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19

19

 

當晚,全身已完全濕透了的兩人決定先返回之前的溫泉鄉稍作休息。

好險那時正值夜半時分,小鎮上一片寧靜,除了幾處旅店還點著微弱的燈火外,幾乎再也看不見任何人影在街上走動。

春野櫻披著宇智波佐助的斗篷,小臉微紅的跟在青年身後,時不時還拿起斗篷一角掩在嘴上,生怕那張揚的弧度會被對方給瞧見,而立刻收回先前的承諾。

宇智波佐助老早就瞧見了身後的少女兀自在那兒傻笑的可愛模樣,只是一想起方才自己所說的那番話,那張俊秀的臉便立刻浮上了幾抹暈紅,讓他更是一路上沉默不語的走在前頭,幸好少女這時還沉浸在那頭的喜悅中,半點沒察覺到青年臉色的變化,要不然怕是又要一臉驚喜,雙眸流光異彩的,嘰嘰喳喳在青年身邊說個沒完沒了。

直到走進旅店掌櫃所說的房間時,宇智波佐助這時才發現春野櫻輕眨著眼,嫣紅的神色有些扭捏的,跟在後頭也走了進來。

宇智波佐助愣了下,這才想起自己剛才是和掌櫃要間雙人房,他慢慢的將視線轉向寢室中央,發現那兒擺了張裝飾精緻雙人床時,登時閉了閉眼,臉上隱隱帶點可疑的紅,轉過頭和少女說道,「櫻……我不是那個意……。」

「我知道,佐助君。」

春野櫻急忙忙的打斷青年的話,見對方一臉尷尬的樣子,倒是摀著嘴輕輕笑了起來,「佐助君,我知道你不是……你不是那種人……。」說到後頭,那嗓音越趨細碎,只見少女的頭也跟著慢慢垂了下去。

眼見少女又害羞的低下了頭,不知怎麼的,讓他忽然想起多年前,那個總愛拿著不良刊物的旗木卡卡西,曾有一次硬將那本書塞到自己手中,說是自己肯定會用得到。結果被強迫翻了幾頁後,他整張臉都紅了,用力的闔上書丟回對方手中後,只是那幾頁中雖然大多都是些難以入目的男女情節,但他仍是莫名記住了某個章節──如何哄女孩子開心。

宇智波佐助還記得,那幾天春野櫻總是一臉擔心的看著自己在先前任務中意外受傷的右手臂,那整天鬱鬱不安的小臉讓他也有點良心不安,想要拿書中的那些方面讓少女開心一些,卻因少年時期臉皮特別薄,而總拉不下臉的酷著臉,語氣生硬的的叫對方別擔心了。

一想到這兒,宇智波佐助將目光定在還紅著臉半天說不出話來的春野櫻,陡然間嘴角一勾,走到少女面前,伸出手揉亂了對方一頭細軟的粉髮,接著一個用力將對方拉入懷中,微微探下身,在少女耳邊低聲說著,「櫻,你就這麼相信我?」

「啊?我當然相信佐助君──」春野櫻茫然的抬頭,見青年勾著唇,似笑非笑的眼帶戲謔看著自己時,頓時整張俏臉都紅了個徹底,忍不住在對方腰間狠狠捏了一下,聽見青年輕嘶了聲時,這才張大雙眼,羞惱的和對方對視著,「佐助君,怎麼也學壞了啊!」

「不是說女孩子都喜歡這樣子?」宇智波佐助揉了揉方才便少女給捏疼了的腰,挑了挑眉一本正經的說道。

春野櫻見很是青年嚴肅的說著,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一時間竟啞口無言,只能吶吶的答道,「那、那個啊……大概有部分是的。」

「櫻,妳不是?」宇智波佐助眼中閃過一絲笑意,但仍是板著張臉立刻反問,而這一問便讓春野櫻霎時間僵在原地,許久之後才見她通紅的臉上閃過許多掙扎的表情後,頹然的低頭應道,.「我是。」

青年聞言,忍不住將頭靠在少女的肩上,低聲笑了起來。

 

自從兩人的關係明朗化了之後,春野櫻對於主動貼近青年一事更是得心應手,總能見她彎著嘴角,偷偷的將手放入對方暖厚的手中,接著便有說有笑的和對方說上那麼一整路的話。

又過了兩個月四處遊歷後,兩人便決定讓這次的旅程畫下句點。

在回程的途中,宇智波佐助又被春野櫻拉去看了大大小小的鄉村祭典,結果行程這麼一耽擱,他們回到木葉時,已經是後年的春季了。

加來算去,兩人已共同生活了約莫一年半的時間。

 

春野櫻在回村前早已做好了萬全的準備,生怕這次一回村又被漩渦鳴人給鬧得不得消停,因此早在快接近木葉時就給對方和家人發了封信。

果不其然,當兩人才剛要走進村內大門時,就見有著一頭明晃晃金髮的青年正站在那兒猛朝兩人揮著手,旁邊還站著一名紫髮的少女。春野櫻一瞧漩渦鳴人一副立刻要衝過來的模樣,有些無奈的摀住臉,說了句,「怎麼還是沒長進啊,鳴人那傢伙。」

「那傢伙,大概一輩子就這樣了。」宇智波佐助看著遠處的金髮青年被紫髮少女給拉住了的模樣,淡淡的說著,同時牽住少女垂在腿邊微微搖晃著的右手,繼續往前走時又補了句,「看起來挺好的。」

「啊……啊,是呢。」春野櫻愣了愣,在感覺到那熟悉的溫熱包覆住自己的手時,下意識的往青年那兒瞧去,見對方仍是一臉平靜無波的模樣,最終唇上綻出抹甜笑,輕聲附和著。

 

「佐助!小櫻!你們兩個也走太慢了吧!」漩渦鳴人見兩人總算走過來這裡時,忍不住大聲抱怨著。

「鳴人,你在這樣下去,小心雛田會被你嚇跑啊。」春野櫻對日向雛田眨了眨眼後,冷冷的說道。

「啊?為什麼啊?雛田,你會被我嚇跑嗎?」漩渦鳴人聽完後滿臉疑問,見面前兩人皆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便急急轉頭詢問著身旁的小妻子。

「沒、沒有的,不要擔心,鳴人君。」日向雛田連忙揮了揮手,示意對方不要多想了。

「沒事的話,我們先走了。」宇智波佐助平靜的說著,並拉著春野櫻就要往村內走去,卻在此時被一臉著急的漩渦鳴人給攔了下來,「佐助你、你也太冷漠了吧!還有你們兩個……。」漩渦鳴人話說到一半,忽然往兩人交握的手心看去,臉上頓時露出了個曖昧的笑容,只見他忽然湊到宇智波佐助身旁,伸出手肘子拐了拐對方,「佐助,沒想到你跟小櫻出去之後,這麼快就……呃。」

「吵死了,白癡。」宇智波佐助無情的揍了對方肚子一拳後,便見少女的雙眼格外亮了幾分,嘴角便輕輕扯出了個弧度,再也不去搭理在背後鬼吼鬼叫的漩渦鳴人,低聲對著少女說了句,「櫻,走吧。」

「嗯!」春野櫻笑瞇了眼,重重的點了下頭,匆匆和日向雛田揮手道別後,便繼續往村子裏頭走。

沒想到才剛走離漩渦鳴人的視線外,兩人面前忽然間白煙一現,這相當眼熟的場面讓春野櫻忍不住翻了個大白眼,「卡卡西老師,你也太晚到了吧。」一想到有一、兩個人頻頻來破壞她和宇智波佐助相處十分和諧的場景,就讓春野櫻青筋直跳的,差點想直接衝上去揍個幾拳解氣。

「抱歉、抱歉,今天又不小心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旗木卡卡西懶散的搔了搔頭,接著在看向一旁始終沉默不語的宇智波佐助時,舉起手來打了個招呼,「喲、佐助,好久不見了。」

「嗯。」宇智波佐助淡淡的瞟了男人一眼後,語氣平淡的應了一聲。

「老師,沒事的話,我跟佐助君要先走了。」若是眼神可以殺人,怕是春野櫻此刻早就將眼前的銀髮男人給碎屍萬段。只見她深吸了口氣,語氣盡量和緩的嘴上強笑著說道。

「唉,小櫻,你怎麼變得跟佐助一樣了呢,太傷老師的心了。」旗木卡卡西故作傷心的看著春野櫻,讓少女乾脆扭過頭脆聲說道,「我跟佐助君像哪裡不好了啊!」

旗木卡卡西將目光移到青年身上,見對方正一臉溫和的拍了拍少女氣鼓鼓的臉頰,一雙眼隨即彎了起來,只是嘴上仍是帶點委屈的說著,「你們幾個都要拋下老師不管了。」

「卡卡西,別演了。」宇智波佐助在這時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有事之後再說吧,我跟櫻先走了。」

「那、卡卡西老師,我們走囉!」春野櫻見這才終於歡快的環住青年的臂膀,笑嘻嘻的和銀髮男人道別。

旗木卡卡西就這麼站在原地目送兩人離去的身影,半晌後終是欣慰的嘆了口氣,「終於都長大了啊。」

 

兩人最後是在春野家的門口道別的。

宇智波佐助把春野櫻送到家門前後,便轉身要走,卻在這時被少女給扯住了衣角,一轉身便見對方癟著嘴,有些不捨的看著自己說道,「佐助君,要不要……進來坐坐?」

「今天就不了。」宇智波佐助抬頭看了眼昏黃的天色,低聲說著,在少女鬆開了手的同時,往前走了幾步,而後轉過身,見少女已經背對著自己要進門的模樣,微微提高音調說著,「改天再登門拜訪。」

春野櫻握著門把的手一頓,甫轉身便見少年已經走的老遠的身影,忍不住便跑到了路中央,紅著臉朝對方大喊著,「佐助君,我會等你的!」

已走至街角的宇智波佐助聞言,臉上的笑意更甚。

 

雖然說是改日再拜訪,但春野櫻和宇智波佐助回村的事被眾人知道了之後,幾乎是天天邀約不斷,雖說兩人時常能在宴席的場合見到面,但私下能好好聚一聚的機會真的少之又少,讓春野櫻每天到醫療部報到時都苦著張臉,讓下頭的部屬們一個個害怕的都不敢去招惹少女半分。

而宇智波佐助則是在回村後的隔天就去找了現任火影旗木卡卡西,一走進辦公室內便開門見山的說著,「給我任務。」

「佐助啊,不是才剛回村嗎?如果我給你任務的話,小櫻會殺死我的。」話是這麼說,但旗木卡卡西的嗓音內卻是半點也聽不出任何擔心來。

「我會很快解決,她不會知道。」宇智波佐助一想到那總是朝著自己笑得特別燦爛的櫻髮少女,臉上的表情也瞬間柔軟了幾分。

旗木卡卡西將青年面上的變化都看在眼裡,這時才撐著下巴,語氣正經的問道,「說吧,想要什麼任務獎勵。」

「夠住的屋子。」宇智波佐助緩緩的從嘴裡吐出幾字。

旗木卡卡西聞言先是沉默了一會兒,而後才笑著說道,「好吧,這就給你個任務。」

旗木卡卡西隨手指了個極簡單的D級任務給頓時黑著張臉的青年後,便打發了對方出去,等木門被人給關上,他才揉了揉眉心,笑著說了句,「要是連這結婚禮物都給不起,老師我也太沒用了吧。」

 

宇智波佐助迅速的把任務結束回去回報時,便從旗木卡卡西那兒獲得了份房屋地契,他仔細的把地契收好在書桌夾層內後,不禁想著,這下子總算有底氣去少女家拜訪了。

只是接連好幾日都被迫去參加了什麼歡迎會或是餐會,要不是春野櫻也會參加,宇智波佐助肯定立刻冷冷的拒絕邀約,而這麼一來,要親自去拜訪一事也被遙遙無期的延後著。

 

這一日,宇智波佐助被漩渦鳴人強硬的帶去一樂拉麵,說是老友好久不見必須來好好聊上一聊才是。

而一頓飯下來,幾乎都是漩渦鳴人逕自的說著話,而宇智波佐助則是心不在焉的吃著拉麵,偶爾應上個幾句應付對方。直到對方終於講到累了,差不多可以結束這飯局時,只見後頭的簾子被人一掀,一名黑髮青年自來熟的一屁股坐到宇智波佐住身旁。

「祭!你任務完成了啊?」漩渦鳴人見來者是祭,便高興的高聲問著。

「嗯。剛剛才回來。」祭點了碗拉麵後,臉上笑笑的回答著。只是見宇智波佐助仍是沉默著不發一語時,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而轉過頭笑著對青年說道,「佐助君,我聽井野說,你和小櫻在一起了?」

「嗯。」宇智波佐助聽見少女的名字時,眼眸中閃過了絲波動,而後又瞬間歸於平靜。

「那真是太好了。井野前幾天才再幫小櫻物色新的相親對象,這下子總算不用愁了。」祭無視了後頭漩渦鳴人拼命和自己搖頭的動作,依舊瞇著眼笑著說道。

宇智波佐助一聽,手上握著的筷子頓時折成兩半,他霍地站起身,嗓音平靜的拋下句,「我先走了。」便瞬間消失在簾幕後頭。

而始終坐在位置上的漩渦鳴人和祭對看了一眼後,兩人臉上皆浮現了個開懷的笑容,「看來佐助這次是來真的啊。小櫻總算是沒白白等那麼多年了。」

 

宇智波佐助先移動到家中把那壓在桌內的地契收妥在裏衣暗袋中後,便迅速往春野櫻和山中井野聚會的餐廳前,他一落定在那玻璃櫥窗外頭,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只見青年木著張臉,緩緩的推開門走了進去。

「喂、你家那位,來了耶。」山中井野聽到不遠處傳來的騷動聲,一抬頭就見宇智波佐助不知何時已經走進了餐廳內,並向他們這裡走來,讓她忍不住懷著看好戲的心態,推了推正吃著甜點的春野櫻。

「啊?」春野櫻茫然的眨了眨眼,隨後順著對方的目光望去,便見宇智波佐助正站在後頭看著自己,讓她嚇了一跳,就連手上的銀叉掉到了地上也沒察覺,連忙起身走了過去,小小聲的問道,「佐助君,怎麼突然來了?」

「有點事。」宇智波佐助深知此地並非是談話的最佳地點,便只是輕描淡寫的說了句。

春野櫻聽完後,隨即一臉歉意的走回去,正要開口說話,就被山中井野撐著頭涼涼的打斷,「去吧、去吧,到時後男朋友跑了我可賠不起你。」

「井野,抱歉,下次我請客吧。」春野櫻並未因好友話中的調侃而動怒,反而是雙手合掌和對方道歉後,便同青年一起往外頭走去。

等兩人慢慢走到了空無一人的公園前時,宇智波佐助才停下了腳步,見春野櫻一臉好奇的看著自己,他莫名感到有些緊張的吞了下唾液,隨後才在少女清亮的目光下緩緩的開口,「櫻,帶我去你家拜訪吧。」

「……現在?!」春野櫻呆滯了幾秒,而後才瞪大眼,不可思議的說著。

「嗯。」宇智波佐助一臉認真的頷首,並且伸出手輕輕的掬起少女頰邊一綹細碎的粉髮,「我認為……不能再拖下去了。」

春野櫻過了好一會兒才聽明白青年話中的涵義,只見她一手掩著紅潤不已的臉,一手則是緩緩的探向一旁,微顫著握住了青年寬厚的手心。


─19FIN.


接下來因為要出國個一個多禮拜,所以會比較慢更QQQ!!!

  18 5
评论(5)
热度(18)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