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海城】海市蜃樓 03

※遊戲王DM 海馬瀨人x城之內克也 /セト(seto)xジョーノ(jyono)要素有,請注意。
*各種ooc捏造請注意。



03

自從那日意外碰上了城之內後,海馬整個禮拜來的睡眠品質都相當好,那擾人的古代夢境已經許久未曾造訪過他,使得海馬最近的工作效率大增,又恢復成以往早出晚歸的生活。
雖然集團內每日總有著大大小小的事項等著他來決策,但他每天早上總會陪著圭平用完早餐後才出發前往公司。
這日也不例外,海馬邊看著剛才管家遞過來的經濟日報,邊啜了口還冒著熱氣的黑咖啡,眼見圭平已經吃得差不多,正打算讓人來收拾桌面時,便聽見圭平語帶好奇的問著,「哥哥,我前幾天剛好碰到了城之內,聽他說你上禮拜幫他選了給靜香的禮物啊?」
海馬放下了報紙,見圭平一臉期待,似乎正等著自己回答的模樣,他有些頭疼的揉了揉眉心,「剛好在路上碰到庸才。」
「嗯!城之內還跟我說靜香她很喜歡那個禮物。我就說嘛!哥哥的眼光肯定是最好的!」圭平自豪的搔了搔鼻子,接著不經意的提了一句,「不過城之內他那天好像出了小車禍,雖然沒有受什麼重傷,但是包著紗布的雙手跟腳上好像都有擦傷,真的是有點慘啊。」
「是嗎。」海馬不冷不熱的回了一句,不得不說城之內雖然在決鬥上的運氣總是好的令人咋舌,但挪到了現實裡卻是慘的讓人不敢直視。就在他打算就這麼揭過這個話題時,腦中突然閃過一個畫面,只見他面色微凝的沉聲問了句,「你說庸才他的腳傷,是在哪一腳?」
「啊?哪一腳啊……。」圭平見自家兄長神色不怎麼好看的樣子,遲疑了好一會兒,才總算想起那日遇見城之內的情形,「啊!我想起來了,是左腳!他左腳腳踝上有包著紗布。」
「對了、哥哥。」圭平拿起餐巾紙擦了擦嘴,還是忍不住追問了句,「你怎麼突然想問這件事啊?」
「沒什麼。」海馬神色淡淡的站起身來,只見他把報紙隨手攤在桌上後,朝面帶可惜的望向自己的圭平說著,「圭平,差不多該出門了。」
「嗯,知道了。」圭平見自家兄長不願多談的模樣,只好無奈的癟了癟嘴,老老實實的揹起書包往門口走去。

夏日正午時的艷陽格外的炙熱。
Seto半瞇著眼看著已經率先走到高臺邊,正滿臉新奇的四處張望著的周邊風景的Jyono,他嘴邊掛著一抹極淡的笑意,只見他緩步向前,腳下落在少年身後約一歨的位置,低聲說道,「這個剛修建好的高臺高度,還遠比不上金字塔的高度,這樣的風景,有這麼好看?」
「這你就不明白了。」Jyono狡黠一笑,在青年面前晃了晃手指,「金字塔雖然很高,但是比不上這邊的風景啊。」他微微側過身,讓後頭壯麗繽紛的城市風光完完整整的呈現在青年眼前,「光是能看見那些正在市集內移動的小小人群,就覺得自己真的是實實在在的活在這個世上。」
Jyono邊說邊退後至石砌的矮牆前,在他整個背都貼了上去時,忽然間聽到了一聲悶響自下方傳來,Jyono本能的低頭一看,只見自己下方的的白石地上裂了一道小縫,接著縫隙越延越深,七零八落的到了Jyono跟前時已是凌亂的散成了個不規則的網狀。
Seto見狀趕忙快步向前正欲拉住少年,卻見後頭的矮牆突地一陷,一聲震天巨響伴隨著無數細沙塵土四處飛揚,他向前探直了手臂,就在要抓住對方手腕之際,只見金髮少年整個人無預警的往下墜落,兩人的指間僅在空中交會了一剎那而後錯開。
「Seto──!」
「Jyono──!」
栗髮青年面色鐵青的望著眼前泥沙遍布的殘破樓台,他似是不可置信般瞠大了眼,低頭望著自己空無一物的掌心。就在此時一陣狂風突然自下方席捲而來,Seto面色不變的立在風暴之間,他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正逐漸向此處靠攏,正心疑著此次的意外,是否就是由那些仍躁動不安的黑暗勢力所造成時,他看見了一條亮眼壯麗的黑龍,挾著磅礡的風勢,出現在他面前。
直到看見了那躺在龍脊上毫無動靜的金髮少年時,才聽Seto面色恍然的沉聲低喃道,
「紅眼的黑龍……。」

海馬睜開眼時,車子才剛行駛至公司的大門前。
下了車後,海馬面色平靜的步入公司內,一入既往的搭乘專用電梯直達最高層的社長室後,只見他從手提箱內拿出了隨身電腦,坐在辦公桌前開始了日復一日的忙碌行程。
待他將這日的工作給完成了大半時,海馬總算將視線自電腦上移開。在他的目光掃到始終被他給擺放在一旁的文件夾時,早上那段被他強迫性給遺忘的夢境又再度竄回他腦中,只見青年沉著臉,神色不快的低嘖了一聲,隨後驀地站起身來,將手提電腦收入箱內後,海馬拿起了話筒撥通了內線,嗓音清冷的說道,「備車,我要去學校一趟。」
海馬轉身進了社長室內附設的休息間,等他再次出現時身上已經換成了高校的深藍制服,只見他回過頭一把拿起被他丟在一旁的文件夾後,頭也不回的走出室內。

海馬走進教室時,恰巧正值童實野高校的午餐時間。
教室內鬧哄哄的一片,對於突然出現的海馬,許多人僅僅是投以驚奇的目光後,又見怪不怪的挪開視線繼續和同儕們聊得水深火熱。
「啊、海馬君,好久不見。今天怎麼突然來學校了?」剛回到位置上,正打算在下午的課開始前小睡一下的遊戲,在聽見教室後門傳來的拉門聲時,他下意識的回頭一看,就見許久未曾在學校內露面的海馬面色如常的走了進來。
海馬的目光在狹小的教室內逡巡了一圈,在聽見坐在窗邊的遊戲向自己打招呼時,他淡淡的點了頭,「來交報告。」
海馬逕自拉開座椅坐下後,在看見自己右側空蕩蕩的座位時,心底隱隱有鼓不安的躁動感油然而生,眼見午休時間已經過了大半,但對方卻完全不見蹤影,使得海馬的神色越發深沉,只見他皺著眉頭,起身走到了遊戲桌前,冷聲問著,「遊戲,凡骨現在在哪裡。」
「啊?」正跟杏子聊到一半的遊戲聞言,有些困惑的眨著眼,好半晌才見他總算明白對方話中所指,只見遊戲沉吟了一會兒,不大肯定的說著,「海馬君要找城之內嗎?現在的話,應該可以在頂樓找到他吧?」
「啊啊、這麼說來,我剛剛好像有看到城之內往頂樓走去……诶?」杏子微偏著頭,話至一半時,便見海馬黑著張臉,半聲不吭的走出了教室。

海馬推開頂樓的門時,看見了正倚著後頭欄杆,嘴裡還咬著一小口飯糰的城之內。
「……?!海、海馬?你怎麼會在這裡……咳、咳。」城之內在聽見後頭的動靜時,有些緊張的繃緊的神經,畢竟午休時間內,還在頂樓上逗留的事情一旦被發現的話,必定又要被老師們給抓去碎念一番。卻沒想到一轉過頭就見海馬面色漠然的站在入口,使得城之內一臉意外的,嗓音不自覺增大了幾分,連帶著被嘴中還未全吞下的飯糰給嗆了幾口。
海馬看著城之內漲紅著臉拼命拍著胸口的滑稽模樣,嘴角不自覺的揚起了抹弧度。只見他緩步向前,看著少年左腳踝上仍包著紗布的傷口,還有對方手腕上尚未消褪的紅痕,確實都和自己夢境中,那名金髮少年在驚馬後,而受傷的部位毫無二致。
海馬下意識握緊了拳頭,對於已經開始將周遭所發生的大小事態,與那怪誕的夢境產生聯想的自己感到不齒。
「什、什麼啊?目光怪嚇人的啊,你這傢伙。」在對方冰冷的目光滯留在自己身上時,城之內只感到渾身不自在的,有些惱的撇開了視線,整個人不由自主的往後頭的鐵欄杆靠攏了幾分。
「凡骨,給我過來。」在看見少年一步步往鐵桿退去時,那似曾相識的場景讓海馬瞬間神情一變,語調生冷的朝對方說著。
「才不是凡骨⋯⋯!而且為什麼要聽你的啊!」城之內語氣不善的回罵著,在瞥見海馬顯然更冷洌的面容時,他似是極為得意般的朝對方扮了個鬼臉,整個人愜意非常的靠在欄杆上。
然而沒能讓城之內得意太久,他只感覺到後頭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晃動,尚未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的城之內,面露茫然的望向眼前一臉震驚的海馬,只聽他語帶疑惑的問了句,「海、海馬⋯⋯?」
接著他只感覺到後頭的欄杆,正隨著那陣晃動漸漸脫離了建築本體,而後整個人無法控制的隨著欄杆往毫無遮蔽物的半空倒去。
在看見眼前難以言喻的景象時,青藍色的眼眸驟然一縮,只見海馬快步的衝向前,竭力的伸長了手臂,想抓住已經有大半身子都懸在空中的城之內。
這一次,他是絕對會牢牢抓住的。
那股熟悉的嗓音又再次自底心響起,海馬此刻也顧不得再去壓下,那他始終視之為幻覺的種種想法,只見他抓穩了一旁還未散落的欄杆,將少年的手心緊緊的握在手中。
在兩人雙手相接的同時,城之內霍然睜大了雙眼,一時間有無數凌亂的畫面自他眼前飛逝而過,直到最後,恍然間他看見了,盤旋在青年身後的漆黑巨龍,還有眼前那名神色緊張,正死死抓牢他的褐髮青年,正是那他曾在埃及之旅所看見的,屬於三千年前古埃及神官之一的——。
城之內意識朦朧的被海馬拉入懷中,只見他微微啟唇說了幾字後,在海馬倏然瞠大的目光中,眼前一黑,就這麼昏倒在對方懷裡。

「真紅眼⋯⋯Seto⋯⋯?」


—03完

沒想到三章加起來破了萬字,我頭痛啊啊啊啊啊啊
明天還要上班我怎麼還在寫呢,被自己的勤奮感動哭了😂😂😂
我覺得社長生日那天我好像寫不完⋯⋯⋯
說真的好抱歉,一直給大家看這個不好吃又無聊的故事,哈哈我總是自娛自樂⋯⋯😭😭😭😭😭

  16 8
评论(8)
热度(16)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