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利艾♀】遠方的你 02

02


對於剛剛所發生的事情,艾倫原本是抵死不相信的,畢竟一個人能夠從某個空間跳躍到另一個世界的這種說法,通常只會在小說內看得見,實在無法為當時人所信。更何況艾倫本就對於什麼怪力亂神的特別不感興趣,這麼一來,那時的事情對她而言就像是做了個夢一樣,不痛不癢的。

只是當她爬出那隱藏在暗門內的小密室時,艾倫才驚覺了事情的走向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之前所經歷的一切似乎並非虛假,因為她的腳下除了有房內的灰塵外,還沾染上了些暗沉沉的髒漬。


那種事情,怎麼可能……。


艾倫深吸了口氣,故作鎮定的走出門外,樓下的客廳的電燈還是亮著的,讓艾倫頓時安心了不少,先跑去浴室把腳底給洗個乾淨之後,才跑下樓走近正在看電視的父母身旁。

「唉呀、艾倫啊。功課都做完了?」卡菈溫柔的把女兒拉到自己身旁坐著,見艾倫乖順的點頭後,笑笑的摸了摸她的頭。

「唔、那個…媽媽,你有看過這個東西嗎?」艾倫視線游移的躊躇了一會兒,才支支吾吾的把手心上正攢得緊的徽章攤開來給一旁母親看。

「嗯?這個是?」看著母親滿臉疑惑的模樣,艾倫就知道自己是問錯人了,只好立刻轉向一旁仍盯著電視螢幕不曾關注過自己這裡的父親,「爸爸,你知道這個徽章是做什麼的嗎?」

「嗯?什麼徽章……!」古利夏這時才終於注意到自家女兒正滿臉期待的看著自己,他低頭看了看艾倫手心上的東西,隨即點頭答道,「這是我們家祖傳的徽章,說是什麼老古董來著。」

「這徽章會……是有什麼厲害的地方嗎?」艾倫本來想提起自己先前的那番經歷,不過在話語要吐出舌尖時,她轉念一想,要是父母都不相信自己的話,自己不就變成了他們眼中的瘋子,這可不成。於是艾倫只好把那問題硬生生的轉成這麼一句普通的問句。

「不清楚。不過根據祖訓,就是讓我們要歷代傳承下去,不准私下到外頭變賣。」古利夏搖了搖頭,關於這徽章的事情,他還真的不大了解,因此才會收到那種隱密的地方去。

「……這樣啊,好吧。那我先去睡了,爸爸、媽媽晚安。」艾倫沒想到就連自己的父親也不知曉這徽章的用途,她有些鬱悶的看著那已經有些褪色的布面,半晌才嘆了口氣,滿臉糾結的和雙親道晚安後,才悻悻然的走上二樓的臥室。


艾倫躺在床上一手擱在頭頂,一手拿高那徽章仔細的看著,她瞧了半天仍是瞧不出個所以然來,只見她撇了撇嘴,索性隨手把徽章往床邊一放,隨後便開了夜燈,而後閉上眼緩緩的進入夢中。


艾倫是被熱醒的。

她皺著一張小臉,百般不願的睜開了雙眼,觸目所及的一片漆黑讓她不適應的眨了眨眼,腦內還是迷迷糊糊的一片。她下意識的嚀囈了聲,不知為何自己總習慣抱著的抱枕今日會如此溫熱,讓艾倫只好鬆開手,眼睛半睜半閉的打算將那東西給推得遠遠的。

卻沒想到她才剛抵到那東西,就突然被一個極具重量的物體給壓在下頭,讓她突然徹底的醒了過來,雙眼還迷迷濛濛的,只能依稀瞧見壓在自己上頭的「不明物體」有著一雙格外明亮深邃的黑色眼眸,讓她登時愣了愣,後來想起要尖叫時早已是來不及,她只感覺有個帶點涼意的柔軟物體貼上了自己的唇瓣。

艾倫瞠大了雙眼,那唇上傳來的觸感越趨灼熱,直到有個濕熱的東西滑過唇面時,她才倏然回神,連忙將嘴唇抿得死死的,整個人也不安分的掙扎著,好在那「不明物體」過了一會兒並沒有其他過分的舉動,而艾倫也在這個當兒逐漸冷靜了下來。就在她正想著下一步該如何擺脫這東西時,她忽然感覺到身上一輕,且在那重量莫名消失的當下,房間也被燭火昏暗的光線給照亮了幾分。

艾倫從那床榻上坐了起來,側過頭看向光源處,這才發現那燭光旁站了個人,更正確點說,是站個相當眼熟的人。

「……是你。」艾倫一臉防備的將散落在一旁的被子抓了過來,胡亂的遮著身子,整個人將背脊緊緊的貼在冰冷的牆壁上。

「……我才在想是哪個不要命的傢伙,敢在半夜爬上我的床。」那人緩緩的走了過來,在晦暗不明的光線上下,面上的表情也讓人瞧不清楚,「沒想到是你這神出鬼沒的人啊。」

「你…你……。」艾倫指著那人指了半天,這才想起這人就是先前見到的那個少年,讓她又驚又嚇的,講到臉色通紅都還沒能完整的說出一個句子,隨後在少年面上愜意的坐上床邊時,更是嚇得艾倫差點沒從床上蹦起來,「你、你不要過來,你這個變態。」一想到剛才自己竟然在半夢半醒間被人奪走了初吻,就讓艾倫真想立刻跳起來揍眼前那傢伙揍個好幾拳才甘心。

「嘖、不過是堵住你那張嘴罷了,要是有其他更迅速的方法,我也不想這樣。」少年聳了聳肩,同時還一臉嫌棄的看了艾倫一眼,讓艾倫氣得差點沒張嘴咬那人一口。更糟的是,少年顯然沒在意艾倫的此刻的情緒變化,只見他淡然的又補了一句,「還好你沒再亂叫,不然我就要撕你的衣服了。」

「……!你、你真的是……。」艾倫一臉不可思議的瞪著對方,並且手忙腳亂的護住自己胸前,真沒想到為何自己到了這種地方,還要被比自己年齡小的傢伙戲弄。

「好了,該說說你到底是從哪來的。」少年忽然收斂了方才略帶嘲弄的語氣,嗓音間透露著幾分危險和冷酷,只見他輕巧的上了床,轉瞬間就迫近到艾倫眼前,充滿審視意謂的直直盯著艾倫的雙眼。

「我……我……我不知道。」艾倫支吾了半天,被那銳利的眼神看得相當不自在,但只要一撇過頭就被對方給抓住下顎,並且又轉往了那方向,逼得艾倫不得不在那令人壓力極大的目光下,沮喪的道出事實,「我真的不知道……我明明剛才是躺在家裡的床上睡覺。」那本就嬌軟的嗓音因帶了幾分委屈而聽起來格外可憐。

少年静靜的盯著艾倫瞧,似是想從對方的神情來看出什麼破綻來,但過了一會兒便見他自艾倫身前退了開來,整個人環著胸站在床邊,「你還想在我的床上待到什麼時候。」

艾倫被對方的話弄得一個激靈,連忙也跟著跳下來床,只是艾倫本來想立刻跟對方拉開距離,卻沒想到她手中緊緊攢著的被子卻被那人給緊緊的抓住而動彈不得。

「你放手!」艾倫使勁的想從對方手中奪回自己這唯一的依仗。

「你想抱著我的被子到什麼時候。」少年冷冷的說著,而後只見他忽然間勾起了嘴角,緩緩的說道,「還是說,你真是從街上來的。」

而後,他又走近了幾分,「街上的那種女人。」

艾倫一聽隨即漲紅了臉,「怎麼可能,就說過不是了,你腦子裡都是那種不知羞恥的女人嗎!」

「我可不碰那種骯髒的女人。」少年充滿暗示性的語氣讓艾倫渾身一顫,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但就因為這一步,讓本就動作敏捷的少年一個進逼就把艾倫給逼到牆角,而少年還不肯放過她,一隻手就這麼搭到艾倫頰邊的牆上,讓艾倫進退兩難的只能使力抵住對方的胸膛,卻沒想到那人卻是絲毫不動,讓艾倫只能僵著身體看著對方離自己越來越進,然後,她聽見他在自己耳邊低聲說著,「如果是你的話,勉強接受。」

「你閉嘴!」艾倫又惱又窘的狠狠推了對方一把,見這時終於將那少年給推開了一點距離,艾倫便趁機從那縫隙間溜到了後頭,靠近門邊的地方,「總之,我不要在這裡跟你耗時間了,我必須回去。」

「回去哪裡。」少年這時又恢復了平常那副木然的表情,他就這麼站在牆角,看著艾倫一點一滴的往木門移動。

「當然是我家裡。」艾倫哼了一聲,雙手往後頭一摸,摸到了那冰冷的木質把柄後,心下一喜,面上依舊保持鎮定的說著,而後在說完的同時立刻拉下把柄,推開了門就立刻往外頭退去,並且一注意到那人沒立刻過來抓住自己後,艾倫便狠狠的甩上了門,腳下沒停的往黑暗處跑去。


她就這樣跑了很久,久到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自己能不能撐到走出這個鬼地方。

這裡幾乎沒有光線,就算有也只是像那個少年房裡一般,以幾根蠟燭燃燒得亮光照著環境。她也曾想過自己會不會這麼魯莽的跑出來後又被另一個人抓住,但她發現她跑了很久,卻沒有半個人在這裡活動,但自己前方的路卻漆黑的好似沒有盡頭。

艾倫彎著腰微喘著氣,腳上也早就被滿是汙水的地面給弄得極髒,她隨意抹了抹額上的汗水,琥珀色的瞳孔仍是堅毅的看著遠方,總之,她必須盡快出去才行。

稍微休息了一下後,艾倫看了看前方,開始狐疑起自己是不是選錯路了,腳步才一往後退,就感覺到自己撞到了一堵溫熱的牆,讓艾倫緊張的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腳底一抹就要跑了,卻沒想到卻是被人給抓住了後腳而狼狽的摔倒在地上。

「怎麼,還沒找到出口嗎。」透過搖曳的燭光,能勉強看清楚少年此刻充滿諷刺的表情。

「關你什麼事。」艾倫不客氣的說著,同時揉了揉摔疼的手臂,隨後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少年似乎也不打算跟艾倫繼續耍嘴皮下去,一把拉高對方的右手,面上生冷的說著。

「我不知道你的意思。」艾倫面無表情的別過了頭。而就在此刻,兩人都不約而頭的注意到艾倫胸前的口袋內正散發出微微的光芒,艾倫鬼使神差的把那正發亮的東西給拿了出來,等到看清楚是什麼東西時,讓她面上驚疑的說著,「怎麼可能,我明明把它……。」

艾倫話都還沒說完,就看見自己手上的東西被對方搶了過去,她才剛開口想叫對方還來,卻聽見那人以著前所未有的嚴肅語氣問著自己,「你怎麼會有這個東西?」

「啊?我不清楚……聽爸爸說是祖傳……。」艾倫見眼前的少年變得沉默的面容,有些害怕的看著那個仍在發亮的徽章,而後一個咬牙,在對方發愣間立刻將那東西搶了回來,「你不要亂拿,要是弄丟了,我可會被罵死。」

「你……。」少年目光游移的重新打量著艾倫,「你知道那個是調查……。」

「調查什麼?」艾倫皺了皺眉,對方最後講了幾個字特別的小聲,讓她有些煩躁的不禁加大了音量,卻沒想到徽章在這時發出更加耀眼的光芒,艾倫見狀呆了呆,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而喃喃低語道,「我好像……要走了。」

少年這時才回過神來,正要一把向前把艾倫給拉過來,卻發現自己正握著的手竟然一點一點的消失,而後那蒼白的少女臉孔也隨之在自己眼前消逝。

片刻之後,只餘滿地烏黑的腳印,和自己剛才不小心扯下的,少女睡衣袖口上一小塊柔軟的布。


─02FIN.


  15
评论
热度(15)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