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隆米】水底所見破碎的光芒 05

05


兩人在餐館內點了幾道價格還算公道的餐點,迅速解決完後,便繼續在城鎮上隨意晃走著並打聽著關於其他黃金聖鬥士們的下落。

沒想到在經過一家水果攤前時,正巧有兩名正在談話的雜兵神鬥士朝他們走來,米羅本來還覺得這城鎮上似乎沒什麼威脅,沒想到這麼快就遇到了敵人,讓他嘴角微勾,將雙手指節折的劈啪作響。

就在米羅向前一步正要衝向前去對付雜兵時,一旁的加隆眼明手快的摀住了米羅的嘴,並一把環住對方的腰,在要被敵人發現前,連拖帶拽的將米羅給拉入一旁的暗巷之中。

「安靜點。」加隆在看見巷弄內有一個被丟棄的破舊木箱後,當機立斷的抱著米羅躲在後頭,加隆將身體背對著巷口,側著臉時不時注意著巷弄...

  25 6

【隆米】水底所見破碎的光芒 04

04


兩人在商議過隔日清晨便啟程前往另一個小鎮後,因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的關係,加隆先是把拼命想將床讓給自己的米羅給搞定,讓對方安分的躺在床上休息,然後才從壁櫥中抱出一件毛毯隨意披蓋在身上,就這麼坐在木椅上稍微的閉眼小憩一番。

翌日一早,當朝晨的第一道曙光照射入室內時,加隆便已清醒了過來。他先是起身活動活動有些僵直的四肢後,轉頭一看見米羅還躺在床上睡的正香,嘴角微勾的推開了木門,走到位於主屋另一邊的盥洗室洗漱,等加隆把身上一切都打理好時,他走到屋前側過身,自窗外看進略顯昏暗的屋內,而後,他正好對上了,躺在床上的米羅緩緩張開的雙眼。

加隆看著米羅那還帶著點困意的面容時,只是朝...

  23 4

【隆米】水底所見的破碎光芒 03

03


米羅醒來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在搖曳的柴火下顯得沉甸甸的茶色樑木。

他皺著眉,努力睜大雙眼想要將視線內的那份模糊給驅逐,卻不料在稍微挪動身體時,似乎動到了手臂上的傷口,而從喉間併出一聲悶哼,只見他神情懨懨的翻了個身,而後就在一片火光晦暗不明的映照下,他看見了那個正一派悠閒坐在自己前方的男人。

「加隆……。」米羅遲疑了一會兒,畢竟在光源極度不足的室內,他只能從那陰暗的輪廓中勉強辨別出對方的身分,幸好在下一刻,米羅見對方眉毛一抖,然後從嘴裡吐出的是那他再熟悉不過的,多多少少帶著幾分聖域內的人難見的灑脫和自在,「終於醒了啊。」

「你怎麼會在這裡。」米羅撐著身體從床上爬了起來,身體似乎...

  24 2

【隆米】水底所見的破碎光芒 02

02


加隆在來到這塊大陸的第二天時,便遇上村民們口中所謂的神鬥士。


也是自那時候起,他才隱隱約約感覺到這次的復活似乎內藏著某些涵義,只是在真相未明的情況下,加隆通常都不願直接和他人正面交鋒,而是選擇稍作觀察後再另尋打算。因此加隆先是暗中觀看著神鬥士們的所作所為後,才以盡量避開人群的方式將那些在村內橫行無阻的神鬥士們給誘至雪地中後,在一一擊殺。


只是在燃燒了小宇宙後才發現自己的力量竟隨著打倒一名神鬥士而逐漸減少,於是加隆在陸續又接觸了幾名神鬥士並將之放倒後,徹底明白了,只要自己在這個大陸一動用到小宇宙,就會隨著...

  23

【隆米】水底所見破碎的光芒 01

※聖鬥士星矢SS同人:加隆x米羅。

※背景是設定在黃金魂的時代,但跟黃金魂的劇情可能不太相同,請勿以正劇的眼光來看待!


01


有時候加隆總想不起來自己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意義到底為何。

身為雙子座被拋棄的另一人,他充其一生,有大半輩子都活在撒加的陰影下。

他不懂為何要如此卑微小心的活著,才算是成全雅典娜對於他們這些戰士們的恩惠。

所以加隆在那一年積極的想說服撒加殺了雅典娜並和他一起統治世界,而結果自然是被那尚未遭內心黑暗面腐蝕的撒加痛打了一頓,並被關入了斯尼旺海峽的岩牢。

加隆在那裡度過了極為寂寥痛苦的好幾十日,幾度歷經生死邊緣,卻在垂死之刻感受到了前所未曾有過的,令人感到...

  28

【佐櫻/櫻中心】老歌

【佐櫻/櫻中心】老歌


春野櫻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終其一切都是等待。


十二歲時等待著一個負滿仇恨而叛逃於村的少年。

十七歲時等待著一個心寬氣朗卻行蹤如風的青年。

二十幾歲時等待著一個胸懷天下但鮮少歸家的男人。

等著她的初戀,等著她的戀人,等著她的丈夫,等著──她窮盡一生所盼求的摯愛。


等著一個不歸家的人。

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佐助離開村子徹底遠行的那年是在宇智波莎拉娜剛滿一周歲時。

春野櫻記得那一日的陽光特別燦爛,金黃色的光束就這麼灑照在青年挺拔的身軀上,讓她儘管瞇起了雙眼,仍是無法看清楚對方漆黑的右瞳中,那屬於自...

  38 2

【佐櫻】青陽 22(完)

22


翌日春野櫻醒來時只覺得全身痠疼的緊,她皺著臉,很是糾結的閉著眼在被窩內掙扎了許久後,才總算睜開了眼,雙眼迷茫的盯著漆白的天花板看了一會兒後,才翻過身打算要起床,卻在看見眼前那雙墨色瞳眸時,頓時恍神了會兒,在回過神時,只覺得昨日那令人臉紅不已的記憶一瞬間湧入了腦海中,便見少女滿臉通紅的看著青年,好一陣子才深深吸了幾口氣,盡量以平穩的語調,臉上掛著小小的笑容說著,「……佐助君,早安!」

「早。」宇智波佐助淡笑著伸手揉亂對方一頭凌亂的粉色短髮,就見少女很是不服氣的鼓著臉,抓住自己的手,氣呼呼的說著,「佐助君,就說了我不是小孩子嘛!」話說道這兒,那雙碧綠色的雙瞳突然骨碌碌的轉...

  32 20

【佐櫻】青陽 20

20


兩人所在的公園離春野家約莫只有十分鐘的路程。


春野櫻見宇智波佐助一路上都繃著張臉,一聲不吭的模樣,就連青年常年冰涼的手心都帶了點薄汗,讓她忍不住在要打開家門前,沒心沒肺的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直到對方明顯銳利不足的眼光射過來時,她才一點兒也不帶誠意的笑著說道,「唔、抱歉,佐助君。」

宇智波佐助僅僅瞥了少女那麼一眼後,又面無表情的直視著眼前的大門,表情凝重的就好似前方等著他的是什麼艱難的困境一樣,讓春野櫻這一瞧又彎著腰憋著不讓自己輕易笑出來,但那漲的通紅的臉色早已是出賣了她此刻的心情,讓宇智波佐助本就木然的面容又冷了三分。

直到好不容易撐過了那陣笑意,春野櫻才趕緊開...

  19 4

【佐櫻】青陽 19

19


當晚,全身已完全濕透了的兩人決定先返回之前的溫泉鄉稍作休息。

好險那時正值夜半時分,小鎮上一片寧靜,除了幾處旅店還點著微弱的燈火外,幾乎再也看不見任何人影在街上走動。

春野櫻披著宇智波佐助的斗篷,小臉微紅的跟在青年身後,時不時還拿起斗篷一角掩在嘴上,生怕那張揚的弧度會被對方給瞧見,而立刻收回先前的承諾。

宇智波佐助老早就瞧見了身後的少女兀自在那兒傻笑的可愛模樣,只是一想起方才自己所說的那番話,那張俊秀的臉便立刻浮上了幾抹暈紅,讓他更是一路上沉默不語的走在前頭,幸好少女這時還沉浸在那頭的喜悅中,半點沒察覺到青年臉色的變化,要不然怕是又要一臉驚喜,雙眸流光異彩的,嘰嘰...

  18 5

【佐櫻】青陽 18

18


春野櫻睜開眼時只覺得頭痛欲裂,喉嚨也乾得不行,只見她細秀的眉毛輕輕蹙了起來,整個人縮在被窩內,神色痛苦的以極乾澀的嗓音說著,「水……。」

春野櫻撐著軟榻勉強坐起了身,正想爬出被窩去尋找水時,便感覺到右頰處傳來陣溫熱的觸感,她順勢望去,便見宇智波佐助正坐在不遠處,拿著茶杯貼上自己的臉頰,她起初愣了愣,但很快的便接過了茶杯,跪坐在榻上小口小口的啜著,直到把杯中的水都給喝完後,原本蒼白的臉色才逐漸恢復紅潤。

春野櫻把杯子放回茶几上後,才一臉不好意思的微低著頭,手指為絞著衣服下擺,對著始終坐在那兒不發一語的青年說道,「……佐助君,謝謝。」

「昨天,為什麼去買酒?」宇智波佐...

  18 2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