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隆米】水底所見的破碎光芒 02

02

 

 

 

加隆在來到這塊大陸的第二天時,便遇上村民們口中所謂的神鬥士。

 

也是自那時候起,他才隱隱約約感覺到這次的復活似乎內藏著某些涵義,只是在真相未明的情況下,加隆通常都不願直接和他人正面交鋒,而是選擇稍作觀察後再另尋打算。因此加隆先是暗中觀看著神鬥士們的所作所為後,才以盡量避開人群的方式將那些在村內橫行無阻的神鬥士們給誘至雪地中後,在一一擊殺。

 

只是在燃燒了小宇宙後才發現自己的力量竟隨著打倒一名神鬥士而逐漸減少,於是加隆在陸續又接觸了幾名神鬥士並將之放倒後,徹底明白了,只要自己在這個大陸一動用到小宇宙,就會隨著時間漸漸削弱力量,然後在將要力竭時,臉上就會出現深紫色的圖騰,據說那便是曾死亡過的象徵。

 

於是加隆揹著那他在第一次遇上神鬥士時所獲得的雙子座聖衣,開始在這漫天飛雪的地域中孓然獨行。

 

也不知是他運氣好還是怎的,每每只要一解決完神鬥士或是些小雜兵時,總能從他們身上蒐出些有用的貨幣,於是加隆的生計也再也不成問題,況且在村民們都被神鬥士給帶走的某些廢棄村莊內,偶爾還是能找到幾間尚存有糧食的木造矮房能夠暫時棲身並充飢果腹。

 

雖然加隆到此刻對於自己獲得的黃金聖衣這事還抱有著許多疑問,只是關於問題的答案,怕是要等他見到了主宰著他此刻命運的人、或是他的哥哥撒加之後,才能弄清楚這些令人存疑的地方。

 

在這幾日的戰鬥中,他也從一些神鬥士們的口中探出了,還有其他幾位黃金聖鬥士在此地出沒的消息。雖然加隆一向不怎麼喜歡團體行動,不過在這敵我未明的情形下,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早點探聽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賣脈,才好為日後做打算。

 

於是在他盡量減少曝光在神鬥士們視線前時,也開始明察暗訪起有關於其他黃金聖鬥士們的蹤跡。

 

 

 

而就在加隆來這地方第三天後的夜晚,他在一片漆黑的雪地中發現了一處較為不和諧的陰影,而且還能感覺到那頭有著一道極微弱的小宇宙,他緩緩的走近一看,只見那冰冷的雪中倒臥著一名身著黃金聖衣的暗色長髮之人。

 

加隆蹲下身把對方面部朝下的身體翻了過來後,原本波瀾不興的面容閃過了絲波動,但最終仍是迅速的回歸平靜。只見加隆把已經完全不省人事的那人給打橫抱了起來後,漸進驅使著小宇宙溫暖對方顯然失溫嚴重的身軀,腳步沉穩的抱著對方返回他今晚的落腳之處。

 

加隆把那屋子內唯一一張木板床讓給了對方,動作俐落的將那人身上已有些許細微裂痕的聖衣給脫了下來,並替對方換上一套乾淨的衣物。

 

加隆把屋內的柴火燃的更旺些後,便拉開了對著窗戶的木桌旁的椅子,將椅面對向床鋪,一手支在桌上撐著頰,目光則是有些出神的盯著床上那人染著點蒼白的面容。

 

「米羅……。」

 

 

 

米羅覺得自己似乎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他好似回到了自己剛進聖域不久的那時。

 

有一天晚上他趁著天黑後又從宮殿內溜出來透透氣,為了避開沿路上都有侍衛們鎮守的,通往十二宮的道路,他腳下方向一轉,立刻走往位於聖域極東處的海崖。

 

其實米羅對於這條路也不算很熟,只有在前幾個月前溜來這裡過一次,卻被一個莫名其妙的少年給抓回了宮殿內。本來好奇心強的他還想再往這兒走上幾回,卻發現殿內的守備一天比一天還嚴格,直到了這日他才又有機會再次偷跑出來。

 

米羅出來的這天晚上正逢朔月,在沒有燈火照明、視線晦暗不清的崎嶇小道上,米羅走的也算艱辛,一路上磕磕絆絆不斷,好幾次還差點往前撲倒在滿是碎石的地上。而就在他總算有驚無險的走到了海峽上時,那裡並沒有半個人影。

 

米羅見狀雖是有些失望的嘆了口氣,但這件事對年歲尚小的他本就沒什麼影響,只見他難過了一會兒後,似是有些好奇的眨著眼看著面前毫無光點的海洋,身平第一次見到如此深暗的海水,讓米羅忍不住又往前走了幾步,想要更仔細的看清楚一點水面的色澤。

 

然而就在這時,他似乎不小心邁了太大的步伐,腳下踩上了一顆極為尖銳的硬石子,讓疼痛感讓米羅倏地皺起了眉頭,嘴裡的痛呼聲還沒來得及脫口,就因為往前倒的姿勢過猛,而整個人毫無防備的便跌落下海崖。

 

只聞碰的一聲,海面頓時激起無數水花。

 

米羅只覺得身體不停的往下沉,夜晚海水的溫度冷的他難以驅動四肢,儘管他奮力燃燒著小宇宙,也只是勉強能看到一些眼前的海中景物,四肢不停的向上滑去想游出水面,卻在這時腳下被一個濕滑物體給纏繞住,他心下一驚,連忙彎身想把那束縛給解除,在看清那滑軟的東西是一串水草時,他用力的想一股作氣拔開雜草,卻在這時看見一條巨型的魚往這兒游來,眼看就要撞上他的身體。一時間米羅想要避開那條魚卻又因情急而不小心張開了口,那無數的海水頓時湧入他喉嚨中,嗆得他剩餘的氣全都跑個精光,以僅存的意識閃開了魚後,他只覺得腦袋就像要炸開般疼痛的緊,視線一黑,手腳也變得虛浮無力。

 

霎時,一陣金色的亮光自他腳邊閃過,恰巧劃斷了那些海草,只是這時米羅已經慢慢失去了意識,身體不由自主的要往更深處沉去。

 

在恍惚之中他只感覺到一陣溫暖的小宇宙包裹住了自己,海水冰冷的感覺從身上一點一滴的褪去,取代而之的是源源不絕的暖意不停融入體內,驅活了有些僵硬的四肢。

 

他能感覺有人正抱著自己,從水中不緊不慢的游回岸邊。

 

米羅緩緩睜開了眼,觸眼所即淨是對方好似融入了夜色般深沉的衣服,然後視線再往上移一些時,才終於是看清楚了對方的面容。

 

「是……咳、咳……是你。」米羅蔚藍的雙眸登時睜得老大,想開口說話卻被肺內殘餘的海水給嗆的差點說不齊一句話。

 

「小鬼,大半夜的不睡覺,跑來這邊跳海尋死好玩嗎?」加隆見米羅氣息逐漸平穩了後,便把對方給放了下來,雙手環胸,語帶戲謔的調侃道。

 

「……只是不小心掉下去的。」米羅很是無辜的低下了頭,心裡彆扭的很,畢竟看著自己出糗的人是他,但救了自己一命的人也是他,讓他一時掙扎著要不要開口道謝。

 

「那你還真是命大遇到了我。」加隆冷哼一聲,看著米羅聽完話後立刻抬起頭,一副欲言有止的模樣,只覺得對方那臉上的表情多變的和他平時在聖域內能看見的黃金聖鬥士們都不太相同。

 

「你……那個,今天謝謝你。」米羅深吸了口氣,拼命忍住自己在對方那略帶嗤笑的目光中想刺死對方的舉動,一口氣把話給說完後,臉上微紅的,似乎是做了什麼可恥的事般,只見他頭也沒回的,連一句道別的話都沒說,就往宮殿的方向跑回去。

 

加隆靜靜看著米羅落荒而逃的小小身影,想起他今日本來只打算在宮殿附近走一走就要打道回府,只是在繞過了小黃金聖鬥士們目前暫居的宮殿時,看見一扇似掩非掩的門,讓他立刻就聯想到了那天在海峽上遇到了紫髮男孩,心裡雖是有點嘲笑著對方偷溜技術之差,但腳下卻也沒停的直接走到了海崖邊,再來,自然就看見了那在海面下散發著亮光的小小身影。

 

 

 

加隆想到這兒不禁挑了挑眉,只聽他呼出口氣而後沉聲低喃道,

 

「真是個奇怪的傢伙。」

 


 

─02完

 

下一章隆米要見面辣!!搞的我也好激動!!!不過這幾天有報告考試要處理,請稍待我個幾天QAQ

  23
评论
热度(23)
  1. 青冥水戀羽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