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11

11

就在春野櫻愣愣的看著青年離自己越來越近,近到那溫熱的鼻息都已經吹拂上她臉頰時,走廊外的玄關突然傳來了聲響,嚇得春野櫻登時抱著嬰兒退了一步,而宇智波佐助則是沉著臉一雙銳利的黑眸直直瞪向走廊那頭。

「啊啦、春野小姐、宇智波先生,我回來了。」兩人只見起居室的門簾被人一掀,那帶著笑容的婦人就這麼走了近來。

「啊,歡、歡迎回來。」春野櫻臉上還有著些微的熱氣,讓她始終視線低垂的看著懷中的小幸,不想讓委託人看見自己這副模樣。

「怎麼了嗎,你們兩個……?」婦人奇怪的瞧著面色都不太自然的春野櫻和宇智波佐助,直到目光觸及到少女懷中的孩子時,頓時臉色一變,丟下裝滿商品的購物袋,就往少女那兒走去,「難、難道是小幸他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是這樣的。」春野櫻見婦人顯然有些情緒失控的模樣,此時也顧不得再胡思亂想先前宇智波佐助的曖昧舉動,連忙好聲好語的說著話,並將熟睡的寶寶給放到婦人懷裡,「您別擔心,我已經稍微替他治療過了,我想應該是跟吃的東西有關才會讓他腸胃出問題,我剛剛寫了份清單,照上頭的食物給寶寶吃應該就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了。」春野櫻把單子交給對方後,就自然而然的退到了宇智波佐助身旁。

「春野小姐……真是太感謝妳了!難怪我這幾天就聽說村子裡來了個小神醫,果然就是在說妳吧!」婦人接過方子後,感動的眼眶泛淚,激動的快步走向春野櫻,那大有著要把懷中的孩子給顛掉的恐怖舉動,讓春野櫻和宇智波佐助同時捏了把冷汗,這時只見宇智波佐助長腳一跨,高大的身子就這麼擋在兩人之間,冷冷的說道「那只是無聊人亂傳的謠言,不用相信。」

見宇智波佐助一出聲後就把氣氛給搞僵,春野櫻只好從青年背後探出頭,笑笑的出來打個圓場,「那個啊,只是剛好知道怎麼治療那些突發病症而已。其他專業精細的部分我也沒有該科的醫療人員們研究的透徹。」

「不管如何,真的是非常感謝!」婦人輕輕拭去眼角的淚水,接著轉身走到房間內的一隅,拿出一包墨色的包裹遞給猶檔在少女前頭的宇智波佐助,「這些是這次任務的賞金,有多的部分也就請你們不要退還給我了,畢竟我這些錢就是為了我這體弱多病的兒子所存的。」

「不用這麼見外的。」春野櫻看著那飽鼓的包裹,淡笑著把袋子推了回去,「況且我醫治人也不是為了這個的。」

「這怎麼行!」婦人好說歹說後見兩人依舊沒打算收下謝禮,那她登時急了,雙膝一彎就要跪了下來,好在前頭的宇智波佐助眼明手快的拉了婦人一把,才不至於讓兩人陷入不得不收下禮金的尷尬窘境。

「我們只取該拿的,剩下的我們就不管了。」春野櫻笑吟吟的把任務的賞金拿出來後,又把還有些許重量的布袋還給了婦人,「謝謝您的好意,能夠讓小幸恢復健康我們也很高興。」

「好吧……既然春野醫生妳都這麼說了。」婦人嘆了口氣,神色黯然的收回了袋子,然後看著春野櫻宇智波佐助一前一後的走到了玄關處,她想著宇智波佐助幾近沉默的表現,忽然間臉上露出了個恍然的神情,只見她迅速的走到少女身旁,小小聲的附在對方耳邊說著,

「小神醫,看來你男人看你看得很緊喔。」

春野櫻起初茫然的回過頭望著婦人,見婦人有些促狹的笑著看向自己時,才恍然回過神來,一個側頭,眼神又不經意的對上青年那雙深邃的黑眸,讓春野櫻呼吸一個急促,急忙忙和婦人擺完手就立刻走出了大門。

而始終站在春野櫻身後的宇智波佐助則是隨著對方緩緩的步出了門外。看著春野櫻摀著雙頰始終背對著自己的模樣,那黑眸中似有流光一閃,瞬間又歸於平靜無波。

 

而自那次的育兒任務之後,或許是有了婦人的推波助瀾,只要春野櫻一走上街就會有許多人爭先恐後的來到她面前,說什麼都想要請她回去幫忙看一下家中的病人。對此,春野櫻一半是困擾一半又因不忍而時常鬆口就要答應了下去,好在一旁的宇智波佐助總在這時冷著張臉,毫不客氣的擋在少女面前,嘴上淡淡的說著,「她不是來這裡行醫的。」

「……佐助君。」春野櫻拉了拉青年的袖口,看著領前的老婆婆立刻變了臉色的樣子,為了不讓事態演變得更糟,她只好向前走了一步,和青年並肩著,而後在對方看向自己時回予一個自信的笑臉,「各位,謝謝你們對於我醫術的抬舉。不過我的確不是來這裡行醫的,但要能幫忙到大家的話我也是很榮幸。」春野櫻感覺到身旁的青年目光始終落在自己身上時,有些緊張的揉捏著自己的衣服,「這樣好了,我們就住在鎮上唯一的旅店上,有需要我幫忙的人可以在每天中午來大廳那裡找我。不過每天,就只接受這些人數。」春野櫻俏皮的在眾人面前攤開了掌心。

「小神醫我們知道了!感謝妳啊!」眾人得到了答覆後,這才興高采烈的吆喝著回家去了。

 

「佐助君,抱歉了……這幾天我可能會忙一點。」春野櫻看著村民們發自內心的歡快笑容,嘴角也微翹了起來,只是目光再觸及到身旁的青年時,一時間又開始後悔起先前的自做主張。

「沒事。」宇智波佐助一如既往的節省字句,只是當他看見春野櫻還是相當愧疚的睜著那雙圓亮的碧眼看向自己,他沉默了半晌,只能微嘆口氣,「反正還沒決定下一個目的地。」

「佐助君!」春野櫻眼神一亮,笑嘻嘻的主動靠到青年身旁,接著便雙手環住了青年的臂膀,「謝謝你。」

「……嗯。」宇智波佐助因對方的舉動而稍微僵硬了下身子,但片刻之後也就恢復如常的看了看正歪在自己肩上的櫻髮少女,眼神不自覺放柔了幾分。

 

翌日正午時分,小小的旅店大廳擠滿了人潮,而被圍困在中央的正是昨天答應要為村民看診的春野櫻。

只見她努力的舉高手想要維持現場秩序,殊不知由於群眾內多數都是上了年紀的婆婆媽媽,那大聲聊天起來的架勢可是讓春野櫻的聲音被迅速淹沒在其中,只見她皺著最終還是忍無可忍的往一旁的牆壁大力揍了一拳,那瞬間迸出的劇烈聲響讓周圍瞬間恢復寧靜,所有人都瞪大的眼看著春野櫻身旁布滿斑駁裂痕的牆面。

見狀,春野櫻終於是滿意的笑了笑,「好了,請一個一個排隊來吧。排不上的就請改日再來。」

 

搶在前頭的是一個年紀約三十初頭的男子,見春野櫻一臉微笑的看著自己時,那白皙的臉頰上因方才動了怒而染上了幾抹淡紅,讓他愣了愣,伸出手就想抓住少女放在桌上的右手,好以訴說困擾自己多年的病痛,卻沒想到才剛有了動作,手臂上便傳來了陣劇痛,「呃!」

「去後面排隊。」宇智波佐助面無表情的站在春野櫻身旁,一見那男子露出了個奇怪的神色時,他眉頭一皺,想也沒想的便出手折了那人的手臂,而後便目光不善的看著對方露出驚恐的表情看向自己。

「我、我知道了。」男子似乎也意識到自己方才的行為有多麼不妥,連忙灰溜溜的跑出了旅店。

春野櫻則是不著痕跡的看了青年一眼,想著方才對方主動出手的樣子,心裡甜滋滋的,說不出是怎麼樣的好心情。

 

而隨著春野櫻在小鎮上的名聲越廣,有些生性輕浮的男子見她一副溫柔可親的模樣,有時候便無所顧忌的想調戲一把,無奈人還沒調到,就被一旁沉著張臉的黑髮青年給狠狠修理了一頓,自此後則在也沒人敢在春野櫻面前毛手毛腳,唯恐被那始終陪在少女身旁,沉默寡言的冷酷男子盯上。

等鎮子上的病人都看的差不多時,兩人已經待在這小鎮快三個禮拜的時間。

春野櫻這日閉診後,疲倦的伸了伸懶腰,見宇智波佐助不動聲色的把熱茶放到自己眼前時,她笑得燦爛的捧著茶杯細細喝了起來,好一會兒才神色愜意的說著,「佐助君,我們也該離開這理了吧?」

「也好。」沉悶了好幾個日子的青年,此時看上去心情似乎好了不少。

「那擇日不如撞日,等等收拾好就走吧?」春野櫻向青年比了比旅店後牆上的小小布告欄,「說是有個護送商隊的任務,看樣子是今晚就出發,要去接嗎?」

宇智波佐助沉默了會兒,半晌後就見他放下杯子站了起來,「走吧,櫻。」

「好。」少女笑著低聲應了一句。

 

於是兩人便趁著夜色正好的當兒,揹著行囊跟上了商隊,只留了一張告別的紙條放在旅店內,那張專門讓春野櫻問診的木桌上。

而兩人也不知道,在他們離開後的隔天,兩人的事蹟便在小鎮上流傳開來。

說是小神醫夫婦不好名利,行走各方造福鄉里,為民看診不遺餘力。


─11 fin.

  20 5
评论(5)
热度(20)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