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07

07

 

關於最終出行的時間,還是在春野櫻軟硬兼磨的纏人功夫下,才讓宇智波佐助不得不退讓的延後了一個禮拜。

其實關於這次的遠行,春野櫻大概是比宇智波佐助還要更期待的多,但是那時的她一想到青年的左袖口目前仍是空蕩蕩的,也沒多想到方才才剛撿來個意外的好事,這會兒便皺著張臉,好說歹說的開始勸起始終冷著臉不肯給予自己正面回覆的青年。

「佐助君,那個…我想,要不要再多推延個幾天才出去?」春野櫻並沒有因為宇智波佐助先前的鬆口而太過得意忘形,反而是將雙手摩擦著茶杯邊緣,小心翼翼的覷著對方的反應。

「怎麼,有事的話你可以不用跟著我去。」宇智波佐助冷淡的瞧了春野櫻一眼,似乎並未因對方的提議而產生絲毫波動。

「不、不是我的事。只是啊……我想說鳴人的右手義肢都已經裝上兩年了,那佐助君你的左手要不要準備動手術了呢……?」春野櫻見青年的黑眸不帶情緒的看向自己,到底還是緊張的抖了抖身子,嗓音也相對的乾澀了些,「那個……我已經練習了很多次,所以、所以一定不會有問題的。」春野櫻睜著那圓亮的碧綠雙眼,定定的看著對面垂著眼不知在想些什麼的黑髮青年,語氣不由自主的急迫了些,「所以佐助君,請你相信我吧。」

「……。」宇智波佐助垂眸看著自己空曠的左袖,耳邊響起了女孩急切的話語,他一時間有些茫然的抬頭看了過去,然後,他就在那片流光溢彩的琉璃綠內發現了自己小小的倒影。

宇智波佐助這次並未迅速的移開視線,反而是將目光緩緩的對焦在少女殷勤期盼的臉上頭,他喉頭莫名緊了緊,在他自己都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情況下,那句話就自然而然的從嘴裡脫口而出,

「我知道了。」

在宇智波佐助還有些愣忡的望著春野櫻時,只見女孩霎時露出了個驚喜的表情,再來便是那自己再熟悉不過的,神采洋溢的笑容。

 

宇智波佐助在春野櫻的安排下,隔天就立刻進入手術室接上了義肢,全程自然是由春野櫻負責。或許是因為春野櫻在這放面下足了功夫做練習的緣故,這次的手術進行的相當快速。並且依照春野櫻接連幾天都跟在對方身邊觀察下來,發現目前為止並未出現任何的排斥問題。

雖然宇智波佐助的左手因還未完全疏通筋脈,而導致許多動作還是有著一定程度上的阻力,但就春野櫻的專業看來,只要慢慢的進行復健療程,肯定很快的就能適應這副新生的手臂。

眼看著一週之期就要到了,春野櫻也沒有打算藉著復健名義再將青年強留在村內的意思,反而是在兩人臨行的前一天,笑著的坐到了正在練習握力的宇智波佐助身旁,微紅著臉小聲的說著,「佐助君,那明天……明天見囉。」

「嗯。」宇智波佐助聞言僅是不冷不熱的應了一聲,只是見春野櫻還坐在自己身旁不肯走的樣子,一度以為對方是有什麼開不了口的事情,他皺著眉想了半天,才吐出這麼一句,「妳如果不想這麼早走的話……。」

「怎、怎麼可能!」春野櫻被宇智波佐助突如其來的這麼一句給嚇得連忙大聲反駁,過了半晌才想起自己剛才在青年面前真是丟盡了臉,這才深吸了口氣,語速刻意保持平穩的說著,「能和佐助君一起出去旅行可是我等了很久才等到的,怎麼可能會放棄呢。」

春野櫻雖然是心平氣和的說著這段話,但那白皙的臉頰已經止不住的隱隱有了淡紅的跡象,其實她只是對於之後兩人的生活模式感到緊張和期待,不過這些話,縱然春野櫻再如何的大膽,也是不可能當著青年的面直接說出來的。

於是,這是春野櫻第一次特別感謝宇智波佐助的不解風情。

 

宇智波佐助的生活相當規律,也因此他將簡單的行囊收拾好後,就直接步行到了村口。

本來以為按照漩渦鳴人灌輸給自己的概念,女孩子對於旅行總是準備了許多累贅品,而導致集合時大大的遲到並拖延行程,這件事極有可能在春野櫻的身上發生,卻沒想到剛走到大門前,就看到那抹熟悉的粉髮少女正笑著朝自己招手。

「佐助君,下午好。」春野櫻笑著和對方打了個招呼。

「嗯。」宇智波佐助的視線迅速的掃過春野櫻的行李,看著對方揹著幾乎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背包時,終於是沒忍住問了一句,「妳東西都帶齊了?」

「嗯?」春野櫻沒料到宇智波佐助第一句話就是先關心自己,愣了一下才掛著大大的笑容解釋著,「嗯!都帶齊了!本來媽媽還要我多帶一些東西,不過我看那些都不是很需要,所以就照著一般出任務該有的定例下去作準備。」春野櫻食指點著下巴想了想,忽然瞥見宇智波佐助和自己揹著的背包差不多大時,瞬間想通了對方那句話的涵義,只見她臉頰迅速竄紅,難為情的說道,「佐、佐助君,我、我想說是四處去旅行,所、所以就沒帶太多東西……那、如果有需要的話……。」

「不需要。」宇智波佐助在春野櫻猶吶吶辯解的同時,語氣清冷的插上了一句。

「我……诶?」春野櫻的確是被宇智波佐助的那番話給嚇得有些昏頭,絞盡腦汁的想著一般女孩子出遊是會帶上哪些物品,但想了半天,那些似乎構得著邊的東西,卻讓她下意識的在腦內迅速屏除,這也難怪在宇智波佐助仍淡淡的佇立在一旁時,春野櫻已經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根本沒聽清楚對方的到底說了些什麼。

「櫻。」宇智波佐助平靜的喚了對方一聲,而這招無疑是讓春野櫻快速冷靜下來的良藥,只見春野櫻眨了眨眼,疑惑的看著面上始終無太大波動的宇智波佐助。

「你這樣子很好。」宇智波佐助說著這句話時,微微勾起了嘴角,而後在春野櫻又再度陷入混亂的時刻,逕自邁開腳步就往村外走去。

「唔……嗯。」春野櫻恍神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只見她輕呼了口氣,臉色明顯比先前更加紅潤了幾分。她閉上眼強迫自己趕緊恢復鎮定,再睜眼時,見宇智波佐助已走到自己幾步之外的距離,連忙跑了過去,嘴上也沒停的喊著,「佐助君,等等我啊!」

只是那輕輕上揚的嘴角,卻是彎延了一路上都不曾拉下來過。


─07Fin.

  18
评论
热度(18)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