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15

15

 

春野櫻醒來時伸了個懶腰,只覺得這一覺睡得特別好。

起初她還有些意識迷濛的打著呵欠,眼睛半睜半閉的,只能隱約看得清另一頭自窗戶映入室內的光線,她皺了皺眉正想掙扎著起身時,眼角餘光突然瞥見自己身旁有著一道墨色的殘影,讓她霎時止住了動作,等眼睛完全適應了室內的亮度時,她才終於看清楚自己身旁正躺著一個男人。

更正確一點來說,她昨夜就是和這人一起同榻入眠。

 

光是想到這兒就讓春野櫻臉又開始發燙,雙手幾乎掩住了整張臉,只剩下那雙漂亮清透的碧眼自指縫間露了出來。

春野櫻盡量放緩呼吸的看著青年的睡顏,見對方睡著時仍是一貫嚴肅的抿緊唇時,春野櫻一時間伸出了手想要撫平那眉間的皺摺,卻又在快觸碰到對方肌膚的那刻罷了手,一隻手頓時猶豫不決的僵在半空中,她往青年的方向又偷偷蹭過去了幾分,只見春野櫻一手撐著下顎,正出神的盯著青年的面龐。就在她斂下眼眸,小小的嘆了口氣,要把那仍伸在空中的手收回時,便見青年原本緊閉的雙眼此時睜了開來,一把便抓住了少女正要收回去的手腕。

「佐、佐助君!」春野櫻被宇智波佐助的舉動給嚇了一跳,見對方雙眼有神的朝著自己看來時,更是有種被當場抓住小辮子的錯覺,讓她面上一下子更加滾燙,頻頻的想不著痕跡的想將手給抽出來。

「早。」宇智波佐助其實一早就醒了,只是準備要起身前就感覺到一旁的少女也有了要醒來的跡象,本是打算晚點起床不讓對方感到尷尬,沒想到對方卻反而往自己這邊越靠越近,還滿臉通紅的看著自己。他覺得一早就能看見少女變化萬千的表情很是有趣,見對方原本白嫩的臉龐此刻已紅得跟顆番茄一樣時,便一臉鎮定的說了這麼一句。

「诶…嗯,佐助君早!」春野櫻被青年突如其來的這句給弄得一下子蒙了,回過神時,只見她嘴角揚起了個大大的笑容,充滿朝氣的說著。

「嗯。起來吧,等等用過早餐,就先去解決昨晚那件事。」宇智波佐助邊說邊下了床,同時一把將還坐在床上的春野櫻給拉下了床,見少女聽了自己的話後臉上有些呆愣愣的樣子,便先行走進盥洗室梳洗一番。

等宇智波佐助洗漱完畢,春野櫻還待在另一側的盥洗室內,就在他正準備走向廚房隨意替兩人弄點東西吃時,就聽見後頭的門碰的一聲,一身紅衣的少女輕巧的跑過了身畔,一個眨眼間就來到了自己眼前。

「佐助君,你等我一下,我馬上來做早餐。」春野櫻把青年給按在了餐桌旁的木椅上後,才轉身走進廚房開始做起早餐,好在她平時有事沒事也會做些料理和父母一起吃,因此早就鍛鍊出來的速度讓宇智波佐助還沒坐熱椅子,面前就已經擺好了幾道基本的早餐菜餚,讓宇智波佐助內心閃過一抹讚嘆,但面上仍是不動聲色的和春野櫻一同用著早點。

 

兩人快速的把餐點給解決掉之後便出了門。

春野櫻在這時忽然想起了起床時青年的那番話,讓她有些後怕的走在對方後頭,小小聲的問道,「佐助君……你說昨晚那個……那個是真的嗎?」

宇智波佐助聞言停下了腳步,見春野櫻餘悸猶存的害怕模樣,便伸手輕輕拍了拍對方的頭頂,「那不是鬧鬼,是有人用忍術作亂。」

春野櫻臉色微紅的把青年的手給拉到身側後,臉色一整,沉吟了半晌才問道,「所以說,根本不是鬧鬼,而是有人存心想讓這房子住不了人?」

「嗯。不過這手段太過粗糙。」宇智波佐助冷冷的下了評斷,讓一旁的春野櫻猛然想到昨天中招的就是自己,只能臉色微窘的乾笑了幾聲,「呵呵,是啊……不過佐助君知道那個人現在在哪嗎?」

「應該是住在那棟房子後頭的山坡下。」宇智波佐助說完忽然間拉過正墊著腳尖看向山腳下的少女,只見兩人的身影在樹叢間一閃,再見時已悄然落至那山腳下唯一的一棟磚瓦房前。

春野櫻被宇智波佐助這些日子來總令人猝不及防的瞬身術給弄得早已沒了最初那種驚慌,反而是鎮定的打量起四周後,轉過頭來和已經走到那屋子正門前的青年說道,「這附近的能走到那棟屋子的路好像就只有一條呢。」

「看來,應該不會有錯了。」等春野櫻走到自己身旁後,宇智波佐助的右手才剛貼上門板,就感覺到一陣熟悉的查克拉,讓他冷哼一聲,正要推開門時,就見門板被人給拉了開,一個矮小的身子就徑直往春野櫻那頭衝去,讓他很是不悅的乾脆抓住對方的衣領,將那小傢伙給提了起來。

「呃、佐、佐助君,你先把他放下好嗎?」春野櫻見宇智波佐助手上提著的小男孩正對著他倆疵牙裂嘴,並不停的晃動手腳掙扎時,雖然不能明白這小傢伙犯案的動機為何,但見這男孩的年紀也不過十歲的模樣,讓她一時有些心軟的說著。

宇智波佐助見春野櫻擔憂的看著那小男孩時,雖然比較想以更迅速的方法解決此事,但終究還是順了少女的意鬆開了手,讓小男孩直接跌坐在地面上。

「嘶──好痛……你們、你們這群壞人,給我等著……呃!」小男孩邊摀著發疼的屁股邊惡狠狠的和兩人說著,這時只見春野櫻笑咪咪的蹲下身來,一拳往小男孩腳邊捶了下去,便見地面頓時裂開了好幾道粗痕,讓小男孩登時噤了聲,看著春野櫻的神情就像是見了鬼一樣。

「你可以說說為什麼昨天晚上要在那邊裝神弄鬼了吧?」春野櫻笑笑的問著,而宇智波佐助則是站在一旁,嘴角輕揚的看著少女一臉溫和的恐嚇著小男孩。

「我、我……你們、你們都幫著那個大壞蛋!!!我、我絕對要保護好媽媽!!!」小男孩似是被春野櫻給嚇著了,本來有的氣勢也頓時消磨待盡,但看著對方正一派悠閒的折著手骨時,讓他不知哪兒來的勇氣,豁出去般的朝春野櫻大吼著。

「你說大壞蛋……?我只知道那棟房子的主人很有錢,但沒聽說過他還是個壞人啊。」春野櫻愣了愣,雖然眼前這脾氣火爆的小子很容易失控,但一看到一個小孩會露出那樣憎惡的眼神時,很是疑惑的看了眼身旁的青年。

「你的怨恨,說來聽聽。」宇智波佐助雙手環著胸,居高臨下的看著小男孩說著。

小男孩被眼前這兩人所散發出的強烈氣場給弄得有些害怕,但見對方似乎沒了想攻擊自己的心態時,有些不情願的扭過頭說道,「那棟房子的土地本來是我們家的。那個大奸商看中了那塊地後,想騙我爸爸轉讓土地,就把他騙去賭場,於是我爸輸了錢只能拿那塊土地抵債。」小男孩越說眼中的悲憤更加濃烈,「但後來我爸知道自己是被人給騙了,要去爭論時,就被那群人給推下了山谷。那個大奸商他後來只是派了個人來,說是給我們一些生活費用後,隔天就把那塊地給圍了起來,並把我們家的田地都鏟平拿來蓋房子……我和媽媽只能躲到這個地方來。但是、但是……那個大奸商說要我們現在住的這個土地,所以要我們搬去別的地方……我實在忍無可忍了,所以才……嗚嗚嗚嗚……。」小男孩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讓春野櫻連忙掏出帕子替對方擦乾淚水。

「佐助君……我們幫幫他們吧?」春野櫻站起身來,滿臉不忍的說著,雖然她有想過這事情發生的背後可能另有隱情,卻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可憐的故事所造就而成的。

「讓他先回去,我們回村。」宇智波佐助點頭後,見春野櫻已經把那男孩給哄回屋內後,一把環過少女的腰際後,使了記瞬身術來到那富商的辦公處前。

 

兩人一走進去,就見富商正抽著雪茄翻著報紙看,春野櫻一見富商還安穩的坐在那兒時,整個人都不好了,舉起拳頭就要往那兒揍去,卻是被一旁的青年給伸手擋了下來。

「佐助君?」春野櫻不解的問著。

「我來。」宇智波佐助說完後便沉默的走到對方的辦公桌前。

「喔,是兩位忍者啊,怎麼樣,其實我那屋子根本什麼事也沒有對吧?」富商見來人是昨天來接委託的忍者時,笑得那張肥肉滿布的臉都擠成了一塊,幾乎看不出原本的五官來。

「嗯。有事的是你。」宇智波佐助冷漠的說著,同時飛快的從背後抽出草薙劍抵在富人的脖子上。

「你、你做什麼啊……?!來人……。」富人驚懼的抖著身子,一手顫巍巍的指著宇智波佐助,正想大聲呼喊外頭的保鑣時,雙眼忽然對上了青年鮮血般殷紅的右眼,而後便暈了過去,再也無聲無息。

 

「佐助君,這種人還要你用瞳術,真是大材小用。」春野櫻一看見那富人倒在地上後,便走上前去翻找對方抽屜內的文書檔案。

「用刀的話,髒。」宇智波佐助話一出便讓春野櫻噗的一聲笑了出來,把找到的地契摺好放入腰包內後,便主動向前抓住了青年的左手,笑嘻嘻的說著,「偶爾也讓我主動一次嘛!」

宇智波佐助勾唇一笑,反手將少女給抱入懷中後,便立刻瞬身離開此地。

 

兩人一到了山腳下時,就見那個小男孩一臉防備的躲在門後看了過來,讓春野櫻忍俊不住的走過去,好聲好氣的說著,「你不要擔心,那個大壞蛋已經被大葛格處理掉囉。不會再來找你們麻煩了。」

「真、真的嗎?!」小男孩小心翼翼的往高大的青年那兒瞧去,見對方默默頷首了之後,便歡呼了起來,也不顧大門沒關上就一個溜淹的往裏頭跑去,同時嘴上還大喊著,「媽媽!!媽媽快出來!!!大葛格跟大姐姐幫我們把大壞蛋給處理掉了!!」

「這小傢伙,怎麼變臉變得這麼快啊。」春野櫻聽見那小男孩歡愉的嗓音時,嗓音含笑的嘟囔道。

「妳也不差。」青年這時突然插了這麼一句話,讓春野櫻登時紅了臉,吶吶的辯駁著,「佐助君……哪能這樣比啊。」宇智波佐助見少女這般羞窘的模樣,嘴上的笑意更甚。

「兩位大人,謝謝你們。」一道溫和的嗓音自門口傳來,春野櫻轉過頭去就看見小男後身後正站著一個帶著和藹笑容的婦人。

「大葛格!你怎麼把壞人給打倒的,可以教教我嘛!!」春野櫻見宇智波佐助正被那小子給纏得再也無法繼續耍酷下去時,忍不住掩著嘴偷偷笑了起來,卻在這時見婦人拿了個方型的布料遞到自己眼前,「這是……?」

「這是我的一點兒心意,是我自己織的,還望兩位不嫌棄才好。」

「怎麼會,這很漂亮啊!」春野櫻把布一抖開,才發現原來那是一個極寬大的斗篷,上頭還繡滿了繽紛的花草圖案,雙手忍不住在那花紋上頭輕撫著,并同时将腰包内的地契拿出来还给妇人。。

「好了,不要再煩大葛格了,快點過來媽媽這裡!」婦人見春野櫻很滿意謝禮後,便將已經把青年給鬧得很是沒輒的兒子叫了回來,並在春野櫻又悄悄往宇智波佐助那兒看幾眼時,對著少女笑著說道,「兩位好好去度蜜月吧,我們這就不吵你們了。」說完便和兩人敬了個禮,隨後便抓著還想跑去問青年問題的兒子回屋內去了。

只留下春野櫻漲紅了臉,拿著那斗篷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兒。

 

「櫻,怎麼了?」宇智波佐助頭疼的看著那小男孩被帶進屋內後,一轉頭就看見少女怔愣的直盯著地上瞧,不免加快了腳步,低聲問著。

春野櫻一聽是青年的聲音,連忙抬起頭來,胡亂的揮舞著雙手,「沒、沒什麼。我們去下個地方吧?」

宇智波佐助不疑有他的邁開腳步便往後頭的山林走去,只見春野櫻看著手中的斗篷看了一會兒後,便將之放入背包內,臉上暈紅未褪的跟上了青年的腳步。

只是方才婦人離開前的那番話仍盤據在她的腦海中。

 

如果是、是蜜月就好了。

這麼一想,春野櫻的臉又更紅了幾分。


─15FIN.

  15 2
评论(2)
热度(15)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