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加隆生日賀文/隆米】雨後日光下的河

【加隆生日賀文/隆米】雨後日光下的河

※黃金全員復活捏造有。半架空,非依照正劇走向。

※少女心、OOC、肉、狗血皆有,請小心食用!

※結果被和諧了,只好分別把比較容易被和諧的地方以兩張圖代替QAQ

外連網址暫時先用GOOGLE雲端代替一下,等我明天起床再找找其他網址OTZ


米羅從天蠍宮走了出來,總是穿在身上的黃金聖衣如今卻換成了淺黃色的短衫和褐色的長褲,只見他站在離殿門不遠的臺階上,靜靜的看著聖域下方一片湛藍的海洋,臉上則帶著些許笑意,一步步的往聖域下頭走去。

「加隆,等會兒見了。」

 

離冥界一戰已經過了兩年,待十二宮的黃金聖鬥士們再次回歸聖域時,加隆的存在頓時成了聖域內一個被眾人討論的焦點。有人認為雖說加隆也是和冥王一戰的重要功臣之一,但從前他引誘海皇朱利安所犯下的過錯,卻無法因此而消抵,故更是該被雅典娜管轄起來;而有另一派則認為,在冥王之戰中,加隆已經完全展現出他身為黃金聖鬥士該有的風範和實力,所以讓他自由的待在聖域內也未償不可。

就在兩派爭吵不休的當兒,米羅直接去回稟雅典娜和現任教皇艾歐羅斯,說是要擔任監束加隆一職,畢竟當初是他在雅典娜面前替加隆洗清罪孽,而如今若加隆又再次產生了邪惡的念頭,也是該由他來親手了斷。

而在雅典娜和教皇都欣然同意的情況下,其他反對的人自然也漸漸沒了聲音,因此加隆便被獲准了自由之身。但加隆對於這些俗世間的束縛早已不屑一顧,他自那時起便獨自一人搬到了聖域外頭,一個人過著自在閒適的生活。

米羅則是會時不時去加隆的住處走走晃晃,美其名說是要代替雅典娜來監督對方,但其實總歸一句,就是來關心關心這人現在過得到底好不好。

有時候米羅過去時,加隆並不在家中,傢俱不多的屋子裡十分安靜,他常常坐在加隆常坐的那個沙發位置發呆,一坐就是一個下午,而等到加隆從外頭回來時,看到那在沙發上已經睡著了的米羅,總會無奈的嘆口氣,然後從臥室中拿出薄被替對方給蓋上。

等米羅總算醒來時,天都黑了大半,他先是警覺的看了看四周,見加隆並不在附近時,便趕緊從沙發上坐了起來,只是這份僥倖的心態未能抱持著太久,因為當米羅想站起身去附近尋找加隆的身影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就自他背後傳了過來,「總算睡醒了啊,米羅。」

「加、加隆!」米羅面露詫異的轉過身,就見加隆正抱著雙臂好整以暇的靠在牆角看著自己,使的米羅一想起自己先前那番行徑都被對方給瞧的清清楚楚,臉上更是火辣辣的,「你一直站在那邊?」

「嗯。在你醒之前。」加隆嘴角微勾的又補上了一具,讓米羅整張臉因羞窘而徹底紅了大半,看著加隆半天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餓了吧。我剛做好的湯,先墊著胃吧。」加隆也不打算再繼續逗米羅了,轉身自後頭的餐桌捧了一碗馬鈴薯濃湯放到青年手中,接著慢條斯理的坐在米羅身後的沙發上,並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坐吧,站著吃對胃不好。」

「……嗯,謝啦!」米羅聽加隆這麼一說,倒是大大方方的坐了下來,在聞到手中那碗濃湯香濃的味道時,不禁好奇的問道,「真的是你做的?感覺和外頭大廚們的手藝有得比啊。」

「那當然。我對於味覺上的享受也是很要求的。」加隆得意的哼了一聲,「怎麼樣,等下要留下來嘗嘗看我的手藝?」

「那好吧。我就勉強替你試吃看看你的料理吧。」米羅嘴上雖是說的百般嫌棄的樣子,但其實臉上那抹微微上彎的俏皮笑容早以出賣了他此刻的心情。

 

又有一回,米羅一走進屋內就見加隆大白天的就躺在沙發上睡懶覺,等他走過去把對方給叫了起來時,加隆便打著呵欠,一副極想睡的模樣,雙眼都沒怎麼睜開,「米羅,是你啊……怎麼了?」

「大白天的就在睡覺,你沒其他事情可以做了嗎?」米羅沒好氣的問著對方,不得不說卸下了聖鬥士的身分後,加隆這傢伙可說是越活越輕鬆。

「啊啊,剛剛才從法國回來,累的很。」加隆邊說又閉上眼要繼續睡下去,卻被米羅給更猛烈的給搖醒過來,「法國?你昨天晚上不是好好的待在家裡嗎?」明明他昨天晚上也在這裡待到太陽下山後才離開,怎麼才隔不到幾小時,加隆就去了法國又回來。

「半夜睡不著就去外頭走走。」加隆隨意撥了撥腦後的碧藍色長髮,不急不緩的說道,「很久沒用黃金三角次元,用用看有沒有生疏而已。」

「你還真是……。」米羅頓時感到有些頭疼的扶著額,沒想到加隆竟然無聊到開始直接用小宇宙四處遊玩了。

「不然下次,帶你一起去吧?」加隆被米羅這麼一吵也沒了睡意,索性坐了起來,慵懶的靠在沙發上,似笑非笑的看著米羅。

「啊?」米羅愣了一會兒,接著想也沒想的快速拒絕道,「怎麼可能,我還得留在聖域內保護雅典娜。」

「嘖、聖域內也就剩你這麼個責任心重的傢伙。」當然這句話加隆可沒當著米羅的面說出來,而是小小聲的在底下碎念著,要不然下一秒面前的青年肯定會立刻炸毛給他看。

「是嗎,那就等你想通了再跟我說吧。」加隆擺了擺手毫不在意的說著。

「那你就慢慢等吧。」米羅很是自信的抬高下巴回答道。

 

那時的他總想著自己一定不可能會回過頭來求對方帶自己出去走走,卻沒想到在看到聖域內多數的黃金聖鬥士們以及其他聖鬥士皆在外地修煉、或是自我放逐一段時間時,他突然才想起自己駐守著這座天蠍宮,也有好長一段時間了。

他後來又找過加隆幾次,卻發現有時候在那兒枯等了一天也等不到對方回來,後來才知道,原來加隆又獨自一人去了更遠的地方旅行,說是想趁著還活著的時候再多少看點其他地方的景色。米羅心裡也明白的很,加隆絕對不是那種願意停下腳步隨時看看四周風景的人,但若說是在生活中多少尋些有趣刺激的事窮當消遣的話,他多少能夠了解對方的心情。

加隆屋內的擺設相當簡單,用色也是以較暗沉的藍黑色為主,雖然在白日看時沒覺得怎麼樣,但一到夜晚,米羅總覺得裡頭蔓延著一股難以言說的沉重感。

然後就讓他想起了必須日日夜夜都得面對著這種孤寂之境的加隆。

 

米羅自從那日起,來聖域外拜訪加隆的次數越來越多,有時候多到連他自己都已經有點分不清來這裡的目的到底為何。

而加隆也的確因為他的到訪而暫時停止了遠行,只是當米羅看見對方那雙逐漸顯得幽深的碧眼時,總是猜不透加隆心裡頭的想法。儘管表面上仍可毫無顧忌的閒聊著,但兩人之間卻明顯隨著越來越多的相處而隱隱約約產生了幾分朦朧的距離感。

 

米羅在這種事情上向來反應遲鈍,儘管加隆暗裡明裡暗示過幾次,也被對方不知是真傻還是裝糊塗的嘻笑帶過。

其實加隆原本也沒想過自己會對米羅懷抱著那種感情。有時候一人自在慣了,就變得漸漸想疏離人群、疏離一切他曾無比熟悉的人事物。他可以在街上一人慢無目的的走上一整天,也可以到不遠處的海峽一坐就是坐到夕陽西沉,他可以理直氣壯的不去和撒加見上一面,但卻總拒絕不了米羅三番兩次的造訪,儘管心知對方願意來此,有大半是為了監視自己的行動。

米羅和他前半輩子所見過的各種人相比格外不同,他沒有足夠冷靜的心神,沒有毀滅性的強大力量,沒有盲目遵從他人的想法;但他有一顆極赤誠火熱的心,對事物懷抱著希望的熱忱,還有那只相信著自己小宇宙的固執面。

而後一天又一天,他和米羅越走越近,近到他曾一度為此而遠走他方,就是為了淡化這份已然開始走樣的情感,只是在聽聞米羅頻繁的到訪後,他又立刻改變了心意,放棄了遠遊的計劃,千里而歸。

加隆從來都信奉著,對於所想之物就要傾盡一切去所有獲取的教條,而如今他也不想再繼續忍耐下去了。

靜待收網還不如主動出擊。

而至於那個獵物……。

加隆想到這兒,撐在餐桌上把玩著玻璃高腳杯的手一頓,嘴角突然勾起了抹笑容。

他早已勢在必得。

 

米羅不是沒有發現加隆的變化,但是在那種說不清到不明的情況中,他還真沒搞懂對方的葫蘆裡在賣什麼藥,因此也就和平時沒什麼兩樣的與加隆相處著。只是隨著日子一長,他覺得自己越來越愛往這裡走動,有時在天蠍宮實在待不下時,他就會溜下山跑來和加隆聊聊後再回去。不知為何,只要一來到這裡,總能讓他想起自從正式接管天蠍宮後,就再難以尋回的,從前自由隨性的快樂日子。

於是這天,米羅也照慣例的下山來找加隆。

他一走近屋內時,只覺得裡頭靜悄悄的,似是沒人在一般。而米羅早就已對屋內的一景一物格外熟悉,因此他便隨意的在屋內走動著,等他走到了加隆的寢室前時,見那門半遮半掩的,實在讓他有些好奇的便直接伸手將木門給推了開。

沒想到等著他的不是加隆空蕩蕩的床鋪,而是被一股力量猛的一拉,讓米羅猝不及防的登時順著那方向跌在床榻上。

米羅還沒能完全適應房內的昏暗,他只能感覺到有人輕巧的上了床榻,然後就這麼低伏在他上方。

「加隆……?」米羅能從對方身上的氣息感覺到就是加隆沒錯,但那陣莫名的威壓感卻讓他十分不適應的側過了頭。

「吶,米羅。」加隆忽然間開了口,幽暗的房內暗影幢幢,更是加深了他低沉的嗓音內,若有似無的沙啞。

「……。」米羅沒有回答,他只覺得整個氣氛突然怪異了起來,有別於先前那般輕鬆的談笑時光,是令人不自覺發顫的,自心底隱隱生出幾分異樣的酥撓感。

「不敢看著我?」加隆自喉間溢出一聲低笑,右手輕輕的撫上米羅散在頰邊微捲的紫髮。

米羅也知道在這種情況下,自己更應該立刻推開對方跑出房內,但不知為何他只覺得全身莫名的發燙,而就連加隆碰上自己臉頰的那雙手,也都溫熱的,讓他只能怔愣的轉過頭看向對方。

看入對方那雙,儘管在黑暗之中,仍是顯得無比深邃的碧綠瞳眸。


大概只有R15的程度.....>>>這裡


自那日後,難得沒有堅持己見和加隆撇清關係的米羅,就這麼半推半就的和對方走到了一塊兒。

其實老實說來還真不能說米羅是被強迫的,認識米羅的人都知道,要是他身旁的人事物有哪部分不合他意,竭力抗爭到底的人總會是他。因此若要問米羅對此事的看法,只能說他這是心裡完全能夠接受了,但面子上還多少有點掛不住的,僵持在那兒不肯服軟罷了。

而相當了解他這面的加隆自然也沒去戳破對方,只是在起初時以極自然的態度和米羅相處著,雖然偶爾還是免不了嘴癢手賤的調戲對方一番,但終歸米羅也沒有因此翻臉不認人,反而還漸漸的接受了兩人這種相處模式,對於加隆時不時不正經的在自己身上揩油的舉動,米羅從原先的不適應到了後頭已是見怪不怪,甚至還反守為攻的好幾次趁著對方不注意時,直接捧著對方的臉,眼裡閃著狡黠的光芒,微墊著腳便這麼吻了上去。

米羅留在加隆這裡的時間也越來越長,有時候天才剛亮,他就出了天蠍宮,不到半個小時就抵達對方的家門前,然後在加隆起床前,悄悄的潛入對方的臥室內,本來想偷偷摸摸的混上榻,讓加隆醒來時被自己給嚇一大跳,沒想到手才剛碰到床沿,他就看見原本還躺在上頭睡的挺熟的加隆忽然間睜開了眼,眼神清亮讓米羅頓時明白自己又被捉弄了,他悻悻然的想走出房間,卻沒想到被加隆一把抓住了手腕,然後眨眼之間就被人給帶上了床,不用多說又是一番激烈的唇槍舌戰。

米羅心情好時就會跟著加隆一同擠在不算特大的廚房做菜,雖說在聖域內根本用不到他親自動手下廚,不過早先前他還在米洛斯島修行時,也常常做些簡單的食物裹腹,因此雖然比較高難度的料理他實在幫不上什麼忙,但至少切切菜什麼的他還是能辦得到的,而加隆每完成一道料理時,總說是要讓米羅先嘗看看味道,於是兩人常常邊做邊吃,結果等最後一道才菜完成時,前面幾盤早已經被兩人給吃得差不多精光了。

到了晚上,米羅總留到快夜半了才走。只是誰也沒先開口要對方留下,於是兩人間的觸碰始終止步於親吻、撫摸而未曾在往下走去。

有時候米羅被加隆給挑撥的意亂情迷,本來以為下一秒要發生什麼時,卻又見對方霎時間恢復了往常的鎮定,笑著說時間不早了要他趕緊回天蠍宮歇息,儘管他身體上的確渴望著更深層的接觸,但向來正直的他一時間也拉不下臉來要求留宿,於是好幾次好好的機會就這麼給流失掉了。

而加隆並非沒感受到米羅身心的煎熬,只是他縱然再如何想有那更親密的接觸,卻還是想等著青年親口說出自己內心話的那天,所以才會強迫自己在局面顯然要完全失控前冷靜下來,儘管他心底是多麼的不願,但仍是強忍著要逼米羅好好正視兩人間的關係。

                                                                                                                

於是在某個大雨滂沱的夜晚,米羅在打開大門打算回宮前,又把已經邁出去的右腳收回了屋內,轉過身看著坐在沙發上閒適的看著書的加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怎麼,不是要回去了?」加隆把書本闔上,翹著腿,掛著裝飾用的眼鏡的臉上帶著幾分清清淡淡的笑容,看上去竟不復以往氣場盛強的模樣,反而溫潤靜雅的教人移不開眼。

「加隆,我……。」米羅咬了咬牙,一口氣把身後的門給關上,接著站到的對方眼前,「今天讓我留下來吧……?」他說完後有點緊張的揉捏著自己的衣角,就怕會從對方口中聽到拒絕的話。

加隆霍地站起身來,慢條斯理的摘下了眼鏡,向前跨了一步後,一把將青年給抱入懷中,只見他低下頭,嗓音無比低沉的在米羅耳邊說道,「以後都留下來吧,米羅。」


這裡就真槍實彈!!!>>>這裡


等翌日米羅全身痠痛的起床時,加隆早已精神煥發的坐在床沿看著他,讓米羅一想到被對方狠狠給折騰了一整夜的事情,就繃不住的面上發紅,索性把枕頭蒙在臉上不去看對方。

「米羅,再不起床,可是讓教皇等很久了啊。」加隆見米羅那模樣,嘴角微勾的雲淡風輕說著。

「……你怎麼不早說!」然後下一秒,就見米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床上跳了起來,立刻下了床開始將昨夜散落一地的衣物穿在身上,接著急匆匆的就要往外頭跑,卻被加隆給伸手攔了下來,「你怎麼還是這麼好騙。」

「……加隆!」米羅一愣,而後迅速回過神來,臉上惱怒交加的,眼看就要一拳揍上加隆,卻被對方輕易的避了開,並順手將米羅給拉到了懷中,迅速的在青年紅潤的臉頰上落下一吻,「米羅,早安。」

「……早安。」米羅被加隆給這麼一弄也沒了脾氣,只是當他看見加隆往房外走時,突然心神一動的喚住對方,「加隆!」

「嗯?」加隆回過神靜靜的看著面上帶著幾分糾結的青年,只聽對方在沉吟一會兒後,緩緩的開口,「下次,一起去旅行吧?」

「啊啊,等你講這句話等很久了。」加隆在米羅透亮的目光中,垂下眼,臉上露出了個極淡的笑容。

 

 

米羅和加隆在那之後走過了聖域附近大大小小的城鎮,看過了即為荒蕪的鄉村廢城,也見過了繁華無比的城鎮都市。

然後這日,在米羅出了天蠍宮後沒多久就開始下起了雨。他一面盡撿著有遮雨棚的小路走著,一面則是趕向他和加隆約好的地點。

沒過多久,米羅身旁的小鎮風光漸漸被筆直的公路給取代,他一手遮在頭頂上快速的往前方走著,直到那始終位於他左側的蔚藍海洋越來越近時,他才放慢了步伐,在走至河堤邊時,他便瞇起眼看著四周的情景,見那附近似乎沒有任何人影時,他嘆了口氣,正想找找附近有沒有避雨處,卻察覺到自己上方忽然停止了下雨,他往後頭一瞧,只見加隆正拿著把傘撐在兩人上頭。

「加隆!」米羅看著對方驚喜的叫了一聲,然後運起小宇宙開始替自己將衣服給弄乾。

「怎麼不去我那裡拿把傘再過來。」加隆拉著米羅一步步走向河堤,然後雨勢在此時忽然緩了不少,等他在抬頭時,雨勢已完全停了。

「怕讓你在這邊等太久。」米羅先把河堤上的石階的水氣給蒸發乾後,便爽快的坐了下來,並以眼神示意對方也趕緊坐下。

加隆也跟著坐下後,和米羅一同看著前方被剛出沒的日光給染得璀亮生輝的海水,出聲問道,「怎麼突然想找我來這裡?」

「……加隆。」米羅被問到這問題時顯然面容有點遲疑,不過還是在下一刻很快的鎮定下來,只見他定定的看著對方,然後大聲說著,「加隆,生日快樂!」

「禮物呢?」加隆挑了挑眉,見米羅說完祝賀的話後就登時變得眉開眼笑的模樣,忍不住說道,「難道沒準備?」

「才、才不是沒準備。」米羅反駁完後便低下頭,臉上似乎帶著幾分淡紅,「我去問過穆,他說最好的生日禮物……就是把自己送上。」然後像是怕加隆會誤解般,又連忙補了一句,「我也覺得那種事情實在不正經,所以才想說一起看看海也是很不錯的。」

「哦,這樣啊。」加隆刻意拉長了尾音,看著米羅那副帶著點小緊張的模樣就覺得對方十分的可愛,只見他嘴角上揚,並伸手將對方給攬了過來,並順手揉亂了米羅那頭微捲的紫色長髮,然後低下了頭,一手勾起對方的下顎,在那柔軟的唇上咬了一口。

「那麼這個禮物,我就收下了。」


──FIN.

太慘了!!!!!!!!竟然被和諧!!!!!!!!!!!

為何我LOFTER裡還有一篇始終沒被和諧,簡直難以置信!!!!!!!!!!!!

好吧算了,還是在祝隆哥一次生日快樂QAQ

雖然我的530首發已經被系統給玩掉了嗚嗚嗚嗚

  26 6
评论(6)
热度(26)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