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海城】樂園

【海城】樂園


*遊戲王DM 海馬瀨人x城之內克也
*無腦劇情ooc注意,只是個無腦的小甜文(?)手機打字,來不及檢查錯字了哈哈哈哈(你

「雖然說是封園測試⋯⋯不過這麼大的園區真的逛得完嗎⋯⋯?」城之內一臉新奇的從空無一人的售票亭走出,一進入園區內,馬上就被眼前無數壯觀的設施給奪去了注意力。
「哼、那是當然的囉!這可是我們KC耗時一年才建造好,預計明年初要開放的水上樂園啊!」走在他身後的圭平面帶驕傲的說著,同時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回過頭和始終落在最後頭的褐髮男子說著,「吶、我說的沒錯吧,哥哥!」
「嗯。」海馬看向圭平時時面上總掛著淡淡的笑容,只見他點頭應了聲,隨後目光移向已經迫不及待的跑到更衣室區,正打開置物櫃門,打算將隨身背包放進去的城之內時,就見海馬從容不迫的走了過去,並一把將手按在置物櫃敞開的門上,不讓金髮少年將背包放入櫃子裡。
「喂!海馬、你這樣我不能換衣服啊!」城之內起初有些茫然的愣了愣,見海馬始終沒打算將手給移開時,他才回過神來,氣惱的推了推對方的手臂。
「凡骨,去樓下換好衣服,再過來放東西。」眼見圭平已經走下樓梯前往更衣間,海馬反手將門給闔上,正打算將城之內給一併帶下樓時,只見少年的臉上帶著一抹狡黠的笑容,往後退了幾步,接著彎下腰將腰間的長褲給一口氣脫了下來,「嘿嘿、反正我早就穿好泳褲了,哪裡需要再跑一趟更衣室啊。」
海馬神色不快的低嘖了一聲,見城之內喜滋滋的抬起雙手要脫掉上衣時,海馬一個跨步就將少年的身影遮在自己後頭,而在場所有的工作人員,則極有默契的同時轉過頭去處理各自的事情。
「噢、海馬我換好了,你快去換啊!」城之內僅著泳褲從海馬身後走了出來,見圭平也換好衣服走上來時,他有些不滿的雙手環著胸,看向始終冷著張臉的海馬,「不是說我晚上還有打工嘛!你再不趕緊換,我就沒時間試用這些設施了啊!」
「哼、不要命令我,凡骨。」在海馬淡淡的拋下這句話走遠時,城之內在對方身後扮了個鬼臉,接著在海馬似是有所察覺的回過頭時,城之內趕忙挪開視線,雙手插著腰看向遠方的天際線,嘴裡還邊哼著不成調的曲子。

等海馬總算換好泳衣再次出現在城之內面前時,只見金髮少年一臉嘖嘖稱奇的望著對方這難得一見的樣貌,眼帶些許羨慕的直盯著那身結實分明的肌理線條,隨後在對上海馬意味深長的目光時,城之內下意識的肩膀一縮,佯裝鎮定的轉身指向不遠處的廣域水園,「那、那先去玩玩那個吧!走囉圭平!」走到一半時還不忘回頭叫上,正慢步跟在海馬身旁的圭平。
「欸!等等我啊!城之內!」興許是難得多了玩伴的緣故,圭平也拋去了平時老成獨立的模樣,玩性一起,就這麼直追著城之內的身影而去。

還沒等城之內和圭平跑入水灣內,一旁的工作人員就將他們給攔了下來,並把亮黃色的救生衣一一發給兩人,以及後頭正不急不緩走來的海馬。
在工作人員細心為幾人講解完救生衣的穿法後,城之內手忙腳亂的穿好了救生衣,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左手拉著圭平,右手抓著海馬,一馬當先的衝進水園內。

原本水灣內的水高度只能淹過自己的腳踝,越往深處走,在那水面漸漸淹過了城之內的腰時,他猛然停下腳步,好奇的問著身旁始終不顯一絲興意的海馬,「海馬,這個最深是到幾公分啊?」
「讓你腳踩不到底的高度。」海馬淡淡的說著,並回頭向落在後頭,已經被水給淹沒至胸口的圭平說道,「圭平,你就在這邊觀察設施的狀況,我跟凡骨去警戒線附近測試一下。」

語畢,也不給城之內半點反應的時間,強勢的拉起對方的手就往更深處走去,約莫走到離山谷造景還有一半的距離才停了下來,而這時城之內則有些不適的苦著臉,雙手直抓著身上的救生衣不放,「這、這裡是幾公分啊?怎麼踩不到底了。」
「一百七十公分。」海馬神色淡然的瞟了眼右側石壁上的水痕科度,看著身旁的少年一副想換成泳姿,卻又因不適應救生衣的緣故,掙扎了半天仍是只能堪堪藉由救生衣的浮力飄在水面上,海馬嘴角微揚的朝立在岸邊的小木亭喊道,「磯野,開始吧。」
「是!」站在木亭邊,依舊一身黑衣西裝的磯野大聲的應了一聲,緊接著一陣節奏鮮明的音樂突然自四周響起,城之內面帶困惑的望向崖壁,而後只見不遠處的水平線忽地高高隆起,接著一個長浪便往兩人拍了過來。
「⋯⋯?不會吧?!」城之內見那長浪有著足以淹過兩人的高度,不免臉色微變,下意識的要往回飄去,卻被身旁的海馬緊緊抓住手臂而不得動彈。
「哼、害怕的話,就勉強讓你抱著吧。」海馬毫無懼怕的望著即將來襲的大浪,不等少年回答,一把攬住對方的腰,強壓著對方緊貼著自己。
「城之內,閉氣。」
城之內一時也忘了掙脫海馬的箝制,反而不自覺的聽著對方的話屏住氣息,下一刻他只覺得眼前栗髮青年的輪廓突然模糊成一片,就算被人給往上托了一下,那聲勢浩大的長浪仍是毫不留情地將他給滅頂。
城之內嘩的一聲浮出水面,看著即使同樣全身濕透卻無半分狼狽模樣的海馬,很不是滋味的鼓著頰,朝著岸上的磯野大喊著,「還有第二個浪嗎?」
「先把第一個撐過去再說吧、凡骨。」海馬話音一落,就見城之內一臉詫異的微張著嘴,見海馬不像是在說笑的模樣,城之內心下一驚,急忙想摀住嘴已是太遲,身後的大浪就這麼打了上來,一個倉促間他本能的抱緊了身前青年的脖頸,雖免不了再次被淹沒的恐懼感,但至少不會隨著浪潮的流動被捲到更深處去。
海馬見海浪散去後,仍掛在自己身上的少年一副餘悸猶存的緊閉著眼,因不慎嗆了幾口海水,而時不時咳個幾聲的慘澹模樣,他輕輕撥開覆在對方額前的幾綹細髮,低沈的嗓音內多了幾分微不可察的暖意,
「哦、難得看你這麼主動啊,城之內。」


或許是想要扳回先前丟失的顏面,城之內怒氣沖沖的走在前頭,儘管途中路經了好幾座青眼白龍造型的滑水道時,他也沒了心情去吐槽海馬,只是一心一意的尋著附近有沒有看上去更加刺激恐怖的設施。
就在他走至園區的東側時,眼尖瞥見不遠處有個形狀怪異,彎成U字型的滑道,他連忙側過頭對正拿著張表格,對著上頭勾勾選選的圭平問道,「圭平,那個是什麼設施啊?」
「設施名稱我看看啊⋯⋯是飛毯!你有興趣的話可以上去玩玩看啊!我敢保證這個絕對比其他都還要好玩啊!」圭平低頭查看了手中的紙張,見城之內滿臉躍躍欲試的模樣,原本要提醒對方話語瞬間打住在嘴邊,只見他瞇起眼笑得格外開懷的指著不遠處的階梯,「從那個樓梯爬上去後就可以開始玩了。基本上是兩人一組的型態喔!」
「噢!那你要一起去玩嗎?」城之內看了眼不遠處正在細細觀察其他設施運作的海馬,下意識抗拒和對方坐在同一個泳圈內遊玩,而打了個冷顫,直接開口問著圭平。
圭平有些為難的看向已經離兩人只剩不到幾步距離的海馬,又看向階梯終點處的平臺邊,已經將兩人用的泳圈擺在水道旁的工作人員,他猶豫了一會兒,最後在海馬走到自己身邊時,抬起頭,語氣誠懇的向城之內建議道,「你跟哥哥一起上去吧,我要先去測試後面那個漂流河道。我先走囉!」只見圭平一說完,和兩人迅速地揮手道別後,小小的身影就這麼迅速的消失在矮灌叢旁的轉角處。

「⋯⋯海馬,你要上去嗎?」城之內錯愕的看著從自己面前溜去,心裡頭不由得大罵著對方不講義氣,但見海馬仍舊一副清清淡淡的模樣,城之內看了眼那幾近垂直角度的水道後,下定決心的握起拳頭,心裡想著這次絕對不能再丟臉了。
「哼、只要你不要等等怕個不行就好。」海馬一說完便直接往階梯的方向前進,而城之內則是在後頭罵咧咧的趕了上來,只見金髮少年氣呼呼的戳著海馬的背脊說道,「你才怕個不行啊,混蛋!」

儘管城之內已經在心裡催眠過自己無數次,沒什麼好怕的,但照著工作人員的指示坐上泳圈時,他看著眼前幾乎看不見底的水道,忽然感到一陣後怕的抓緊泳圈上的把手,見背對著水道的海馬仍面色平靜的看向自己時,他猛地吞了口唾液,半閉著眼正想著待會兒就要滑下去時,站在他身旁的女性工作人員忽然開口問了他一句,「城之內先生,不知道今天遊玩的設施您還滿意嗎?」
「欸?那個⋯⋯!?」
城之內話至一半,他只感覺到底下的泳圈忽然向前滑行了好幾尺,接著眼前一白,因快速下墜而傳來的失重感,讓城之內備感壓迫的忍不住放聲大叫了起來,「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什麼⋯⋯!」而原本還一派輕鬆打算看城之內笑話的海馬,只見眼前少年原本鮮活糾結的表情忽然一白,他似是倏然想起什麼般,靛藍色的雙瞳驟然一縮,隨後整個人便隨著泳圈直接滑落至最低點,又伴隨著反作用力而滑上了另一端,最後才緩緩地停在正中央。
城之內微喘了口氣,從水道走下來時,他能感覺到雙腿有些發軟的,需要扶著一旁的欄杆才能繼續往出口走,在走至地面前,他陡然停下了腳步,面帶懷疑的轉過頭看向表情淡漠的海馬,「海馬,你剛剛其實是嚇到了對吧?」
「哼、白天就開始做夢了嗎,凡骨。」海馬臉色微變的盯著城之內,但儘管那表情再如何可怕,也奈何不了此刻一心想揪住對方把柄的城之內,「沒關係的,我不會說出去的。」即使對方沒有正面承認,但他還是相信自己的雙眼,就在被工作人員惡整的那刻,海馬絕對也嚇了一大跳。
不過看在對方願意招待自己來玩的份上,城之內自認自己心胸開闊的未再追問下去,反而一臉渴求的望向海馬,蜜色的雙眼內滿是期待,「吶海馬,再玩一次好不好啊?」
海馬聞言頓住了腳步,冷冷的說著,「我拒絕。」
「哎呀、那我就自己去⋯⋯!」城之內正要繞回樓梯時,忽然被人用浴巾給包纏了起來,還未反應過來時就被人給直接扛上了肩膀。
「磯野,跟圭平說我先回公司了。」海馬從磯野手中接過毛巾,並順手將少年給包緊帶上後,又追加了句,「把這傢伙晚上的工作都排開。」
「是!」磯野立刻從口袋內掏出手機,開始聯絡起海馬交代的事項。
「喂!放我下來啊!我又沒有要跟你去公司⋯⋯還有,把我的打工都給排開是什麼意思啊,你這傢伙!」城之內迷迷糊糊的被對方扛著走了幾步後,才頓時回過神來,不停掙扎這要下來,卻被對方懲戒性的拍了幾下屁股,而漲紅著臉,老半天吭不出一聲來。
「既然你還有多餘的體力,不如留著做其他事更好不是嗎。」聽著海馬最後從喉間併出的幾聲低笑,城之內只感覺到一股惡寒的,不禁全身顫抖了起來。


而始終偷偷躲在暗處觀察兩人的圭平則是一臉歉然的望著城之內的方向,開始後悔著先前就應該先提點對方,這關的工作人員可是會惡作劇的啊。
抱歉啊,城之內。
圭平見自家兄長自從下了水道後就黑著張臉的模樣,只能在心底小小聲的替城之內祈禱了起來。

—完

請誇獎我玩樂之餘沒有忘記要回饋大家(滾
老實說有大半是這禮拜六和友人一起去水上樂園的真人真事(欲哭無淚
總之明天還得上班必須睡了,大家晚安!

  17 2
评论(2)
热度(17)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