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番外──pocky day

附贈一個有關pocky日的小短篇,時間是設定在兩人交往後!

 

 

春野櫻從來不曉得有這種奇異的節日。

她低著頭怔怔的看著方才被日向雛田半送半推的強塞到自己手中的方型包裝盒,內心又羞又窘的想起剛才的情形。

 

 

她還記得當她剛走出醫務室時,一眼就瞧見了那抹靠在牆邊不甚起眼的淡紫色身影,對方總是羞羞澀澀的可愛模楊,讓她忍不住笑著迎了過去,「雛田,今天怎麼過來了呢?」

「啊,小櫻。」日向雛田靦腆的喊了一聲,而後從身後緩緩的拿出一個東西,「這個……巧克力棒,送給你跟宇治波君……一起吃。」

「……欸?!!」春野櫻愣了一會兒後,毫無形象的驚叫了聲,「給、給我跟佐助君嗎……?」

「嗯。鳴……呃不是,小櫻不知道嗎,今天這個日子?」似乎是意識到自己差點說錯話了,日向雛田連忙轉向另一個問題。

「今天?」春野櫻歪著頭想了想,「是有人生日嗎?」

「不是的,今天是……巧克力棒日。」

「巧克力棒……?」春野櫻疑惑的重複了一次。

「就是跟、跟喜歡的人一起吃、吃同一根巧克力棒。」日向雛田嗑嗑巴巴的好不容意才說完。

「一、一起吃同、同一根啊。」春野櫻也跟著結巴了起來,一想到要跟宇治波佐助同吃一根的畫面,就讓她雙頰止不住的發燙。

「嗯!」日向雛田肯定的點點頭,而後在看見不遠處的圓柱後躲著那一頭明亮金髮的男子時,總算是放心的松了口氣,將巧克力棒放到還在發呆的春野櫻手中,接著隨意推拖了幾句後就立刻閃身到那人身旁,兩人交換了個眼神後,便立刻消失在屋子內。

 

 

春野櫻在巡視完病房後,還是帶著那盒巧克力棒來到了宇治波佐助的家門前。

她就是知道對方這幾日都沒有要遠遊的打算,才會接連著好幾天都自告奮勇要來煮晚飯給對方吃,沒想到她這才高興沒幾天,雛田就帶給了自己另一個很難達成的想望。

佐助君會願意嗎……。

春野櫻歎了口氣,饒是像她這般曾幻想過無數次與宇治波佐助的浪漫情境,也不敢去忖測這種事情到底可不可能發生。

畢竟,要宇治波佐助主動在情事上還真是難上加難。

 

 

春野櫻站在外頭做了好幾次深呼吸之後,還是轉開了鑰匙孔,推門走進裡頭。

「佐助君,我來了喔!」春野櫻儘量讓語氣保持平緩的走到大廳內,在看到宇治波佐助就坐在那兒的沙發上看書時,心跳霎時漏了好幾拍。

「嗯。」宇治波佐助淡淡應了聲,始終沒將視線離開過書本上。

春野櫻將晚餐的食材先放到廚房後,猶豫了幾番,總算是下定決心的帶著巧克力棒一屁股坐在男人身旁。

「呐、佐助君。」春野櫻見那玄黑的眸子終於看向自己時,便想著伸也是一刀,縮也是一刀,反正自己從前也沒少在對方前面丟過臉,這不就了了當當的說出來就行了,「那、那個,我聽雛田說今天是什麼巧克力棒日,所以……呃,要兩個人一起……。」春野櫻說到後頭,看著宇治波佐助越來越不對的臉色趕忙閉上嘴,只是把手上的盒子伸到對方眼前。

「……那該死的傢伙。」宇治波佐助看著春野櫻閃著小小期盼的碧綠雙眼,一時間舉棋不定,也不知是該拒絕還是接受,只能惡狠狠的咒駡著那個始作俑者。

「如果佐助君不、不喜歡就算了,我也只是胡亂說的。」說心底不失望是騙人的,但春野櫻也不想挑戰男人的底線,只能悻悻然的把已經拆開一小角的袋子中拿出一根巧克力棒含在嘴中,含糊的說著,「其實我覺得自己吃也……!」

春野櫻自顧自的說著,也沒感覺到身旁的男人忽然間離自己越來越近,當她回過神是,她只看見那張在自己眼前放大的冷峻面容,更讓她失神的是,對方竟然就張嘴把巧克力棒的另一端含在嘴中。

春野櫻這時已經完全喪失了思考能力,整張連紅得跟蕃茄似的,嘴上也忘了動作,只見宇志波佐助嘖了一聲,嘴上快速的咬掉那礙眼的棒子後,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攻城掠地,毫無阻礙的便吻上那沾著點巧克力而更加香甜的唇瓣。

 

 

春野櫻對這突然的變故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宇治波佐助死死的箝制在懷中。

春野櫻迷迷糊糊的就被宇治波佐助給吻得意亂情迷,直到快沒氣了才掙扎著要對方趕緊放開自己。

 

 

宇治波佐助似乎有些意猶未盡的鬆開了唇,低頭看著懷中的女人暈紅著臉,輕喘著氣的誘人模樣,黑眸一暗,只見他低下頭在春野櫻的耳邊低語著,「櫻,還想要嗎。」

春野櫻本來還有些恍神,乍然一聽見那番話時,忽然間整個人清醒了過來,臉上豔紅的像是可以滴出血來似的。

而後就見春野櫻將整張臉埋進男人的胸口,聽著對方似乎也微微淩亂的心跳聲,有些小得意的悶聲說到,

「佐助君到底在外面都學了些什麼回來啊。」

 

 

--Fin.


  34
评论
热度(34)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