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13

13

 

離那日的煙火祭典已經過了約莫一個半月的時間。

兩人在當天夜裡回神社暫住一晚後,隔日一早和老婆婆告辭後就離開了小鎮,在日落時接近了火火之國的邊境,而後便在翌日進入了雷之國之中。

春野櫻自從那晚後,對於宇智波佐助的態度也從那種患得患失的情感中轉變為更加堅定的意念。

既然對方都這麼開口了,她再那般扭捏作態也就太不符合自己的本性了。

於是乎,宇智波佐助自此後幾乎每天都能看到少女笑得格外舒朗開懷的面容,就連原本對方身上隱藏的緊緊的那麼一絲不安,全都自那夜後消失殆盡。

宇智波佐助也無從去解釋自己到底是以何種的心態去對待這個總一心一意向著自己的少女,只是不知何時起,他的心情會跟著對方生動多變的情緒一同起伏,也不想再去抵抗對方總想貼近自己的親密舉止。

他真的一點兒都不感覺到厭煩。一點都不。

那些年曾經傷害過春野櫻的那些殘忍話語,他總想著要好好的道歉一次,卻沒想到那時春野櫻一臉迷茫的看著自己,好了半天才笑嘻嘻的靠上來勾住自己的手臂。

「佐助君都在想什麼呢!那種事情我早就都忘了啦。」

「櫻……你……。」

「所以說不要緊的,佐助君。」

宇智波佐助看著春野櫻掛在臉上的燦爛笑容,有那麼一度的想把那樣美好的事物藏在自己懷裏,但最後他仍只是伸出了手,揉亂了少女那頭被夜風吹得格外凌亂的櫻髮。

宇智波佐助看見少女瞇著眼笑晏晏的仰頭任由自己繼續繼續輕撫著頭頂,宇智波佐助有些無奈的在心底嘆了口氣。

有時候他都會這麼想,喜歡了自己這麼久還不放棄的春野櫻,真是個傻子。

傻到他也忍不住想看看對方腦袋瓜裡到底都裝了些什麼。

結果在一次看春野櫻為了救一隻快掉到水裡的兔子而整個人不小心跌進水中時,宇智波佐助趕忙一個瞬身將全身濕漉漉的少女從水中撈出來,見對方一副不好意思的抱著兔子縮在自己懷中的模樣,宇智波佐助挑了挑眉,終究還是沒忍住的問道,「你腦袋裡到底都在想什麼啊?」

「啊?」春野櫻呆愣的看著宇智波佐助,接著像是想到了什麼而低著頭輕拉著青年的衣服,「那…那個啊,當然、當然都是在想佐助君啊。」

宇智波佐助聞言,忍不住在春野櫻一臉羞澀眨著眼直瞧著自己的目光下,低笑著搖了搖頭。

還真是個傻子啊。

 

這日兩人在中午時分抵達了位於雷之國南邊的一座小村莊。

豈知兩人才剛走出村內唯一一家餐館,就有人從後頭叫住了宇智波佐助。

「是宇智波先生嗎?」一道爽朗的女聲自兩人背後響起。

「……?」春野櫻一聽見是女性嗓音時,渾身一個緊繃,就連環住青年的手也不自覺抓緊了緊分。

「是你。」待兩人齊齊轉過身時,宇智波佐助瞧見來人時,僅僅是不冷不熱的回了一句。

「佐、佐助君是你認識的人?」春野櫻連忙上下打量起眼前人,見對方不過是個三十歲上下的女子時,便鬆了口氣,並同時偷偷瞧了宇智波佐助一眼,心想著佐助君肯定不喜歡這麼老的對吧。

「之前的委託人。」宇智波佐助往旁邊一看,就見春野櫻正眼巴巴的盯著自己,嘴角便揚起了幾分。

「喔!」春野櫻忍不住大聲應了一字,見宇智波佐助正看著自己時,便咳了幾聲,垂著眼慌忙解釋著,「不、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說還好不是佐助君很要緊的人。」

結果這麼一講完,春野櫻臉色紅了又紅,簡直有種自己正自掘坑跳的感覺。

而宇智波佐助聽到少女這番欲蓋彌彰的話時,黑眸中微光一閃,為了不讓春野櫻更加的羞窘,索性直接轉開話題。

「有事?」宇智波佐助對於不相熟的人通常沒有幾分的耐心。

「只是沒想到還會在這裡碰見宇智波先生。」女子並沒有因青年的冷漠而感到不舒服,反而是笑著看了眼頭已經快低到地上去的春野櫻,別有意味的說了一句,「今年,肯定很多女孩子會心碎呢。」

「那、那是必須的。佐助君怎麼可能會……!」春野櫻一聽原來這地方有著許多情敵時,連忙站直了身體,抓牢了青年後,緊張的和女子說道,但說到一半見對方笑吟吟的看著自己時,這才發現自己似乎又被戲弄時,滿臉困惑的在面容平靜的青年和女子臉上來回瞧了幾番後,才癟了癟嘴乾脆閉上嘴站在一旁不說話。

「想來這次宇智波先生肯定也對一些任務情報有興趣吧?」

「嗯。有什麼比較……。」宇智波佐助頓了頓,「比較適合兩人的任務。」

春野櫻眼神一亮,嘴角偷彎著的靠在青年身旁。

「最近倒是有個不錯的任務。就是去那個小山丘上的屋子住上一晚,如果一整個晚上都沒有出來的話,那賞金可是跟A級任務差不多呢。」女子順手指向那個小山丘。

「A級?是那麼房子裡有什麼機關嗎?」春野櫻好奇的問著。

「並不是的。但據說裏頭鬧鬼呢。」

「鬧、鬧鬼啊……佐助君你你說呢?」聽到鬧鬼時,春野櫻忍不住抖了抖身子,但還是不忘徵詢一下青年的意見。

「就接下來吧。」宇智波佐助淡淡的頷首,卻在此時看見春野櫻睜大了眼,一臉不可思義的看著自己,當下便問了少女一句,「會怕?」

「我……當然不會!」春野櫻一鼓作氣說完後就後悔了,只是在那女子看過來自己這裡時,她又不服氣的刻意挺起胸來,滿臉自信的模樣,這麼一來就是要她接著示弱也不可能了。

 

於是兩人接下了任務後,就被委託人給帶至那棟建築物前。

春野櫻見這山丘上就僅僅只有這麼一棟房子,從遠處望去還能將底下村莊的美景給盡收入眼底,當下不免詫異的問道,「這裡就只有這麼一棟房子啊?」

「是啊,這塊地是我們家老爺的土地。因此老爺說蓋了這棟房子是要留給子孫輩們享用的。」這次任務的委託人是個挺健談的中年男子,一路上春野櫻也跟對方探聽了不少這村子內的事情,見對方都能鉅細靡遺的說出來時,不免對這次的任務內容又多了幾分害怕,因此春野櫻總是刻意的落在宇智波佐助後頭約半步的距離,就怕那什麼鬼靈精怪的玩意兒會隨時冒出來嚇唬他們。

「原來如此。」春野櫻點了點頭,「所以我們的任務內容就是在這邊住個一晚上就好?」

「是的。相信兩位也都知道了這房子的詭異之處,還未完工前就有工人說在這兒撞鬼,完工後少爺們住了沒多久也都紛紛搬了出去。老爺請了道士來作法也還是沒用,之後貼出這個任務時,倒是有很多人躍躍欲試,可是卻還是沒有人能撐到白天才出來。希望兩位能挑戰成功啊……。」男子見春野櫻滿臉驚恐的幾乎整個人都躲到宇智波佐助後頭,連忙安撫道,「不過問過那些挑戰過的人,他們也都說不出個什麼所以然來,因此我想和靈異事件應該是有差別的。還有啊,屋子裏面的東西都可以隨意使用。那麼,就麻煩兩位了。」男子和兩人點頭致意後,便站在大門外,直到看見兩人的身影進入到宅內後才離開。

 

「說是鬧鬼,可是這佈置看起來就很溫馨啊。」春野櫻緊跟在青年後頭,一雙眼更是忙碌的東瞧西瞧,在看見屋內滿是和一般小家庭內會出現的佈置相同時,早就忘了內心的恐懼,開始恣意的在屋內晃了起來,接著晃著晃著就走到了廚房,春野櫻看著裏頭擺放齊全的餐具和廚具,還有一整籃的蔬果筐,便蹲下身拿起其中一顆蘋果咬了一口,「嗯,真甜!」

這時她正好看見宇智波佐助也往這裡走了過來,連忙三步併作兩步的跑了過去,將自己剛咬過的蘋果獻寶似的捧到對方眼前,「佐助君,這個蘋果很甜呢!你要不要吃看看!」

春野櫻過了半晌才想起自己又做了什麼蠢事,臉色一紅便要收回手,卻沒想到這時青年便低下了頭,就著她的手在那蘋果上頭咬了口。

「真甜。」宇智波佐助皺著眉說了句。

「佐、佐助君……!」春野櫻這下子整張臉都紅了,一隻手要伸不伸的,很是尷尬的定在那兒。

「嗯?這太甜了,你吃吧。」宇智波佐助見春野櫻臉紅得不正常,走近了少女,伸手摸了摸對方的額頭,確認過沒發燒後,便語氣柔和的說著。

「啊……好。」

春野櫻默默的回應了句,在宇智波佐助轉往其他地方看看時,將那剛剛被青年咬過的蘋果往自己眼前湊,接著暈紅著臉微微張開口,往那缺口處再咬了一小口。

嗯……真的好甜啊。


─13FIN.

放假了,接下來可以比較正常更新了QQ

  18 5
评论(5)
热度(18)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