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16

16

 

傍晚時分,原本蔚藍天空早已矇上了一層陰影,厚重灰暗的雲層就這麼籠罩在二人所處的森林上方。

「佐助君,好像快下雨了。」春野櫻輕盈的跳上前方大樹上最高處的枝枒,一見入目所及仍是一叢又一叢豎立得直挺濃密的樹木,便又跳回後頭青年所站著的那根粗樹枝上。

「找個洞穴吧。」宇智波佐助話才剛說完,就感覺到有幾滴冰冷的液體沾上了他的髮梢,他抬頭望向天空,此時正好有一滴斗大的水珠淌落在他的臉頰上,只見他緩緩的伸出手將那水漬給拭去,低聲說道,「下雨了。」

「真是的!怎麼一下子就變成這麼大的雨。」春野櫻眼見雨勢越趨浩大,連忙拉著宇智波佐助跳到地面上,盡量挑著葉蔭較茂密的地方快速前進著,好讓兩人淋濕的機率能降到最低。

只見一紅一黑的身影快速在林間穿梭著,但是隨著雨水逐漸浸濕兩人的衣裳,那滲入骨內的寒意讓春野櫻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腳下的速度也不由得慢了幾分,在前頭的宇智波佐助見少女落後了自己一大截時,便立刻回過頭,腳下一使力,便立刻移動到對方身旁,見少女身是上的鮮紅布料都濕了大半,因緊貼著身軀而露出了明顯的線條時,讓宇智波佐助盯著那處愣了會兒後,才匆匆撇開視線,從背包中拿出了自己在沙漠中行走時才會用上的斗篷,攤開後便直接蓋到正不停搓著雙臂取暖的少女身上。

「披著吧。」宇智波佐助淡淡的說著,同時將視線轉向仍是一片煙雨矇矓的樹林中,「這雨大概還要下一陣子。」

「佐助君……。」春野櫻冷得直發抖時,就感覺到全身被人給罩上了一件溫暖的料子,讓她下意識的看向一旁的青年,不著痕跡的往青年的身邊挨了過去,將身上的斗篷掀開了一部分墊起腳尖蓋到對方的肩上,「一起遮吧!不然會感冒的。」見宇智波佐助望過來時,春野櫻淺笑著回看了過去。

「嗯。」宇智波佐助嘴唇微揚,伸出手搭在對方的腰上,讓少女更加貼近自己幾分,「站過來點。」

春野櫻一聽,碧眼睜的圓亮亮的,只聽她突然間驚呼了聲,而後轉身從背包內翻出先前那位婦人送的斗篷,「佐助君!這個斗篷好像比較大一點。」春野櫻獻寶似的將斗篷抖開給青年瞧,接著就要往兩人身上蓋去,只是由於身量差距的緣故,她始終沒能將斗篷遮到對方頭頂上,讓她很是不服氣的拼命墊著腳尖,雙手不停死命往上搆著。

宇智波佐助見少女這般舉動時,雙手搭在對方的腰際,輕輕鬆鬆就將春野櫻整個人給提了起來,「碰得到了吧?」

「啊嗯……謝謝。」春野櫻感覺到腳下一輕,忽然間就被人給提到了半空中,她微紅著臉趕緊把斗篷蓋到對方頭上後,才終於又踏回到地面,讓她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的低著頭,緊緊攢著手中所剩的斗篷布料。

「走了。」眼見雨勢無絲毫要停下的趨向,宇智波佐助眉頭一皺,把春野櫻手中的斗篷給好好的覆上對方頭頂後,便順手抓起少女的手就往前方的粗枒上跳去。

「嗯……好!」春野櫻反手握住青年微涼的手心,立刻跟上對方的步伐。

 

好險在雨勢更加滂沱前,兩人在一處溪水旁找到了個隱密的洞穴,在確認裏頭沒有其他生物後,兩人二話不說便立刻走進裏頭避雨。

「啊……真是的,連備用衣服也濕了。」等宇智波佐助利用火遁立刻將火給生好後,春野櫻便蹲在火前,將被雨淋的濕漉漉的包包打開,把一些已經濕透了的衣物拿出來晾在一旁。

「佐助君,你的衣服也拿過來一起烤吧?」春野櫻把自己這頭的事給忙完了之後,轉過頭就見青年正坐在角落閉眼休息,便立刻走過去,蹲下來問著對方。

「嗯……嘖。」宇智波佐助聞言正要起身,忽然間左臂傳來了一陣漲痛感,讓他低嘖了一聲,將右手壓在上頭。

「佐助君,讓我檢查一下。」春野櫻見狀立刻跪坐在青年身旁,不由分說的把對方左手臂的袖子給捲高,仔細的把那密密麻麻的繃帶給拆開後,便見那手臂接縫處似乎有些紅腫發熱。

春野櫻連忙伸手去探青年的額溫,感覺到那偏高的體溫時,只見她臉色一變,趕緊將腰包中的白色藥瓶掏了出來,並倒出一顆乳白色的藥丸連同水囊一併遞給對方,「看起來是有些發燒,佐助君先把藥吃了吧,我先替你處理一下手的部分。」

見青年把藥和水接過去後,馬上就將藥吃下去,春野櫻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在手中凝聚了淡藍色的查克拉後,便隨即讓查克拉覆蓋在那發紅的左手上,「可能是因為天氣的關係,有些發炎了。」春野櫻邊說邊把對方的左手抬高,又細細的檢查了一番後,才放心的從腰包中拿出先前在路上採的草藥,放入缽中磨了起來。

「抱歉。」宇智波佐助見春野櫻為了自己忙得額尖都出了汗時,嗓音微啞的說了句,同時伸出右手輕輕抹去對方額上的汗水。

「沒事的佐助君!」少女笑著拉住了青年的右手,「能幫到你,我很開心。」

「……櫻,謝謝你。」宇智波佐助嘴角拉起了抹弧度,那夾含著些許笑意的嗓音沉緩的在少女耳邊響起。

春野櫻仔細地把磨好的草藥都塗抹上那塊發炎的地方,接著把已經烘乾的繃帶緩緩的纏繞上青年的左臂,「佐助君,明天我再幫你換一次藥,應該就好差不多了。」

「好。」宇智波佐助垂眸看著眼前的少女細心的替自己的左手纏上繃帶,那近在眼前的細軟髮絲微微的拂上他的頰邊,讓他有那麼一瞬的失神,卻又在少女轉過頭來笑著看向自己時,那黑眸頓時凝聚起了微光,半點也瞧不出方才失神的狀態。

「吃了那藥之後可能頭會有點昏沉,所以佐助君先休息一下吧?」春野櫻把已經烘得熱呼呼的睡袋打開後,歪著頭問道。

宇智波佐助點了點頭,接著便起身順著少女的意思躺進了睡袋中,這時便見春野櫻立刻將拉鍊給拉了上來,見青年被睡袋給包得緊緊的只露出了一張臉時,拍了拍手上的髒汙,在青年黑了半的臉色下,笑瞇著眼,嗓音輕快的說著,「佐助君,把汗悶出來就沒事了!快點睡吧。」

 

直到宇智波佐助睡著後,春野櫻才揉了揉有些麻的膝蓋,見外頭的大雨已經完全停了的樣子,猶豫了會兒還是起了身,添了些木材到火堆裡後,春野櫻搬了些石塊和野草遮住了穴口,再離開之前又觀察了下青年的情況,見對方沒有任何異常後,便乾乾脆脆的自穴口一角躍了出去,開始在樹影斑駁的山間閒晃著。

見路上還有些可以入藥的草藥時,春野櫻心下一喜,連忙蹲下身採了好幾把,直到腰包都快滿時,才不捨的起身,緩緩的走向林邊那唯一映著淺淺月光的小溪。

春野櫻走到溪前,彎著腰透過水面看著自己的面容,見上頭有些泥濘時,連忙掬起水來將那汙漬給洗去,卻沒想到一個用力過猛,連衣服都被水給潑到了些許面積。

她嘆了口氣,一手拉著衣領四處觀望了好一陣子後,才下定決心將身上的衣物給慢慢的褪去,光著身子走到溪水中。畢竟因方才那陣大雨而殘留在身上的潮濕味讓她很不適應,只能趁這四下無人的時刻抓緊時間,好好洗個痛快才是。

 

宇智波佐助醒來時,四周有些昏暗。

他撈過一旁的水囊把裏頭的水一飲而盡後,才發現本來該在洞穴內的春野櫻早已不知去向。

只見青年凝著張臉,動作俐落的拉開了睡袋起身後,將劍袋給揹好,便立刻閃身出了洞穴。

宇智波佐助循著地面上隱約能見的腳印,沒過多久就尋到了小溪旁。

他才剛走近最靠近溪邊的樹木,就聽見那溪水處傳來了幾聲水波輕盪的聲響,讓他腳步一頓,整個人頓時瞬移到樹邊,貼著樹脊,沉聲閉氣往水邊瞧去。

不瞧還好,這一瞧倒讓青年頓時僵住了身子。順著宇智波佐助的目光望去,便見那溪邊有個裸著身皮膚白皙的櫻髮女子正走上岸,由於是正面對著樹林的緣故,宇智波佐助幾乎沒有任何遮掩便將對方的身材給瞧得一清二楚,讓他當下便轉過身,原本淡漠的面容此刻早已浮上了幾縷可疑的緋紅。

「嗯……差不多該回去了。」

「該死的。」

宇智波佐助一聽後頭的春野櫻這麼說著,也顧不及剛才無意間窺見了少女的身子,只見他閉上眼,身形越趨模糊,在出現時已然安穩的待在那睡袋中。宇智波佐助連忙把劍袋給放到一旁後,便閉上了眼佯裝已陷入熟睡的模樣。

春野櫻過了一會兒回到洞穴時,見宇智波佐助仍安安穩穩的在那兒躺著時,總算放了心,把草藥鋪平在地面上後,便走去探探青年的額溫,卻沒想到這一探,倒是讓少女臉上的神色有些古怪了起來,「怎麼……好像又升高了點溫度?」

春野櫻咬著唇又檢查了下青年的左手,見那紅腫現象已經消退時,更是不解的擰著眉,看著對方帶著點不正常暈紅的臉孔。

「難道又發燒了……?」春野櫻不怎麼確定的喃喃道,但因方才的藥丸時效性還沒到不能及時服用,她只好把青年從睡袋中搬了出來,並將已經烤得特別溫熱的兩件斗篷蓋到對方身上,拿跟樹枝翻了翻火堆後,只見少女俏臉一紅,掀開了斗篷一角便鑽了進去,並抱住了青年的身子,小小聲的說了句,「佐助君,對不起了。」

而本就沒有睡意的宇智波佐助被春野櫻這一系列的舉動給弄得更是睡意全無,尤其在少女那軟熱的身子貼上來時,他腦海中就浮現了前不久在溪邊看見的那副姣好的身軀,登時讓他臉上的紅潤更顯,只能無奈的任憑少女睡得死死的掛在自己身上,幾乎是徹夜無眠。


─16 FIN.


看著肉卻不能吃下去是否很痛苦啊,柱子!!!(壞

  22 2
评论(2)
热度(22)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