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利艾♀】遠方的你 03

03

 

艾倫再次睜眼時,最初感受到的是由外頭照入室內的,溫暖熙和的日光。

艾倫茫然的眨了眨眼,雙手觸及的是一如記憶中柔軟的床榻,她側過身打了個呵欠,而後在看見與粉色的床頭櫃明顯格格不入的布製徽章時,只見她瞬間瞠圓了雙眼,右手往前一探便把那枚徽章納入手中。

她沉默的盯著那暗淡的布面幾眼後,便嘆了口氣,將徽章放回原處後便動作靈巧的起了身,卻沒想到這個相當簡單的動作意外拉扯到了腳上的傷口,讓艾倫嘶的一聲,連忙撩起睡衣的下襬,微彎著腰仔細察看那個傷口的源頭,當她看見左膝蓋附近儼然有一大片瘀青時,忍不住在心裡咒罵起那個總是在自己面前裝深沉的臭小鬼。

艾倫偷偷摸摸的下了樓,趁父母都待在飯廳用早餐時,趕忙溜到客廳把急救箱給拿了出來,並且為求快速只能粗糙的清理一下傷口了事,看著那被自己給包得格外醜陋的紗布,艾倫皺了皺鼻子,但也只能手忙腳亂把醫療用品物歸原處後,再輕手輕腳的準備上樓換上等會兒上學時要穿的制服。

「艾倫,你起床啦?」溫柔的女聲伴隨著木門被人推開的聲響自後頭傳來,讓艾倫登時頓住了身子。

「呃、媽媽早安。」艾倫僵硬的轉過身,臉上不自然的笑著,同時把受傷的左腳有意無意的往後頭縮去。

「怎麼啦,笑得這麼奇怪。」卡菈笑著揉了揉女兒一頭烏亮的黑髮,卻在看見對方衣角邊的汙漬時,微微的皺起眉頭,「怎麼把衣服弄成這樣了呢?唉呀、這個袖子怎麼少了一截?」

「啊?」艾倫下意識的往右手看去,在看到那殘破不堪的缺口時,她冷汗一流,此時只能乾笑著隨意扯了個謊話,「那個啊……昨天要掛外套的時候,沒有發現掛鉤勾到袖子,一用力扯就變成這樣了。然後那個髒髒的地方,是因為昨天去儲藏室拿書的時候,不小心跌倒就變成這樣了。」

「這樣啊,下次小心點啊。女孩子不要這麼浮浮躁躁的!好了,快去換衣服吧。」卡菈拍了拍艾倫的肩膀後,便催促著她趕緊換好衣服下來吃早餐。

而艾倫則是鬆了口氣,不等母親再後頭頻頻叮嚀,就立刻衝進了房間,將制服給換上,只是當她看著那睡衣的蕾絲袖口時,心裡還是彌漫著股遺憾,畢竟那件衣服她才穿沒幾次啊!不過現在的時間的確不夠她在這兒傷春悲秋的,只見艾倫抓起書包後,正要衝出房間,卻又在指間碰到門板時縮了回來。

「這個……好吧,帶上好了。」艾倫盯著矮櫃上的徽章想了半天,還是咬牙一把拿起徽章,將之隨意丟入書包內後,便趕緊下樓把自己那份早餐給解決掉。

 

艾倫到了學校後仍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就連平時她最愛的體育課也是興致缺缺的模樣,讓身為艾倫的青梅竹馬加同窗好友多年的幾個好友,忍不住一臉詫異的全都湊到艾倫身旁。

「艾倫,妳怎麼了?被人欺負了嗎?」身材高挑的黑髮少女首先發了話,見艾倫心不在焉的撐著臉頰看向柵欄外頭的深藍一片的海洋,忍不住坐到艾倫身邊,微微搖晃著對方的肩膀。

「我沒事。三笠妳先把手放開。」艾倫拍了拍對方仍搭在自己肩上的雙手,語氣淡淡的說著。

「艾倫,妳真的沒事嗎?看你今天發呆了很久。」站在艾倫另一側的金髮少年出聲問著,但艾倫仍是沒什麼精神的回答道,「嗯。阿明你也別擔心了,我只是……只是昨天沒睡好而已。」說完還打了個小小的呵欠。

「喂、你這傢伙今天怎麼這麼反常。」一頭灰髮的青年突然擋在艾倫眼前,讓她皺了皺眉,「讓,你擋到我了。」

只是被這些人一攪亂,艾倫也沒心情在那兒想些事情,只見她突然站了起來,把周遭幾人都嚇了一跳,一旁的三笠一見艾倫一句話也不說就要離開,便連忙拉住對方的衣襬,「艾倫,有事情的話,就跟我說吧?」

「三笠,我真的沒事。」艾倫嘆了口氣,轉過身把三笠的手給拉離自己的衣袖,只是當她看見其他三人以同樣困惑的眼神看向自己時,腦海中頓時閃過了些什麼,而後便見艾倫沉默了一會兒,隨後才緩緩的開口,「你們……你們家也都有祖傳的寶物吧?不知道你們家裡都怎麼對待那些東西的?」

「怎麼突然問這個?妳不是一向對這種東西最不感興趣的嗎?」阿明疑惑的問著。

「哦……因為我爸最近從儲藏室把那東西拿了出來,所以有點好奇而已。」艾倫在心裡猶豫了一會兒,決定還是先套一套話,再考慮要不要將自己昨日所遇到的事情告訴他們。

「別人家我是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爸都把那個東西放在供桌上,只是除此之外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讓聳了聳肩,將雙手搭在腦後,有些不屑的說著。

艾倫點了點頭,見三笠和阿明也一副相當贊同讓的模樣,她只好勉強扯出個笑容。

看來要是跟他們說的話,他們也是不會信的。

「沒事啦各位!幹麻都一臉死氣沉沉的樣子!」艾倫深吸了口氣,接著便佯裝開心的朝他們眨了眨眼。而在場三人雖然還是覺得有些古怪,不過看艾倫又恢復成平常那副愛笑的模樣時,也總算鬆了口氣。

 

艾倫其實一整天帶著那徽章多少都有些膽顫心驚,畢竟領受過那莫名就被帶進奇怪時空的能力後,就時時刻刻擔心著自己會不會又在奇異的時間點被帶去那個地方。

那個充滿潮濕氣味的、幽暗的地底世界。

還有那個,總是讓她捉摸不定的,一臉倨傲冷漠的黑髮少年。

 

只是出乎意料的,接連個好幾天都沒有再被帶去那個世界,讓艾倫放心之餘,又多了幾分惴惴不安。

而這日恰好是假日,艾倫睡醒了之後,用完了早餐並漱洗一番,隨後就換上簡單的無袖圖騰連衣裙後,腳踩著可愛的亮紅色平底鞋,準備去外頭晃晃順便散散心。

才剛走到小巷子的轉角處,艾倫突然感覺到一陣暈眩,好似周圍的場景在一瞬間發著牆光,她不適的眨了眨眼,卻發現周遭並無任何變化,艾倫只好揉了揉發疼的腦袋,想著興許是最近一直胡思亂想才會累到看到了幻象。

她又往前走了幾步,卻發現自己進入了個和原本安靜的公園截然不同的地方。

她發現自己站在條不算寬敞的道路上,兩側傳來了攤販們的吆喝聲,還有孩童們嬉笑打鬧的聲音。艾倫怔愣的往兩旁看去,那些建在路邊的矮房一看就知道不是自己那個時代會有的建築物,然後陸上行人們所穿的衣裳,也是比自己身上這件還要粗糙素簡個幾分。更不用說,這裡的人幾乎沒有像自己這般穿著無袖連身短裙的少女,讓艾倫登時感覺到四周傳來了或大或小議論自己的聲音,而那令人感到焦躁的目光則是讓艾倫難以忍受的快步往人群較少的地方走去。

卻沒想到走著走著,原本還算晴朗的天空,卻在這時蒙上了層灰,還不待艾倫反應過來,那冰冷的細雨就這麼淌落在她儘著單薄衣物的身上。

「該死的。」艾倫雙手環著胸,忍不住低罵了一句,那不停浸透布料的雨水讓她覺得身上越來越冷,冷得她牙間都開始微微的發顫。她連忙看向四周找尋閉雨處,卻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間已經走到了幾乎杳無人煙的城鎮外,放眼望去只有一大片的碧綠青草,連一面能稍微當作休息處的屋子也沒有。

「真冷……。」艾倫縮著頸子,見這個方向繼續走下去也沒辦法避雨,她只好立刻掉頭走回那個城鎮上,儘管要忍受他人異樣的目光,也好過被雨給淋得發冷感冒。

只是當艾倫顫抖著身子走到一半,便感覺到肩上一沉,而後就被一股溫熱給包裹住。

「……?!」艾倫詫異的轉頭看了看肩膀,只見上頭披覆了件男性的黑色大衣,她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卻見一片霧茫茫的田園景致,倒是連個人影都沒瞧見,這麼一看便讓艾倫嚇出了一聲冷汗,眼神戒備的望向兩側,不過雙手還是下意識的拉緊了身上莫名出現的大衣。

 

「膽子還是這麼小啊,女人。」在艾倫的右後方處有個人影緩緩的走近,而後在艾倫一個不注意間,便動作輕巧的貼近少女不停發抖的身子,惡質的在對方耳邊輕吹了口氣。

「呃!」艾倫被那突如其來的聲響給嚇了一跳,耳邊隱隱還能感覺到那絲微熱的氣息,讓她面色一白,腳步一個不穩就往後頭踏去,卻沒想到是一把撞進了那人的懷中。

艾倫只隱約感覺到一股清冽的氣息攏了上來,讓她當下想也沒想的就立刻僵住了身子,半晌後才後知後覺的往前跑了好幾步才停下,她臉色微紅的咬著下唇,掙扎了幾秒才抬起頭來打算看清對方的面容,卻在看見那臉孔時愣了下,隨後便立即變了臉色,「……怎麼又是你這臭小鬼!」

「我才想說你這女人消失了好一陣子,沒想到今天又被我碰上了。」黑髮少年冷笑著走近艾倫,看少女的臉色明顯因寒冷而發白,他盯著對方看了一會兒,而後就在艾倫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抓住對方的手腕就往不遠處的小巷子走去。

「喂!你、你要帶我去哪啊!」艾倫被少年突然的動作給弄得暈頭轉向,眼見雨勢又開始大了起來,儘管有著對方的大衣作遮掩,她還是冷得不住發抖。

少年沒有答話,直到走進了半點人影都沒有的小巷內後,把艾倫給帶到了唯一一處有著屋簷遮雨的地方才停下。

「冷的話,就把衣服穿好。」少年木著張臉,看著艾倫整個人縮在牆邊瑟瑟發抖。

雖然自己跟少年一見面就不對盤,但是在這種情況下,艾倫還是不得不接受對方難得釋出的善意,只見她低著頭嗯了一聲,隨後便慢慢的把那和自己差不多身量的外套給穿上。

「你今天怎麼跑到街上來了?」艾倫坐到一旁似乎被廢棄已久的小推車的木板上,見少年仍是沉默著不多話,便自顧自的開了個話題。

「出來晃晃。」少年倚著牆淡淡的說著。

「喔。」艾倫鼓著臉應了聲,想著對方如此的惜字如金就相當不是滋味,她開始細細的打量起對方,幾日不見了,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少年似乎比自己印象中還成熟了點,身高好像已經跟自己差不多高,讓她不禁脫口問道,「才幾天沒見,你怎麼長這麼快?」

少年冷哼了一聲,似乎這才總算滿意了艾倫的問題,「幾天沒見?已經過了快一年了,女人。」

「啊?一年!?」艾倫忍不住提高聲調重覆了遍,明明她那邊才過了幾天而已,沒想到這裡已經過了快一年。這麼一想,讓她原本隨意在半空晃著的腳動作一頓,結果整個人因沒來得急煞住而就要往前方的石子地面摔去,嚇得艾倫尖叫了一聲。

「嘖、你還打算投懷送抱幾次啊,女人。」艾倫一聽見少年涼薄的嗓音在自己頭上響起時,連忙睜開了眼,無比慶幸著自己正穩當當的被對方給抱在懷中,要不然這麼一摔下去,天雨路滑的,那傷勢肯定會相當嚴重。

「謝、謝謝。」艾倫這次倒沒有因少年的調侃而發怒,只是細如蚊吶的輕聲說著,並且同時站穩了身子,和對方保持著約莫兩步的距離。

少年看著少女臉上浮起了淡淡的暈紅,只見他不動聲色的走到了艾倫面前,在少女一臉詫異看像自己時,不冷不熱的說了一句,「利威爾。」

「啊?」艾倫茫然的眨眨眼,被少年那句沒頭沒腦的話給弄得迷糊,直到過了一會兒才慢慢回味過來,只見她紅著臉,有些不知所措的斂下眼眸,「那、那個……利威爾,謝謝你。」

「嗯。」少年點了下頭,只是似乎還站在艾倫面前,直直的盯著她瞧。

艾倫被那灼熱的視線給看得特別不自在,她不著痕跡的往後退了退,面上有些糾結的小小聲說著,「艾倫。」

「嗯。」少年這一聲似乎帶了點笑意,讓艾倫不由得有些惱的看著對方走遠的背影。

「我有事要先走,你要一起來?」少年走到一半,陡然停了下來,回過身問了艾倫這麼一句。

艾倫抬頭看了看還飄著細雨的天空,掙扎了一會兒還是衝著對方搖了搖頭,「不了,我等等應該就可以回去了。」

「嗯。再見。」少年這一句說完後,便真的走遠了,遠到艾倫從巷口望去,也未能瞧見對方的背影。

她有些怔忡的看著斑駁泥濘的地面看了許久,半晌後才回過神,想起自己身上還穿著對方的大衣,有些負氣懊惱的踢了踢腳邊的碎石子。

 

算了,下次見面再還給他吧。


─03fin.

  17
评论
热度(17)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