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闇表】現代パロ

【闇表】現代パロ

※兩體設定/亞圖姆x遊戲

※依舊是渣文筆的復健之作。

※ooc有請注意,現代paro,可能不太健全的走向(?


 

 用過晚飯後,遊戲興沖沖的背起掛在玄關口的背包,單手扶著鞋櫃三兩下的穿好布鞋後,他隨即轉過身面向屋內,不停在原地墊著腳尖往裡頭看去,直到看見掛在牆垣的時鐘上,狹長的指針就要劃向整點時,便見他面露焦急地朝裡面喊著,「吶吶、再不快點就要遲到了啊!」

「伙伴,第一次見你這麼著急啊。」只見來人姿態從容的慢步下樓,待走到亮著盞暗黃燈的樓梯口時,才見對方單肩斜拎著一個背包,衣著輕便的走了過來。

「啊⋯⋯說起來還是第一次看見亞圖姆你穿短褲啊。」遊戲眨著眼,好奇的又往對方身上看了好幾眼後,才見他臉色陡然一變,一手指著牆上的掛鐘,一邊拉著剛穿好鞋的亞圖姆,急急忙忙的便跑出屋外。

「不說這個了⋯⋯再不走就真的要來不及了!」

兩人越走越急,原本還走在前頭的遊戲,不知不覺間就被亞圖姆給趕上,只見走在前方的少年嘴角一勾,反手握住仍緊盯著前方街口,並同時拼命向前跨步的遊戲,就在兩人正要抵達街角時,只見亞圖姆腳下一頓,手心向下一拉,硬生生地讓差點就要直接衝上馬路的遊戲止住了步伐。

忽然被人給拉住的遊戲一時重心不穩,腳下一個錯步,眼看整個人就要往前方撲去,好險亞圖姆一把將少年給拉入懷中,才免去了對方當街跌跤的尷尬情況。

「伙伴,就算很急也要記得看號誌燈啊。」亞圖姆將遊戲給扶穩後,忍不住低聲說了幾句。

「啊、抱歉。謝謝你啊,亞圖姆。」在幾輛高速行駛的轎車自眼前呼嘯而過時,遊戲餘悸猶存的拍了拍胸口,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頭向對方道謝,「真抱歉啊,我剛顧著趕路都忘了注意號誌了。」

「沒事,我們快點走吧。」亞圖姆見遊戲因難為情而微紅著臉,圓亮的雙眼還骨碌碌得兜著圈兒,看得亞圖姆眼裡染著淡淡笑意的伸出手,撥了撥少年前額微亂的劉海。

 

 

等兩人總算抵達現場時,遊戲不停張望著四周不停進出門口的人群,任由亞圖姆牽著他往櫃台走去。待問好了路,循著標示趕到目的地時,遊戲一拉開面前淺灰色的拉門,一陣沁涼的冷風迎面吹來,冷的遊戲頓時縮了縮肩膀,但見室內的人都各自找到了合適的器材坐下,遊戲四處張望了會兒後,在看見角落空著的兩台器材時,連忙拉著亞圖姆走去。

「聽說這個做完後會滿身大汗,感覺很適合鍛鍊身體。」遊戲脫掉了深藍色的制服外套,只穿著一件輕薄的黑色無袖背心,一邊扶著手把,一腳努力的踩入踏板內,但試了好幾次都在將將要套入時,不小心踢翻了踏板而功虧一簣。

「伙伴,還可以嗎?」在亞圖姆關切的聲音傳來時,遊戲下意識的轉頭一看,就見對方身姿敏捷的一腳踏入踏板內,接著握著手炳,一個使力挺身,就這麼輕輕鬆鬆的坐上了坐墊,看得遊戲有些羨慕的癟了癟嘴,有些氣惱的胡亂點了下頭,而後便悶著頭跟著器材較著勁,就在亞圖姆實在看不過去打算翻身下來幫忙時,才見遊戲滿頭汗的總算成功坐了上來。

突然一陣響亮的音樂聲自角落的喇叭傳出,這時就見原本還鬧哄哄的室內頓時安靜一片,而最前方的加高木臺上則出現了一名留著俐落短髮的年輕男子,只見對方全身穿著相當緊身的運動服,臉上帶笑的透過麥克風大聲說著,「好了,同學們,今天大家也要一起加油喔!」

遊戲聽完後不由得精神一振,轉頭和亞圖姆對看了一眼,並面露期待的相互點過頭後,在後方的音樂聲更加響亮時,便見遊戲神情專注地跟著前台教練的步驟,開始用力踩起了踏板。

隨著音樂的節奏越趨動感,遊戲踩的更是賣力,並隨著教練的指示將阻力多轉了四分之一圈,卻不想這麼一做,踏板瞬間變得沉重了不少,使得遊戲不得不雙手緊抓著握把,皺著臉努力想跟上音樂的節拍,就在音樂聲漸漸轉小時,本來鬆了口氣想把阻力給放掉的遊戲,卻在這時聽見前頭的教練又說了一句,「好了,前段輕鬆的部分結束囉。接下來要加一點慢跑的姿勢。」

「慢跑……?」遊戲疑惑的看了看周圍,見亞圖姆雙手還胸,看似相當輕鬆的模樣,遊戲咬了咬牙,開始慢慢加快腳速,等他能完全適應踏板的速度時,眼前突然籠罩了一片陰影,他困惑的抬頭看去,只見教練滿臉笑容的往他的阻力器一轉,「我再幫你加一點點阻力,這樣子你等下才比較容易站起來。」

「啊……好的。」遊戲苦著臉勉強的朝對方笑了笑,在教練一走開始關心起其他學員的狀況時,就見遊戲有些猶豫的想把轉軸條回來,卻在快碰到的瞬間猛的縮回手,只見他閉起眼甩了甩頭,在心底小小聲對自己說著。

不行,不能這麼快就放棄。

 

「伙伴,不要太勉強啊。」亞圖姆見遊戲踩的滿頭大汗仍不願調降阻力的樣子,有些擔憂的朝對方喊著,在看見少年倔強的搖著頭仍咬牙強撐著模樣,亞圖姆嘆了口氣,暗自下了個決定,若是待會兒遊戲支撐不住的話,他就要強行把對方給抱下飛輪並直接帶離現場。

幸好在課程結束前遊戲都靠著意志力撐了下來,雖然中途因力氣不足而無法跟上節奏感分明的音樂節拍,但無論如何他都還是順利的踩完了全程,待音樂一停,教練讓大家在飛輪上站穩後,在慢慢的從機台上下來,或許是因為一下子止住了不停踩動的動作,遊戲的右腳才剛碰到地面,正要將左腳也放下來時,忽地感覺到右小腿肌一縮,整個人身體頓失平衡的就要往後倒,好險被一旁的亞圖姆眼明手快的扶住。

「伙伴!還站得穩嗎?」亞圖姆看遊戲站穩腳後,臉色發白的一手抓著手桿,微喘著氣的模樣,邊輕拍著遊戲的背脊替對方順順氣,邊低聲說道,「果然還是太勉強了嗎。」

「沒事,我只是一時腿軟沒站好而已。」遊戲從背包內拿出水瓶小口小口的啜了好幾口後,臉色才漸漸紅潤了不少,他拿出毛巾擦了擦已經快被汗水給浸溼的胸前和脖頸,見亞圖姆已經拿好背包站在一旁等著他時,遊戲神情自然的將手上的水瓶遞了過去,「吶、亞圖姆,你也補充一下水分吧。」

「啊啊、謝啦,伙伴。」亞圖姆接過水後,很是豪邁的仰頭就灌了一大口。遊戲歪著頭笑了笑,在看見對方頰邊滑過一滴汗時,忍不住拉過仍掛在亞圖姆的頸間的毛巾一角,替對方將還殘留幾滴汗的臉頰給擦乾,「還是先去沖個澡吧,不然回去後感冒就糟糕了。」

「嗯。」亞圖姆握住了遊戲仍覆在自己頰邊的右手,低笑著應了一聲。

 

興許正是因為時值假日的關係,不僅所有的教室都有學員正在上課,就連淋浴間都大排長龍,等了好一段時間才總算等到一間淋浴室的遊戲連忙抓起背包走了過去,正要反手關上門時,看見亞圖姆還站在原地等著下一間空室時,只見遊戲從門邊探出了頭,臉上掛著淺笑的朝對方招了招手,「亞圖姆,一起進來吧!反正空間還很足夠的。」

「……!」亞圖姆聞言雙眼微瞠的愣了愣,見遊戲還不停朝自己眨眨眼的可愛模樣,頭一次感到有些緊張的姿勢帶點僵硬的走了過去。

等亞圖姆順手將門給帶上時,就聽見身後的遊戲說道,「那我就先洗了喔,等等洗完換你。」接著後頭便傳來一陣衣物摩擦過窸窸窣窣的聲音。

同時只聽遊戲扭開了龍頭,幾滴水珠順勢沾上了亞圖姆的衣服,而剩餘的水則順著磁磚的縫隙緩緩匯流到他的腳旁。

亞圖姆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液,只見他深吸了口氣似乎下壓下內心莫名的躁動感,卻在聽見遊戲因裹在水聲內而聽上去格外軟嫩含糊的嗓音時,所有的自制力登時潰堤。

「啊、肥皂不小心掉了……。」在亞圖姆還未反應過來時,就看見一條白皙的手臂忽地闖進了他的視野內,隨後是半蹲在地上試圖撿起肥皂,全裸著身子的少年。

亞圖姆原本還有些慌亂的神情倏然一變,就見他神色暗了暗,彎下腰一把撈起了帶著不少泡沫的皂塊,在遊戲轉過頭來,彎著眉眼準備開口道謝時,便見亞圖姆也跟著蹲了下來,兩指夾著肥皂在一臉茫然的遊戲面前晃了晃,「遊戲,你洗好了嗎?」

「啊……?是還沒呀,怎麼了嗎?」遊戲只覺得頓時有股壓迫感自對方身上傳來,但仍是不疑有他的伸出了手,想從對方手中接過肥皂。

「啊啊,沒什麼。」亞圖姆低下頭唇角微彎的站了起來,並一把將半坐在地上的遊戲給拉了上來,只見亞圖姆動作俐落的脫掉了上衣,並將還未完全釐清目前狀況的遊戲給推到牆角,就在對方瞠圓了雙眼,正要開口說些什麼時,亞圖姆一手捧起遊戲的臉頰,一手抵在牆邊,不由分說的低下頭吻了上去。

 

「既然你都招呼我一起洗了,那我也只好卻之不恭了。」

 

 

─完


我不是老司機!拒絕載客><

昨天感謝橘改太太的心靈糧食,一瞬間補充狗糧的感覺實在愉悅的飛起!

可惜我的筆力不足只能到這兒了!我老了開不動車啦!!!

說實在,自從每個禮拜五都要被飛輪老師虐一次,我只覺得十分想報復社會,每次下來都差點腿軟實在是各種丟臉啊QQQ老師每次都要把我的阻力調高,我也是很絕望呀!!!!!!!!!

還在126集的決鬥城市緩慢前進中嗚嗚嗚嗚,一邊看著城之內和馬力克打牌,一邊寫著闇表的我,心情真是五味雜陳(x)有種對不起世界的感覺qaq

下次....下次有機會再繼續寫吧,如果有人喜歡的話XDDDD

  16 2
评论(2)
热度(16)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