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01

※題目自光三十題。


01


春野櫻喜歡那人很久了。

她有時候也有點搞不清楚了,到底是從哪個時候開始喜歡上對方的。

是在進入忍者學校之前?還是在自己還留著齊額的劉海那時?

不是、不是,是比些那還要再更之後一點兒的事了。

 

春野櫻自己也明白得很,會注意到宇智波佐助這人,是從總維護著自己的好友──山中井野嘴中聽見的。

那時後井也提起這人時,眼裡閃爍著的崇拜和光芒,讓她不得不好奇起這號似乎風靡了整個忍者學校的人物。

自然而然的,在老師點名時,春野櫻總有意無意的注意聆聽著那一串串熟悉的字眼在耳邊飄過,似乎是經過了極長又好像只是一瞬的時間,「宇智波佐助」這名字就在她耳邊響起,而應聲的那人竟然好巧不巧就坐在她正前方,她瞇著眼悄悄的打量對方,見對方的坐姿極為端正,和一旁已經趴在桌上呼呼打睡的幾個男孩不太一樣,春野櫻就這麼看著看著,直到聽見伊魯卡老師走到身旁大喊著自己的名字時,她才如夢初醒,不好意思的紅著臉和老師道歉。

卻沒想到一轉正身體,就冷不防的和那人對上了眼,春野櫻看著對方玄黑的瞳孔,還有那帶著幾分懷疑的目光,幾度張了張唇欲言又止的,最終仍是佯裝害羞的低下了頭,直到對方的視線終於離開了自己身上後,她才舒了口氣,小手輕輕的拍著胸口。

 

本來以為自己和宇智波佐助的交集不過僅僅於一次的點名風波中,沒想到下一次不到幾個時辰之後就迎來了。

 

從忍者學校放學後,春野櫻總會跟井野一起走到某個分岔路口後再各自告別走回家中,只是今天的情況格外不同,由於井野今天有事無法陪同自己,她只好一個人慢吞吞的走回家。

到家的方式有兩種,一種就是平時自己常走的那條人來人往的巷路,另一種方式則是從忍者學校旁的山中小路沿著唯一一條清澈的小溪走,走著約莫三、四十分鐘就能走到出口,並且離家只有不到十分鐘的路程。春野櫻來來回回看著兩條路猶豫了很久,才終於下定決心往一旁的小路走去。

 

這條山徑由於路道狹窄的關係,幾乎沒什麼人會走動,雖然說相當寂靜的森林讓人感覺起來怪清冷的,但在日照還算充足的情況下,對於春野櫻來說,能夠一個人安安靜靜的走在這地方也是挺愉快的。

只是走著走著,那看起來相當眼熟的家紋圖騰竟隱隱約約的在自己面前的樹林內,隨著風晃動的模模糊糊,她一個沒忍住的走向前撥開草叢,就突然被人給拉住了手,然後有些帶力的扯入了林內。

春野櫻瞠大了眼,一時間內心驚懼的不知該如何反應才好,想要大叫卻被人搶先給摀住了嘴,直到被拉入了一旁的樹洞內時,恍惚之間她才聽見自己身後那人語帶緊張的開口,「妳安靜一點,可別害我一下子就被找著了。」

春野櫻愣愣的回過頭,只見宇智波佐助就在自己身後直直盯著眼前的樹叢看,那近看時更為突出的俊秀五官,讓春野櫻莫名得有些臉頰發燙,她看著對方似乎始終保持警戒的模樣,也就愣愣的點了點頭沒有開口,直到過了好幾分鐘之後,宇智波佐助的心情似乎從緊張變成了有點不耐煩,讓春野櫻有些無所適從的,看著對方抿著嘴不發一語的模樣,只好吶吶的開了口。

「那、那個,請問我們為什麼要躲在這裡……?」

「我在跟我哥玩捉迷藏,當然是要選擇最不容易找到的地方了。」宇智波佐助顯然相當得意的笑著,跟在忍者學校時始終面無表情有些冷酷的模樣比起來,格外的吸引他人目光。

「哦,所以那個……宇、宇智波君……你跟哥哥的感情好像很好吶。」在提到稱呼時,春野櫻顯然不自在的遲疑了會兒,眼神游移著就是不大敢直視著對方。

「那可是我哥,當然了。還有,直接叫佐助就可以了。」宇智波佐助驕傲的挺了挺胸,那刻意的模樣讓春野櫻看了差點忍不住就要彎起嘴角笑了出來。

「喔、好……佐、佐助君。」也不知是自己嘴拙還是怎麼的,只要一喊到對方的名字,舌頭就不自主的打結了起來,小臉潤紅的微垂著眼。

「咳、嗯……。」宇智波佐助看著春野櫻的櫻色短髮隨著風輕輕的飄過自己的頰邊,那緋紅在一片翠綠的景色襯托下顯得各外嬌妍,使得他盯著盯著莫名的晃了神,一回神就聽見眼前的女孩輕輕的喊著自己的名字,那羞澀的模樣自己並非頭一次在女子身上見識過,但此情此刻也不知怎的,他也覺得自己臉上有些熱了,只好趕忙撇開視線隨隨便便的含糊了幾聲帶過。

 

其實春野櫻也有點忘了當時兩人最後到底又說了哪些話,只依稀記得那天的傍晚,她有些侷促的和宇智波佐助跟在宇智波鼬的身後,在夕陽餘暉映照著的山腳下,三個人緩緩的踏上返村的路途。

 

─01fin.

  23 2
评论(2)
热度(23)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