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海城】海市蜃樓 04

※遊戲王DM 海馬瀨人x城之內克也。

※半架空、ooc、狗血劇情慎入!過度章節沒啥重點!


04


頂樓圍桿無故坍塌而發出的巨大聲響幾乎驚動了整個校園。

而海馬則早一步在校方,以及其餘好事的學生們前來頂樓查看狀況時, 一肩扛起已完全陷入昏迷的城之內走下樓,專挑著陰暗的角落前進,特意避開了幾處人群湧動的走廊後,海馬一把拉開了保健室的門,只見室內空無一人,原本該待在裏頭的值班校醫此刻卻不見蹤影,似乎正是因為方才的突發事故,而被校方要求一同去現場支援。

海馬直接走至一旁臨著窗的單人床,動作略嫌粗魯的將肩上的少年給平放在床上,蒼藍的眼眸淡淡望向仍緊閉著眼,毫無半分清醒跡象的金髮少年,只見他平靜的眸光中閃過一絲極細微的波動,海馬輕吐出口氣,抬頭望向窗外一望無涯的深藍天際,腦海中忽地響起剛才在天台上時,金髮少年在昏厥前從口中吐出的熟悉字眼,他下意識的輕撫上對方微張的淡色唇緣,在指尖不經意的掃過那不停散著熱氣的唇口時,手上動作一頓,只見海馬面色微僵的收回了手,在聽見門外的走廊上似乎傳來了不少腳步聲時,海馬順手將散在一旁的純白被子拉蓋到對方身上,隨後便見他從容的步出了室外,從滿是喧鬧聲的教室內拿起自己的箱子後,神情清冷的走出了校門之外。

 

 

「哥哥!聽說今天你們學校內的天台塌了一半,你有沒有受傷?」

圭平背著書包,神情驚慌的推開了社長室的大門,見自家兄長仍好端端的坐在辦公桌前,沒有半點兒受傷時,才放心將書包交給一旁好不容易追上自己的黑衣保鑣,走到桌邊替自己倒了杯水喝下去後,圭平見兄長仍維持著同一個姿勢面對著電腦默不出聲的樣子,感到有些擔憂的在對方眼前揮了揮手,「吶、哥哥,沒事吧……?」

然而海馬卻並未因此而做出反應,湛藍的雙眼仍直視著前方不停閃著龐大數據的螢幕,神情專注得近似於麻木,圭平見狀更是不放心的正想拍一拍對方的肩膀,卻見海馬猛然一個起身,神情慍怒的用力槌了下桌子,「別說傻話了!就憑你現在這個模樣,想要下床走動都難了,更別說你還想著要去幫亞圖……!」激昂的嗓音至一半時突地嘎然而止,只見海馬面上一凝,原本沉鬱的神色瞬間恢復平靜,只見他閉上眼深深吐了口氣,再睜眼時,先前充盈著濃重藥香的昏暗房間,以及躺在床榻上負傷累累的金髮少年早已消失的毫無蹤影,只剩下圭平滿臉焦急的在一旁不停唤著自己。

「哥哥──你怎麼了?!」眼見兄長總算回過神來的模樣,圭平鬆了口氣過後還是心有餘悸的煞白著臉,走到了話機旁,「還是讓醫療小組過來替哥哥檢查一下身體吧?」

「我沒事。」海馬按住了弟弟正欲拿起話筒的手,並在對方出聲前話鋒一轉,語氣平靜的問著,「圭平,你今天怎麼沒有直接回家。」

「因為在聽見哥哥你今天有去學校上課後就一直很擔心。」圭平邊說邊細細觀察著兄長的神色,見對方確實和平常別無二樣時,雖然內心還殘餘著些許困惑,但見兄長不願多談的模樣,圭平也就從善如流的換了個話題,「那哥哥今天要一起回去嗎?」

看著圭平充滿期盼的目光,海馬沉默了半晌,隨著夕陽的最後一道餘暉沒入地平線,而使得整間辦公室變得格外沉暗的當下,他緩緩蓋上了電腦,站起身從椅背上抄起外套後,嗓音平淡的說道,「圭平,走吧,今天就先到這邊了。」

「嗯!那我先去聯絡司機把車開來!」圭平笑著用力點了點頭,隨即步伐輕快的率先走出了室內。

始終落在後頭的海馬在闔上門前,抬眸望了眼漆黑一片的室內,只見他握著門把的右手倏然收緊,涼薄的唇線抿的筆直,半掩在陰影下的蒼藍雙瞳內劃過了道清冷的流光。

 

 

興許是連日來將心思全投注在新研發的項目上,海馬除了幾次被圭平勸著回家休息之外,其他時間幾乎都待在辦公桌前,沒日沒夜的埋首其中,目的便是為了讓即將推出的新產品能廣受市場好評。

也正是因此,海馬再也不曾夢見那無比熟悉的異域古都。就連那日在辦公室內毫無預警的失控場面,也未再干擾過他,這讓海馬很是滿意的,將先前種種經歷過的一切歸咎於,令人啼笑皆非的愚蠢幻覺。

不過是偶爾幾次,夜深人靜時,他看著電腦螢幕內自己的倒影,恍然間好似瞧見了那名正側躺在榻上,即使滿身負傷仍竭力替自己的信念爭取一線機會的金髮少年,突然睜圓了眼望了過來,那雙琥珀色的瞳眸在一片昏暗中顯得格外明亮,正對著他露出了個看似虛弱卻溫熱無比的小小笑容。

然而一個眨眼間,整個屏幕上只餘他一人神情怔愣的呆坐在椅上,至於先前那名笑容明媚的少年,早在頃刻間消散逝去,恍若無蹤。

 

 

這日,海馬一如既往的先送圭平上學後,讓司機依著每日的路線往KC大樓駛去,就在車子剛過了個街口時,他看見一人面帶微笑的站在路邊朝著這頭揮手,就在將將要駛過那人身旁時,海馬突然發了話,讓司機暫時停在街角,等著那人溫溫吞吞的走了過來。

「……有事?」海馬降下了車窗,在那人笑著走近時,冷聲問了句。

「海馬君,早啊。」遊戲微低著頭,在看見海馬帶著些許冷意的面容時,他倒似不在意般,隨口開了個話題,「最近都沒看見你來學校呢。」

「遊戲,你特意等在這裡,就是要問這個?」海馬神情淡漠的說著,向來不容許浪費任何時間的他,正打算讓司機發動車子時,突然看見對方將手按在半搖下的車窗上,嗓音微揚的輕聲說道,「海馬君,等等。」

海馬淡淡瞥了遊戲一眼,只見對方猶豫了一會兒後,神色堅定的看向自己,「海馬君,那天你和城之內君在頂樓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聽見城之內的名字時,海馬下意識的眉頭一皺,心底沒由來的產生了股異常的焦躁感,「沒什麼事。我和凡骨之間是能發生什麼事?」海馬說到後頭時,嗓音不自覺的沉了幾分,像是在自我催眠般,寥寥幾字幾乎是咬著牙從唇齒間併出。

大抵是早就料到了海馬的反應,只見遊戲聳了聳肩,臉上依舊掛著溫和的笑容,「雖然不知道你們那天怎麼了,但是城之內君自從那天之後,上課時就常常看著你的位置發呆。明明以往來學校時都很有精神,這幾日卻是相當的安靜,臉色也不怎麼好看。」遊戲頓了頓,細小的嗓音到了後頭時越顯得低落,「就算問了城之內君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也都笑笑的說沒事。但是怎麼可能沒事啊,昨天下午上課時還早退了,早上出門前打了通電話過去,但是都沒人……。」

「遊戲,你覺得凡骨發生的這些事情,我會比你清楚?」海馬嗤笑了聲,毫不留情的打斷了對方的話,「既然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海馬君。」遊戲輕吐了口氣,「如果你今天有遇到城之內君的話,再麻煩你通知我們了。不然的話,我們也打算今天下課後去城之內君的家裡拜訪他。」見海馬在聽完後臉色頓時變得難看時,遊戲立刻背穩書包,表情真摯的和海馬道別後,頭也不回地往對街跑去,「海馬君,城之內君就拜託你了。」

「……開車。」海馬將身子往椅背上一靠,只見他面色微沉,目光淡淡的望著外頭不停變換的街景,在聳立於市中央的KC大廈映入眼簾時,他忽然低聲朝駕駛吩咐了一句,只見對方手上的方向盤猛然一轉,整輛車直朝著遠離市區的另一個方向高速行駛而去。

 

 

海馬面無表情的下了車,他看著眼前色調斑駁的老舊樓舍,毫不猶豫的獨自走了進去。

走過了堆滿雜物的窄狹走道,海馬直接上了二樓,越過了不少散亂在廊間的鞋子後,海馬逕自走向位於邊間的的套房,不打半聲招呼的直接轉開了門把,在門鎖鬆動的瞬間,海馬似是有些訝異的挑了下眉,隨後便見他立刻推開了門,待他看清屋內散落地上的空酒瓶時,只見他皺起了眉,銳利的目光在室內來回逡巡著,直到看見了一抹熟悉的身影背對著他,側倒在不遠處的沙發旁時,海馬頓時邁開步伐走了過去,因步履略急的緣故,墨黑的厚底靴重重的踩在木質地板上,發出了不甚悅耳的聲響。

「凡骨、還不起來。」海馬先是雙手還胸的站在城之內身側,語帶不耐的輕踢了對方一下,見少年仍是一動也不動的趴臥在地上時,本來還想繼續以言語刺激對方的海馬忽地察覺到幾分不對勁,只見他迅速蹲下身,將依舊沒有動靜的金髮少年給翻了過來,在看見對方臉上深淺不一的紅腫痕跡和頰邊的擦傷時,他的臉色不自覺沉了幾分,正想拍拍對方的臉頰將之喚醒時,他忽地感到指間有一股黏膩感,攤開掌心一看才發現上頭沾裹著幾道半乾涸的血漬。

「……為什麼……。」這時城之內突然開口低聲說了幾字,海馬往下一看,就見少年仍緊閉著眼,嘴裡無意識的囈語著,只聽那細弱的嗓音斷斷續續的,因半咬在嘴中的關係而含糊不清,只能依稀聽得出幾其中幾個模糊的字眼,「……讓我去……幫亞圖姆……Seto……拜託……。」

從城之內嘴裡再度聽見那熟悉的名字時,海馬全身一震,只見他低頭審視著對方因挨了打而明顯腫脹了幾分的面容,湛藍的目光清冷卻含著幾分暖意。

「頂著這副慘樣,你還能做些什麼。」海馬面色複雜低語了句,他一手輕撫著對方微微發熱的額頂,隨後便見他神情不善的低嘖了一聲,雙手抄抱起因全身發熱而陷入昏迷的城之內,直接抱著對方走下樓並坐入車內後,讓車子全速開往市區內設備最為齊全的醫療中心。


──04 完


為了這個過渡章節,卡手了將近一個月好可怕!

總之一邊聽Just a Kiss一邊寫,就覺得心情格外愉悅!

嗚嗚我終於快要可以讓兩人好好談戀愛了(不你快走開

好希望每天醒來都有用不完的糧食,我果然是在作夢..........(哭著跑走

  16 7
评论(7)
热度(16)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