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皇悅】少年遊




*題目取自古風三十題。
*劇情全都作者胡謅,基本上與正劇無關。
*醉飲黃龍x尚風悅。

驚蟄過後,被靄靄白雪給覆蓋了一整個冬季的嘯龍居,此刻褪去了素白的外裳,點點寒梅零零散散的落在甫冒出嫩綠新芽的草地上,為一脈春日盎然的生機裡添上了幾分清冷寂然之感。
透白的日光灑落在清澈的湖面上,在幾尾色澤勻亮的昭和錦鯉劃過水面的瞬間,湛藍的水面霎時波光粼粼,恰巧一陣挾著些許寒意的冷風輕輕掠過水面,連帶著立在旁的梅柳枝條也跟著微微發顫,本該靜默如畫的孤聳山莊自此便徹底鮮活了起來。

越過湖外的長亭,依稀可見幾分遠處抄手遊廊的形廓。
此時正有一人手執木扇,另一手負於身後,衣袂翻飛,從從容容的踏步而來。
來人步伐不緊不慢, 清亮的眸光時不時落在一旁,映著春光而分外明媚的水榭亭台,待他行至長亭時,壟罩在亭台上方的白雲倏地飄然而去,一綹刺目的陽光落在他身上,激的那人頓時瞇起眼來,仍握著扇柄的手遮在額前,鶴袖順著他的姿勢輕輕下滑,露出了一小截皓白的手腕。
那人微抿的嘴角輕輕揚起,只見他轉身步入亭內,右手一揚,抖開的扇面上可見幾朵墨梅獨綻枝頭。
他面色淡然的搧了搧扇子,同時施施然的坐上了石椅,雙手撫上前頭木料上好的箏琴,在悠遠的琴音哩,唯見他緩緩地闔上雙眼,低聲吟道。

少獨知音絕,返歸尚白雪,人皆笑風狂,誰奏神人悅。


尚風悅向來不怎麼愛參與權謀爭鬥,儘管自他識事起,那些總倚老賣老,仗著自身經歷豐富,在族內身居高位的老臣們,不停在他耳邊耳提面命,說著關於他們悅聖神族將來榮耀與否,都將操之他手上,因此分外不容他錯踏一步。
而每每至此,尚峰悅便會一臉真切誠懇的聽著那些長輩們的尊尊訓誨,不住的微笑點頭,但心裡卻是半分不想沾染上這潭渾水,畢竟那些人話裡話外,無不是想藉著自己的權勢讓他們能攀上另一個高峰。

話雖至此,尚風悅也並非全然厭惡著他們一族,畢竟他能夠安安穩穩的存活至如今,君子該具備的六藝更是無一不精,這些全都要歸功於族內的細心栽培,在表面看似一愛和平,暗裡卻波濤洶湧的上天界,他身負著未來掌舵者候選的身分,在外人眼中活得那是舒心如意,但唯有他明白,欲不愧於族民,卻更不願欺瞞本心的苦楚,是如何糾結難明。

隨著上天界另立新主的日子一步步的接近,尚風悅內心的焦躁更加明顯,但隨著族內長老們有意無意地領著他去拜訪當時手握重權的各大朝臣閣老,他就是有心推託,也挨不過那些老人們不惜臉面一次又一次的請託,儘管他總自詡聰穎過人,但那時的他卻對如此窘境束手無策。

初次遇見那人時,春日的第一場大雨已然接近尾聲。
剔透的雨水淅淅瀝瀝的沿著簷角滑落,尚風悅捧著本詩集坐在廊邊,看著遠方始終凝聚不散的團團烏雲,他輕嘆了口氣,正打算起身去尋還在議事殿內,和財政大臣們臉紅耳赤得爭論著今年預算的族長,卻在轉角處遇見了前來找他的侍童。
待尚風悅一聽見族長讓自己先行回去的消息時,原本木然的面容登時染上了幾分笑意,只聽他語氣溫和的遣走了小童,隨手抓起倚在木架邊的竹傘,就這麼打著傘,清雅的身影就這麼漸漸消失在一片煙霧朦朧的細雨中。

尚風悅已經近半個月未曾這般肆意的在街上遊走,他一路撐著傘走走停停,看見一些販售著珍奇古玩的攤販時,他還會感到新奇的停在攤位前,和和氣氣的請教著對方古物的來歷和用途,然後隨手掏了點碎銀,請小販幫忙將一大攤的物品送到悅聖神族的領地那兒,說是專門孝敬聖主的小物件即可。
小販一見到手中那沉甸甸的銀子,再聽到對方的來歷時眼睛都亮了,再三發誓自己絕對會好好完成御聖主的請託,並在尚風悅走後,眉開眼笑的開始招呼後頭的夥計,一同上前將滿桌的貨品給包裹妥當並運送出城。

興許是外頭還飄著小雨,路上往來的行人並不多,尚風悅一走出書坊,便見對街有家茶樓立在街角,估摸著自己也漫無目的的晃了一小段時間,尚風悅便決定在這看似挺熱鬧的茶樓暫歇一會兒。
一走進茶樓,沒等店小二趕來招呼,尚風悅便逕自走向位於窗邊的隱密位置,等被茶樓客人呼來喚去的店小二滿頭大汗的跑來賠不是時,才聽尚風悅神色淡淡的說了句,「隨便來幾樣你們這兒的招牌茶點吧。」
「明白了。客官您稍等片刻。一會兒就替您準備來呀!」店小二見對方沒刁難自己,趕緊往廚房的方向喊了幾樣茶點,並手腳麻利的替尚風悅上了壺熱茶。
沒一會兒尚風悅的面前便擺了幾盤冒著熱氣的糕點,只見他拿起茶盞輕抿了一口,神輕慵懶地望向窗外幾名孩童一邊躲著雨,嘻笑打鬧而過的街景。
還沒待他收回視線,便感覺桌邊一震,尚風悅詫異的回過頭來,只見一名白髮青年,面帶親和笑意的望著自己。
「這位公子,抱歉打擾了。你這位置可有坐人?」青年見尚風悅默不作聲的模樣,有些為難的側過身看了眼店內的情形,卻仍舊沒發現其他空位,於是便見他略帶歉意的又低聲補了句,「實在抱歉,若是你不願意的話……。」
「無妨。你就坐吧。」尚風眼抬眸覷了眼對面的空位,接著又轉開視線,替自己又續了杯熱茶。
「多謝。」青年爽朗的道了謝後,便大大方方的坐到了尚風悅的對邊,見對方似乎沒想搭理自己的意思,他嘴角含笑的搖了搖頭,隨後也跟店小二要了幾樣小點。
尚風悅本以為自己會極不適應和他人共桌的情景,沒想到他們能各執杯茶,互不相擾的望著窗外的雨色,儘管偶爾幾次,免不了和對方視線交會時,總會瞧見那笑得分外傻氣的笑容,但尚風悅也只是暗自撇了撇嘴,面上雲淡風輕的再進一杯茶。

茶樓內坐在台前的說書先生剛結束了一回故事,在聽眾們抓耳撓腮的懇求下,仍見他嘿嘿了幾聲,笑著闔上了木箱,並撐了把老舊的木傘往外頭走去。
這時店內的話題從原本說書人帶起的傳奇故事,換成了此時整個上天界正傳得沸沸揚揚的一件祕聞──便是那御天龍族的未來統御者,天尊皇胤,他的二弟熾焰赤麟竟是身有六爪的異類。
此事一出,眾人便紛紛猜想,是否御天龍族會因此而發生內部鬥爭,繼而讓悅聖神族有可乘之機,將重權緊緊地握在手中,不再罷手。
尚風悅富饒興致的聽著市井小民口中增添了幾筆浮誇臆想的趣聞,眼角餘光卻恰好瞥見對面的青年臉色一變,眉頭深鎖的望著那正長篇大論發表著自我看法的好事者,在斬殺二字自那好事者口中併出時,尚風悅看見青年別在腰間的鋒刃已然出鞘,他愣了愣,在望見劍柄上刻著的紋路時,腦中靈光一現,只見他連忙伸手按住了對方仍散在桌緣的衣袖,輕聲說著,「忌衝動。」
「你……。」青年似是被尚風悅突如其來的的舉動,給驚得止住了眼中隱現的殺機。只見他回過神後有些懊惱的朝尚風悅笑了笑,「多謝提點。吾……先行一步。」隨後面色凝重的步出堂外。
尚風悅見狀,一時心緒紛湧,就聽他苦笑著低喃道,「事已至此,要不,就幫他一把吧。」


再次見到青年,是在數月後的慶典上。
在此之前尚風悅也聽了不少關於御天龍族在這些日子來,內部的風起雲湧,雖說有許多人皆主張該把六爪之徒抹殺以彰顯正統,但天尊皇胤卻獨排眾議,立場堅定地捍衛自己至親手足,或許是那令人擔憂的謀反事件仍未顯初兆,這件事也就悄然無聲的被掩蓋至檯面之下。
就尚風悅來看,雖然說天尊皇胤過於重情,但若真要他孓然一身的將興邦富國的重任交到一位無情的君主手上,他倒寧願選擇前者。
若是還能顧念著舊情,那麼多少也會替詩意天城內的無數百姓們設身處地。

謝月祭是上天界中僅次於新年的熱鬧慶典。
有別於以往的主軸是讓未婚男女得以在這日,向月神祈得一樁和和美美的姻緣。這一年除了仍舊會舉行盛大的祈福儀式外,御天龍族和悅聖神族的繼承人也將親自參與其中,除了擔任儀式裡同月神祈禱的禮賓外,也需在祭壇上扮作月神座下的小童,白袍長衫,踏著特殊的祈月舞,以將底下萬眾百姓的心願傳至天廳。
為了學這複雜多變的舞步,尚風悅從得知這消息後的第一日起,便被長老們整日拘在小院內,跟著上天界內聲名遠播的巫女一同潛心默念祝禱文,並在箏絃琴管齊奏的古樂下,一次次的擺身錯影,直到天色完全暗去後,才總算偷得幾分閒暇的時光。
雖說尚風悅在被那先巫女們,神色嚴厲的直指自己的錯誤時,總有那麼幾次想乾脆翻臉不認人的甩袖而去,卻在想到那日曾對著自己笑得一臉傻樣的傻大個兒也會一同上場時,他倒覺得偶爾辛苦個這麼幾次,倒也不算什麼壞事。
至少過個幾天還有些樂子可瞧。

謝月祭舉辦在八月即望的夜裡。
尚風悅這幾年間也參與幾次謝月祭,但不得不說此次的慶典更為盛大,華燈初上,街邊的小販叫賣聲此起彼落,人潮川流不息,要不是奉祭月神的主燈離祭臺還有大段的距離,怕是待會兒若他錯踏一步,豈不丟光臉了。
待儀式正式開始前,天尊皇胤才姍姍來遲,許是心裡藏著事的緣故,尚風悅便見他一來時就板著張臉,雖說看起來特別莊重肅穆,但卻和一旁喜氣洋洋的氣氛完全沾不上邊兒。
就在一旁絃聲輕揚,領頭的巫女已然起步時,尚風悅微側過頭就見青年還一臉深仇苦恨的繃著張臉立在原地,為了不讓台下的群眾望見端倪,他動作行雲流水的抽出系在腰間的摺扇,在巫女們齊齊轉身繞圈的瞬間,他借力使力的往對方腰窩一戳,在青年吃痛的皺著眉望過來時,尚風悅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示意對方趕緊跟上後,也隨著巫女們不停幻化的隊形,和前方的姑娘錯開了腳步。

一曲奏罷,在群情激昂的掌聲鼓舞中,尚風悅總算見到青年露出了今晚第一個笑容。
待他們露面了不到一個時辰後,祭壇上換上了該年的主祭者坐鎮現場,而尚風悅則是走到了後頭已被侍衛們封鎖住的暗巷口,兀自靠在牆邊歇了口氣。
「你……。」一道低沉的嗓音突地自身側傳來,尚風悅眨了眨眼,想著該來的還是會來,便無所懼怕的回望了過去。
「你別緊張。我也是那天最後才猜到你的身分。」尚風悅清清淡淡的說著,同時微低著頭將袖口上,因方才倚在牆邊而產生的褶皺緩緩撫平。
「既然如此……。」那人沉吟了半晌,靜靜望向尚風悅的眼眸中閃著些許微光,「你若願意,吾可……。」
「自然不願。」尚風悅毫不留情地打斷了對方的話,見青年訥訥的張著嘴,一副急著想解釋的模樣,又板起臉孔說道,「你也不想想,若你當真將那位置讓予我,你的兄弟們,可還會好過?」
青年看著尚風悅笑語晏晏的樣子,靜默了好一會兒,才見他頹然的側過身,右手用力的擊向一旁的磚瓦牆。
尚風悅見狀,嘴角含笑的走到了青年身前,「你想要的,我會幫你。」
最後映入眼簾的,是青年似是不可置信而油然睜大的金色雙瞳。

謝月祭耗時三日三夜。
在這期間兩派的繼承者都只需要在夜晚的主祀開始時出現一會兒,讓百姓們瞻仰一下姿容即可。
因此尚風悅便好好把握了剩餘的時間,每天都不停灌輸著天尊皇胤,若是掌權後該如何的善待百姓,又或者該如何好好治理一些老奸巨猾的賊臣。當然偶爾在尚風悅說的口乾舌燥,一把奪過對方遞來的茶盞一口飲盡時,總能聽見天尊皇胤語帶懷念的談起他的兄弟們,以及從前那些日子裡,他們幾人一同仰望星空、談天說地的陳年舊憶。

這時祭典已近尾聲。
尚風悅見天尊皇胤不知從哪兒摸出了壺梨花春,氣色紅潤的舉著酒杯朝著他一敬,「吾在此謝過聖主的悉心指教。」
見對方也遞給了自己一杯,尚風悅有些恍神的接過了酒,嘴上客氣道,「客氣了、客氣了。」
「他日若有幸能登上那位,必當親門向向你道謝。」見眼前青年眼神灼灼,笑容真切,尚風悅低頭沾了口薄酒,鬼使神差的說了句,「互相吧。我會奏琴,至於你……。」
「舞劍吧。」天尊皇胤雙眼一亮,「吾必不讓你失望。」
也不知是否為酒精作祟的緣故,尚風悅只覺得雙頰火辣辣的,他上上下下的瞧了對方好幾眼,愣了好半天才聽他擠出這麼一句,「舞起來應該不難看吧。」
天尊皇胤聞言忍俊不住的放聲大笑了起來。
尚風悅單手撐著頰,悶頭將杯中的酒水一飲而盡。
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有那麼一日。


離大選還有一些日子,尚風悅藉著想趁這空檔四處遊歷增,長見聞為由向族長們告別。
獨自一人衣簡輕便的來到苦境,化名而行。
本想著此生怕是再也不會回到上天界,卻沒想到在某年隆冬,寒梅正盛之際,一道天光乍然劃破重重天幕,他在那砸毀了自家屋舍的罪魁禍首中,見到了故人的身影。
他還記得那時天尊皇胤極為虛弱的睜開了眼,在看見自己時,有那麼一瞬的迷茫,接著便聽他低低笑了起來。那因長久未曾進水而乾澀的嗓音聽在尚風悅耳裡不甚悅耳,但他卻從中聽出了莫名的悲哀與喜樂,他仰起頭,望著被對方給撞出了一大道口子的屋頂,甚是無奈的嘆了口氣。
「還真是服了你了。」尚風悅認命的蹲下身,將身材高大的青年半拖半拉的帶進了臥室的榻上。


指下的琴弦應聲而斷。
尚風悅陡然睜開了雙眼,眼前原本大好的春光此刻攏上了幾抹淡霧,連綿的細雨輕打在荷葉尖上,發出脆亮的聲響。
忽地遠處沙土微揚,不到一會兒便颳至尚風悅眼前,就在他神色微變正要開口的當兒,那陣怪風突然一個轉向,往裏頭的居室颳去,就在尚風悅已耐不住性子這要出口喊人的瞬間,一道挺拔身姿倏然立在他面前。
「你這風風火火的,進門還不先脫鞋就往裡面跑,是你的那些好弟弟們又遇上何事了啊?」尚風悅越說心裡更悶,悶得他忍不住連珠炮似的開口講個沒完。
好不容易等到他歇息的空檔,來人這時總算有了機會開口,「吾見你未攜傘而出,便替你拿了把過來。」白髮青年似是習慣了尚風悅這嘴上不饒人的性格,笑著將對方給拉出亭外。
尚風悅聞言靜默了好一會兒,便見他難得乖順的任由青年牽著往裡頭走,並聽他低聲的說著,「銀戎說後日他便要搬入新宅,請我們一同過去吃酒。」
「也好。」尚風悅點了點頭,不得說對方這幾個兄弟裡面,也就碧眼银戎一人最令人省心不過。
走了約莫大半的距離,尚風悅微微側過頭,就看見對方已然被雨水給打溼的右側衣裳,當下好氣又好笑的默默拽著對方的袖口挪近了幾分。
而後越離越近,在他總算挨上了那人肩頭時,甫抬起頭,就見對方似是有所感應般,也跟著低下了頭,眼角眉梢都含著暖熱笑意的望向自己,。
尚風悅逼著自己硬撐了許久,最終仍是率先吞下敗仗的垂下眼,半靠在那人肩上,輕聲的笑罵了一句,

「傻子。」

─完


很久沒寫皇悅,很懷念也很愧疚。
明明那麼喜歡,但是卻讓他成了我封筆將近一年後的復健作。
但是被新劇疑似有小悅出現的截圖給嚇了一跳,而不得不自產狗糧壓壓驚。
總之這一點兒也不好吃的狗糧,我就先乾而敬!
以後有機會也可再寫了⋯⋯話說這些年來我成了老司機,也不敢開我家兄嫂的夜車,這毛病大概得治⋯⋯。😂😂

  1 13
评论(13)
热度(1)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