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利艾♀】Honeymoon

【利艾♀】Honeymoon

※上上個月送給阿橘的生日賀文

艾倫和利威爾結婚也有了將近兩年的光景。
只是那時的兩人都為了工作而忙得不可開交,自然除了下班和假日時能在家裡好好的相處休息外,幾乎沒有多餘的閒暇時光能讓他們到更遠的地方進行長途旅行。

而現在,艾倫整張臉幾乎快貼在透明玻璃上,隨著電車行駛時震度相當一致的顛簸感,艾倫能看見外頭漫天的雪花隨著列車的急駛而無可避免的在窗沿積了不少的白花花的雪層。視線往外頭看去,便能見那高矮不均的房舍幾乎都大雪給覆上了層銀白的外衣,看得生長經歷中,從未體驗過外頭下著大雪的艾倫簡直覺得新奇極了,那蜜色的雙瞳睜得大大的,白皙的臉頰也泛著微微的暈紅,要不是此刻內心還保有些矜持而乖乖坐在位置上頭,恐怕此刻艾倫已經站了起來讓視線可以飄得更遠。
「妳到底在看什麼?」一旁的利威爾總算看不下去了,見艾倫已經將視線移向窗外有了足足半個小時,被晾在一邊的利威爾臉色有些差的,伸手將艾倫給強拉了過來些。
「外面的雪啊!下得好大啊!我第一次看見這麼多的雪!」艾倫也沒因利威爾似乎有些不好的臉色而影響了心情,神情顯然極興奮拉著利威爾的手,一手指著窗外的雪景,嗓音有些激動的開懷說著。
「那種東西踩下去就髒了,有什麼好看的。」利威爾見艾倫面色愉悅歡快的模樣,臉上也緩和了不少,只是語氣裡還是能聽得見那些微的不滿和醋意。
「你……算了!真是的,女孩子的夢想你也體諒一下啊!」艾倫嘟著嘴咕噥著,只是她似乎也看夠了雪景,沒一會兒又將身子轉了過來,將頭隨意歪倒在正拿著報紙翻看的利威爾肩上,在和撇過頭來望著自己的利威爾對上了眼之後,艾倫瞇著眼,嘴角露出了個淺淺的笑容。
這是他們結婚以來第一次出的遠門,而也是補了兩年前本該有的蜜月旅行。

當天,兩人在北陸極為著名的城市下了車後,利威爾便租了台車,載著艾倫往兩人已經討論好的景點一一前往,先是造訪了擁有悠久歷史的樸實村落,看著那來自於先民們的智慧結晶,為了不讓房屋因雪坍塌而刻意將屋頂造成斜度擠高的尖頂模樣,艾倫只覺得自己恍若來到了童話村般,四周的屋瓦擺設皆有種古樸的味道,讓她一臉欣喜的拉著利威爾便拿出相機不停的拍著風景,想當然也是不忘將鏡頭對著自己,硬是要總擺著張死人臉的利威爾一同入鏡,結果不知不覺間兩人便在這輕鬆的行程中度過了一個下午。

到了夜晚,他們先是在下榻的旅館附近,有著地方特色的餐廳用過餐後,才拉著行李住進了相當出名的溫泉區內,在親切的櫃檯人員替兩人辦妥了入住手續後,艾倫看著整棟建築內部以榻榻米為主的裝潢,內心已經有了計較,雖然說這些旅館標榜是溫泉旅館,但是除了男女湯外,房內鮮少有附設的浴池。
艾倫有些為難的看了眼依舊淡漠的利威爾後,才小小聲的問了櫃檯人員一句,「請問你們這邊除了男女湯外,還有私人湯嗎?」
「啊啊有的,如果是要露天私人湯的話,先跟我們登記就可以囉!」
艾倫一聽簡直喜出望外,畢竟以利威爾的潔癖程度來說,對方肯定不會去大眾池泡湯,這麼一來要自己去享受的話,有總覺得有些對不起對方。於是艾倫在和利威爾眨了眨眼後,便迅速的在名冊上留下了房號以及預約時間。

「下著雪泡露天浴池的話,肯定很浪漫的。」艾倫邊繫著浴衣的腰帶,邊和已經穿好浴衣站在門邊等著自己的利威爾說著。
「你可別感冒就好。」利威爾看著艾倫熟練的將長髮盤成包包狀,那裸露出來的透白脖頸和踩著木屐,穿著寬鬆的浴衣加外袍,而雙眼明亮望著自己的艾倫,利威爾嘴上雖是這麼說著,但牽著妻子走到外頭的動作卻是異常溫柔。

兩人領到了單間特用鑰匙後,將門給打開,便覺得一股暖意襲上了身子,原來在出去露天池前,可以先在這個小間的暖房稍作衣服打理以及褪換,而兩人雖已結婚兩年,但每當兩人皆赤裸著身子時,艾倫還是感覺相當的害羞,在看見男人二話不說便脫去浴衣,露出那結實的腹肌時,她頓時羞紅了臉,迅速的撇開頭去,將衣服給脫個精光後,在利威爾帶點熱度的目光下,抓起一旁的浴巾便圍上了身,這才莫名鬆了口氣,轉頭笑笑的對著丈夫說道,「我們出去吧!」
「嗯。」利威爾看著艾倫一副相當羞澀的樣子,就覺得心間有根爪子在那兒搔撓般,莫名的有些心猿意馬了起來,不過淡定如他,面色自然一分也不顯得,淡淡的應了一句。
卻沒想到在艾倫推開門的那刻,兩人的臉色完全變了調。
只見艾倫尖叫了一聲又迅速的闔上門退了回來,而後轉過頭面色有些驚嚇的問著利威爾,「你有感覺到嗎……剛剛那陣強風?」
「嗯……總之,你怕冷就先待著,我去看看情況。」利威爾點了點頭,便把艾倫給按坐在一旁的躺椅上,接著便開著門走了出去。
雖然在寒風中飄著細雪,偶有幾滴細雨看起來十分唯美,但親身體會過才能明白,那冷卻是令人自腳底升起的寒。不過利威爾倒是沒這麼怕冷,雖然再推開門的那刻幾不可察的頓了頓身子,但倒底他還是恢復從容的緩緩踏入池內。
而艾倫則是在利威爾泡了幾分鐘後,才一鼓作氣的推開了門,步履匆忙的三步併作兩步跑入了浴池內,待抓到利威爾暖活的身子後才總算呼出口氣,本來以為事情就這樣沒了,豈料不久後又是一陣刺骨寒風襲來,冷得艾倫恨不得整個人巴到利威爾懷裡去縮著,就在這忽冷忽熱的情況下,兩人總算是熬過了這一個小時,只見一回到暖房後,艾倫便也沒打算趕緊換回浴衣,整個人便裹著濕漉漉的浴巾倒在躺椅上,有氣無力的說著,「這根電視上演的不一樣……。」
「當然,不是都說過了,那些都只是騙你們這些人的。」利威爾穿回浴衣後,便將艾倫給半扶半摟了起來,看著妻子懶洋洋倒在自己懷裡的模樣,利威爾眼底一軟,便主動的替對方擦乾身子換好浴衣,而後便又牽著艾倫緩緩的走回房內休息。
至於回到房內又做了些什麼,自然能從隔日艾倫疲倦的臉龐,還有那領口的暗紅痕跡看出些端倪來。





那個......其實之前跟阿橘說好要補個肉,但因為這幾個月實在不知道在忙啥,都沒閒情逸致寫肉了,總之.....歡迎隨時鞭策我(靠

  24
评论
热度(24)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