狹長的指針就要劃向整點時,便見他面露焦急地朝裡面喊著,「吶吶、再不快點就要遲到了啊!」

「伙伴,第一次見你這麼著急啊。」只見來人姿態從容的慢步下樓,待走到亮著盞暗黃燈的樓梯口時,才見對方單肩斜拎著一個背包,衣著輕便的走了過來。

「啊⋯⋯說起來還是第一次看見亞圖姆你穿短褲啊...

  15 2

【闇表/極短篇】初雪

【闇表】初雪


※遊戲王DM 闇(亞圖姆)X表(遊戲)

※作者還在決鬥城市緩慢前進中,請見諒諸多怪異不合理OOC的地方。

※時間點大概是在次元劇場版之後(?

※作者許久不寫文,練手感之作,文筆拙劣不堪請見諒。


冬日的夜晚總是特別漫長。

和城之內幾人間的小小聚會結束後,武藤遊戲獨自一人走在街上,身旁人群熙來攘往,熱鬧非凡,但那歡騰的氣氛,卻絲毫未染入遊戲眼中,只見他抬頭望了眼遠處一片深暗無垠的天色,接著便匆匆的低下頭,雙手抓緊了肩上的背帶,頭也不回的快速步入人群之中。

待遊戲洗漱完畢,並將明日出門得用上的資料整理好後,等他總算能躺上床休息時,才發現已接近凌...

  7 6

【皇悅】少年遊



*題目取自古風三十題。
*劇情全都作者胡謅,基本上與正劇無關。
*醉飲黃龍x尚風悅。

驚蟄過後,被靄靄白雪給覆蓋了一整個冬季的嘯龍居,此刻褪去了素白的外裳,點點寒梅零零散散的落在甫冒出嫩綠新芽的草地上,為一脈春日盎然的生機裡添上了幾分清冷寂然之感。
透白的日光灑落在清澈的湖面上,在幾尾色澤勻亮的昭和錦鯉劃過水面的瞬間,湛藍的水面霎時波光粼粼,恰巧一陣挾著些許寒意的冷風輕輕掠過水面,連帶著立在旁的梅柳枝條也跟著微微發顫,本該靜默如畫的孤聳山莊自此便徹底鮮活了起來。

越過湖外的長亭,依稀可見幾分遠處抄手遊廊的形廓。
此時正有一人手執木扇,另一手負於身後,衣袂翻飛,從從容容的踏步而來。
來人步伐不緊不慢, 清亮的...

  1 13

【任雲蹤x靈自靈】雨後初霽 (一)

*作者表示,他距離正劇已太遙遠,什麼都沒了記憶,所以都是她胡謅來的,千萬別較真劇情啊!

一、

霞光初傾,孤聳於一端的半峰雪依舊銀白一片,映著淺淡日光的雪面,偶有幾縷細煙上浮,遙遙一望就猶如飛雪挾霧般,飄朦若畫。
孤峰雪嶺間罕有人煙,更何況半峰雪立於西山山巔,若無極深之修為,怕是攀至半途便漸感疲憊,最終得靠意志強撐著才能登頂。
此時本該淨如白晝的山間忽現點點緋紅,初時還淡的如徐冷的風中一抹光線的斜影,不出片刻那色澤越顯濃烈,掠至山頭時更是恣意的綻顯其姿,一名姿容昳麗的粉衣少女,身形翩然的落在雪地之間。
「數月未至半峰雪,不知先前來此時,不慎遺落的素帕還能不能找著。」靈自靈眉頭微皺,步伐不疾不徐的走往臨著山...

  3 6

【カラトド/材木松】結(二)


或許是看在那時椴松的神色除了茫然外還藏了幾分不安和困惑,在場的雪女們難得口徑一致的轉了個話題,不讓椴松再繼續糾結於這些於他們而言,早已沒太大相干的前塵往事。
更何況,椴松可是他們雪女之中年紀最小的那位,平時不僅懂事乖巧,偶爾還會不惜拋下臉面,笑容可愛的纏著他們幾人撒嬌,直到看到他們臉上的怒容都消退了才罷手,其實他們都清楚的很,若是沒有椴松這麼一鬧,他們之間的齟齬只怕會隨著年歲越增越長,直到最後任是誰把那塊勉強擋著的遮羞布扯下,都能看見那道又長又醜的裂痕。
所以啊,誰也不能讓她們最可愛的小弟弟傷心。
誰都不能。

那天過後,好不容易在前一晚聚在一起的雪女,隔日天一亮,在一群大雁自雪峰飛掠而過的當兒,只剩下...

  14 4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