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17

17

 

春野櫻醒來時,宇智波佐助已經起身坐在一旁整理背包。

她掩著嘴打了個呵欠後,便慢吞吞的掀開了斗篷,和已經往自己這兒看來的宇智波佐助對視一眼後,露出了個大大的笑容,「佐助君,早安。」

「嗯。早。」宇智波佐助一聽見春野櫻的聲音時,手上動作頓了頓,接著又恢復如常的繼續把放在外頭的苦無一個個收入背包中。

春野櫻出了洞穴到溪邊稍微整理了下儀容,返回洞內時便見宇智波佐助仍是一動也不動的坐在那位置上,只見她放慢了腳步,在青年似是查覺到自己時的瞬間,立刻貼著青年坐了下來,整個人幾乎躺靠在對方的右手臂上,閉著眼,笑得那是格外得意。

宇智波佐助在少女靠過來時有些不自然的僵了僵身子,臉上也隱約感覺到幾分熱度,但一垂眼看見對方那放鬆恣意的模樣時,內心那股躁動不安好似也被少女此刻安和閑靜的樣子給一下子化去了不少。

春野櫻就這麼靠了半晌,好一會兒才睜開眼,只見她忽然間臉色一變,馬上爬到青年面前,伸出手貼著對方的額頭,這時才見她臉色好轉了不少,一時間又端著張笑臉說道,「佐助君,看來你的燒已經退了呢!我來幫你換藥吧!」

宇智波佐助靜靜的任憑少女低著頭幫自己的左手臂換上新的繃帶,兩人就著清水用了點乾糧後,決定趁著天氣還不錯的早晨,趕緊尋找這座巨大森林的出口。

 

兩人運氣極好的在最後一抹殘陽沒入地平線前順利的繞出了森林,並進入了座終年霧氣繚繞的溫泉鄉。

道路上人來人往的,滿是穿著浴衣和休閒服的人們,春野櫻好奇的左看右看,就連落後了宇智波佐助一大截都沒發現,直到青年黑著臉乾脆走回來拉住還站在小攤販前瞧東瞧西的就走,春野櫻這才恍然回過神,紅著臉一路上都低著頭緊抿著唇,實際上心裡頭早已樂歪了的任由宇智波佐助拉著自己走到村莊內最大的溫泉旅店內。

「兩間房。」宇智波佐助走到櫃台前,冷冷的拋下這麼一句話。

店小二被青年冷酷的神情給愣了一下,隨即又變回那張逢人就笑的臉,搓著手不好意思的說著,「兩位,不好意思啊,我們店裡今天就只剩下一間房了,雙人房!」

「那就不……。」

「好,我們要了!麻煩了。」宇智波佐助皺著眉說道一半,就被一旁的春野櫻急忙忙的打斷,他下意識的轉頭看過去,便見少女正一臉無辜的看著自己,他揉了揉有些發疼的眉間,而後才面無表情的和正一臉疑惑看著他們的店小二說道,「照她說的。」

「嘿嘿,謝謝佐助君。」春野櫻聽見對方的答覆時,眉眼間都染上了喜色,笑嘻嘻的將手交疊放在身後對著青年說著。

「……沒什麼。」宇智波佐助臉色微紅的撇過頭,見春野櫻正笑瞇瞇的眨著眼看著自己,索性直接邁開腳步跟上前方領頭的店小二,率先走進客房中。

「那我就不打擾兩位了。」店小二把兩人領進客房後,便恭敬的退了出去。

「佐助君,我們放好行囊後先去用點晚餐吧?感覺昨天也沒吃什麼,肚子有點餓了。」春野櫻把背包放到角落後,皺著張臉,很是可憐的摀著肚子看著青年。

「走吧。」宇智波佐助見狀唇邊染上了一絲笑意,和春野櫻一同往旅店附近的小吃街走去。

 

春野櫻環著青年的手臂,很是謹慎的看過了每家店的餐點後,終於在快走到街底時,進了家外觀很不起眼的餐廳內,神祕兮兮的先讓青年坐好在位置上後,便三步一回頭的確定對方沒看向自己這裡,然後對著老闆娘小小聲的唸了幾道菜名,在對方點著頭到後頭準備時,才又裝作若無其事的坐到青年身旁。

宇智波佐助挑著眉看著少女,實在不明白對方葫蘆內又再賣什麼藥,只是儘管自己就這麼直直的盯著春野櫻瞧,難得對方還一臉鎮定不為所動的笑吟吟撐著頭看著自己,這就讓他不禁有些納悶起等等究竟是要吃什麼奇怪的料理。

直到熱騰騰的菜全被端上桌後,宇智波佐助才終於明白了對方的意圖,不免乾咳了一聲,正要發話時,就被少女清脆的嗓音給搶了先機,「佐助君的病才剛好,所以一定要吃清淡一點呢。」

「……我知道。」宇智波佐助看著春野櫻一臉我是為了你好的表情,只好面色淡定的接過少女剛盛好的,滿滿的一碗白粥,認命的拾起筷子吃下這滿滿一桌的清粥小菜。

 

兩人用完餐後慢慢散步回到房內後,宇智波佐助才剛坐下沒多久,懷中就突然被人塞入了一件旅店內隨房附有的浴衣,讓他有些意外的抬頭看向站在自己前方的少女,「櫻,怎麼了?」

「佐助君去泡個澡吧!我已經幫你放好熱水了,泡一泡對身體比較好喔。」春野櫻蹲下身,雙手托著腮,輕笑著說道。

「好。」宇智波佐助也覺得自己是該好好的洗個澡放鬆一下,便站起身,也沒等春野櫻再後頭催促,主動的走進浴室裡頭。

等聽到裡面傳來了水聲時,春野櫻才放了心,眼見離就寢還有不少時間,她低頭看著茶几上還冒著熱氣的茶杯,忽然間眼睛一亮,迅速的拎起腰包並穿好鞋子後,便急沖沖的跑出門外。

 

宇智波佐助穿好墨色浴衣,肩上還批著條毛巾走出浴室時,就見春野櫻整個人懶懨懨的將頭枕在茶几上,望著窗外。他走近一看,才發現對方手上正抓著一瓶清酒,小臉紅撲撲的,雙眼也迷濛的如矇上一層薄霧般,顯得格外的迷離誘人。

他皺了皺眉,彎下腰正要把這醉得已經有些糊塗的傢伙抱上軟榻時,便感覺到一陣淡淡的酒香混和著少女身上的獨有清新香氣傳了過來,讓他一時止住了動作,雙手才剛搭上對方細窄的肩膀,就見對方突然的坐挺了身子,往自己這兒看一眼後,便雙手一張環上了自己的脖頸,整個人就這麼掛在自己的脖子上。

「……櫻,醒醒。」宇智波佐助低頭見少女在自己胸前頻頻點頭,昏昏欲睡的模樣,便拍了拍對方軟嫩的臉頰,嗓音內不自覺的帶了幾分寵溺。

「唔……佐助君……嘿嘿。」春野櫻揉了揉雙眼,一雙碧眸半睜半閉的,整張小臉慢慢的湊近了宇智波佐助眼前,定定的看著對方一會兒後,才忽然咧開了嘴,傻愣愣的抱著青年咯咯笑著。

「怎麼喝成這樣了?」宇智波佐助頭疼的看著緊緊纏在自己身上的少女,由於出自本能的並不因對方的行為而感到排斥,一時間便見黑髮青年僵坐在原地,任憑少女如小貓兒般在他身上拱來拱去。

「酒……好喝…呵呵……佐助君也來喝喝……。」春野櫻動作緩慢的把手上的酒抬高,拼命的想把瓶口對上青年的嘴,只是試了幾次都沒對準倒是讓她有些火了,只見她氣悶的鼓著臉,把酒瓶往地板一放後,便伸出雙手定住了青年的雙頰。

「不對啊……怎麼可能……。」春野櫻看著宇智波佐助木然的臉歪了歪頭,嘴上不停喃喃著這句,好了半晌才見她終於擠出了後半句,「佐助君……你怎麼有兩個……?影、影分身……?」春野櫻伸手在青年眼前揮了揮,見眼前的兩個青年仍是一模一樣直勾勾的看著自己時,登時站起了身,想要去浴室洗把臉,卻在起身的那刻,身子一晃,整個人重心不穩的就要往茶几的方向倒去,好險宇智波佐助眼明手快的趕緊拉住少女的手,並且強硬的一把將對方拉坐到自己眼前,以免少女出了自己視線外後又昏昏沉沉的幹了些傻事。

「櫻,我帶你去睡覺。」宇智波佐助看著春野櫻這完全不在狀態的模樣,只好抽了幾張面紙替臉上出了些薄汗的少女擦乾淨後,便站起身來,打算抱著少女直接放到不遠處的軟榻上。

「嗯……佐助君……那揹揹!」豈知春野櫻盯著青年瞧了許久後,突然從嘴裡迸出這麼一句,且那雙手還大大的張了開來,看得宇智波佐助腦仁直跳跳的疼了幾下,只見他沉著一張臉看著正眼巴巴的仰頭望著自己的少女,好一會兒才重重嘆了口氣,背對著少女蹲下身,「上來吧。」

「嘻嘻……佐、佐助君最好了!」儘管講話都有些不利索了,春野櫻仍是慢慢的爬上青年寬厚的背上,在對方還未站起來前,令人猝不及防的斜捧著對方的臉,在那右頰上大大啪唧了口,接著便勾著對方的脖子,嘻嘻笑了起來。

宇智波佐助被春野櫻這突如其來的吻給弄得頓時愣在原地,整張俊臉都慢慢的紅了起來,就連耳朵也顯得特別紅潤,只是當他聽到少女在自己背後兀自笑得開心時‧嘴上也勾起了個笑容,揹著少女一步一步的走向靠近外陽台那側的軟榻,要放下對方時,便覺得原本在自己背後挺鬧騰的少女此刻安靜了不少,就連呼吸也勻稱的輕輕掃過他的髮梢,宇智波佐助見狀後大抵是猜到春野櫻就這麼在他背上睡著了,只見青年淡笑著搖了搖頭,接著動作格外輕柔的把少女整個人放到榻上,並仔細的替對方蓋上棉被。

這些事情一做完後,宇智波佐助看著窗外已經漸漸少了許多燈火的濃暗夜色,一時間也覺得疲倦和睏意一下子湧了上來,讓他把室內的燈都給關上,並拉上了窗簾,躺在榻上側過身,確認就躺在自己榻邊的少女睡得相當安穩後,便躺正身體,閉上眼就要入睡。

 

卻沒想到此時他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東西竄入了自己被窩內,只見青年倏然睜開了眼,把那個仍閉著眼小嘴仍微微蓊動著的少女抓出自己得被窩後,只見青年猶豫了一會兒,仍是讓少女繼續靠在自己身旁睡著覺。

那不停在耳邊細細響起的囈語聲,讓宇智波佐助下意識的便往少女那兒躺過去幾分,雖然對方的話語始終斷斷續續的,似乎沒有什麼邏輯,但他還是從對方口中聽清楚了幾個,不停在少女嘴上打轉的字眼,「佐助君……好喜歡你……。」

宇智波佐助終年波瀾不興的眼眸如今劃過了幾分柔和,只見他大手一攬將仍睡得極沉的春野櫻攬入懷中,將下顎枕在對方的頭頂上,只見青年張開了口,嗓音低啞的說著,「櫻,我……。」

宇智波佐助話至一半,忽然閉上了眼,本能的將懷中的少女再抱的更緊一些。

 

「我也……喜歡你。」


─17FIN.


悶騷柱....恭喜你總算偷偷表白成功了啊哈哈哈哈【你

  18
评论
热度(18)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