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海城】海市蜃樓 02

※遊戲王DM 海馬瀨人x城之內克也 /セト(seto)xジョーノ(jyono)要素有,請注意。

※完全是作者自己胡謅的,各種捏造ooc請注意。

※我很抱歉,每次都辣大家眼睛QQ



02

 

自從將所有的精力投注在工作上後,海馬已經很少再想起,那讓令他感到十分可笑的離譜夢境。

待他將當月的財務報表和下半年度的企畫書給一一審核完後,他看了眼牆上的時間,下午三點,距離圭平放學還有一段時間。海馬從辦公椅上站起身來,將白瓷杯內剩餘的咖啡給一口飲完後,只見他走到了位在室內一角的沙發邊,由於位置偏遠的關係,自前方大片落地窗投射進來的光線無法只能勘勘止步於辦公桌前,整張沙發椅此刻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下,看去去昏昏暗暗的毫無一絲暖意。

海馬半倚著把手坐了下來,整個人向後陷靠在柔軟的椅背上,只見他面色微倦地闔上眼,仰著頭伸手揉了揉眉心,打算趁著這難得的空檔稍微整頓下之後幾日的行程安排。

此時卻見他仍按壓著額邊穴道的手指突地一頓,接著整隻手緩緩的垂了下來,腦袋向右一偏,就這麼徹底昏睡了過去。

 

 

Seto獨自靠在石砌的矮杆前,遙望著遠處無盡漆黑的夜景。

只見他身上尚未褪下的深藍神官服上,猶沾著些許泥濘的痕跡,然而他卻恍若未覺般依舊站得直挺,神情漠然的眺望著遠方,任憑偏冷的晚風輕輕吹拂過他的面頰,並順勢帶起了幾綹暗褐色的髮絲。那雙天藍色的眸子似乎沉澱在整個濃麗的夜色中,深沉又冰冷的,教人讀不出其中的情緒來。。

「……Seto。」一道熟悉的嗓音忽地自後頭響起,Seto神色淡然的轉過身,只見金髮少年面帶不安的揪著露臺口的暗色簾幕,幾乎有半個身子都掩在半透明的簾布後,只露了張臉,可憐巴巴的直望著青年瞧。

「不急的事,明天再說吧,Jyono。」Seto神色未變的看著少年半低著頭,小心翼翼的一步步走向前,途中還頻頻抬頭偷偷覷著他的表情,隨後又匆匆的垂下眼,佯裝若無其事的走至他跟前。

「Seto。」Jyono似是下定決心般深吸了口氣,在青年再度轉頭望向遠處遼闊的景色時,他一把拉住了對方的衣袍,「琪莎拉的事情,我從王子還有瑪娜那邊聽說了……。」

當青年沉靜無光的視線望過來時,Jyono下意識的瑟縮了下肩膀,雖然對方那過於平靜的目光總讓他感到微微發怵,但少年仍不服輸的挺直了胸膛,蜜色的雙眼睜得又圓又亮的,毫無畏懼的直視著對方,只見少年輕輕吐了口氣,趕忙搶在對方開口前迅速的說道,「其實你不用這麼自責的,琪莎拉一定也不希望Seto因她而變成這種樣子。」

「但是她終究還是因我而死。」Seto嗓音微啞,

 顯然白髮少女的死亡令他震驚又錯愕的,始終無法釋懷。

「我啊,雖然已經很久沒見到琪莎拉了。但是啊,先前還在市集上打零工的時候,也有幾次和琪莎拉一起工作的時候。」Jyono面帶懷念的說著,唇邊還帶著一抹淺淺的笑容,「琪莎拉是一個很堅強又溫柔的女孩子呢。」見Seto因自己的一番話而陷入沉思時,Jyono臉上笑意更甚,只見他彎著眉眼湊近到對方眼前,「你看,琪莎拉現在化作了白龍能夠無時無刻的保護你。換作是我的話,我也希望在Seto發生危險時,能夠保護你呢。」語畢時好似是意識到自己說了十分曖昧的話語,只見他連忙捂住了嘴,臉色漲紅的朝青年胡亂揮了揮手,「呃、那個,我是說在這種危急的情況下,不論是時都會想要保護對方吧!」

「是嗎。」Seto看著少年面紅耳赤的急忙辯解的模樣,原本冷冽的表情也跟著緩和了下來,只見他半垂著眸子,細長的指節有意無意的摩娑著冰冷的石杆,「為什麼呢?」

Seto見少年似乎被他給問住了而面露困惑的模樣,自嘲的低笑了一聲。若說他是如亞圖姆一樣,能夠無私的對人民奉獻自我的話,被子民們給愛戴並獲得其尊重並不是什麼特別的事。

可惜他不是。為了追求更完美的力量與身分,他甚至於一度淪陷在黑暗之中,被他所憎惡的黑暗給支配。

「啊……那個啊。」Jyono一手點著下巴,歪著頭想了半晌,在Seto已經不期待能聽到什麼實質的答案而準備轉身走人之際,他看見少年似是因好不容易找出了答案,而滿臉興喜的睜大了眼,「因為啊,Seto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嘛。」

只見Seto雙眼微瞠,在少年笑語晏晏的望過來時,他頭一次感到有些窘迫的匆匆別開了視線,唯有那清冷的嗓音內還勉力維持著鎮定,「別說傻話了。」

「什麼嘛!我說的可是實話啊!」Jyono有些惱的低聲抗議道,隨後見他俏皮的眨了眨眼,不等青年反應過來,一把抓過對方的手臂就往屋外跑去,「與其一直想著悲傷的事,不如做一些快樂的事情吧!」

 

「所以你說的快樂的事情,指得就是賽馬?」Seto一路被少年給半拉半拽的帶到了位於宮殿西側的校場,原本陰暗無人的偌大場地因兩人的到來,而四處燃起了燈火,只見本就守在校場內的衛兵們牽了兩匹馬出來,待兩人各自上前安撫好並牽上自己的馬匹後,其餘的衛兵又退回了暗處,將空曠的跑場留給兩人使用。

「因為最近城裡不太安全的關係,晚上也不太能隨時出宮。所以就選了這裡。」Jyono邊說邊翻身上了馬,朝著還站在原地沒有動作的Seto喊道,「吶、Seto,輸的人之後都要負責喊對方起床喔!」接著韁繩一抖就這麼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

「哼、說到底不過就是怕會賴床吧。」Seto姿勢熟練的也上了馬,他看著少年早已跑得老遠的身影,嘴角微勾的夾了下馬腹,拉起韁繩,朝著對方的身影直追而去。

「嘖嘖、果然是Seto,這麼快就追上來了。」Jyono一聽到身後有動靜,回過頭就見青年一臉輕鬆的騎著馬趕了過來,兩人間的距離已然縮到了不到三尺,這樣的結果雖然並不意外,但還是令少年心有不甘的用力甩了下繩子,試圖爭取一線的機會。

「……什、什麼?!」卻沒想到此時少年身下的馬突然失控的直往前頭的圍籬衝去,儘管他使力的拉緊韁繩,並不停安撫著無故受驚的馬匹,但過快的跑速使得Jyono整個人被顛的頭暈目眩,被粗繩給磨破的手心不停滲著鮮血,讓少年吃痛的微抖著手,幾乎快抓不穩手中的韁繩。

在變故突生之時,Seto臉色微變,只見他大力夾了下馬腹,讓坐下的馬匹跑得更快一些,在漸漸追上少年之時,只聽他伸直了左臂,朝對方大聲喊道,「快把手給我!」然而少年此刻已被繞得暈頭轉向,手上緊握的繩索一松,整個身子搖搖欲墜的,眼見那匹馬就要衝出緊鄰著狹長海域的柵欄,Seto使力的抖了下韁繩,總上追上了去。在少年因體力不支而被失控的馬匹給甩了出去的同時,Seto一把環住了對方的腰際,將少年給穩穩當當的護在身前。

Seto放慢了馬速,只見他沉著臉先將身上的衣布撕成長條狀,替仍一臉呆愣,靠在自己胸前微喘著氣的少年稍微包紮了下傷口後,他皺著眉望向已經被趕來的衛兵們給壓制在旁的瘋馬,心裡頭隱隱有個想法呼之欲出。

 

 

海馬再次醒來時,指針正好指向了四點整。

窗外逐漸西沉的太陽使得整個室內的色調更為暗沉,海馬緩緩地站起身來,他下意識低頭看了看空無一物的掌心,他總覺得方才夢裡,少年散發著微微熱度的血液仍在他手中細細流淌。

他緩步走到了辦公桌前,將先前未曾出現在桌面的卡牌輕輕拿起,只見他低頭輕撫過那閃著微光的卡面,壟罩在一片陰影底下的側臉顯得有些陰暗。

「青眼……。」

 

許是因剛剛那不請自來的夢境的關係,本來打算等等直接去接圭平一同回家用餐的海馬,在吩咐完司機準時去接圭平放學後,便獨自一人走出了KC大廈。

只見他面色深沉的走在街上,腦海中不斷閃過先前夢裡的片段畫面,明明他應該一如往常般在離開公司後,直接搭了車走人,但他的內心卻是不停湧上某種強烈的念頭,促使著他往大街上走去。

海馬在走過了幾條街口後,一臉不耐的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打算直接讓司機到商店街的入口處和他匯合。然而他才剛按下了通話按鈕,正等待電話接通時,忽然看見位在他右前方的甜點店內有一個熟悉的身影。

只見海馬果斷切掉了通話,臉上浮現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他快步走進了店內,在所有店員們驚愕的眼神中,直接走向了正蹲在櫃檯旁的櫥窗前,仔細挑選著甜點的金髮少年。

「庸才,你什麼時候也染上了這種嗜好。」

城之內正對著五花八門的點心猶豫不決的當兒,突然聽見了上方傳來了極為熟悉的聲音,他反射性的站身來,怒氣沖沖的回了一句,「誰是庸才啊!」等回過神來,看見了眼前正似笑非笑的睇著自己的海馬,他先是微微一愣,接著才語氣不善的咕噥了一句,「就知道是你這個失禮的傢伙。」

城之內甫回過頭,就見櫃檯前的店員正滿臉笑容的看著自己,他登時想起自己還沒選好該買哪款點心,只見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朝對方笑了笑,透過透明櫥窗的反射而看見仍站在自己身後的海馬時,只見城之內雙眼一亮,連忙轉過頭拉住對方的衣袖,「對了!海馬,你說女生會喜歡吃什麼類型的甜點啊?身為社長對這種事情應該很拿手吧?」

「嘖、沒有那種時間去理會你說的那些事情。」海馬一臉嫌棄的拉開對方的手,在看見少年一臉悻悻然的對著櫥窗點來點去時,只見他雙手環胸靠在牆邊,冷不防的問了一句,「你口中的那些『朋友』們,難道沒給你一點建議?」

「當然先問過了,他們都說送娃娃是最好的。」城之內煩躁的抓了抓頭髮,「上次去醫院探望靜香時已經送過一次了,所以才決定送點別的。」他頓了頓,忽然想起自己當時千辛萬苦,掩人耳目的從商店內搬出了一隻粉色的等身玩偶雄,卻沒想到還是被恰好路過的遊戲給發現了,想到這就讓他不禁面色微紅的懊惱道,「感覺送吃的比其他的東西保險,至少不會在半路上出問題。」高一那年的切身之痛讓城之內記憶猶新的,再也不想去挑戰自己難以言喻的運氣。

「送禮還會送到在半途出問題,還真是新鮮的說法啊,庸才。」海馬冷冷的說著,見城之內一臉憤怒的望過來時,他手臂一伸,在少年因疑惑而看向自己時,指著靠近左側櫥窗口的手工餅乾,「選甜的吧。」接著便灑然的轉過身,腳下未停的步出店外。

 

「喂!海馬,等等!」城之內捧著包裝精美的餅乾盒跑出店外時,在路口處看見那顯眼的白色風衣時,他趕忙拔腿追了上去,「真是的,哪有人走這麼快的啊。」

海馬停下了腳步,見少年氣喘吁吁的低聲數落著,難得不帶貶意的看了對方一眼,「有事?」

「那個……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啦。」城之內這時突然彆扭了起來,只見他從紙袋中拿出了一包餅乾,不容拒絕的直接塞到海馬手上,「總之,今天謝謝你啦!」城之內朝對方露出了個大大的笑容後,便直接順著來時的路走回去。

在海馬蹙起眉正想叫住對方時,卻見少年一個轉身,已經消失在街口轉角處。

他低頭看了眼手中沉甸甸的餅乾袋,鬼使神差的拆開了繫在上方的蝴蝶結,挑了其中一片淡褐色的餅乾放入嘴中。良久,只聽他低嘖了一聲,將餅乾袋給繫緊後,抬腿往商店街口走去。

「還真是甜啊。」


─02 完


我.....真的很抱歉自己總是這麼OOC又腦動清奇。

很抱歉辣大家得眼睛,但我是不會住手的,希望大家多多鞭策我QAQ(滾開

熊熊那段私心加了朝日劇情,朝日橙汁也好口愛啊,整個受不了啊!!

  14
评论
热度(14)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