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利艾♀】遠方的你 01



現今距離那有所謂有著「巨人」為人類威脅的世界已經隔很久了。


那時所遺留下來的文物並不多,多數都被國家圖書館給納入了國家機密保存文件,而始終不曾公諸於世。這麼一來,少數手上還握有當時物件的家族,都將那些僅剩的歷史足跡小心翼翼的藏了起來,並且鄭重的將這些珍寶傳承給每一任的家族族長。

只是好景不常,許多漸漸凋零式微的家族為了博取再次立足的機會,便將那稀世祕寶給偷偷賣入了黑市,因此,至始至終都未將寶物流入其他管道的家族已經不多了。


而耶格爾家族便是其中一員。

儘管到了當今幾乎已呈現一脈單傳的窘境,古利夏‧耶格爾仍舊沒有要違背組訓的念頭,至從自父親那裡得知了寶物的存放地點後,他也僅僅是親自確認過了一眼便再也沒提起過這個物件。古利夏目前的職業為市立醫院內的專科醫生,和妻子卡菈育有一女,名為艾倫‧耶格爾。


艾倫這年剛好順利考上了離家很近的市立高中,其實已成績表現來說平平的她而言,能考上這所高中已經算是發揮了超常的實力,也是因為這樣的關係,艾倫總算是能和從小學時期就在玩在一塊兒的伙伴們又成了同所學校的學生。

「艾倫,你等等放學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車站旁的書店買書?」阿明和三笠在放學前的休息時間問著似乎已經呈現昏沉狀態的艾倫,看著對方含含糊糊的應了幾生的樣子,阿明嘆了口氣,以眼神阻止了還想在說些什麼的三笠,「那艾倫你等等放學就趕緊回家休息好了。」

「唔……喔,好。抱歉啊,上了一整天的課實在是有點提不起勁來。」艾倫揉了揉眼睛,不好意思的邊打呵欠邊說著。

「艾倫,我怕下次英文老師還會叫你回答問題,記得把我之前送你的筆記拿出來複習。」在聽見上課鐘聲響起時,三笠在被阿明拉回位置坐之前,還是沒忍住的拉著艾倫說了好幾句,直到看見少女一如往常的點頭稱是時,才總算在老師進教室前回到位置上。


艾倫在放學後,不到十分鐘就回到了家中。在晚餐時被父母如常一連串的學習適應問題轟炸完畢後,艾倫總算是如願以償的獲得了自己的小小悠閒時光。

她在晚餐後舒服的泡了個熱水澡,也不管及肩的長髮仍濕漉漉的垂在衣領上,艾倫就穿著睡衣走進了位於二樓的儲藏室。

「嗯……三笠給我的筆記……好像是被收起來了,應該是在這附近沒錯吧。」艾倫蹲下身子,在一堆書箱中翻來找去,除了能看見幾本疑似是自己國中時期的教科書外,其餘的書籍不外乎是些艱澀難懂的醫療用書。

「奇怪……怎麼不在這裡?」艾倫滿臉疑惑的慢慢移動到儲藏室的最尾端,由於建築設計的緣故,最邊角的上方剛好卡了根傾斜的木樑,使得艾倫必彎著身體,動作緩慢的從下方爬過去。

「真髒啊這裡。」艾倫一臉嫌惡的拍掉袖口沾上的灰塵,卻沒想一個不小心膝蓋沒跪穩,整個人就這麼往右側的牆壁撞去。意外的發生僅在那一瞬之間,快得讓艾倫來不及反應,只能蒼白著張臉等著預期之中的疼痛到來,卻沒想到只有感覺到肩上傳來輕微的碰撞感,而後全身不受控制的往右側傾斜,最後整個人都跌進了牆的另外一邊。

「好、好痛……這是哪啊……。」艾倫摀著被地板喀得發疼的手臂,隨手在後頭的牆上摸索著,直到摸到類似於開關的按鍵時,在按下去的那刻,原本漆黑的房內總算被溫暖的光源給照射的模樣清楚了起來。

「……啊!那是英文筆記……!」艾倫貓著腰在這矮小的密室中走著,四周不外乎是堆著和外頭差不多種類的書籍,直到看到最角落的小木櫃上頭擺著熟悉的本子時,那壓抑在心頭揮之不去的詭異感才總算消停了些。

艾倫動作輕巧的拿起本子時,卻發現有個小小的物件同時掉到了地面上頭,她好奇的順手撿了起來,只見那似乎是枚徽章,而且因為放置相當久的緣故,上頭的圖案也黯淡得幾乎不太能辨識,「這是什麼……?翅膀嗎……。」

艾倫拿著那徽章左看右瞧得都沒能看出什麼線索來,正當她覺得無趣想放回去時,徽章背面有一行不甚清晰的墨色字跡,只是想在看仔細些時,卻發現那些字體都是自己未曾見過的,雖然說整體看來相當得整齊有力,但卻是一個字都沒能讀懂。

「等等來去問看看爸爸好了……。」艾倫喃喃低語著,同時把徽章緊緊握在手心。

艾倫輕呼了口氣,看向四周時才想起一件此刻最重要的事情。

慘了,到底要怎麼出去。


只是沒讓艾倫緊張太久,或許是在密閉空間待過久的關係,她感覺頭越來越昏沉,手腳也癱軟的使不太上力,只見艾倫爬沒幾步後整個人就癱倒在房內。

最後停留在艾倫腦中的畫面,便是自己手掌間格外耀眼的古舊徽章。


艾倫再次恢復意識後發現自己並不在剛剛的房內,但也不是在自己家中。

她沒辦法確定自己究竟到了何處,因為抬頭望去並不是意想之中的天空,反而是讓人感覺相當壓迫的磚瓦,周圍也瀰漫了不甚好聞的霉味,光線灰灰暗暗的,讓艾倫有些害怕的搓了搓雙手,腳步緩慢的往更黑暗的深處走去。

就當艾倫快受不了眼前這一成不變的晦暗景色時,最右側突然出現了一點微亮的光源,讓她心頭一喜,原本沉重的腳步頓時輕快了不少,沒幾步就走到那隱隱有著亮光的門前,她深呼吸了下,而後便推開了木門,在看見裡頭有個人時,艾倫眼神一亮,張口就要說道,「那個……嗚!」

艾倫還沒來得及說上什麼,就忽然被人摀住了嘴,並且迅速的往門內拖去,艾倫全身不停扭動,試圖掙脫開對方的箝制,不料這時卻有把冰冷的尖銳物體抵上她的脖子,嚇得艾倫登時沒了動作。

「女人,給我安分一點。」那是個極度冰冷的嗓音,在艾倫耳裡聽來雖然相當的令人恐懼,但那還帶點稚嫩的聲音,似乎不難讓人猜測出自己背後之人是個少年。

「喂、小鬼你準備好了沒,還窩在房間裡幹什麼啊!」此時只聽見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吆喝聲,伴隨著闔攏的木門被人給狠狠踹了一腳的劇烈聲響。

「嘖。」少年似乎很不屑的冷哼了一聲,但依舊沒有要放開艾倫的意思,直到那沉重的腳步聲走遠了,艾倫才終於感覺那冰冷的刀鋒遠離了自己,同時摀住自己嘴的手也鬆開了些。

艾倫趁著這機會強力拉開少年的手,接著迅速的跑到房內最角落的地方,和少年分別各占據屋內一角。

「你、你幹什麼沒事亂抓人啊!」艾倫見那少年似乎沒有要繼續來抓自己的模樣,有些鬱悶的低聲問著。

「哼、我才要問你這不請自入的傢伙是從哪裡來的。」少年滿臉冷峻的上下掃視著艾倫,看得艾倫實在有些難為情的半側過身,並且偷偷的打量了少年幾眼。

眼前的少年約莫十三、四歲的模樣,身高大略比自己還要矮上一點,烏黑的短髮相當整齊的貼在耳邊,而那雙墨黑的雙眼就像是要將人給看透似的,冷冽且帶著緊迫盯人的氣勢。

「我、我不知道怎麼來的。總之,我只是想來問問看怎麼走出去這裡而已。」艾倫雙手環胸不自在的說著,雖然對方的年齡看來比自己還要小上一些,但是照剛剛的情況看來,想要從這間房間出去似乎也有一定的難度在。

一想到這,艾倫就不禁想為自己剛剛的魯莽懊悔的幾十萬遍。

「想出去?」少年狹長的雙眼微瞇,就像是聽見了什麼好笑的話而使得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要從這裡出去的人可不少,只是他們也忘了自己當初為何會進來這裡的理由。」

「啊?你在說什麼啊,拉拉雜雜的說了一長串話,可是一句都聽不懂。」艾倫皺了皺臉,少年剛剛的那番話實在是令人感到費解,什麼進來還是出去的理由,她根本就不想來到這種鬼地方好嗎。

「……我看你這樣子,也不是什麼正經的人吧,到街上去是想覽生意吧。」少年挑了挑眉,似乎沒應艾倫先前那番話而動怒,反而是冷靜的分析著艾倫想出去的原因。

「什麼叫不是正經的人啊!」艾倫見少年直盯著自己身上的衣服瞧,跟著往下一看,才發覺自己正穿著輕薄的水藍色睡裙,由於還在夏天的緣故,這類的布料都做得較透氣一點,因此還能隱隱約約那形狀。這一看讓艾倫又羞又窘的,雙手緊緊的環在胸口,「什麼覽生意,我、我才不做那種事情,我只是想回家而已。」

「你穿成這樣子,還想要胡弄人啊。」少年對於艾倫的回答嗤之以鼻,「而且衣服跟腳都髒成那樣,卻說自己是街上人……還真像地下的那群愛作蠢夢的豬玀們。」

「你、你……!我才剛洗完澡好嗎!」像艾倫這年紀的女孩正處於相當在於外表得時刻,被少年這麼一說,讓艾倫氣極敗壞的,恨不得想衝上去揍對方一陣,但想起自己正處於弱勢,也只能恨恨的瞪著對方。

「啊,還有,你的年紀應該比我小吧,要叫姐姐啊,懂了吧!」艾倫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只見她壞笑了一下,接著若有其事的和少年正經的說著。

「……妳真的很吵啊。」少年顯然並不想搭理艾倫,只是輕輕的瞥了艾倫一眼後又迅速移開了視線。

而這之後兩人就沒了話說。

只是這陣沉默的尷尬並未延續太久,少年的雙眼緊緊盯著艾倫,似乎正在思索著什麼。


「妳……到底怎麼來的。」少年朝艾倫走近了一步。

艾倫愣了愣,一時間也不知該從何處說起。

「我……。」

她張了張口,臉色茫然的低下了頭,接著只見她緩緩的攤開了掌心,那古老的徽章如今正閃著刺眼的光芒,還不待艾倫和少年多說些什麼,她只感覺到一道光芒照向了自己,再睜眼時,自己已然身處在家裡那個昏暗的小密室中。


而先前她所待在的那個殘破的地下空間,和那冷漠的黑髮少年,早就消失得不見蹤影。


─01Fin.


  25 9
评论(9)
热度(25)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