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06

06

 

宇智波佐助在外頭遊歷了兩年後再度回村的這件事並未引起太大的騷動。

 

只是春野櫻第二天時才得知,原來這兩年間始終陸陸續續收到對方來信的人只有自己一人。

她記得當時漩渦鳴人一看到自己跟旁的宇智波佐助時,二話不說的就衝了過來並一把攬住對方的脖子,一貫大剌剌的說著,「佐助你這傢伙!怎麼一出去就跟失蹤了一樣,都沒寄封信回來!」

春野櫻聞言有些吃驚的偷偷瞧了宇智波佐助一眼,見青年似乎也有所感的望了過來,兩人的目光膠著就僅僅在那一瞬,隨後只見宇智波佐助若無其事般的移開了視線,同時冷冷的開口,「和你這笨蛋沒什麼好說的。」

「……什麼!佐助你說什麼!你再說一次看看!」見宇智波佐助還是一如往常的毒舌,漩渦鳴人這當兒自然又被刺的直跳腳,捲起袖子一副要和對方拼個你死我活的模樣。

「好了、好了,別吵了。」春野櫻嘆了口氣,立刻站到兩人中間將二人隔開,「鳴人你真是的,佐助君才剛回來,你就別吵他了。」

「小櫻!你不要偏袒他了!快點跟我一起罵這傢伙,怎麼都不傳點消息回來給我們知道啊!」漩渦鳴人一臉憤憤的指著宇智波佐助大叫著,也沒注意到一旁的春野櫻突然閉上了嘴,轉過頭丟給黑髮青年一個你多保重的眼神後,就此再也沒在漩渦鳴人的吵鬧聲中插上一句話。

宇智波佐助對漩渦鳴人這死皮賴臉的各性顯然相當頭疼,本來還指望能靠春野櫻居中調和,但一見方才少女給自己的那調皮眼神後,宇智波佐助額上青筋一跳,忍了忍才扯了扯嘴角說道,「是有傳信回來,只是你們知不知道就不是我能決定的了。」同時,宇智波佐助還給了春野櫻一個你自己看著辦的眼神。

春野櫻挑了挑眉,沒想到宇智波佐助竟然會這麼大方的就承認,看著漩渦鳴人瞇著眼順著宇智波佐助的眼神看向自己這裡時,她只好微紅著臉解釋著,「不是我不跟你還有卡卡西老師說,只是沒想到佐助君……只有寄來給我。」說到後頭時,簡直是讓春野櫻有些窘迫的越說聲音越漸小聲。

「嘖嘖、沒想到佐助你這傢伙變得越來越主動了啊。」漩渦鳴人一聽反而沒激動叫喊,反而是繞過了春野櫻,拍了拍宇智波佐助的肩膀,語氣裡滿是驚訝和調侃。

「……。」宇智波佐助低頭看了春野櫻一眼,見少女抿著嘴臉頰仍是紅撲撲的模樣,莫由來的心情一好,只是嘴裡吐出來的話仍是差點沒讓漩渦鳴人氣得吐血,「至少不算是只長了個子。」

 

幸好在下個街口處正好遇上出來買東西的日向雛田,春野櫻見機不可失,連忙向紫髮少女眨了眨眼,示意對方趕緊將這儼然要爆走的金髮青年給引走。好在日向雛田雖然生性害羞,但也懂得要是讓漩渦鳴人當街鬧起事來可就沒完沒了,只好趕緊找個藉口把漩渦鳴人給帶離這處。

之後,就只剩下春野櫻和宇智波佐助兩人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走著。

想當然爾,宇智波佐助不可能主動挑起話題,為了避免沉默繼續在兩人間蔓延,春野櫻自然而然的把雙手放在背後,微偏著頭問著對方,「佐助君剛回來村裡還習慣嗎?」

「嗯。」宇智波佐助淡淡的點了頭,似乎沒有要多開口的意思。

春野櫻瞧著青年這番作態也不氣餒,笑笑的接著說道,「嗯!看樣子佐助君這次出去的收穫也不少嘛。」

「也沒帶什麼東西回來……。」宇智波佐助聞言皺了皺眉,想起自己幾乎是兩手空空回村的樣子,實在是沒搞清楚眼前正笑得明媚的少女腦中到底在想些什麼。

「佐助君真是的,不是在說那個啦!」春野櫻噗哧一聲笑了出來,見宇智波佐助沉著一張臉不發話的模樣也沒感到害怕,反而是笑著往前走了幾步,接著回過頭說了句,「是在說佐助君好像變得溫柔了一點。」

宇智波佐助看著春野櫻又走回自己身旁笑得沒心沒肺的模樣,內心默默的咀嚼少女剛剛的那番話。

……溫柔,是嗎。

 

兩人又在街上走了一會兒,隨後就剛好走到了宇智波佐助目前正居住的公寓樓下。

春野櫻看了眼還未完全被山勢隱沒的夕陽,又看了眼宇智波佐助沉靜的面容,腦海裡千思百轉的,最終只是微微篤氣的說著,「佐助君,那……我就先回家了。」

宇智波佐助並沒有立即回覆對方,反而是在內心躊躇了半晌,看著春野櫻幾番垂著頭又偷偷看了自己好幾眼的饞樣,饒是宇智波佐助再不懂風情,也是有些明白了對方此刻的意思,「你……要不要上來坐?」

「……!呃!好、當然好!」春野櫻愣了愣,立刻大聲的點頭答應著青年的邀請,就怕自己一個閃神間,對方難得釋出的善意就會被默默的收了回去。

「嗯。」宇智波佐助顯然也被春野櫻大大的笑容給感染了,在上樓時雖然始終背對著少女,但那嘴角卻是不著痕跡的輕輕上揚了幾分。

 

宇智波佐助的家相當的乾淨整潔,所有的物品都被擺放得格外規矩。

春野櫻才剛脫下鞋正要走進裡頭,就不小心一頭撞上了突然停在玄關口沒有動作的青年,「唔……佐助君,抱歉。」春野櫻揉了揉有些紅腫的鼻頭,邊繞過宇智波佐助往裡頭走。

「櫻。」宇智波佐助看著春野櫻自來熟的在自家走動的樣子,突然喚了對方一聲,「謝謝你。」

春野櫻腳下一頓,有些摸不著頭緒的奇怪道,「佐助君,怎麼突然……?」

「我的屋子是你替我打掃的吧。」

「呃…對,因為不知道佐助君什麼時候會回來,想說偶爾幫忙你整理一下家裡也沒什麼……就跟卡卡西老師借了備份鑰匙……佐助君放心,我除了打掃沒有亂動你家裡的東西。」春野櫻嗑嗑巴巴的解釋著,有些懊惱自己為何忘了和對方先打聲招呼,現在才會迎來這種窘況。

「嗯。我知道。」相較之下宇智波佐助反而相當冷靜,只是相當平淡的說上這麼一句。

春野櫻一聽微紅著臉,眼見兩人間開始瀰漫著股晦澀曖昧的氣息,春野櫻連忙甩了甩頭,轉了個話題,「佐助君要不要喝杯茶啊?我馬上來弄。」

宇智波佐助一語不發的看著春野櫻輕車熟路的在自家廚房搗鼓了起來,黑眸中微光一閃,拉開了餐桌的椅子便坐了下來。

春野櫻一下子就把櫥櫃內的茶具給找了出來,等水燒開了之後,就立刻將熱水沖在茶葉上,並將淡褐色的茶水緩緩的注入青年面前的茶杯中。

春野櫻看著那裊裊升騰的白煙,忽然間輕輕的問了一句,「佐助君,什麼時候還要再走呢?」

宇智波佐助半瞇著眼,眼前不停竄升起的白霧使得周遭看起來模模糊糊的,連春野櫻此刻的表情也看不太清楚,他沉默了半晌,仍是開口說了句,「後天吧。」

「……後天!?」春野櫻倏然睜大了雙眼,隨即又立刻歛眸掩住了此刻的情緒,「……這麼快啊。」

春野櫻見宇智波佐助泰然飲茶的模樣,也拉開椅子坐在對方正對面,她也同樣的舉起杯子,輕啜了一口後,深吸口氣,眼神清澈澄明的看著對方,「佐助君……這次,可以帶我一起去了嗎?」

宇智波佐助並沒有搭話,反而是低頭又喝了口茶,直到看見坐在對面的春野櫻一臉糾結難解的盯著那湖水綠的茶杯時,他才雲淡風輕的開口道,

 

「後天中午在村口集合。」

─06 Fin.

  16
评论
热度(16)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