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09

09

 

果然如先前茶店的老婆婆所說的,兩人在走了約莫半個小時的路程後,就在不遠處看見了一座蓋在矮坡上的神社。

春野櫻見那白石階砌成的步道上仍是有著來來往往的群眾,尤其還是以年輕的男女居多,這讓春野櫻心頭一緊,下意識的看了身旁的宇智波佐助一眼,見青年仍是一臉木然的模樣,雖然說她心裡多少有點失望,但至少不是表現得很不耐煩亦或是嫌惡就好。

「那、佐助君,我們也上去看看吧?」春野櫻微歪著頭,眨了眨眼,試探性的問著對方。

「嗯。」宇智波佐助點了點頭,眼見粉髮少女一聽頓見自己的答覆時,立刻揚起嘴角的可愛模樣,讓宇智波佐助也不由自主的微勾起了唇。

 

春野櫻和宇智波佐助並肩走在約莫三人寬的石階上,這時恰好一陣風自兩人面前拂過,春野櫻便順手整了整那被吹得有些零亂的瀏海,卻沒想到就在這差沒幾步就能踏上最後一格石階的時刻,她的正前方突然有個小女孩迅速的跑了過來,讓春野櫻本能的想穩住孩童的身軀,卻沒想到那衝擊力未被完全消弭,在沒料到能使用查克拉來輔助的情況下,春野櫻腳步往後一退,儼然有著要抱著女孩跌落階梯的勢態。

幸好在這個當兒,一旁的宇智波佐助眼明手快的將少女連同那女孩給撈入懷中,腳下藉著查克拉往下一蹬,便順順當當的抱著兩人站在神社前方。

「佐、佐助君,謝謝你。」春野櫻有些發懵的被宇智波佐助給抱在懷內,直到她感覺到自己正護著的小女孩開始有了動作時,才如夢初醒的趕緊退出男人的懷抱,把一臉驚慌的小女孩給哄回去自個兒父母那後,春野櫻抿了抿唇,不太自在的將鬢邊的碎髮撥到耳後,小小聲的道謝著。

「走路小心點。」宇智波佐助淡淡的說著,而後便直接抬腳往神社走去,直到走了好幾步,發現落在後頭的粉髮少女似乎還在暗自懊惱先前的事而慢了自己好幾步,忍不住沉聲開口說道,「還不趕緊過來。」

「呃!是、我這就來了,佐助君。」春野櫻一聽,也顧不得繼續在後頭罵自己不爭氣,連忙邁開腳步跟了上去。

 

直到走到了本殿時,春野櫻才真正明白之前茶店婆婆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看著前頭成雙入對正在祈福參拜的男男女女,春野櫻咬了咬唇,雖然自己懇求青年一同前來的舉動多少有點不光明正大,但是她內心總是止不住的想著,其實對方也算是接受了自己了吧。

「吶、佐助君,我們參拜完就走吧?」春野櫻深吸了口氣,隨即又笑得特別溫柔的看著身旁的宇智波佐助。

「嗯。」宇智波佐助聞言便跟著春野櫻一同走進到賽錢箱前,把銅板給投入裡頭後,看了眼一旁早已雙手合掌誠心許願的春野櫻後,宇智波佐助也跟著閉上眼在心中低語著願望。

 

春野櫻在走出神社時還是笑得甜滋滋的,看得宇智波佐助有些無語,不知道這丫頭又哪跟筋不對勁了。

「佐助君!你剛剛許了什麼願啊!」興許是總算得到了將心裡的話給寄託在信仰上的機會,春野櫻這時總覺得心理負擔減輕了不少,整個人神采奕奕的睜著那雙碧綠大眼,仰著小臉滿是期待看著青年。

「……沒什麼。」宇智波佐助有些難以抵抗少女期盼的目光,只好匆匆撇開視線,若無其事的說著。

「……唔,好吧。」春野櫻雖然內心有些小失望,不過想想要是宇智波佐助肯說出來的話,那才是天要下紅雨了,大概也不會是什麼好事。

「我可是許了……希望可以跟佐助君一直、一直這麼走下呢。」春野櫻紅著臉緩緩的湊近青年的身旁,低低細語的在對方耳邊說著,接著一步、兩步,輕盈的跳到離宇智波佐助有著一段距離的地方,「至於答覆,佐助君可不要這麼早告訴我,不然我怕我會忍不住當場哭出來呢。」

宇智波佐助感到些許錯愕的看向少女時,只見對方瞇著眼笑得清清淡淡的樣子,讓他黑眸一縮,竟覺得少女那張笑臉竟比哭時還要難看幾分。

 

兩人在神社參拜完後,趕在太陽完全下山前抵達了今日打算落腳的城鎮。

對於下午發生的那件小插曲,春野櫻就好似什麼也沒感覺到一樣,照樣笑嘻嘻的跟在宇智波佐助旁隨意聊著,讓宇智波佐助幾次想探究少女的內心究竟是在想些什麼,到了最後也被少女歡快的面容給拐騙得已是淡淡忘卻了這檔事。

兩人當晚便留宿在當地的一家旅館中,在外頭的餐廳隨意用完晚餐後,在邊散步回旅店邊消食的消磨時光中,春野櫻和宇智波佐助兩人就這麼走在幾乎沒什麼行人的小街道上。

看著一旁忽明忽滅的路燈,春野櫻突然心情很好的哼著小曲兒,見青年始終板著的臉孔緩緩的轉向自己時,她突然輕輕笑了起來,彎著一雙星眸看著對方,「對了,一直想問佐助君,之前那兩年佐助君在外頭也是住旅店嗎?」

宇智波佐助點了點頭,只是實在不明白對方問這問題是有什麼意思在。

「因為住旅店的話,要說便宜也不算便宜,想說佐助君出門錢應該也沒帶那麼多錢吧?」春野櫻這是真的好奇了,畢竟就算她自詡積蓄不少,但照宇智波佐助出趟遠門得時間來看,那得燒多少錢才足以填補這個坑洞啊!

「接幾個任務就夠了。」宇智波佐助語氣淡淡的給出了答案。

「……!」春野櫻一聽更是感到新奇的睜大雙眼瞧著對方,「沒想到佐助君還會主動接任務呢,是就連D級任務那些的也都接嗎?」

「……如果錢不夠的話。」宇智波佐助臉色不大自然的說著,有時候真的用到不夠錢時,為了生活條件上能夠好一點,才會在其他任務都已經接完的情況下,勉強接一接這種低等任務。

「噗、真是沒想到佐助君會願意接呢。」春野櫻忍不住笑了出來,見宇智波佐助一個眼神瞪過來時,連忙舉起雙手將嘴給摀的嚴嚴的,「我不是笑佐助君的意思,是覺得這樣的佐助君很讓人喜歡呢。」春野櫻頓了頓,又繼續說著,

「所以我也會幫著佐助君一起執行任務的」

宇智波佐助今日第二次被人當著面說這種話,讓他儘管再怎麼強裝淡定,面上仍是浮現了幾抹可疑的暗紅。

「唔……嗯,知道了。」宇智波佐助嗓音模模糊糊的應了過去,見春野櫻仍笑語盈盈的望著自己,不自然的乾咳了一聲,「回去吧。」

春野櫻見宇智波佐助那副似乎有些窘迫無措的樣子,偷偷掩著嘴在青年背後笑了好一陣子,

「嗯!佐助君,我們回去吧。」


─09 Fin.

  18
评论
热度(18)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