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18

18

 

春野櫻睜開眼時只覺得頭痛欲裂,喉嚨也乾得不行,只見她細秀的眉毛輕輕蹙了起來,整個人縮在被窩內,神色痛苦的以極乾澀的嗓音說著,「水……。」

春野櫻撐著軟榻勉強坐起了身,正想爬出被窩去尋找水時,便感覺到右頰處傳來陣溫熱的觸感,她順勢望去,便見宇智波佐助正坐在不遠處,拿著茶杯貼上自己的臉頰,她起初愣了愣,但很快的便接過了茶杯,跪坐在榻上小口小口的啜著,直到把杯中的水都給喝完後,原本蒼白的臉色才逐漸恢復紅潤。

春野櫻把杯子放回茶几上後,才一臉不好意思的微低著頭,手指為絞著衣服下擺,對著始終坐在那兒不發一語的青年說道,「……佐助君,謝謝。」

「昨天,為什麼去買酒?」宇智波佐助見少女臉色總算好看了不少後,便站起身來,走到對方面前,在少女仰著頭滿臉不解的看過來時,語氣平淡的問著。

「酒……?」春野櫻聞言呆滯了一會兒,好半天才紅著臉支支吾吾的解釋著,「那、那個啊……因為、因為之前綱手大人說過泡溫泉什麼的肯定要配上清酒……所以、所以我才趁佐助君泡澡的時候跑去外面買了瓶回來。」春野櫻越說頭跟著越來越低,到了最後幾乎都快垂到了腿上。

春野櫻越想越覺得對方會問自己這種事情,肯定是因為昨天晚是自己又做了什麼奇怪的舉動,一想到這兒就讓春野櫻更是心虛,滿臉通紅的愣是不敢抬頭去看對方一眼。

宇智波佐助見春野櫻整個人如臨大敵般的坐在那兒,只露出了頭頂面對自己,讓他一時間感到有些好笑的眼角一挑,便直接蹲在少女身前,嚇得對方登時整個人抖了一下,嗓音內因緊張而聽得出幾分顫抖,「佐、佐助君……我昨天應該……沒有對你怎麼樣吧…?」

春野櫻咬著唇,小心翼翼的抬眸覷著青年的反應,怕是對方只要一個點頭,她就會恨不得馬上找個坑將自己給埋了進去。

「沒怎麼樣。」宇智波佐助故作雲淡風輕的說道,見少女鬆了口氣正輕拍著胸口的模樣,忍不住又張口冷冷的補了一句,「以後,除了我之外,別在別的傢伙面前喝了。」說罷,便逕自走進了浴室內。

春野櫻僵硬的坐在原地目送宇智波佐助進了浴室後,好半晌才回過神,她眨了眨眼,腦內滿是先前青年拋下的那句話,春野櫻霎時整張臉都紅了,只見她閉著眼低唔了聲後,將滾燙不已的臉給埋進手中,嘴上輕聲的咕噥著,「真是太犯規了……佐助君。」

 

 

兩人這日在小鎮上用過午飯後,被春野櫻以再多逛一下為由給拖住了腳步,最終則是在夕陽西下前離開了溫泉鄉。

兩人才走出鎮外沒多久,入目所即又是一大片的森林,宇智波佐助抬頭看了眼還未完全暗下的天色,才剛轉過頭,就恰好撞上了那雙圓亮的碧眸,登時便晃了下神。

或許是沒料到青年這麼快就查覺到自己的視線,少女顯然猝不及防的紅著臉匆匆轉開目光,而宇智波佐助也撇過頭,乾咳了一聲後才盡量以平穩的嗓音說道,「趁天色還亮,先進去看看適合紮營的地方。」

「……嗯。」春野櫻篤篤的在後頭應了一聲,臉上又羞又惱的,只能悶著頭跟著宇智波佐助的腳步在森林中,心不在焉的亂瞧著四周的景色。

宇智波佐助早就留意到了後頭少女心情很是低迷的樣子,但常年冷酷無情的心態,造就了本就對安慰人這事相當不拿手的他,此刻更不知如何去開解對方才好。於是宇智波佐助只能盡量放緩腳步,時時注意著那早就落後的少女有沒有跟上。

走到一半時,宇智波佐助忽然查覺到遠處的路樹間有一抹黑影迅速閃過,他雙眼一瞇,見那黑影往西北方竄逃去了後,便冷靜的轉過身,正要開口說話,那一頭還兀自負氣低著頭的走路的少女就這麼不偏不倚的撞進自己懷中,讓宇智波佐助眸光一閃,伸手便將少女給扶穩,而後低聲說道,「櫻,你在這裡等我。我先去前面查看地形。」宇智波佐助見原本還傻愣愣的看著自己的少女,突然間掙扎著動了起來,滿臉不贊同的拼命搖著頭,宇智波佐助見少女急紅了臉的模樣,微微閉眼一個無奈嘆息,嘴角微揚,將指尖輕輕點在少女的額上,「櫻,等我。」

春野櫻動作一止,看著青年清澈溫和的眸光,慢慢的點了下頭,「……我知道了。」

宇智波佐助聽見少女的答覆後,露出了個淺笑,而後身形一閃,登時消失在春野櫻眼前。

 

春野櫻不知道宇智波佐助究竟離開了多久。

她只記得在對方走後沒過多久,天空就開始降下綿綿細雨,為了不讓自己被雨給淋得生了病,她只好在附近來回尋找著能夠暫時避雨的地方。但無奈找了老半天,這附近不是有隱密的小山洞,就是要走到更遠的地方才有過路人專用的土磚遮雨棚,雖然衣服都黏在皮膚上的感覺讓她相當不舒服,但春野櫻仍是咬著牙,拿出苦無將那棵生長在兩人分別之處的大樹下方挖出了個坑洞,接著整個人便縮在裏頭避雨。

因為她始終覺得,只有安安穩穩的待在這裡,宇智波佐助才可以找到自己。

春野櫻就這麼呆坐在樹洞中,從黃昏一直等到了夜晚。融入了夜色的森林顯得特別寂寥冷清,本還迴盪在耳邊的幾聲鳥囀早已漸歇,她搓著雙肩,雙眼直直凝視著對方離去時的方向。在一陣更清冽的涼意襲來時,她眨了下眼,看來雨勢一時半會兒不會止了。

她就這麼靜靜的聽著碩大的雨滴落入泥地時的聲響,直到有一道細小的、穩定的腳步聲由遠至近緩慢傳來時,她來埋在腿間的頭抬了起來,視線在觸及來人一身暗色系的衣裳時,頓時靈動了起來。

 

宇智波佐助跟著那黑影留下的蹤跡追過去時,最後是在一個空曠的平地止住了腳步。

他冷眼觀察著四周,再捕捉到不遠處一閃而是的殘影時,宇智波佐助往那處走近了幾步,姆指抵住刀鞘,而後在一抹利器的光亮朝自己這兒劃過來時,他冷笑一聲,登時拔出刀來,雙眸一張,便迅速移動到那鬼祟之人身後。

「跟蹤我們,有何目的。」利刃已然抵上那人脖子上,只消一秒便能讓人屍首分離。

「你、你個外鄉人……快把這破東西給我拿開……小心我大哥找你報仇啊!」那人緊張的渾身發抖,但還不忘落下狠話,似是相信身後這年輕人會識相的放自己一條生路。

卻在下一刻,刀落,血濺。

宇智波佐助沒有留給對方任何喘息的機會,對於這種不知哪兒來的小山賊,最快的方法還是直接滅口最是實在。因此青年毫不留青的殺了人後,見雨勢越來越大,想到少女還待在原地等著自己,立刻腳下使力,動作迅速的在林間跳躍著,只是劇烈的雨勢一時模糊了他的視線,讓宇智波佐助不小心在樹林間迷失了方向,等他找到原路回去時,天色早已完全暗了下來。

宇智波佐助跳下樹枝時,就看見樹林間早已空無一人,他放慢腳步走了過去,直到走得更近一點時,他才看見那樹洞裡正躲著一個人,一個他已找了許久的人。

宇智波佐助走到那棵大樹前,低下頭和少女朦朧的目光對了個正著,只見兩人同時開口,低聲說道,

「櫻。」

「佐助君。」

春野櫻看著青年的黑髮此時正濕漉漉的貼在頰邊,連同身上那身任務服也早已濕得個徹底,她見對方就這麼靜靜的站在雨中看著自己,那場景讓春野櫻忍不住向對方伸出了手,直到碰觸到對方同自己一般冰冷的指尖時,打了個寒顫,彷彿是觸到什麼熱鐵般趕緊將手收了回來。

宇智波佐助見狀眼中劃過一絲柔軟,在少女匆匆收回手的那刻,立刻握住了少女的手,接著不費吹灰之力的將對方給拉出了樹洞外,在對方還是一臉恍惚的面容旁,輕聲在對方耳邊說道,「抱歉,讓妳久等了。」

春野櫻輕輕的搖著頭,將頭靠在對方的胸前,柔聲說著,「佐助君,歡迎回來。」

宇智波佐助正想說些什麼,卻忽然感覺到一股殺氣傳來,立刻將少女護在身後,並將草薙劍抽了出來,沒想到這時,背後的少女忽然一個轉身,將那纖細的背脊貼上了自己後背,此時便聽見後頭傳了少女輕快的嗓音,「佐助君,別忘了我也能保護你呢。」

「嗯。」宇智波佐助木然的臉上露出了抹笑意,只見他雙瞳一張,和春野櫻默契十足的往那殺氣的方向攻擊,這時便見一個矯健的身影在雨中不停穿梭著,而兩人則是追在對方身後,直到來到了處懸崖旁。

那人見被逼至了絕境,此刻也有些不管不顧了起來,執起了苦無便往兩人丟去,並同時手上結印,只見地面間忽然幻化出好幾隻泥做的土人型。

春野櫻和宇智波佐助對看了一眼,而後分別自左右開始鏟除小怪,直到那土人都被消滅後,兩人並肩走至已經跌坐在泥地上的始作俑者的眼前,一人舉起那已然流竄著電流的劍,一人則握緊了拳頭,只見兩人同時往那人胸口攻擊,那人嘔出了口鮮血後,便躺倒在地上,再也沒了氣息。

 

春野櫻正想往青年身邊靠攏時,忽然感覺腳下踩著的泥土地一鬆,還來不及反應間,便隨著崩落的土石,一同消失在宇智波佐助的視線之內。

「佐助君──。」

「櫻!」宇智波佐助回過神時,春野櫻已經失去了重心滑落崖邊,只見他雙眸驀地收縮,立刻縱身跳下山崖,見少女不停以著查克拉攀住石壁想減輕滑力,卻無奈大雨過後,土石鬆脫,讓少女試了幾次後終究是再也沒法子支撐而直直往下墬去。

宇智波佐助看著對方拼命朝自己身出的雙手,同時也伸出了手相拉住對方,卻沒想到就在那僅差一厘米的距離時,兩人的手指在半空中交錯而過,再也無任何交集。

宇智波佐助拼命的搜尋著底下的景目,見谷底下方的平地上有根斷落的樹枝時,眸術一使,隨即和那樹枝換了位置,整個人安穩的落在地面上。

他抬頭看著少女尖叫著緊閉著眼的模樣,登時飛身向前抱住了對方,隨後從容的落地。

春野櫻惶然的睜開了眼,沒想到那料想之中的疼痛並沒有襲來,反而自己正妥當的被宇智波佐助抱在懷中,讓她整個人頓時沒力的靠在對方身上,但仍彎起了個笑容,「佐助君,謝謝你。」

少女此時帶著羞澀的笑容,本來就清亮的雙眼此刻亮得逼人,儘管此刻的大雨早已將兩人弄得相當狼狽,但那略帶窘迫又不情願就這麼下來的糾結模樣就這麼落入他眼中,匯聚成一幕幕令他怦然心動的場面。

青年陡然間換了個姿勢,將少女整個人給拖在右手臂上,那仍纏著繃帶的左手,則是緩緩的、魔怔一般的撫上少女紅潤白淨的面容,接著便游移至那細白優美的後頸處,按上對方的後腦勺後,往自己這方向壓低了幾分,而後便在少女因驚訝而微微瞠大的瞳眸中,在那嬌軟的唇上印下了一吻。

他聽見自己這麼說著,

「櫻,結婚吧。」

 

春野櫻還未自那一吻中回未過來,就又被對方這句話給弄得糊里糊塗的,只見少女愣愣的看著青年嚴肅中帶著點微紅的面容好一會兒後,才紅著臉,把整張臉都埋到對方頸邊,帶點哭腔的悶聲道,

「好。」


─18FIN.


那個,我想解釋一下最後的求婚。

其實是這樣的,我想過很多兩個人相處的情節,但我最終還是覺得,柱子悶騷又內斂,會講出要交往的話可能性很低,我覺得80%的機率是直球求婚(欸

我是套入柱子可能會用的语言習慣下去想(?)「サクラ,俺と结婚しよ」←深深覺得直接講這句话的可能性真的很高XDDDDD好吧或許只有我自己這麼想!

但是覺得和姑娘在一起這麼久了,又一起做過了一些事(????),我想柱子會直接帶入聯想入婚姻應該不算奇怪吧XDDDD

好吧,總之,大家可以無視我的廢話哈哈哈哈!

晚安各位!


  18 2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