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14

14

 

春野櫻滿臉通紅的緩緩把那顆蘋果給解決掉之後,在廚房那兒摀著臉做了好一段時間的心理建設,才終於又恢復了平日那般無慮愛笑的模樣,腳步輕盈的開始尋找起不知道已經晃到哪兒去的青年。

 

走到走廊轉角處時,春野櫻邊走邊看著右手邊落地窗外的景致,結果一個不留神就差點和正往這裡走來的宇智波佐助撞上,要不是對方眼明手快的把春野櫻給乾脆拉到身前,那麼這下子一撞上去肯定額頭就要腫了個小包起來。

「唔、佐助君,不好意思。」春野櫻見宇智波佐助仍牽著自己的手時,笑得一雙眼也跟著亮了起來。

「嗯。」宇智波佐助嗯了一聲算是回應,察覺到少女站在那兒一臉掙扎著要不要抽出手時,他只覺得手心被那比自己小上大半的柔軟的手給蹭得有些發熱,但他也沒打算就要鬆開手,只是故作要走的模樣,這時就見春野櫻的小臉皺成了一團,擠眉弄眼了番後又長吐了口氣,接著在他邁開步伐時也立刻跟了上來,同時那隻手還緊緊的、溫熱的貼在自己的手中。

「佐助君,晚餐的話,我煮給你吃好嗎?」像是為了掩飾臉上得不自然,春野櫻刻意的轉過頭去看外頭的風景,佯裝雲淡風清的問道。

「好。」宇智波佐助也沒去戳破少女此刻的小小心思,只是平淡的點了點頭。

「嗯!那佐助君就好好期待吧!」春野櫻笑得自信滿滿的回過頭看向青年,見對方臉上難得的露出抹淺笑時,笑得那是格外的得意。

「那佐助君你先去外頭等我,我不會讓你等太久的!」一走到廚房前,春野櫻便急忙忙的將宇智波佐助往外頭的餐廳推去,直到看見青年已經拿起一旁的書籍隨意翻閱起來時,春野櫻便立刻躲回廚房內,開始繞著菜籃想著該煮些什麼才好。

 

「如果是佐助君要吃的話,還是先煮個番茄蔬菜湯好了!」春野櫻從竹筐中挑了幾顆顏色不錯的蕃茄還有胡蘿蔔、小蘑菇和玉米筍後,又拿了幾顆馬鈴薯抱在懷中,「嗯……馬鈴薯燉肉的話,佐助君應該會接受吧。」

春野櫻站在流理台前看著紅黃一片的食材,偏過頭想了想,只見她突然擊了個掌,「還是再捏一點飯糰好了。」

於是春野櫻便開始在廚房內忙活了起來。

她先洗了些米放在小釜內蒸煮,而後便開始俐落的切起蕃茄來,切到一半便看見放在爐子上的水滾了,怕那熱水不小心溢出,春野櫻心下一急手上的刀便往前滑了幾分,於是便見那細白的食指上倏地被劃開了一道血痕,讓她反射性叫了聲,「啊!」

「櫻,怎麼了?」話未落,人先到。

只見宇智波佐助從客廳一個瞬身直接來到春野櫻身旁,見少女還呆愣愣的看著那食指發呆時,便直接拉起對方的手將那傷口處含入口中。

「佐、佐助君……其實不、不用那麼……。」看到自己的手指被青年給含在嘴裡時,春野櫻登時瞠大了眼,臉上也瞬間變得通紅,只見她害羞的頻頻移開視線,但最後還是咬著唇結結巴巴的小聲說道。

「血止了。」宇智波佐助在嘴中已無血腥味之後,便鬆開了對方的手,臉色嚴肅的說著,「下次小心一點。」

「知道了佐助君。那、那個啊,謝謝你……。」春野櫻趕忙將那隻手藏到身後,聽見青年叮囑自己的話語時,心裡那是開心到幾乎快飛上了天。

「嗯。」宇智波佐助才剛說完,就又被少女推著往外頭走,說是佐助君待在這兒我不能好好專心煮飯的。

於是宇智波佐助便從善如流的繼續待在客廳隨意翻著剛剛正在看的書,但實際上卻是時不時留意著廚房那頭的動靜,以至於書上的內容基本上是一個也沒瞧進眼裡。

 

春野櫻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好讓自己清醒一些後,便又繼續切起蔬果來,只見她刀法俐落的將蕃茄、胡蘿蔔和馬鈴薯切成丁狀,又洗了顆白菜後,將蔬果全都放入滾好的熱湯中,並等水滾後,開小火燉到食材軟爛,加入些許黑胡椒和鹽提味後便大功告成。

只見春野櫻抬手擦了擦額上的汗水,隨後便將湯蓋上鍋蓋並端到外頭的餐桌上。接著只見她已經退冰完成的豬肉切成片狀,把肉放入已預熱好的鍋子內拌炒,接著在加入洋蔥繼續炒,等洋蔥呈現微黃時,便將馬鈴薯和胡蘿蔔放入鍋中,並加入水至七分滿,大火煮個一會兒後,便將湯上頭的雜質撈出,並轉為小火加點調味料後,把鍋蓋給蓋上。

春野櫻轉為處理那鍋剛放涼的釜飯,只見她舀了點白飯嚐口後,很是滿意的直點著頭,接著便將手給洗乾淨,挖了幾團白米飯在手中後,把剛剛從櫥櫃中找到的未過期的酸梅夾了幾顆出來,一一包入米糰中,接著在捏成三角狀,並黏上一小片海苔,將三角飯糰擺在已經洗淨的桃葉上頭。

把飯糰處理好後,春野櫻便回過頭來烹煮仍在爐上煮著的馬鈴薯燉肉,只見她把鍋蓋一掀,頓時蔬菜的鮮甜味混和著淡淡肉香在廚房內散溢開來,春野櫻低頭深吸了幾口後,彎起了嘴角,見湯汁都已經收了半乾時,便關了火,將這香氣逼人的料理蓋上鍋蓋後端了出去。

春野櫻看了看餐桌上的兩菜一湯,有些不滿意的搖了搖頭,恰巧這時看見了角落擺放著一籃雞蛋,連忙小跑步過去撿了三顆在手上,回廚房又做了道簡易的厚蛋燒後。見餐桌上總算看起來熱鬧些時才點了點頭,把飯給盛好後,便走去客廳喚人,「佐助君,可以來吃晚餐囉!」

宇智波佐助聞言走進餐廳時,就看見春野櫻正笑著站在餐桌邊看著自己,他還未坐定位便已聞得到那正散發著熱氣的食物香氣,一時間有些怔然的說著,「櫻,這都你做的……?」

「嗯!佐助君嚇到了吧!」春野櫻俏皮一笑,接著便拉開了椅子坐到青年身旁,「雖然我以前的料理不怎麼拿得出手,但苦練了一番後還是可以見人的吧!」

「嗯,看起來的確不錯。」宇智波佐助說完後便被春野櫻催著趕緊夾菜吃看看,夾了些燉肉放入口中時,那帶著蔬菜淡香的肉片讓宇智波佐助一時間想起了小時後曾嚐過的滋味,不免有些懷念的又夾了些放到碗中。

「佐助君,怎麼樣?好吃嗎?」春野櫻見宇智波佐助自顧自的吃著,不免有些忐忑的問道。

「……好吃。」宇智波佐助看了春野櫻一眼,見少女一臉緊張的盯著自己,這才緩緩的從口中吐出幾字,見少女一臉放心的模樣,便淡淡的加了一句,「妳也趕緊吃吧。」

「嗯。」春野櫻重重的點了頭,接著便拿起碗筷也跟著吃了起來。

一頓飯吃下來,兩人皆比平常還要多吃了不少,尤其是當春野櫻問著青年還要不要幫他添飯時,青年也點頭應了,吃到了最後,只見桌上的飯菜幾乎都被一掃而光,讓春野櫻很是驕傲的在清理碗盤時和正擦著碗盤的青年說著,「佐助君要是想吃的話,以後我還是會煮給你吃的。」

宇智波佐助擦著盤子的手一頓,接著只見他嘴角微微翹起了幾分,「好。」

 

在兩人分別洗漱完畢並在客廳討論了下之後的旅程後,便回到了各自的房中準備就寢。

 

夜半時分,春野櫻睡到一半突然聽到窗戶外傳來了點聲響,她不以為意的翻身又繼續睡去,沒想到這次換成了更加清晰的人聲,那難以分辨性別的嗓音就在春野櫻耳邊冷冷的響起,「快…點…滾…出…去……。」

「啊?!」春野櫻便那恍若近在耳邊的聲音給嚇得一個激靈,整個人呆呆的坐在床榻上,她左顧右盼了番,見四周景物都沒有任何變動時,臉色古怪的皺了皺眉,正要躺下來時,又聽見了那一模一樣的嗓音,只是這次卻是更加激烈的尖叫聲,「給我滾出去!」

「啊啊啊啊啊!」春野櫻嚇得直接跳下了床跑出門外,見宇智波佐助正巧打開房門時,便想也沒想的衝了進去,索性直接鑽進對方的被窩裡來個眼不見為淨。

「……你這是怎麼了。」宇智波佐助一向淺眠,在春野櫻開始尖叫的第一聲就醒了過來,正要出門察看對方是否遇到了事情,去見春野櫻白著臉一路尖叫衝進了自己房裡,而後一股腦兒的鑽進自己的被窩裡後就沒了聲息,讓宇智波佐助先去少女的房間探查了番後,才走回自己的房內,看著那縮成一團的棉被問道。

「佐、佐助君……好、好像有鬼啊!」春野櫻只從棉被中探出一顆頭來,雙眼還緊張兮兮的直東瞧西瞧的。

宇智波佐助聞言,眉頭皺得更深了,但見少女一臉害怕的樣子,還是和緩了口氣,「這房間給你睡,我去你那間睡。」

「佐、佐助君……。」春野櫻見青年要走,趕緊拉住了對方的衣角,可憐兮兮的看著對方,「我、我會怕……。」

「……。」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櫻對視了幾秒後,仍是敗在對方那雙漫著霧氣的朦朧碧眸下,只見他嘆了口氣,「我知道了。」

春野櫻一聽雙眼一亮,這才終於稍微鬆開了點棉被。

宇智波佐助看著春野櫻仍是死死的霸占著自己的床位不肯動彈,便低聲說了句,「過去點,我要睡了。」

「诶?……啊、是。」春野櫻聞言有些詫異的看著對方,接著才紅著臉趕忙往裏頭挪了挪,直到身子碰到了牆角才停住,看見宇智波佐助冷靜的躺上床時,才想到自己還將被子纏在身上,連忙乾笑著分了些過去,「佐、佐助君,蓋點被子吧。」

「嗯。」宇智波佐助看了春野櫻一眼後,又閉上眼假寐。

春野櫻此時滿心滿眼都在想著自己竟然正和青年同睡一床的事,想到那嘴角的弧度越來越大,正要笑出聲時,卻又聽見耳邊傳來了那令人膽寒的聲音,「我叫你滾!!!」

「啊!!又來了!!!」春野櫻頓時臉色一變,驚嚇的抓著青年的袖子直發抖,「佐、佐助君,你聽見了嗎……?」

「嗯。聽見了。」宇智波佐助在聽見那嗓音時便開了瞳術,果不其然看見了幾絲微弱的查克拉環繞著整間室內。

宇智波佐助本來要直接起身去將那始作俑者給辦了,卻沒想到這時窗外突然一陣閃亮,接著便是轟然而至的巨大雷聲,讓本就受到驚嚇的春野櫻雙眼一翻,幾乎就要暈倒在青年懷中。

宇智波佐助見狀,匆匆往窗戶瞥了一眼,正好看見了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快速的逃離此處,他內心已有記較後,便轉頭看著緊咬著唇說不出話來的春野櫻,難得的調侃了句,「不是說不怕鬼嗎。」

春野櫻很是窘迫的紅了臉,尚噙著淚的眼就這麼直直的看向對方。

宇智波佐助見少女很是可憐的吸了吸鼻子,終究還是一手環過了對方的身子,同時不算溫柔的將手覆上了對方的眼,不著痕跡的逝去了那溫熱的液體,並微低著頭在少女耳邊沉聲說了句,

「櫻,睡吧。」


─14FIN.

  16 4
评论(4)
热度(16)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