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05

05

 

自從宇智波佐助成為叛忍之後,春野櫻幾乎是沒有一夜能夠安穩的入眠。

她和漩渦鳴人還有同期的夥伴們,都在接下來的幾年間快速成長。而後在一次任務的牽引下,宇智波佐助久違的身影就這麼印入她眼中。

儘管當時她只能吶吶的、猶豫的喊出對方的名字,但其實那樣單薄微小的聲音卻已是快傾盡她全身的力量。

那幾年間,他們二人似乎總是不斷的錯身再錯身,甚至還一度起了想將對方至於死地的念頭。

多年後的春野櫻想起這些日子時,唇邊總泛著抹似有若無的苦笑,但卻總在被一旁高大男子擁入懷中後,嘴角隨即彎成了個溫柔的笑靨。

 

不得不說宇智波佐助叛逃的日子對春野櫻來說相當的漫長,五年的時間讓彼此或多或少有了些隔閡,只是春野櫻心中從未放棄過對方,這也讓兩人的關係在最緊要的關頭有了迴轉的空間。

最後一場戰役讓整個忍者世界動盪難平,春野櫻沒想過宇智波佐助會來助他們一臂之力,雖然那時的他是明顯帶著目的性的援助,不過對她來說,能夠再次並肩在戰場上,能夠以自己的力量和始終走在前頭的那兩人共同奮戰,卻已經是讓她心中激動的再也無暇去思考其餘事情。

春野櫻始終堅信自己的愛情總有一天會獲得回應,因此她也不曾吝於告知對方她的情思所向。儘管那時的宇智波佐助和往昔一樣殘忍的嗤笑著自己,並下了那樣令人痛徹心扉的幻術,卻依舊沒斷了春野櫻的心思。

所以最後,她耗費了這麼多年華青春在這人身上,總算是得來了那句對不起,其實就單單只要這麼句話,就夠她無法克制的潸然淚下。

 

大家都說春野櫻對宇智波佐助的情意真是堅不可摧。

其實不然。

她的心思很小很小,小到只能容納下和宇智波佐助有關的事物罷了。

 

在村口和宇智波佐助道別的那天,春野櫻特別起了個大早,本來還想好好打扮一下自己,但想起怕是自己一不小心梳妝的超過了時間,宇智波佐助又如同風一般的走得悄然無聲,留下自己一人錯愕難堪的站在那兒。

春野櫻趕到的時候,宇智波佐助還沒到,難得的是一向最不準時的卡卡西竟然比誰都要早等在那兒,讓春野櫻內心腹誹了好陣子才笑笑的迎了上去,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胡亂聊了一段時間後,總算是看到宇智波佐助的身影出現在街角處。

春野櫻就這樣看著宇智波佐助緩緩的走了過來,其實她也沒有怎麼注意再聽卡卡西和宇智波佐助的對話,只是在聽見他們兩人的對話終於告一段落時,春野櫻這才有些擔憂的詢問著,「……你無論如何都要走嗎?」想到不久之後漩渦鳴人就可以準備動手術裝上義肢,春野櫻看著宇智波佐助空蕩蕩的左袖口,咬了咬唇,還是希望能夠多少挽留對方個幾天。

面對春野櫻的問題,宇智波佐助這時顯得雲淡風輕得多了,且比平時都還要多話,說的盡是他不曾告知他人的想法,讓春野櫻雖然心裡有些驚訝,但更多的卻是滿心的歡喜,這麼一個意外得來的甜棗讓春野櫻瞬間欣喜過了頭,就連始中藏得緊緊的想望也忍不住當著對方的面吐露出來,「……那、如果說、我想跟你去……?」

「這對我來說也是趟贖罪之旅,而你和我所犯下的罪沒有關係。」宇智波佐助淡淡的回答著,看見眼前的少女頓時萎靡的樣子,忍不住勾起唇,往前走了幾步,在少女神情恍惚抬起臉的同時手指輕點了下對方的額間,「下次再帶你去吧。」

宇智波佐助看著少女一如想像中迅速爬滿紅霞的雙頰,淡笑著從容步出木葉的大門。

 

春野櫻也不知道自己站在大門前站了多久。

只記得當自己一接到那有著宇智波佐助字跡的信封時,整個人頓時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她只覺得視線忽然間模糊成一片,然後一滴、兩滴,透明的水漬緩緩的在那只有寥寥幾字的信紙上暈開。

『再過兩天便會回村。』

 

宇智波佐助離開村子後的兩年間,春野櫻斷斷續續的收到了對方的書信。

其實在和對方道別的前幾天,她也只是一時發昏的塞給少年一張自個兒家的地址後,害羞的說著,希望宇智波佐助有空的話能偶爾向自己捎來些近況。隨後她就看著宇智波佐助沉默的把紙張收了下來,讓春野櫻有些氣餒的垂下了眸,再抬眼時只見對方清冷的背影緩緩的步出自己的視線範圍。

宇智波佐助寄來的書信總是很簡短,那充滿沉穩氣息的字跡永遠都只佔了紙上不到三分之一的空間,但上頭的每一字每一句總讓春野櫻一讀再讀,恨不得將每個字句牢牢的記在心頭。

宇智波佐助從未提起過多關於他自身的心情轉折,只是多多少少的撿些路上的見聞給春野櫻看,但是從那筆勢從容的字體上,就能瞧出其實宇智波佐助的心情算是很不錯的,更明確點說,是再也不見從前那般略帶焦躁的字眼,溫和的讓春野櫻只想永遠收藏這一封封來自遠方的信。

 

春野櫻一大早就站在村口等著,那時已經入了秋,微風輕拂過身畔時帶來的涼意總讓她下意識的抖了抖身子。大約是快到中午時,原本還算晴朗的天空突然籠罩上一片陰鬱,春野櫻心裡暗道聲糟糕了,連忙將早已備妥的淡紫色傘給撐開,不受細雨影響的站在門邊靜靜等著。

約莫過了半晌,春野櫻總算是看見不遠處有了個模糊的人影,待對方一走近時,只見春野櫻微張著唇,雙眼睜得又圓又亮,她向前走了幾步,在離對方還有約莫十步腳程的地方停了下來。

春野櫻看著那人越走越近,接著就走到了自己面前,她看著對方將頭上的兜帽給摘下,那彷彿有些陌生卻又無比熟悉的容貌讓春野櫻一時緊張的連準備了好久的話語都沒辦法向對方一一道出。

「櫻。」那人以著無比溫和的目光看著春野櫻,輕聲低語著。

春野櫻一聽再也冷靜不下來,也不管不顧手中的傘就這麼被她給拋到後頭,她顫抖著身體,想也不想的就一把抱住對方,「……佐助君。」

然後宇智波佐助略顯冰冷的右手就這麼輕搭上少女的腰際。

「佐助君。」春野櫻抱著少年,內心頓時湧上了許許多多的字句,但迸出喉頭時就只剩下這短短、充滿歡欣喜悅的幾字,「歡迎回來。」

宇智波佐助低頭看著仍抱著自己不肯撤手的粉髮少女,似是無奈又縱容的輕輕勾起了嘴角,

「嗯。我回來了。」


─05fin.

  14 4
评论(4)
热度(14)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