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利艾】桂花酒

※遲到的兵長生日賀文,內有咳咳(!)畫面,我也不知何時會被禁掉(X)

※非照正劇走向來寫,因此考據黨別太較真XD

 

這時節已接近隆冬。

調查兵團內部也徹徹底底有了新氣象,不再是往日那般蕭條清冷的老舊都堡,而是裡裡外外加上了些充滿生氣的紅綠色調裝飾,讓本來人氣就少了些的兵團舊部看起來比以往還熱鬧幾分。

至於在裡頭進進出出的士兵們也不例外,各個都退下了夏日的輕便裝扮,換上了鋪滿絨皮內裏的皮革外套,看起來格外的保暖且氣勢十足。

 

艾倫這日才剛收時妥當自寢室內走出,就看見自己同期的隊友們和利威爾班的前輩湊在一塊兒,低低咕咕的不知在講些什麼悄悄話。

讓艾倫一臉好奇的也走近了幾步,正想開口加入他們的話題時,就被眼尖的佩托拉給發現,並且笑著招呼著艾倫過來,「艾倫,你起來了啊!」

「啊、是的。」艾倫眨了眨眼,連忙回過神來和大家打聲招呼,並且自然的走到三笠和艾倫中間落座,「你們這是……在做什麼啊?」

「嘖、小鬼,你去年冬天的時候,也有看到利威爾兵長他們常常在喝的東西吧?」歐魯一臉不耐煩的問著艾倫。

「啊?去年冬天……。」艾倫皺著眉想了想,其實對於這些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他也時常見過即忘,這麼被人一問,讓他不禁絞盡腦汁的回想著當時到底有什麼值得留意的地方。

「啊!記得兵長說是什麼……從商隊那邊搶到本來要進奉給王的什麼酒來著?」艾倫想了半天,仍是想不起當時利威爾一臉雲淡風輕和自己說著的那個貴重物品,到底是叫做什麼。

「是桂花酒吧艾倫?」直到一旁的阿明適時的開口,讓艾倫雙眼一亮,開心的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對!就是桂花酒!」

「艾倫啊,今年冬天是不是特別冷?」佩托拉笑意吟吟的望著艾倫說道。

「似乎是比往常還要冷一點。」艾倫接了話並點頭,只是還是有些茫然的瞧著眾人,「所以說?」

「唉,說你笨,你還真是笨啊。」一旁的讓似乎總算忍不住的冷冷說著,讓艾倫一聽整個火都上來了,「喂、馬臉,你說什麼!」

「好了,別吵了。」佩托拉見對面的阿明不停向自己使著眼色,連忙出聲緩頰,「是這樣的,我們希望今年,也能喝到那個專門進奉的桂花酒。所以啊,唯一的途徑就是討好兵長了。」

艾倫這麼一聽,臉上也頓時了然的狠狠瞪了讓一眼後才坐下,「討好兵長嗎……這是指好好大掃除的意思?」

「並不是的,我想保持整潔應該算是兵長對我們的最低要求。」另一頭的君達苦笑著開口。

「前幾天你們不是從外面獵到一頭噸位極重的野豬嗎。我們想,拿來烤肉的話,兵長應該也不會吝嗇到不拿出來分享吧?」艾魯多緩緩的分析道,見艾倫仍是一付迷茫的模樣,忍不住以手肘拐了拐一旁的君達。

「咳、總之,這是我們剛剛討論出來的結果。只是和兵長要酒很簡單,但就怕到時後被吩咐去拿酒的人拿錯甕可就虧大了。」見艾倫不住的點頭認同時,眾人不約而同的鬆了口氣,這時又聽見君達說道,「所以啊艾倫,你不是天天都會去兵長那邊報到嗎?那就麻煩你打掃酒窖的時候,小心的偷偷嚐幾口每一甕酒的味道,只要是味道最甜的那甕就肯定是了。」

「我……我知道了。」艾倫張了張口,本來還想推托著自己實在不是品酒的料子,但看見所有人頭一次以如此懇求的眼光看向自己,在那虛榮心的作祟下,艾倫便硬著頭皮,一口答應了下來。

 

在散會之後,艾倫便腳步匆忙的在長廊上走著,沒想到剛剛那件事就托了自己不少時間,要是讓利威爾等得不悅的話,肯定又有不知道多少麻煩的事在等著自己去完成。

「兵長!對不起、我遲到了。」艾倫推開了門,見利威爾已然坐在木椅上時,心下暗叫聲不好,連忙快步走到男人身旁滿臉歉意的說著。

「嗯。」利威爾見一旁的少年有些懊惱的模樣,便撐著頭戲謔道,「怎麼,昨晚沒勞累到你,就開始睡懶覺了?」

「啊?」艾倫聞言愣了愣,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只見他微紅著臉,帶著小小激動的反駁道,「兵、兵長不要再說這種奇怪的話了!只是昨天沒睡好而已。」

「哦?那意思不是差不多?」利威爾見臉皮薄的少年瞬間漲紅著臉,敢怒不敢言瞧著自己的樣子,就覺得心情特別得好,忍不住又多逗弄了一句。

「……算了,我先去打掃了。」艾倫恨恨的說著,也不等利威爾發話,就這麼氣沖沖的走出了門外,只是那關門的力道之大,讓整面牆都隨之震動了下。

而利威爾則是連眉頭皺也沒皺的端坐在那兒,只是嘴角微微的上揚了幾分。

看來,那小鬼倒是有些欠教訓了啊。

 

艾倫被利威爾給氣出辦公事後,就開始了例行的打掃項目,將古堡內都給整理得乾乾淨淨的,並在中午的休息時間在利威爾那兒用了午餐後,便趁著送公文完後的空閒時間,偷偷溜到位在地下室的酒窖中。

艾倫一推開門,就看見一排排陳列整齊的酒瓶,而地上則是擺了五、六甕酒,一見數量比自己想像中得多時,讓艾倫有些洩氣的喃喃道,「還要嚐個五、六次才行啊……。」

不過說歸說,艾倫也立刻付諸行動,把藏在皮革外套內的小小鋼杯拿出來後,他便小心的將第一口甕的封口揭開,並往裡頭盛了一杯,一口喝了下去,「好、好苦!」

只見艾倫登時皺起了整張臉,手忙腳亂的把封條又貼了回去,這才滿臉糾結的又拿第二甕開刀,沒想到還是有些苦澀的讓少年忍不住吐了吐舌頭,忍著想把口中殘餘的酒給吐掉的念頭,還是一口氣吞了下去。

接連喝了四杯讓艾倫已然有些吃不消,只見少年臉頰酡紅的看著角落唯二的兩甕酒,深吸了口氣,便把左邊那甕給打了開來,一時間他只覺得有陣清香散逸在室內,艾倫低下頭看著那甕酒清澈澄黃的色澤,明顯和先前幾種特別的不一讓,讓他心頭一喜,便立刻舀了一杯,在入口的瞬間,那濃醇的桃花香混合著小麥酒釀的甘甜,讓艾倫拿杯的手一頓,琥珀色的眼睜得圓亮亮的,鬼使神差的又往那裏頭盛了一瓢──

 

 

利威爾把堆積如山的公文處理了大半後,剛走出辦公室,就見自己的部下們一臉有苦難言得站在不遠處瞅著自己,讓他眉頭一皺,問了句,「怎麼了。」

「兵長,你有看到艾倫嗎?」佩托拉一臉擔心的問著利威爾。

「他不是去馬廄那邊了。」利威爾見在場幾人都露出了否定的表情時,眉頭皺得更深了些,心裡總有著不太好的預感。

「我們請他去酒窖那邊拿些酒來,可是沒想到他這一去,過了好一會兒都還沒回來。」

利威爾掃了眼手上都捧著許多餐點的部下們,平淡的說道,「我去找他。」

佩托拉一聽,很是不好意思的說著,「那就麻煩兵長了。本來就是為兵長你準備的生日派對,結果還要你特別抽空去找艾倫。」

「嗯,沒事。」利威爾無所謂的擺了擺手,轉過身要走往地下室時,忽然頓了下腳步,「等等我沒回來的話,你們就不用等我了。」

佩托拉幾人互相眨眨眼,異口同聲的答道,「是。」

 

等利威爾走遠後,佩托拉和歐魯幾人便立刻走進位於走廊最深處的大型宴會廳,見幾個新兵仍拿著彩帶布置著會場,佩托拉便笑著說了一句,「那麼,派對可以開始囉!」

「诶?可是兵長他……?」一個新兵不解的問道。

四人不約而同的笑著,極有默契的同時開口,

「兵長他會好好享受這個生日驚喜的。」

 

利威爾一走下地下室,就看見酒窖的木門虛掩著,一絲微弱的燭光自門縫間透了出來,昏昏暗暗的讓利威爾沉著張臉,無聲的推開門走了進去。

才剛踏到室內,他就看見一個人影團縮在角落,一走近便聞到了那熟悉的酒香,他蹲下身子,湊近一看,就見那個大家正在找尋的少年,正笑得一臉饜足的抱著酒甕,閉著雙眼似乎睡得挺香的模樣。

利威爾見狀有些惡趣味的戳了戳少年暈紅非常的臉頰,那炙熱的柔軟肌膚讓他到底沒忍住又輕輕捏了幾下,或許是因動靜有些大了,他便看見少年纖長的睫毛揚了揚,而後那雙似是蒙了層水霧的金色雙眸就這麼盯著自己瞧。

「喂、小鬼,喝夠了就快點起來。」利威爾見艾倫眨了眨眼後,又隨即要睡過去的模樣,便低聲的喝斥道。

「唔…兵長?這、這個很好喝的喔……。」艾倫迷茫的看著利威爾一臉嚴肅,嘴上胡亂答了一通,見男人臉色一黑時,便咯咯笑了起來,又撈了杯桂花酒喝著。

「……還真是醉得離譜啊,艾倫。」利威爾見艾倫這副儼然昏昏沉沉不在狀態的樣子,伸手就要強硬的把少年給拉起,卻沒想到對方這時竟是死死的抱著酒甕,怎麼樣都不撤手。

「不、不,兵長不要……我要喝我的桂花酒……。」艾倫也不管利威爾現在的表情是怎麼樣的兇狠,他緊緊抱著酒,嗓音內因夾雜了幾分哭嗓而顯得委屈極了。

利威爾見艾倫那猶如嘴饞的小貓般,不屈不饒的又喝了好幾口酒,倒是有些氣極反笑,只見他果斷的把艾倫揣在懷中的酒甕給拿到一旁,並把又開始撒潑哭鬧的艾倫一把提了起來,反手就往肩上扛著。

「好了,安靜點。」在艾倫仍不安分扭動的情況下,利威爾不得不揍了少年的屁股幾下,直到對方終於不再鬧騰了後,才繼續扛著少年往樓上走去。

只是誰也沒注意到,在利威爾經過那甕桃花酒的瞬間,少年的手有些搖晃的伸長著,把那還飄浮在酒水上,殘餘不少液體的鋼杯抓牢在手上後,笑得那是一臉滿足。

 

利威爾把艾倫扛上了二樓,想也沒想就直接抬腳踹開自己房間的門,把少年手中緊握得杯子放到床頭櫃後,便將自己肩上好像又睡過去的溫熱少年給拋上了牆角的大床。

利威爾把皮衣外套隨意的掛在椅背上,頭疼的看著床上正呼呼大睡的艾倫,只見他想了想,便還是決定先將對方身上沾滿了酒味的衣服給丟下床,這麼一想,他也立刻有了動作,動作輕巧的翻上了床後,他便駕輕就熟的脫起對方身上的繁複的軍團制服,沒兩下就把少年脫個精光,而利威爾就這麼任憑少年光溜溜得躺在床上,把那髒衣服嫌棄的往角落一丟後,才打算起身幫對方隨意套件衣物。

利威爾從衣櫃裡隨意抽出一件襯衫後,就把癱軟在床上的少年給扶靠到自己胸前,難得耐心的要替對方穿上,卻沒想到這時懷中的少年動了動,利威爾才剛把對方的兩手都塞進袖子內,就見少年忽然間睜開眼直直的看著自己。

「……終於醒了啊,小鬼。」他冷哼一聲就要離開床上,卻沒想到被艾倫一個勁的緊緊抱著。

「兵、兵長……好冷啊……不要走嘛……。」少年少有的撒嬌聲調以及那在自己胸前不停磨蹭的臉,讓利威爾有些心癢的,好不容易才止住了那廂想法,些微不自然的沉聲說道,「冷的話就快點把衣服穿好。」

「不要!」少年態度堅決的反抗道,在察覺到利威爾已然自己動手扣起前頭的鈕扣時,只見艾倫面上一垮,嘴上一癟,隨即淚眼汪汪的哭道,「熱……兵長……我熱…嗚嗚嗚嗚。」

利威爾聞言,手上動作一頓,腦仁抽疼的看著眼前又開始鬧了起來的少年,怎麼也沒想到,原來總是滴酒不沾、充滿幹勁的少年,一沾上酒可就變得麻煩的不得了。

似是發現眼前得男人又沒了動作,艾倫自對方手臂下方露出了一雙圓亮的雙眼,在視線迷濛中掃過了遍室內,直到看見就放在床邊,自己唾手可及的鋼杯後,艾倫便傻傻的笑了起來,在利威爾還一頭霧水的情況下,一把抓住杯子就要往唇邊湊。

「……喂、艾倫,你還給我喝啊。」利威爾見到艾倫手中突然出現的杯子時,悔得腸子都青了,黑著臉就要把對方的杯子給奪過來,卻沒想到這時對方朝自己嘿嘿一笑,他愣了一下,張嘴想說些什麼,卻被那突然堵在唇邊的杯沿給弄得無法開口,直到那沁涼清香的液體滑入喉頭時,他才猛然回過神來,一把抓住對方的手腕。

「很痛啊兵長!」利威爾把杯子給用力甩到遠處後,就見少年一臉可憐兮兮的看著自己,「明明是你自己說要喝的啊……。」少年咂吧咂吧嘴,小小聲的咕噥著。

「……。」利威爾挫敗的看著艾倫如此失常的模樣,雖然意外的比平常可愛坦率了不少,但那死纏爛打的功夫還真不是他能消受的了的。

「嘻嘻,所以說很、很好喝吧兵長!」艾倫笑著笑著,陡然間雙手環上了男人的脖頸,接著就大大的在對方臉上啪唧了口,「兵長的臉涼涼的!」

利威爾顯然被如此主動的艾倫給震驚到,沒怎麼注意到衣衫不整的少年仍胡亂在自己臉上親著,這時便聽見艾倫嘴上含糊不清的囁嚅著,「嗯……沒有酒了……口渴。」

利威爾定了定神,伸手就要把艾倫給扶正,讓對方清醒些,卻沒想到少年此時突然一個猛力的撲了上來,讓利威爾一時不妨的便順著那力道被艾倫給壓在床上,見始作俑者仍是一臉無辜看著自己的模樣,利威爾嘖了一聲,倒是有些好奇起醉酒的少年待會兒還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意識昏昏沉沉的艾倫一看見利威爾總算安分的躺在床上後,臉上露出了個大大的笑容,接著便坐在對方身上,捧著男人的臉就這麼吻了上去。

少年溫暖的雙唇貼上自己時,利威爾得承認他是有那麼片刻的失神,結果沒一會兒,那有些笨拙的舌頭就這麼伸了進來,像是在尋找著什麼似的,試探般的滑過自己的舌齒,被艾倫不純熟的如此一撩撥,利威爾倒底也沒能在繼續抱持著看好戲的心態,只見他雙手環住少年的腰桿,一個翻身就將臉色殷紅的艾倫給壓在自己身下。

「難得你主動送上門來,那我也不客氣了啊,艾倫喲。」

 

利威爾一說完隨即掐著少年的下巴,而後便低頭咬上那紅潤的唇辦,在那半開半闔的唇縫間隱隱飄出了那熟悉的淡香,讓利威爾黑眸一暗,就直接長驅而入的讓舌尖滑入對方口中,細細品嘗那令人無限流連的甜美清芳。

直到少年小小抗拒的扭動起身子,雙手抵在自己胸口時,利威爾才瞇著眼緩緩的鬆了口,只見艾倫睜著一雙水霧瀰漫的金眸看著自己,那被吻得紅腫的雙唇微微開啟的模樣,更像是在邀請他再次品嘗一番。

此時利威爾略微冰冷的雙手緩緩拂過少年纖瘦的身板,並同時低下頭舔咬著對方小巧圓潤的耳廓,右手來到少年胸前輕輕揉捏著那粉嫩的突起,正想再更進一步做些什麼的時候,他聽見了耳邊傳來了極具規律的呼吸聲,利威爾身體一僵,側過頭去看,就見少年不知何時已然閉上了眼,在自己這番挑逗之下毫無知覺的沉沉睡了過去。

利威爾定睛一看,只覺得一陣邪火只往心頭竄,但他也不是那種會強來的人,只見他惡狠狠的瞪了睡得不省人事的艾倫一眼後,立刻坐起身子,替少年蓋好被子,之後便下了床,走近浴室內沖了好一會兒的冷水澡,才面色正常的走了出來。

略微收拾了一會兒,被艾倫鬧騰了一個晚上的利威爾也有些累了,只見他走到床邊,把睡在外側的少年移進去之後,自己也躺上了床休息,打算明早再來好好跟艾倫算清帳。

 

利威爾是被身上一陣暖意給弄醒的。

一向淺眠的他在有東西摸上自己身體時便立刻睜開了眼,他反射性的抓住那騷擾自己睡眠的物體,在觸摸到的那刻,他頓時轉過身面向睡在裡頭的少年,就見對方也同時笑得一臉開懷的看著自己。

「……你又怎麼了。」利威爾嘆了口氣,在看到艾倫仍是笑得一臉傻樣時,就知道對方肯定還未完全清醒,讓他此時的語氣難免多了幾分無奈。

「兵長身上涼涼的,喜歡!」艾倫邊說邊頑皮的滾到利威爾懷中,語畢還把手伸進利威爾的衣服內,溫暖的手心便貼在男人胸前。

「喂、要睡就快點睡。」那陣擾人的熱源自胸口處緩緩的擴散開來,好不容易被自己平息的慾望又被少年這不經意的舉動給挑起,他深吸了口氣,努力壓下那份躁動,嗓音略微沙啞的說著。

「不想睡了!」艾倫抬起臉看著利威爾,雖然還是有些口齒不清,但臉上卻看起來相當的認真,「吶、兵長來、來做吧!」

「咳。」利威爾一聽,一口氣沒緩過來,差點就被嗆到。只見他隨即冷靜了下來,銳利的雙眼一瞬也不順的緊緊盯著少年,「別鬧了,快睡。」

也不知道少年是不是被利威爾的拒絕給逼急了,想也沒想便仰首堵上了男人的嘴,雙手也胡亂的解開對方襯衫的鈕扣,才剛摸上那結實肌理的當兒,少年只感覺到一陣暈眩,回過神時他便發現自己又被男人給壓在身上,且那人的手正死死的壓著自己的後腦勺,強迫兩人間的結合能更緊密些。

艾倫感覺到那熟悉的桃花清香彷彿就在對方的口中飄散著,讓他忍不住攀著對方的肩膀,也細細回吻了上去,那唇舌間的交相纏繞,讓他甚是意亂的只能隨著男人的舌尖起舞,直到對方退開時,艾倫還恍若未覺的張著唇,有幾縷透明的液體自兩人分開時拉扯了開來,而後緩緩得垂落到艾倫的嘴角邊,而少年此時還下意識的伸手將之擦去,那瀅亮的水光渡得艾倫白皙的臉頰更是透亮。而艾倫全然不知自己方才那番無心之舉,看在男人眼中卻是格外香艷誘人的刺激場面。

利威爾突然一個俯身在艾倫耳邊低語著,「要是再給我睡過去,我可是會弄到你醒在繼續啊。」

也不知道艾倫到底聽進去了沒,利威爾只聽見艾倫低低笑了幾聲,這讓他有些惱的直接有了動作,一把便捏住了那挺翹的櫻紅,再聽見少年低柔的呻吟時,更是稍稍使勁的揉捏著。

「嗯…啊……。」因全身上下開始熱了起來,讓艾倫不適的扭動著身體,卻沒想到利威爾這時便張口咬上少年的脖子,並且輕啃淡吮的在那一片白中留下大小不一的細碎紅痕。

利威爾這時便由上自下緩緩的舔咬過少年的身子,在來到對方胸前處時,還惡意的大力咬了下那頂端,這時少年便顫抖了下身子,嗓音尖細的輕叫了一聲。

而利威爾這時便讓雙手游移過少年纖細的腰間,而後順著腰線往下延伸,自腿縫間緩緩的摸上少年溫熱的下身,見艾倫此時開始不安的掙扎起,利威爾也不甚在意,只是低笑了聲,以粗糙的指腹擦過那分身邊緣,接著便一手握住整身,開始上下滑動了起來。

「呃…啊……利威爾兵…嗯……。」下身不停襲來的灼熱感讓艾倫不禁想攏起雙腳,卻被那人一個膝蓋插入兩腿間給硬生生分隔開來。

利威爾看見艾倫這副被慾望給擾得雙頰生煙,肌膚紅潤的可口模樣,也是有些不想繼續溫吞下來的意思,只見他從一旁的櫃子中拿出條膏狀物,擠了些白色軟膏在手中後,便搓勻了開來,把艾倫的右腿架高到自己尖上後,便讓沾滿軟膏的左手手指先伸出一根探入少年後臀處的小穴內。

「嗯啊……不、不要……涼……。」艾倫皺著眉哼了一聲,後頭傳來的冰涼感讓他縮了縮身子。

「等一下就好。」利威爾邊安撫著少年邊以手指在那穴內探進探出的,同時也沒落下前頭的工作,仍是很有規律的撸動著那微微脹大些的分身,而在那洞口總算張大了不少時,他這才放入第二根手指,而右手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不停的在滑動時捏擠著那已抬頭的分身,並且還時不時刻意的按壓那前端的凹陷處,讓少年嘴上的呻吟也逐漸提高了幾分。

「不行了……嗯……兵長……我……啊!」艾倫覺得下身越來越不受控制,隨著利威爾手上的動作更加的燥熱難平,他雙手胡亂的想按住男人的手,卻反而被對方一把抓過,並順適一同貼上自己灼熱的分身,在那溫熱手掌的包裹下,艾倫也不自覺隨著男人的動作開始滑動起自己的下身,而後只見少年渾身一顫並尖叫了聲,全身顫抖的噴漸出那濁白的慾望。

利威爾見艾倫一臉恍惚,好似還沉浸在方才餘韻之中的模樣,便持續擴張著少年的後庭,直到兩根手指能完全沒入其中後,他又立刻補上第三根,讓三根手指並排的在那擁擠的小穴中來回穿梭著,不時摳弄著裏頭的皺摺,直到已經能讓三指順利通行時,利威爾此時才深深吐出了口氣,再把手指退出的同時拉下褲檔,只見那已然脹熱挺立並叫囂已久的慾望頓時跳了出來,他將艾倫的腿拉得更開後,便握住自己硬挺的分身對準那穴口,聲調內帶著隱忍已久的慾望而顯得低沉危險,「艾倫,我進去了。」

「嗯?……唔!」艾倫迷迷糊糊的應了一聲,隨著利威爾下身的挺進,艾倫頓時感到身下傳來了疼痛感,好險利威爾事先擴充了許久,這才讓艾倫免於那令人無法忍受的疼,這時便見艾倫眨了眨眼,隨著利威爾的分身一吋吋的沒入,那不停湧入的炙熱感以及下身快被填滿的腫脹感,讓艾倫忍不住弓起身,想要挺起身子讓對方趕緊退出去,卻沒想到這麼個挺腰的舉動卻是讓利威爾更加順利的進入了不少。

「呃!」

「嗯哼。」

少年短促的嗓音混和著男人滿足的喟嘆,在這一來一往間此起彼落著,艾倫漲紅著臉,本能的想抓著床單往後退,無奈右腳被人高高的掛在肩上而動彈不得,只能隨著利威爾的更加深入而自口中發出深深淺淺的柔媚呻吟,「啊……嗯……。」

利威爾此時的狀況也沒能好到哪兒去,只見他盡量不想弄疼艾倫的緩緩往裡頭擠去,而這幾分忍耐的時間便叫他冷汗微流,只是在艾倫隨意亂動的促使下,卻是意外的快速挺進到身處,那被包裹住的暖熱感受,教他滿足的勾起了嘴角,只見他把艾倫的右腳給放了下來,接著讓少年白嫩纖長的雙腳搭在自己的腰間,而他則是抓著對方的腰際,開始前後挺入著。

「啊……啊……太、太深了……利、利威爾……嗯啊……。」艾倫的頭枕著軟被,而後頭的枕頭則是被利威爾順手墊在艾倫的腰下,只見艾倫一手抓著被單,臉上紅暈未散,金眸半睜半閉的喘息著,並且隨著男人越加猛烈的挺進而嗓音更是尖上了幾分,嬌軟的就好似根羽毛般,直直的搔撓在利威爾心尖上,讓他更是沒停的持續進出著。

「不、不…那、那邊不要再……啊!」在利威爾越來越沒節制的抽送下,艾倫直覺得對方頂得自己渾身不對勁,尤其是本來已經發洩過一輪的下身又挺立了起來,前後兩頭的快感不停夾擊著他,讓艾倫身下的床單已被他抓得發皺,而同時利威爾又不停的刻意擦過艾倫相當敏感的一處,讓少年又驚又叫的,雙眼早已是瀰漫著淚水,嗓音也跟著微微發顫。

利威爾自然是不肯放過艾倫,嘴角斜勾著,硬是在那上頭輕擦了好幾回,讓少年忍不住伸手攀緊男人的肩頭,而那嬌軟的呻吟卻早已被男人盡數吞沒於口中。

利威爾邊吻著艾倫,邊加快著身下的抽送,在察覺到少年又繃緊了身子,顫抖個沒停時,他更是猛力的迅速抽擼著,直到少年終於忍不住又洩了一次時,他才悶哼一聲,也把那熾熱的慾望釋放在對方體內。

 

而利威爾這次看著懷中不知是累昏還是怎麼樣睡過去的艾倫,並沒有感到氣悶,反而是神清氣爽的抱著對方到浴室清理了會兒後,才又抱著已經又變回乾乾淨淨的少年上了床,總算是能安詳的睡個好覺。

 

翌日艾倫醒來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利威爾深邃漆黑的雙瞳,他愣了愣,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想動一動身子,卻發覺自己全身上下痠疼的厲害,他倒抽了口氣,一瞬間有些模糊的片段自腦海中閃過,他嚅了嚅唇辦,一張臉漲得通紅,見利威爾仍是一臉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時,艾倫只能休窘的摀住了臉,乾笑的說著,「呵呵……那個,兵長…早、早啊。」

利威爾就這麼看著少年不停變化著臉上的神情,直到對方終於忍受不住沉默而紅著臉開口時,利威爾唇邊笑意更甚,只見他一把將暗自懊惱的少年給攬了過來,並在對方錯愕不已的眼神中在那柔軟的唇上落下輕柔一吻,

「早。」


─FIN.

  51
评论
热度(51)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