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12

12

 

商隊對於春野櫻和宇智波佐助的到來異常的欣喜並歡迎。

原本他們還想著自己這行人中竟無一名精通醫療的忍者和忍術高強的護衛,那麼夜半啟程肯定會讓行程徒添不少變數,沒想到才剛出發沒多久,他們就看見不遠處的矮房屋頂上站了兩人,在月光的照耀下能明顯分辨得出是一男一女,只是始終看不清兩人臉上的表情。

商隊的眾人臉色也沉了下來,以為是遇到了想搶貨的匪徒,各個都連忙拿出隨身武器準備應戰。

沒想到那兩人動作輕巧的瞬間移到眾人面前,他們這時才看清楚那二人的長相。

 

「啊!是那個、那個最近很有名的春野大夫,和宇智波先生!」後方不知道是誰爆出了這麼一句,而後原本僵持不下的氣氛便緩和了下來。

「不好意思啊,嚇到你們了嗎?」春野櫻滿臉歉意的說著,只是一雙碧眼仍止不住的打量起眼前這支商隊,看那後頭一車又一車的貨品,看來是個相當有錢的商幫。

「沒事、沒事。」商隊幫主連忙站出來笑著打圓場,「不知二位深夜前來所為何事?」

「任務。」宇智波佐助這時冷冰冰的自嘴裡吐出二字。

「喔!兩位願意接下護送我等的任務實在是太好了。只不過我們的目的地距離這裡有個三四天的路程,沿途並無驛站可供休息,那可要麻煩兩位暫時委屈一下,和我們一起在外頭野宿了。」

「無妨。」依舊冷酷的說著,宇智波佐助此時轉頭看向一旁的櫻髮少女,見對方仍是一臉好奇的看著馬車上的貨品,周身凜冽的氣息也稍微收斂了些。

「那好!就請二位替我們守著中間那輛馬車就好。」商隊幫主豪邁的大笑一聲,接著指向商隊中央看起來最不起眼的一輛馬車,「因為那裡面裝著重要的委託物品,所以要麻煩你們一定要保護好那輛車。」

「知道了大叔!」春野櫻點頭應了一句,接著和宇智波佐助對看一眼,兩人默契十足的同時一個閃身,在落地時已然位居那輛馬車二側。

於是商隊在兩人加入隊伍不久後又浩浩蕩蕩的出發了,只是這次眾人不再是滿臉愁容的模樣,而是總算帶了點歡快的心情踏上旅途。

 

商隊連夜走了一路的商道後,總算在隔日晨光初現時,在路邊的一處紮營處稍作休息。

這一點兒路程說實話其實對於春野櫻很宇智波佐助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早先前他們執行S級任務時更是有過沒日沒夜保護好委託人的時候,因此在商隊眾人幾乎一沾地就睡個東倒西歪的當兒,而春野櫻和宇智波佐助則是雙雙拿著水袋並肩走在不遠處的林蔭小路上。

「已經好久沒這麼早在森林裡走了呢。」春野櫻半瞇著眼,把水袋給裝滿後,便蹲在河邊,雙手掬起清水往臉上輕拍了幾下。

「嗯。」宇智波佐助把水囊給裝好後,便椅在一旁的綠樹下,看著春野櫻毫不矯揉造作的整理儀容的模樣,讓他恍惚之間想起了好幾年前,那個櫻髮少女也曾在溪邊露出這麼樣輕鬆自在的神情,只是那滿身泥濘且帶著傷的面容和如今自信明亮的模樣一重疊,讓他不得不好好正視起眼前這已然和自己並肩同行的少女。

想著想著,宇智波佐助臉上也不自覺帶著一抹極淡的笑容,讓甫站起身轉過頭的春野櫻一看怔愣了片刻,唇角一彎,清麗的臉上也跟著綻出了淺淺的笑意。

 

待商隊重新整頓一番再出發時,已經鄰近傍晚,夕陽餘暉就這麼灑落在一行人身上,讓整隻隊伍儼然披上了一層金黃色的薄紗,從遠處一瞧,深淺不明的看起來就如同旅途上不可多得的一幅美景。

而就這麼走走停停個三天後,商隊在第三天入夜前抵達了目的地。

在路程中或許是由於有了兩名忍術高強的忍者隨待左右,一路上幾乎是相當平順的,一點兒意外也沒發生,讓春野櫻原本提得老高的警戒心也一天天的鬆緩了下來,到了最後基本上就是走在宇智波佐助身旁,成天看著遠處群山片野、紅黃交接的秀雅風景,嘴上也沒停的自顧自的和青年說著話,儘管對方一貫少言的有一搭沒一搭的應著自己,春野櫻仍是開心的連臉上都藏不住那飛揚喜悅的神采。

面對商隊內總有人開玩笑的稱兩人為小情侶,春野櫻也從原本不肯正面回答,一邊不安的覷著宇智波佐助一臉面無表情的反應,轉變成越來越自然的笑著面對幾人的調侃。其實她心裡一直有著種僥倖的想法,只要一天宇智波佐助不出面否認的話,她就願意這麼繼續裝瘋賣傻下去。

反正都已經苦苦暗想過了那麼多年,這時就讓她自我欺騙一番又如何呢。

 

「非常感謝兩位願意一路護送我們到這裡,這點微薄的謝禮和賞金請收下。」商隊幫主將一袋有相當重亮的黑布囊交給春野櫻後,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一旁默不作聲的宇智波佐助,「其實啊,還有點事情想麻煩兩位……。」

「……。」宇智波佐助就這麼靜默的看著對方,讓商隊幫主一時間冷汗涔涔,只見他從口袋掏出了手帕擦了擦臉上的虛汗後說道,「是這樣的,因為這城鎮正舉辦著祭典,不久後就需要用到我們商隊內特地自外洋運回來的煙火,所以希望你們能幫忙我們先去通報一下主辦的神社,畢竟我們即使騎馬過去也要耗上不少時間。」

「啊……原來是這樣啊。那就交給我們吧!」春野櫻聽完在旁邊點了點頭,而後只見她拉了拉宇智波佐助的衣袖,見青年對著自己微微頷首後,便笑著應了下來。

 

根據商隊幫主所指示的路線,兩人花了約莫幾分鐘就達到了位於小山丘上的神社,兩人就這麼著著任務服走在滿是身著各色浴衣的人群中,顯得特別的突出醒目,而後就在人群紛紛將目光投射在他們身上的那刻,只見兩人身影一閃,就瞬間消失在原地,只留下後頭人群驚嘆不已的讚聲。

 

「啊、婆婆不好意思,我們是來通知你們,預定的煙火待會兒就會送到了。」兩人在神社後頭現身後,便走到離出入口最近的木屋處,才剛推開木門走進去,就見到一位白髮蒼蒼的婆婆走了出來,讓落在後頭的春野櫻趕緊走向前表明來意。

「原來是這樣啊,真是太好了,原本還在苦惱著要是趕不上怎麼辦才好呢。」老婆婆一聽頓時笑著將兩人迎了進去,並立刻倒了杯熱茶讓兩人暖暖身子。

「年輕人啊,既然都來到這了,要不要參加一下我們的祭典啊,今年可是會施放特別壯觀的煙火喔!」老婆婆笑咪咪的看著春野櫻低著頭猛看著茶水不答話的模樣,又見宇智波佐助更是心不在焉的瞧著別去,當下便把後頭的籌辦人員給叫了出來,指著跪坐在軟墊上的兩人說道,「你們幫他們挑件好看得浴衣吧,人家可是特地替我們送煙火過來,可不能虧待他們呢。」

幾名中年的婦女一聽便偷偷看了兩人幾眼,見老婆婆臉上的笑紋更是深了不少時,便止不住的替兩人默哀,看來老婆婆又起了玩心想撮合撮合這兩人呢。

「诶?不、不用了啦。」一聽到要穿上浴衣,春野櫻登時急了,連忙站了起來連聲拒絕,畢竟她自己穿不穿倒是無所謂,但要是惹得宇智波佐助不快的話,她可是一點兒也不願看到這情況的。

「穿就穿吧。」宇智波佐助滿臉無所謂的說了一句,倒是讓一旁的春野櫻張了張口,好半天都說不出話來,結果就在這當兒就被人給順手塞入了一件衣服,迷迷糊糊間就被推進了一間無人的房間中。

春野櫻盯著手中那套緞面相當精緻柔滑的浴衣,用力搖了搖頭,決定立刻拋去那些該死的顧忌,總之她決定先換上這套衣服,等出了門後就腆著臉,把那些年沒能和宇智波佐助一同在祭典上隨意逛著的遺憾,一次補齊。

 

殊不知她才剛拉開木門,就見宇智波佐助一臉愜意的雙手環胸站在不遠處,她有些訝異的抬眸時正巧撞上對方的視線,讓她立刻紅著臉搶先移開目光,只是看見對方身著著白色的浴衣,上頭還綴著幾枝淡梅,腰間繫著條深藍色的腰紐,肩上還搭著一件墨色的短外罩,襯著那張總是波瀾不興的臉,整個人看上去格外有種冷漠俊秀的感覺。

而與此同時,宇智波佐助也在春野櫻拉開房門的那刻就注意到了對方的動靜,見少女一看見自己就立刻低下頭,他順著視線往下看,就看見對方的耳朵正泛著淡紅,那潔白的頸項也在此時難得露了出來,他挑了挑眉再往下頭看去,就見少女穿著一身鮮紅的浴衣,上頭還點綴著幾瓣粉櫻,腰上繫著白色腰紐,比起平常看慣的俐落清秀模樣,少女此刻更有種溫婉柔和的美感,讓宇智波佐助的目光總不由自主的落在少女身上。

 

「好了,還杵在這兒幹啥呢!年輕人就得多出去走走,別老想待在室內休息。」那漫延著一室的尷尬氣氛被突然走過來朝兩人大喝一聲的老婆婆給瓦解了,只見春野櫻抬起頭,見老婆婆佯裝著一副凶巴巴的模樣,忍不住便掩著嘴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小姑娘就該多笑一點,瞧瞧這水靈靈的樣子,唉喲、可比我們村裡頭的花兒們好看多了。」老婆婆誇張的湊近到春野櫻眼前,見少女一臉吃驚的瞠圓了碧眸的樣子,煞有其事的轉頭看著宇智波佐助說了這番話。

「婆、婆婆,謝謝妳啊……我、我們先出去晃晃了。」春野櫻紅著臉,見宇智波佐助幽深的黑眸望過來時,心跳不由自主的漏了好幾拍,連忙垂眸掩飾著自己的真正情緒,走向前邊推著青年往外頭走邊和老婆婆揮手道別。

直到繞過了神社後院後,春野櫻才總算鬆了口氣,眼看自己的雙手還搭在青年的肩上,連忙乾笑的鬆開手,很是不好意思的說著,「佐助君,抱歉了,沒經過你同意就拉你出來。」

「沒事。」宇智波佐助看了少女一眼,見對方雙頰紅噗噗的可愛模樣,語氣頓時柔和了不少,「趁著人少趕緊逛,等等人太多我可顧不了你。」語畢,便邁開步伐往前走去。

「……!是!」春野櫻一聽更是激動的通紅了臉,見宇智波佐助已然走了老遠,趕忙提起裙裾快走了起來,只是礙於服裝和木屐的關係,春野櫻儘管再怎麼努力往前走,仍是差了對方有那麼一截的距離,讓她慌張的在後頭說著,「佐、佐助君,等、等我一下……唔!」話還未說完就感覺到對方突然止住了腳步,讓春野櫻來不及停下腳步便撞了上去,她摸了摸發疼的鼻子,還沒來得及說上些什麼,就聽見青年在前方淡淡的說道,「抓好,再跟不上就算了。」

春野櫻詫異得眨了眨眼,就見宇智波佐助伸出了右手橫在自己眼前,只是臉卻是轉向一旁讓春野櫻瞧不清對方的表情,只是就這麼一個動作就讓她當下又驚又喜的,連忙以雙手環了上去,頭就這麼順勢貼在對方的手臂上,也沒怎麼去搭理青年此刻的神情,白淨俏紅的臉上滿是說不出的幸福洋溢。

於是兩人便優閒的在祭典中閒晃著,原本春野櫻還時時停醒自己等等一定要注意到對方的步伐,卻發現宇智波佐助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放慢的步調,讓春野櫻幾乎以自己緩慢的小碎步走著都能和對方踩在同一個步調上,不曾落了下去。

 

在走過許多賣著文物的小攤販後,春野櫻便看見了一攤專門撈金魚的攤位,她一臉躍躍欲試的看著那處,又轉過頭來滿眼閃亮亮的盯著青年,讓對方沉默了許久後,仍是應了她的要求,幾度閉了閉眼,才下定決心率先邁開腳步。

春野櫻一見青年有些無奈又不得不答應自己的樣子,突然覺得這時的宇智波佐助真是可愛極了,她暗笑著偷偷覷了對方好幾眼噢,終於在青年一個冷冷的眼神射了過來時趕緊站直身體,裝成一副沒事人的模樣。

 

就在春野櫻撈完了金魚後,手上掛著一帶小小的戰利品,讓她一路上都笑得甜甜的,就算宇智波佐助冷臉對著她也是毫無作用,讓青年最後乾脆放棄要求少女好好做好表情控管,索性移開視線來個眼不見為淨。

在兩人胡亂買了些小吃食用完後,人群在短短的時間內忽然變得擁擠了不少,讓春野櫻幾番都要和人擠來碰去才能跟上宇智波佐助走得飛快的腳步,而宇智波佐助這時顯然不耐煩極了,他看著四周不停湧入神社的人潮,眉頭皺得緊緊的,側過頭一看便見春野櫻還在一旁和路人說著抱歉,讓他更是不悅的將少女拉到了自己面前,在對方還一臉疑惑的情形下,只見兩人的身形頓時消散在人海之中,在出現時已然雙雙穩當坐落在神社的屋簷上頭。

「诶?佐助君,怎麼突然……?」春野櫻滿臉不解的看著青年,目光觸及到對方能緊緊抓著自己手心的手時,臉色微紅的,目光也跟著飄忽不定的了起來。

「太吵了。」宇智波佐助冷酷的說道,看到春野櫻的視線仍定在自己的右手時,也沒有其他動作,只是那耳根子處明顯紅了不少。

春野櫻見狀也不由得大膽了起來,屁股往青年那頭再移過去一些、再移過去一些,最終總算如願的緊鄰著對方坐著,她抬起頭正好對上夜空中那輪又圓又亮的明月,讓她陡然想起了自己不論是去年亦或是前年那樣形單影隻的背影,想著想著,她只覺得喉頭有些苦澀好似哽了些什麼在其中。

她並沒有轉過頭看著青年,反而是雙眼看著明媚的月色,嘴上故作輕鬆的說著,「難得能跟佐助君一起逛祭典,真希望之後也可以這樣啊。」

就在這時,也不知道是哪兒忽然爆出了人群的歡動聲,此時只聽見有人大喊了聲,「要放煙火了。」而後就在下一秒,絢爛斑斕的花朵就在兩人眼前此起彼落的綻放,煙硝聲和人群的鼓舞聲幾乎是填滿了整個神社,但春野櫻卻在此時落寞的低下了頭,一滴淚悄然無聲的流淌下來,在那艷紅的浴衣上暈染開了一圈水紋。

她終究還是沒能聽見他的答覆。

 

等到那煙火都已施放完畢,底下的人群也跟著散去了不少時,春野櫻便舉起手想擦去臉上的淚痕,卻沒想到突然被宇智波佐助給一手抓住了手,她有些僵硬的想縮回手,卻是無預料得整個人被對方給納入懷中,她慌亂的想抬頭看看對方此看的表情,卻被那雙大掌給溫柔的按住了腦袋,此時便聽見上頭傳來了青年一貫清冷的聲調,卻是讓春野櫻一聽,原本已收回的淚水又再次潰堤而出。

 

他說,好,我答應你。


─12fin.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總之為了道歉就把篇幅拉長了一耶qaq

  21 2
评论(2)
热度(21)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