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隆米】水底所見破碎的光芒 04

04

 

兩人在商議過隔日清晨便啟程前往另一個小鎮後,因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的關係,加隆先是把拼命想將床讓給自己的米羅給搞定,讓對方安分的躺在床上休息,然後才從壁櫥中抱出一件毛毯隨意披蓋在身上,就這麼坐在木椅上稍微的閉眼小憩一番。

翌日一早,當朝晨的第一道曙光照射入室內時,加隆便已清醒了過來。他先是起身活動活動有些僵直的四肢後,轉頭一看見米羅還躺在床上睡的正香,嘴角微勾的推開了木門,走到位於主屋另一邊的盥洗室洗漱,等加隆把身上一切都打理好時,他走到屋前側過身,自窗外看進略顯昏暗的屋內,而後,他正好對上了,躺在床上的米羅緩緩張開的雙眼。

加隆看著米羅那還帶著點困意的面容時,只是朝對方勾唇輕笑了聲後,便乾脆的轉過頭觀察起等會兒要行走的路線。

 

人在屋內的米羅自然聽不見加隆那聲淡笑,只是伸手抹了把臉讓自己趕緊清醒清醒,然後就打了個呵欠,起身往外頭走去。

「你還真早起。」米羅看著在日光的照映下而顯得白茫一片的雪地,揉了揉雙眼後,對著站在前方背對著自己的加隆說著。

「只是習慣了。」加隆淡淡的說道,而後便見他轉過身來,看著米羅那雙極有神的清亮雙眼,張口便說著,「先去把你嘴邊那個口水痕跡擦掉吧。」

「啊……?!」米羅聞言愣了一下,臉上青紅交錯的連忙背過身,以手背想擦去臉上那可疑的痕跡,但摸索了半天也沒摸到什麼結果,讓米羅只得狼狽的跑進不遠處的盥洗室內,把門大力的關上後,就著木盆內的清水仔仔細細檢查著自己的面容,但就在他照了半天仍是照不出個所以然時,才恍然明白,原來是加隆那個傢伙在戲弄他。

米羅怒氣沖沖的稍微整理一下儀容後,便衝出門外,捲起黑皮衣外頭的袖子就想和加隆理論去,但就在他要打開主屋大門的那刻,碰巧加隆也從裏頭推開了門,於是兩人就這般僵持在屋裡屋外。

「喂、加隆,你剛才幹什麼騙我!」儘管隔著一片木板門,米羅還是忍不住直接大聲質問對方。

「只是測試你到底醒了沒,沒想到還是這麼好騙。」加隆這句話無疑是助長了米羅的怒氣,只見青年食指一伸,似乎已有打算要直接破門而入,這時只聽加隆冷冷的又加了一句,「你可別把別人的房子給拆了。」

話音一落倒是讓米羅瞬間止住了動作,解決恩怨時不傷及無辜這點道理他還是懂得,於是只能悻悻然的收回手,但依舊不死心的朝裏頭喊話,「既然這樣,你就別給我躲在裡面!」

「誰說我躲在裡面。」加隆趁著米羅鬆手的那刻推開了門,然後在青年猶帶著怒意的面容前,輕清淡淡的拋下一句,「再不走的話,還沒到下一個目的地就天黑了。」

接著揹著聖衣箱就這麼往前方走去。

米羅一看原本要罵出口的話噢,這下子全都堵在嗓子眼兒,不過看加隆那是真的要走了的架勢,他也只好暫時忍下這件事,沉著臉走進屋內揹上自己的聖衣箱後,就迅速的跑出門外並追上了加隆的步伐。

 

或許是因為出發時間過早,一路上都沒遇到神鬥士的緣故;亦或是因米羅還兀自生著悶氣,而不自覺加快腳步的關係,兩人在正午前便抵達了下一個城鎮。

他們在走過了漫長無色的雪地後,便見路上的積雪越來越少,走到了後頭只見道路兩旁綠草叢生,天氣也是出奇的晴朗。

「還真是奇怪的地方啊,明明沒有隔多遠的距離,景色卻差這麼多。」當兩人走到小鎮入口時,米羅一見那人來人往的市流情景,不禁聯想到在這之前,他所看見的普通小民幾乎十隻手指就能數完。

「總算肯說話了?」加隆看了米羅一眼後,語帶調侃的說著,不過自然在米羅還來不及發作的下一秒又即刻岔開了話題,「看來這塊陸地果然有一些古怪的地方。先進去看看吧。」

「喂、加隆!」米羅見加隆已經先行一步時,連忙跟了上去,鮮少自聖域出去的他,看著滿街琳瑯滿目的商品時已是應接不暇,更遑論小販們此起彼落的吆喝聲,和人們交談的聲響,無一不讓他倍感新奇的四處張望著。

加隆自然也看見了米羅那閃著微光的雙眼,並沒有出聲打趣對方,只是提高警戒的觀察著四周是否有可疑的神鬥士出沒。

然後在兩人走過了熱鬧的市集後,就在其中一條小路上遇到了一名有著暗茶色髮色的賣花少女。

「兩位先生,要不要買朵花回去送給你們的情人呢。」海蓮娜把手中嫩紅的花朵往兩人面前一送,「玫瑰可是很受歡迎的喲。」

「是嗎。」加隆罕見的率先搭了話,「這一隻賣多少錢?」

在一旁的米羅看到這幕時簡直詫異極了,原本以為以加隆那自由慣了的個性,必定不會隨意搭理他人,沒想到只是在路邊一個賣花的小販,就可以把他給叫住,還真是讓米羅大開了眼界。

「一隻玫瑰的話就算您一枚通用貨幣就好囉,感謝支持!」海蓮娜笑咪咪的說著,沒想到這位客人這麼好說話。

「嗯。那就買個一隻吧。」加隆爽快的從褲子的口袋中掏出一枚貨幣交給海蓮娜,並接過了玫瑰,然後順手就把玫瑰丟給一旁的米羅,「你先拿一下。」

在看到米羅被動的接住玫瑰後,在對方還未回話前,他便搶先一步繼續向海蓮娜問道,「你們這個大陸有個叫安德雷亞斯的?」

「啊,您是說安德雷亞斯大人嗎?」海蓮娜說話時,語氣間明顯多了幾分景仰,「安德雷亞斯大人有來過這個市集一次呢。」

「他是個怎麼樣的人?」加隆一聽有消息能夠打聽,便追問了下去。

「他是個很溫柔的人,讓我感覺到他是真的很愛亞斯格特這個地方。」海蓮娜說著說著,臉上的笑容也跟著柔和了起來,而後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有些好奇的補充了一句,「不過這幾天感覺好多人在打聽安德雷亞斯大人和亞斯格特的事情啊!」

「……!有哪些人,你還記得嗎?」原本站在一旁默不作聲的米羅忽然走到海蓮娜面前問道,只見少女有些嚇了一跳後,還是很快恢復鎮定的笑著回答,「有一個褐色頭髮的男子跟一個姑娘一起來問過,還有一個衣著華麗的男子跟一個紫色短髮的男子也有來問過我。」

「還有其他什麼比較明顯的特徵嗎?」米羅聽完海蓮娜的敘述後,雖然心中大概有了些人選,但還是需要一點更具體的特徵來做最後的確認。

「唔…真要說的話,有看到有人揹著一個很像你們現在揹的箱子。」海蓮娜偏著頭想了想後,指著米羅身後的聖衣箱說著。

「那應該沒錯了。」米羅暗自點了點頭,和海蓮娜道謝後,跟加隆一同走在街上時,他有些激動的轉過頭和對方說道,「她剛剛說的肯定是艾歐里亞、阿布羅迪還有迪斯馬斯克吧!」

「我想應該就是了。總之說不定之後就會碰上了。」加隆邊說邊領著米羅走進巷子內的一家小餐館中,「先在這裡吃午飯吧,其他的事情等等再說。」

「知道了。」米羅也知道以兩人目前這種極敏感的身分,的確不宜在公開場合談論有關黃金聖鬥士們的話題。而就在這時,他才陡然意識到自己手裡還好好的揣著方才加隆買下的玫瑰花,只見米羅伸手將玫瑰拿到對方眼前,「你的玫瑰,還你。」

「不用了。」加隆倒是連理都不理,坐到位置上後就開始翻起桌上的菜單來。

「啊?你不用還買做什麼?」米羅被加隆的態度搞得一頭霧水,明明先前對方還爽快的買下了花,怎麼一轉身又說不需要,簡直讓人摸不著頭緒。

「當然是為了套出有用的情報。」加隆瞥了米羅一眼後淡淡的說著,接著在青年不可思議的眼光中,又加了一句,

「那種東西,果然還是比較適合年輕人啊。」


─04FIN.

反正我已經作好被官方大大打巴掌的準備,因此就特別不怕死的在第四集播出的前一天又趕緊寫了一篇,反正我心情好哈哈哈哈!【神經

  23 4
评论(4)
热度(23)
  1. 青冥水戀羽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