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青陽 20

20


兩人所在的公園離春野家約莫只有十分鐘的路程。

 

春野櫻見宇智波佐助一路上都繃著張臉,一聲不吭的模樣,就連青年常年冰涼的手心都帶了點薄汗,讓她忍不住在要打開家門前,沒心沒肺的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直到對方明顯銳利不足的眼光射過來時,她才一點兒也不帶誠意的笑著說道,「唔、抱歉,佐助君。」

宇智波佐助僅僅瞥了少女那麼一眼後,又面無表情的直視著眼前的大門,表情凝重的就好似前方等著他的是什麼艱難的困境一樣,讓春野櫻這一瞧又彎著腰憋著不讓自己輕易笑出來,但那漲的通紅的臉色早已是出賣了她此刻的心情,讓宇智波佐助本就木然的面容又冷了三分。

直到好不容易撐過了那陣笑意,春野櫻才趕緊開了門,搶先對方一步走了進去,見青年已經把門給關上了後,便大步大步的走到客廳前,直到春野夫婦皆一臉錯愕的看過來時,她張了張嘴,赫然發現原本的那股氣勢早在上一刻便消磨殆盡,讓她頓時紅了臉,嗓音輕細的小聲說道,「那、那個……我帶佐助君來家裡作客了。」

「哦,佐助啊,那你們就去房裡……不對,你、你是說那個宇智波小子嗎?!」春野兆很是平常的說道一半時,忽然意識到哪裡不對,臉色和語氣一變,整個人都跟著站了起來。

「啊……是、就是那個佐助君。」春野櫻有些羞澀的點著頭,見父母好半晌都沒再說一句話時,便立刻側過身和身後的青年眨了眨眼。

宇智波佐助步伐有些僵硬的走了進來,察覺到春野夫婦的目光不停在自己身上掃視時,他很是冷靜的走向前,語氣平淡的說著,「您好,我是宇智波佐助。」

「啊啦,這不是好久不見的佐助嘛,感謝你之前替我們照顧那個壞脾氣的女兒那麼久啊。」春野芽吹道是沒有像丈夫一樣擺著張臭臉,反而是笑著將青年給迎入對面的沙發上。

「媽!」春野櫻一聽自家母親這麼形容自己,有些惱的喊了一聲,並同時迅速的坐上了青年身旁的位置。

「不,我才要感謝櫻對我的照顧。」宇智波佐助神情認真的說著,只見他深吸了口氣,接著無比鄭重的將那些埋在心中想了許久的話,一字一句的緩緩道了出來,「我想娶春野櫻為妻。」

饒是已幻想過這場面許多年的春野櫻,一聽到青年這麼說時,那原本帶著笑容的臉孔登時一愣,有幾滴酸澀毫無預警的撲撲簌簌自她頰邊滑落,讓她趕忙低下頭掩飾臉上的淚水。

「我女兒有你這樣條件這麼好的人喜歡,還真是不知哪來修得的福氣。」上一秒春野芽吹還笑吟吟的看著宇智波佐助說道,結果下一秒就立刻變了臉色,語氣也跟著生冷了起來,「也不罔她喜歡你那麼多年了。」

春野櫻也顧不了面上的狼狽,她才剛抬頭想要開口,就被對面的母親一眼給瞪的頓時閉上了嘴,只好轉過頭很是擔憂的握了握青年搭在膝前的右手。

宇智波佐助感覺到手上的暖意時,原本略帶焦躁的心情便緩和了幾分,只見他對著春野櫻露出了個淺淺的笑容後,便低聲的說道,「從前,是我對不起她。」他察覺到那隻溫熱的小手握著自己的力道緊了幾分時,立刻輕輕回握了過去,並繼續說著,「現在,希望能給我機會,讓我好好珍惜她。」

春野夫婦聞言面色稍緩,這時只聽許久不曾開口的春野兆難得板著臉問了句,「你們結婚後,是要讓我女兒住你現在那間小房子裡?」

「爸──。」春野櫻聽到自己父親竟然當著青年的面說出那樣無禮的話,簡直讓她難以容忍的提高了音調,卻在譴責的話要說出口時,就被宇智波佐助給迅速打斷了話語。

「我已經準備好了新家,過幾天便會搬過去。」宇智波佐助將已經被自己藏了許久的地契拿出來,並攤開放到春野夫婦面前,「還望兩位能成全。」

春野櫻見到那張單薄的紙時,眼眶紅了又紅,也沒在意自己的父母就在對面看著兩人,便一下子撲到宇智波佐助懷中,抽抽搭搭的哭了起來,「佐、佐助君……你不用為我這樣的……。」

春野夫婦見自家女兒如此不賣他們兩老面子,很是無奈的嘆了口氣,但這時兩人看向宇智波佐助的目光已然充滿了認同,春野兆突地站了起來,接著走到青年身旁,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佐助啊,我們家櫻……就交給妳了。」

宇智波佐助拍了拍還兀自在字個兒懷中哭得沒停的少女,目光很是暖熱的盯著兩人緊緊交握的手,只見他對著春野兆露出了個溫柔的微笑,「請交給我吧。」

 

兩人的婚期便訂在三個月後。

三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卻是讓春野櫻苦惱的急悶了頭,好似恨不得此刻便搬進新的宇智波大宅和宇智波佐助同住,讓常常看著自家女兒邊吃飯邊發呆的春野夫婦,那氣不打一處來,只恨女兒竟然如此的不爭氣,都還沒嫁過去,整個心神就已經完完整整的飛到了那邊。

這些日子來,雖然兩人沒少在私底下碰頭,但每每到分別時,春野櫻看著青年在夜色中孑然的背影,總是莫由來的想立刻拔起腳追上去。

因為她總想,想再帶給對方多一點的溫暖。

而宇智波佐助自然也察覺到了春野櫻最近總一臉欲言又止的看著自己,直到一日少女總算再也憋不住話的直接說出想先搬過來照顧自己,讓宇智波佐助沉默了幾秒後,仍是回絕了對方的一番心意。

畢竟他是真心的想和春野櫻在往後的日子裡一起生活,因此他不能這麼順理成章的便委屈對方搬過來和自己同住。

至少不是現在。

宇智波佐助看著春野櫻垂著頭很是洩氣的模樣,半是好笑半是澀然的伸出了手,將少女給擁入懷中,「櫻,那天很快就要到了。」

 

兩人的婚禮是選擇以最傳統的神前式進行。

這是春野櫻向宇智波佐助提議的,儘管現在已經越來越少人傾向古老的婚禮儀俗,但她仍是希望在人生中這麼重大的日子,能用那身妝容,再一次和青年說明自己的決心。

她對他,始終都是一如既往、不曾後悔的心意。

 

婚禮當天,在天還沒亮前,春野櫻便醒了過來。

她望著窗望才剛露了半張臉的朝陽,很是緊張的雙手握拳舒了口氣,仔仔細細洗漱一番後咚咚咚的跑下樓時,就看見父母早已穿戴整齊的坐在客廳內等著自己。

春野櫻一看,鼻頭一酸眼淚就要跟著下來,卻被母親一聲喝斥給硬生生逼了回去,「這麼好的日子妳在哭什麼!不想嫁過去的話,現在還來得及反悔。」

春野櫻自然知道母親這番話不過是想讓自己能看開些,便強忍著淚意,抬起頭又是那充滿朝氣的嬌俏笑臉,「我怎麼會反悔,我們走吧。」

春野櫻一走進木葉村最大的神社,便被春野芽吹給推進了位在神社後頭臨時充當化妝間的和室內,被兩個充滿威嚴的老婆婆給折騰了整整一個小時。

臉先是被撲上了一層厚厚的白底,接著就在老婆婆們的協助下穿上了白無垢,在被纏緊腰部的過程中,那幾乎完美貼合著自己腰形的緊密感讓春野櫻一度快喘不上氣來,直到頭髮上別好了髮飾,並帶穩了棉帽子,臉上也被畫上了精緻的妝容後,才總算逃脫出婆婆們的魔掌下,很是艱辛的邁著碎步走到外頭。

才剛在神社人員的攙扶下走至轉角去,便見身著一身墨色系和裝的宇智波佐助自面前迎來,難得見到青年身著正裝的模樣,讓春野櫻一看便雙眼一亮,很是自然的便脫口道,「佐助君穿這樣子也很好看呢。」

沒想到這時宇智波佐助便走過來,主動的攬下牽著春野櫻走的工作,在對方還一臉迷迷糊糊的情況下,同樣雲淡風輕的直視著不遠處的庭院景緻說了句,「你也,很漂亮。」

春野櫻當下反應不及,足足呆愣了幾十秒後,才不可置信的抬起頭對上青年的雙眼,要不是臉上塗了層厚重的底妝,她那早已紅透的雙頰肯定會被對方給瞧見。

兩人正要走去不遠處的小屋進行儀式預習時,就聽見了不遠處傳來了一個特別熟悉的爽朗笑聲,兩人當即對看了一眼,從彼此眼中都看見了濃濃的無奈,走沒幾步後便如實得見到那一頭金髮正和他人高談闊論的青年。

「鳴人、雛田,你們來得真早啊。」春野櫻在不遠處先打了聲招呼後,便被宇智波佐助拉著慢慢走了過去。

「喲!佐助、小櫻,我們可等你很久了啊!」漩渦鳴人一聽見春野櫻的聲音,便一臉興奮的轉過頭來大聲叫著。

「你……幹麻那麼早來。」聽見對方那番說辭時,春野櫻很是懷疑的問著。

「嘿嘿,當然是怕佐助這傢伙把儀式迅速完成後,就丟下我們走了。」漩渦鳴人咧嘴一笑,並作勢要搭上宇智波佐助的肩,這時便見青年一臉嫌惡的把對方的手拍掉後,冷冷的應了句,「自然是會把櫻一起帶走。」

這句話回得在場所有人啞口無言,就連話題中的當事者春野櫻也差點羞恥的就要伸手弄糊臉上的妝容,而阻止她這動作的,是從不遠處飄來的一句話,「ㄚ頭,難得這麼漂亮,把妝給擦掉了,小心佐助要跑了啊。」

「……井野!」春野櫻手上動做一頓,抬眼望去,便見祭和山中井野連袂走了過來,當下欣喜的連那話語中的調侃也沒怎麼去留意。

「小櫻,我覺得妳畫完妝之後,之前幫妳取的綽號總算可以改了。」祭笑笑的說著,這時就見春野櫻原本輕輕揚起的笑容突然間凝結了起來,只見她青筋微跳,閉著眼忍住想揍這對方一頓的衝動,僵笑著回敬了一句,「你果然和井野是夫妻啊。」

「啊,多謝你的讚美。」祭從善如流的瞇著眼笑著回答,讓春野櫻一時無話的乾脆扭過頭看向一旁始終靜默的宇智波佐助。

「那、那個……小櫻、宇智波君,祝你們新婚快樂。」日向雛田這時臉上帶著笑容,趁其他幾人鬧成一團時,輕聲的向兩人祝賀道。

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櫻對望了眼,兩人不自覺得緊了緊掌心,接著便同時點著頭,張口輕聲道,「嗯,我們會的。」

 

兩人先在儀式前洗手淨身後,便在神職的的引領下慢慢的走向祭場。

宇智波佐助左手打著紅傘罩在兩人上方,後頭則是跟著兩方的家族。由於宇智波家族早已覆滅,走在青年後方的是旗木卡卡西和大蛇丸,雖然這個決定讓宇智波佐助很是無語了許久,但最終仍是在春野櫻的強勢下拍板定案,再也無了二話。

兩人走進祭場內後,便看見了已經就定位的熟面孔們,等神職捧上祭祀神的祈禱文後便是誓杯儀式,女巫先是把酒水分三次倒入最大的酒皿中並遞給宇智波佐助,並在青年分三口飲下後,再次斟滿交至春野櫻手中直到少女完成後,換至中和小的酒皿,重覆著以上的動作三次,便完成了儀式。

等宇智波佐助唸完了冗長的誓詞之後,兩人便將戒指互相套在對方左手的無名指上,此後兩人便拿起玉串照著先前巫女所教習的步驟向神明拜禮,將這一連串的流程完成後,兩人總算是能坐上蒲墊上,等神職在最後禱唸完祝賀詞後,儀式總算宣告結束。

在起身一一和參禮人致謝後,春野櫻實在累得夠嗆,身形微微一晃,膝下一軟就要往前方跪去,而這時宇智波佐住則是伸出手牢牢的將已經累的暈頭轉向的小妻子給扶正,見對方一臉慌忙的趕緊將頭上的棉帽子扶正的模樣,忍不住低下頭,趁著其他人不注意的當兒,在春野櫻耳邊低聲說了句,

「以後就多多指教了,宇智波櫻。」


──20FIN.

大家知道得,下章準備(!!!!(乾

  18 4
评论(4)
热度(18)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