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海城】Halloween Surprise

*雖說標題打海城,但要素很少請注意。
*萬聖節快樂!!


「辛苦了!」
城之內將居酒屋店內的工作圍裙收入置物櫃後,邊穿起制服外套,邊走向前台和店長及前輩們一一打聲招呼,隨後拎起書包就往外頭走去。

入秋後的夜晚總是特別寒冷。
當一陣狹著沁冷寒意的冷風吹拂而過時,城之內忍不住瑟縮了下肩膀,朝手心呼了口氣後,只見他搓了搓掌心,面上被寒風給吹得微微發紅。
就在這時,城之內突然感覺到外套口袋內傳來了股震動感,他連忙掏出口袋內的手機一看,發現畫面上顯示著收到了封短訊,上頭署名人正是他的同窗好友武藤遊戲。

『城之內君,打工結束後趕緊來教室跟大家會合吧!要注意路上安全喔!』

「這麼晚了還要去學校集合,而且大家都在⋯⋯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城之內茫然的輕聲咕噥著,讀到後頭時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他面色凝重的收起手機後,快步往學校的方向前進。
為了縮短抵達學校的時間,城之內在走出了居酒屋所在的小巷後,直接往右一拐,彎進了童實野市內最是繁華熱鬧的商店街,就在他一心掛念著那封短訊,悶頭走了大半路程時,他猛然抬頭一望,這才發現四周一片靜悄悄的,本該人來人往的街道此刻空空盪盪,就連一旁的店家都紛紛拉下了鐵門,整條街上寂靜無聲的,彷若只餘他一人的腳步聲沈甸甸的自兩旁蔓延而開。
城之內見狀臉色微僵的四處盼望了會兒,見周遭依舊是毫無半點生氣的殘敗景象時,他臉上一白,內心不停催眠著自己千萬別被這種幻象給蒙蔽了雙眼,只見他牙一咬,步伐艱困的往前緩緩挪動著,眼見商店街的出口就在眼前時,他心下一喜正要大大邁開步伐跑去時,忽然聽見左側傳來了一個極細微的沉悶聲音。
城之內轉頭一看,只見位在自己斜前方的商店鐵門拉下了大半,但似乎因下方被東西給卡住的關係,而上上下下的,不停發出著尖銳細小的摩擦聲,他微瞇著眼定睛一看,才發現那下頭似乎躺著一名長髮女子,城之內此刻也顧不得去分神去害怕這萬分詭異的場面,只見他快步走了過去,將一旁的木箱推進門縫內卡住鐵門後,有些緊張的朝對方喊著,「喂、那個,沒事吧……?」
他面帶猶豫的在旁邊看了半晌,見對方仍舊無聲無息的倒在那兒時,城之內這時總算是戰勝了內心的不安,他面色凜然的蹲下身,正要輕拍對方的肩膀時,卻見那人突然抬起頭來,那過於蒼白的面容,以及佈滿血絲的空洞雙眼,讓城之內一看登時嚇了好大一跳,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往後方跌去。
然而沒等城之內緩過勁來,只見那人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城之內這時才看清對方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撕扯的破爛不堪,裡頭血肉模糊的軀體讓城之內一看胃裡一陣酸意翻騰,他強忍住了噁心欲嘔的感覺,手腳微抖的往後退時,他在後頭摸到了一個冰冷柔軟的物體,他神色驚慌的回頭一看,就看見自己身後有一名男子趴倒在地上,對方的面容被乾涸的血和塵土給染得模糊不清,他只能聽見從對方嘴裡不停發出的古怪叫聲,城之內當下大叫了一聲,只見他匆匆的站起身來,正想著該往哪邊躲去時,他聽見了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騷動聲,城之內抖著嘴角側身一看,只見一大群色彩各異的活屍正往自己的方向移動著,他面色發青的抓著書包往出口的方向狂奔而去。
然而就在他跑出商店街的那刻,四處又湧上了許多活屍,有的甚至還捧著正滴著鮮血的臟器,讓城之內一看,腳下未歇閉著眼的直往前方衝去,直到他躲進了一條隱蔽的小巷內,靠著磚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他側耳細聽著遠處的聲音,在那些古怪的叫聲漸漸遠去時,才聽他鬆了口氣,神情仍帶著驚懼的掏出手機撥通了一組號碼,然而等了好一會兒,在聽見電話那端始終未能接起時,他懊惱的咒罵了一聲,「可惡,海馬那傢伙……偏偏這種時候不接電話。」
城之內深吸了口氣,想著遊戲先前的那封訊息是否就是在提醒自己這件事時,眼角餘光忽然閃過了一道黑影,城之內下意識地往下方看去,只見有一隻黑貓緩緩的晃過自己面前,接著弓起背來,小小的喵了一聲,就在這時他聽見了各種怪異的聲響自四面八方傳來,城之內冷汗直冒的暗道了聲糟糕,他放輕動作的從暗巷的另一側離開,眼見學校就在前方不遠處,他聽著後頭嘈雜的聲響越來越近時,只見他神情堅毅的快步跑向了亙在校門前的鐵欄杆,將肩上的書包甩進裡頭後,他動作熟練的攀爬而上,接著一翻身直接跳進了校內的那側。
城之內回過頭對著那還在外頭不停抓著欄杆吼叫的喪失群扮了鬼臉後,腳下沒停的往建築物內跑去。

入夜後的學校漆黑一片。
城之內提心吊膽的走在廊間,就怕自己一個分神又會有奇怪的生物跑出來擋住自己的去路。
就在路過保健室時,他看見了裡面的燈還亮著,並且隱約還能聽得幾人在裡頭竊竊私語的聲響,總算是遇見活人這事讓城之內欣喜萬分的,當下直接拉開了拉門,眼角微泛著淚光的哽咽道,「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啊?」
「啊、城之內君你來了啊!」
「啊!遊戲你在這裡……?!」城之內在聽見熟悉的嗓音時,驚喜的往一旁的床榻看去,只見一名身型較小的男子背對著自己坐著,當那人轉過身時,城之內只看見對方的頭顱突然一歪,就順著床沿滾到了自己面前,城之內顫著唇看著那張完全不認識的面容,又抬頭看向正走向自己,缺了頭部的人型,他啞著嗓倒著向後走,卻見一名女子穿著染著鮮血的護士服拉開了簾幕,走了過來,城之內看著對方臉上被繃帶纏繞得完全看不出原本面目的臉孔時,蜜色雙眼驟然一縮,一句話也不說的直接往外頭跑去,就算沿途撞上了本該好好待在理科教室的人體模型也沒能使他停下,一瞬間就在走廊深處失去的蹤影。
而這時失去頭顱的男子突然從衣領下方冒出了頭來,只見他面帶緊張的甩了甩頭問向一旁的同伴,「怎麼辦杏子,城之內君是不是被我們嚇到了……那他等等到教室的話!」
「說的也是!遊戲,我們趕緊追上去吧!」杏子連忙扯下了頭上的繃帶,在走廊上遇到扮成模型的御伽和本田時,也喊上了對方一起往二樓跑去。

一路上跌跌撞撞好不容易跑進教室內的城之內立刻將門給拉上,在確認門被好好關上後,他往前走了幾步,這時突然有幾滴液體滴上了他的臉,甚至滴到了唇上,城之內愣了愣,不自主的往唇邊一探,在看見指尖上豔紅的色彩時,他臉色微變的扶著一旁的桌椅,將書包給放到桌上後,他抬頭看了眼前方的講台,這才發現臺前有名披著黑色斗篷的男子正背對著自己。
在窗外一陣強勢的冷風吹過並順勢帶動起對方過長的披肩時,城之內看見了對方斗篷下,極為眼熟的白色襯衫和西裝長褲,他雙眼一亮,因起身動作過猛的關係而發出了聲巨大的聲響,只見城之內面色趨緩的走了過去,並作勢要抓住對方的衣襬,「是海馬吧……。」
那人在這時轉了過來,透過外頭薄暗的月色隱隱可見對方露在唇邊的尖牙,還有嘴邊一抹未被拭去的血痕,「哼、感到榮幸吧城之內,今天可是特別為你舉辦的萬聖──。」海馬嘴角微揚的低聲說著,只是還沒待他說完,只見眼前的少年突然間止住了動作,那雙琥珀色的瞳眸登時睜的老大,就在海馬皺著眉想出聲喚醒對方時,就見城之內雙眼一翻,就這麼失去意識,往前倒在海馬懷中。

海馬見狀,面上波瀾不興,只見他笑容極淡的彎腰將少年給攔腰抱起,他伸手輕觸著少年臉上猶沾著不少紅漬的唇瓣,低沉的嗓音近似呢喃,「哼、還真是膽小啊。」

「海馬君,城之內君沒事吧!」這時不遠處的門被人給拉了開,遊戲一跑進教室就見城之內被海馬給抱在懷中,一時心急如焚的問著,在對方仍未出聲回應時,只見他面色急躁的面上一頓,在抬頭時已經換成了另一副氣勢十足的面容,「海馬!快把城之內君給放下!」
海馬恍若未聞的抱著城之內,面色從容的直接越過了幾人,在一旁的遊戲臉色微沉的正想出聲攔人時,只聽他雲淡風輕的說了句話後,邊縱聲大笑邊踩著沈穩的步伐往一樓走去。
「遊戲,你們就好好享受今天的萬聖節活動吧。至於凡骨的萬聖節晚會,等他醒來後我會讓他好好的,再體驗一次。哇哈哈、哇哈哈哈哈——!」

而這時正縮在海馬懷中,不醒人事的城之內頓時感到一陣惡寒的擰了擰眉,只見他微微低吟了一聲後又尋了個舒適的姿勢繼續窩著,渾然不知待會兒正等著自己的,究竟會是如何的盛大場面。


——完

哇摸魚不乾正事的人就是我!!
下班後發奮圖強寫了這篇文,其實只是想調戲橙汁(黑粉
哇哈哈哈好想看活屍片啊,明天繼續來看邪靈入侵的實況yaaaa
大家晚安!🙏🏻🙏🏻

  11
评论
热度(11)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