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隆米】下戲PARO

【隆米】下戲PARO


※文中可能有無下限對話,請注意!

 

米羅在握上黃金匕首的那刻,將自己的小宇宙給燃燒到最大值,他能感覺到一陣源源不絕的力量不停湧入體內,就連黃金聖衣也褪變成了神聖衣,整個人已經不復存先前小宇宙快被世界樹給吸盡的乾涸疲憊模樣。

就在和阿魯迪巴、艾歐里亞一同破壞了鎮守在樹界樹外圍的巨大結晶後,那部守在外頭的結界倏然消失得無影無蹤。

而此時的米羅則因力竭,那象徵亡者的圖騰在他左臉上妖異的閃爍著,並迅速蔓延至左半身,體內的小宇宙隨著他拚盡全力的一擊給消耗殆盡,在意識消散前,只見他灑脫的閉上了眼,嘴上揚起一抹弧度,然後身體再也無法支撐下去的倒落在地。

世界樹的藤蔓在此時迅速的包覆上米羅全身,一個眨眼間他已被嚴嚴密密的包裹在內,就此殞落。

 

 

「好!卡!」一道響亮的聲音頓時岔入了此刻正瀰漫著悲壯難平氣氛的場面,而同時只見一群穿著同樣制服的人圍上了米羅被捆埋的地方,三兩下就把那粗壯的暗褐色藤蔓給搬開。

「熱死我了!」躺在下頭的米羅在重穫自由後,立即睜開雙眼,蹬的一下便站了起來,把身上神聖衣沾染上的塵土拍了拍,並讓已經回復成原狀的黃金聖衣自動回歸到聖衣箱內,一副沒事人的樣子晃到正在低頭看著劇本的艾歐里亞面前,嘴角微彎的拍著對方的肩膀,「艾歐里亞,辛苦了啊。」

「……嘖、小心到時後導演臨時叫你回來加戲。」艾歐里亞白了米羅一眼,見對方一臉輕鬆自在的模樣,在低頭看看自己手上那本佈滿著密密麻麻的字的腳本,讓他直想朝米羅臉上招呼一拳。

「那我一定要叫他給我加錢。」米羅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接著在艾歐里亞殺人的目光下,依舊笑得格外張揚的慢步走向位於棚景另一頭的大門出口。

 

「米羅,難得今天沒NG,一次搞定啊。」米羅還沒推開門走出去,就聽見了一道熟悉的嗓音,只見他腦門微跳的,立刻往那方向往去,而後就見一名男子斜倚在牆邊,下身穿著條緊身的黑色西裝褲,上頭白色的襯衫上還隨意的開了三枚扣子,看上去極為率性不羈,卻又散發著濃厚的男性魅力。

「加隆!你今天穿成這樣是要幹什麼……?」米羅眼神一亮並喚了對方一聲,走近一瞧時才發現加隆的穿著和平常格外不同,不得不說這些年來米羅幾乎沒看見加隆碰過西裝幾次,因此不免好奇的問著。

「臨時被要求開什麼股東會議,結果還不是被誆去喝花酒。」加隆站直身體,從喉間溢出一聲輕笑,一把將手搭在剛走過來的米羅肩上,雲淡風輕的說道。

「喔,不得不說你事業還做的真大啊。」米羅抬頭看了對方一眼,見加隆的臉色似乎因飲過酒而微微發紅,就連身上也飄著一股若有似無的淡淡香氣……米羅一想到這兒,突然臉色一變,立刻轉過身伸手揪住對方的領子,嗓音明顯不快的說道,「喝花酒……!你去喝花酒?!加隆、你是嫌你這幾年日子過得太好是嗎?」

「所以我這不是只喝了幾杯就過來等你了。」加隆的臉色仍舊沒變,要是看得仔細些甚至還能看見他嘴角微微上揚的弧度,只見他嘴上這麼說著,同時還悄悄伸手還上米羅的腰,讓青年在盛怒的情況下,不知不覺得更貼近自己幾分。

「是這樣嗎……?」米羅狐疑的看了加隆一眼,想著對方素來行事落落大方,要是真發生了那種事情的話,想來對方也不會這麼神態自若的否認,於是在無法判定加隆話中真偽的緣故,米羅下意識的便低頭在對方的身上聞了聞,直到上頭的加隆涼涼的說道,「雖然我是很高興你今天這麼主動,不過你確定還要繼續這樣聞下去?嗯?」

加隆低了看了看已經半掛在自己身上的米羅,碧綠的雙眼內閃過一絲微光,而後很是無所謂的接受著其他人傳來的火熱的注視目光。

「……!我、我……我先去拿背包!」米羅這才回過神來,連忙推開加隆並往後退了一步,慌亂之間正好瞥見了不遠處的穆對自己點了頭後淡然一笑,於是米羅的臉瞬間漫紅開來,匆匆的拋下一句話,就推開門衝了出去。

而留下來的加隆則是低笑了聲,見怪不怪的朝米羅離開的方向喊了一句,「等等到停車場等我。」

 

「加隆,今天這麼早就來接人了?」和加隆似乎交情不錯的導演在此這時走了過來,笑瞇瞇的說著。

「之前商量過只讓他演到這裡,當然準時來接人了。」加隆淡淡的說道,見一旁的導演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雙手環胸居高臨下的問著,「又怎麼了?」

「啊、這個啊……。」導演緊張的抓了抓頭,「你知道的,在黃金魂第二集撥出之後,米羅的支持度不斷看漲,到現在已經快超越你哥哥了,要不你看看,是不是讓他再……。」

「是之前那些錢還不夠?」加隆立刻打斷了導演的話,語氣雖是再平淡不過,卻讓人能隱隱感覺到其中的殺氣。

「不、不、不不不!」導演連忙揮了揮手,「怎麼會不夠,只是想說要是米羅能繼續演出的話,肯定你投資的獲利也會……。」導演瞥了眼加隆的臉色,見對方面色不豫的樣子,連忙閉上了嘴。沒辦法,誰叫有錢的就是大爺呢。

加隆滿意的看著導演安靜了下來,接著不算輕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那你繼續在這邊慢慢拍戲吧,我跟米羅先走了。」而後一手插在長褲口袋,只留了個瀟灑離去的背影。

 

等加隆走到停車場時,就見米羅已經背著背包站在車門邊,而對方似乎在看見自己時,還賭氣的哼了一聲,接著乾脆背過了身。

加隆步調不亂的走到了漆黑流線型的跑車車門邊,從容不迫的解了鎖,拉開了車門並坐進裏頭,他看著米羅還站在外頭一動也不動的模樣,嘴角一勾,立即發動引擎,這時就見另一側的車門被人給打了開,然後米羅就這麼迅速的坐了進來。

「怎麼,不氣了?」加隆看到米羅把安全帶給繫好後,便慢慢的將車給開出停車場。

「反正也不是什麼事。」米羅雖是這麼說,但臉上還是不太高興的樣子,讓加隆趁著等號誌燈得空檔,伸手捏了對方柔軟的臉頰幾下,「我都無條件讓你聞了,你有什麼好不高興的。」

「還不是你害我在大家面前丟臉了!」米羅微怒的拍掉對方在自己臉上作怪的手,不過想起自己會做出如此有失顏面的主要原因時,他還是有點愧疚的,因此便聽他在後頭有些小聲的補了一句,「不過是我誤會你了,抱歉。」

「要是我真做了那種事情,你會怎麼做?」加隆臉上露出了抹戲謔的笑容。

「當然是先去殺了那傢伙,然後再一針一針的扎死你!」米羅毫不猶豫的回答著,似乎還能從其中聽出幾分快意來。

「這樣啊,不過被你扎幾針其實也蠻痛快的。」加隆說平靜的說完後,就聽見米羅大聲罵了句,「你這變態!」

加隆大笑了幾聲,接著在米羅微惱的目光下,踩下油門,往家的方向直駛而去。

 

兩人居住在較偏郊區的地方,不過對於本來就習慣清冷生活的他們而言,若是真住在繁華吵鬧的都市內,怕是他們會索性搬回聖域附近圖個自在。除了房子位於郊區外,兩人所住的是歐式的三樓高別墅,起初加隆說要買下房子時,米羅還一度擔心兩人的錢不夠付款,畢竟黃金聖鬥士雖能領到一定的補助款,但如此龐大的金額還是讓他看著存摺上的數字心裡糾結的不行。

沒想到根本沒花到他半毛錢,加隆就說他已經搞定了。那時的他才剛出了聖域就被加隆給一把拽到車內,說是要去看房,於是滿心期待新家模樣的米羅立刻就忘了質問對方到底哪來的錢。直到後來米羅才知道,原來加隆趁著閒暇時間把之前存下來的錢都拿去炒股,沒想到還真給他炒出名堂來,現在可說是好幾家知名集團的大股東,因此買棟別墅對他來說只是小意思罷了。

 

加隆把車開入了別墅左側的車庫內,熄火後,就見米羅已經迫不急待的開了車門跑出去,從口袋掏出家用鑰匙後,就要去解開玄關的大鎖。而加隆則是不緊不慢的跟在米羅身後,在青年扭開大門衝進裡頭後,便把門給輕輕帶上,姿態從容的彎腰換上室內鞋並輕踩上屋內的木質地板。

加隆拐出玄關走入大廳時,就見米羅身影忙碌的穿梭在書房和起居室間,他挑了挑眉,先走到廚房倒了兩杯溫水,接著就拿著杯子放到起居室內的長型玻璃矮桌上,坐在沙發上翹著腿靜靜的看著米羅不停忙進忙出的樣子。

「加隆!你把電視打開一下!」米羅把筆記型電腦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蹲在電視旁把一些傳輸線都接上電腦後,興沖沖的回過頭對著加隆說道。

「你搬電腦過來做什麼?」加隆拿起遙控器把電視給打開,就見米羅移動滑鼠點開一個影音檔,接著便迅速的跳到沙發上擠到自己身旁,然後拿著杯子先喝了一大口後,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說著,「導演說他會先把我今天演的片段剪出來給我看。加隆,你可要好好欣賞我的演技啊!」

「是、是。」加隆極敷衍的說道,與此同時螢幕上也開始播放了影片。

加隆看見米羅毫不猶豫用猩紅毒針對付幻影冰河的那幕時,摸著下巴說了句,「嗯,這姿勢還挺好看的。」

「是吧!導演說有特別把我拍帥一點!」米羅顯然因為被誇獎而眉眼間都染著喜色。

「不過你跪下來叫穆讓你變神聖衣的劇本到底是誰編的,看起來也太蠢了點。」加隆毫不留情的下了批判,這時就見米羅臉色一黑,別過頭嘟囔道,「導演說只要我把這段演好,之後會讓我有更精彩的戲份。」

「看來他說的倒是沒有騙你。」果然在幾秒後,米羅穿著神聖衣,氣勢十足的畫面就出現在眼前。

「這段劇本我可是背了很久,所以才能一次都不NG的就完成他!」米羅不自覺挺著胸,洋洋自滿的說著,卻沒想到在這時,他感覺到自己寬鬆的衣服下擺有雙冰涼的手探了進來,讓米羅雙眼圓瞠,隨即瞪了眼那始作俑者罵道,「你幹什麼!好好看電視好嗎!」

「喔。我只是在想你臉上那個花紋挺好看的,沒想到這次連身上都有,倒是讓我挺好奇是畫在哪裡。」加隆嘴上雲淡風輕的說道,同時一雙手沒閒的繼續把米羅的衣服往上翻,露出了青年精壯結實的身軀,「你塗掉了?」

「當然是後製上去的,不然叫我頂著那個妝可以看嗎!」米羅一邊抓住加隆在自己身上肆意作亂的雙手,一邊沒好氣的低聲解釋道。

「哦,不過雖然他們沒幫你畫上去,我也能現在幫你畫看看,你覺得如何?」加隆順勢將米羅推倒在沙發上,整個人撐伏在對方上方,嗓音低沉微啞的說著。

「你又再亂說什麼,還不快點起來!我還沒洗澡!」米羅被加隆露骨的眼神給看的臉色微紅,連忙撇過頭去粗聲說道。

「正巧等等一起洗吧。不過我現在手邊可沒有紫色的顏料,你說白色的怎麼樣?」加隆邊說邊低頭湊近米羅耳邊,狀似不經意的舔了青年的耳朵一下,只見那耳廓處瞬間染上了幾抹淡紅。

「加隆你這變態還不快……唔!」米羅聽到加隆那句意義深遠的話時,臉上火辣辣的一片,氣急敗壞的就轉正頭要叫對方趕緊滾開,卻被對方給捉住了雙手,還來不及說完話,就只能瞪大著眼看著對方嘴角微勾的吻了上來。

 

於是,米羅到最後根本沒來得及把自己主演的片段給看完,就這麼被加隆給壓在沙發上直接辦了。


─FIN.


啊!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爆字數耶!別問我!肉!下次再說XDDDD【你

如果米團有幸在黃金魂繼續出演,那麼這個下戲PARO就可能會有續集,請不要期待哈哈哈哈!

  28 4
评论(4)
热度(28)
  1. 江川靖水戀羽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