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02

02

 

春野櫻大概是一輩子也沒料到,自己這一生已是徹徹底底和那人綁在一起了。

 

春野櫻原本以為誤打誤撞在森林內遇到宇智波佐助這事不過是人生中的小插曲,卻沒想到自那天之後,她的目光便會不由自主的追逐著男孩的身影。

宇智波佐助在忍術上的天份是不容懷疑的,那出色的表現與眾多同期生相較下不外乎特別惹眼,也因此更是受到許多女孩們的關注,而春野櫻自然也是其中一員。

她沒想過自己會那麼的在意起對方,或許是那份得天獨厚的血脈繼承讓她特別的艷羨,春野櫻想著儘管自己沒有那麼好的身世,身上流淌著的不過是在普通不過的血液,但骨子內的那份執拗卻是讓她逼著自己得在其他方面有更好的長進。

這不,雖然她忍術資質尚可,但有關課業知識的學習上,她可是從不落於人後,至少這麼一來,她也比較有能和那人並肩的底氣了。

 

第三次和宇智波佐助獨處是在某個晴朗無雲的假日午後。

春野櫻皺著張小臉看著窗台前快謝光了的芍藥花,正想著該如何讓花朵們回復生機時,就被正站在陽台曬衣服的母親的一番話給點醒,「小櫻啊,你不覺得你一直看著它,它也不會活嗎?要不然這樣好了,你幫媽媽一個忙,到前面那個小山坡下面摘幾朵新鮮的花回來擺著好嗎?」

「唔…好!」春野櫻歪著頭想了想,覺得這主意的確很好,衝著母親大大的揚起了個笑容,小小的身板兒一個溜煙的就跑得不見人影。

 

春野櫻興致匆匆的跑到了山坡下,那裡蜿蜒著一條碧藍色的溪流,小河的兩岸是由一條小木橋連結的,因此春野櫻就邁著小步伐,嘴裡哼著小曲兒,歡歡快快的走到了對岸,和前岸極為一致的綠茵景色不同,那裡生長著許多繽紛亮眼的花朵,讓愛美的小姑娘一見就噗紅著臉,蹲下身開始細細挑選起粉嫩的花。

 

等到手上的小木籃中已經裝了大半各色花兒,春野櫻這才心滿意足的提著小花籃打算即刻打道回府,她才剛站起身輕敲了敲發酸的膝蓋,就瞧見一旁的河岸前似乎站著一人,她正想往前湊近一看,卻沒想到那人先回過了頭,那雙墨黑色的雙眼一瞪過來,讓春野櫻渾身一僵,原本要邁開的步伐一個錯步,就這麼在對方面前往前撲跌在草坪上。

「咳、咳。」春野櫻灰頭土臉的坐了起來,鼻間似乎還殘留著雨後泥地的清新味,讓她不適的咳了幾聲,胡亂整理了沾染上泥土的衣服後,她一把抓起掉在一旁的花籃,有點憤恨的把那些掉出筐外的花朵給丟入籃子內,直到剩幾枝時,春野櫻才似乎想起自己好像忘了那人的存在。

她急急忙忙的抬頭張望,才發現對方已經走到自己跟前,並且順道彎腰將那最後一朵粉嫩的芍藥花遞給自己,她緊張的抬眸看向對方,見對方仍是一臉木然的模樣,暗自的吐了口氣,「那、那個,佐、佐助君謝謝。」

「嗯。」宇智波佐助的回答一如往常的簡短。

不過就在春野櫻尷尬的不知該怎麼繼續話題的時候,突然聽見宇智波佐助說了句,「你的頭髮上還有一點。」

「嗯……?」春野櫻老實的往頭上一探,那微微的濕潤感讓她頓時了然,只見春野櫻迅速的抬手拍掉頭上的泥塵,而後不好意思的朝著男孩笑了笑。

「這個,不要?」宇智波佐助見春野櫻似乎沒有要接過花的意思,不由得把手往前伸了些,大有著要強硬把花放在女孩手中的意思。這時只見面前的女孩突然間瞠大了那雙明亮圓潤的碧眼,臉色微紅的迅速起身退了幾步。

「呃、那朵花,就、就送給佐助君吧……。」春野櫻著實是被剛剛宇智波佐助那番舉動給嚇著了,脹紅著臉朝著對方胡亂揮了揮手,見宇智波佐助似乎還沒反應過來,春野櫻也沒想在這地方多做停留,腳步緩緩的往後退去,嘴上說道,「那…就明天見了,佐助君。」接著頭也沒回的跑出了對方的視線之外。

而宇智波佐助則是愣愣的拿著那朵花,站在原地久久沒有回神。

 

春野櫻飛也似的跑回家後,快速跑回房間將木門給關上,背脊抵著門板輕喘著氣。她其實對自己一見宇智波佐助就渾身不對勁這事相當煩惱,只是看樣子這症狀似乎未曾緩減,反倒還加重了些。

這年紀的小女孩還沒有那樣明朗的心思,只是想著以後還是盡量少跟對方接觸才好。

過了半晌,春野櫻一副若無其事的走出門外,將剛摘來的花朵小心翼翼的插入花瓶內,等到拿出了籃子內最後一朵芍藥花時,她陡然想起方才男孩拿著花看著自己的樣子,腦海中忽然間升起了個問題,

 

所以,剛剛佐助君到底是為什麼會在那裡出現呢?

 

─02fin.

  17
评论
热度(17)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