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隆米】我與世界只差一個你

【隆米】我與世界只差一個你

 

※題目取自夜間卡片251

※少女心、OOC、非正劇走向請注意。

 

米羅從外頭緩緩步入天蠍宮內,整個清冷的宮殿內靜悄悄的,竟比早先前已經歷過幾番戰鬥的天蠍宮更顯寂寥蕭索。他慢步走進位於偏殿的浴池,讓身上的黃金聖衣自動回歸聖衣箱後,他面上平靜冷冽的光著身一步步踏入浴池內,讓溫水一波波的蔓延擺盪在他周身,直到坐下後,他忽地一個下沉,整個人縮在水中,讓水完全淹沒掉他的身軀。

半晌後,米羅才從水裏嘩得一聲抬出頭來,面上一片濕溽水痕,紫羅蘭色的捲髮微微伏貼在小麥色精實的後背上,只見他靜靜的走到池邊,讓雙手和頭靠上一片大理石池臺,他出神的望著宮殿上頭俐落簡單的樑柱設計,蔚藍的雙眼中淨是茫然和傷痛。

「你到底去哪裡了,加隆……。」

 

自從冥王之戰結束後,聖域內的平靜已持續了五年之久。

在黃金聖鬥士們因不明原因全數復活的當下,本該也是復活的其中一員的加隆卻始終下落不明。雖然在這些年間,總有人傳來在某些地方曾感應過和撒加同樣強大的小宇宙的氣息,但卻從未真正尋找到加隆本人,也因此雙子座加隆的存在在聖域內慢慢的成為了個謎題。

眾人皆知米羅這人極好相處,只要脾性一跟他對上了,那麼他就會變得比誰都還要對你格外寬恕。但卻在這幾年間,米羅的性子慢慢變了,他雖然依舊如舊時般嘴上掛著抹輕笑,為女神和教皇效命時不遺餘力,和同袍間相處仍是融洽萬分,但卻能感覺到他掩在笑容背後的臉在此時黯淡了不少,在面對外人時甚至又逐漸恢復成起初冰冷無情的模樣。

沒有人知道米羅性情丕變的原因,有好幾次穆偕同艾歐里亞去天蠍宮找米羅時,總是找不到對方的身影,明明能感覺到米羅的小宇宙就在這宮內,卻是片尋不得其蹤,讓本想好好開解米羅心情的兩人只能無奈敗興而歸。

其實米羅那兒都沒去,他只是坐在其中一跟偏處隱密位置的樑柱上,目光淡淡的看了眼在下頭的兩人後,又輕輕的飄向外頭星光漫點的夜景。

他坐在這裡時,總會想起那天他才剛掌管天蠍宮沒多久,對於宮內所有設備的位置還不太熟悉,正想找個侍衛好好熟習一下環境時,就被突然快步走進宮內的加隆給嚇了一跳,還沒來得及詢問對方為何如此匆忙,就突然被人給一抓,整個人被帶上了屋簷下的樑柱,米羅反射性的反手要掙脫對方的懷抱,卻被加隆給抱得緊緊的,甚至連嘴都被牢牢的摀住了。

「不要說話,米羅。」加隆尋了個舒服的姿勢後,抱著米羅坐在樑上,一副閒適悠然的看著大門的方向。

而米羅被對方這模樣給弄得心底也癢了起來,不知不覺就聽了話,雙眼直直的看著殿門,直到看見一人氣沖沖的走進來時,他才微微側頭看了正露著得意笑容的加隆一眼,然後無聲的看著下頭那人在宮內逗留了一會兒後,又往上頭的宮殿繼續走去。

「你又惹撒加生氣了?」被加隆給放開後,米羅對著笑得格外痞樣的加隆撇了撇嘴,低聲問道。

「不過是個惡作劇罷了,誰知道他反應這麼大。」加隆無辜的聳了聳肩,在看見米羅一副要跳下去的樣子,在瞬間又伸手把人給撈回了懷中,「米羅,你這裡還真是個好地方啊。」

「你愛待就自己待去,可別來煩我!」米羅不耐煩的推開了加隆,在對方親暱的碰觸下,尚顯稚嫩的臉蛋也慢慢的紅了起來。

「是嗎,那下次我就只好自己一個人躲在這裡了。」加隆一手撐著下巴,漫不經心的盯著米羅說道。

「還有下次?!你當我天蠍宮是給你玩的地方啊!」米羅一聽立刻不樂意了,雙眼圓瞠橫眉冷豎的,雖然話裡話外都散發著濃濃的怒意,但看在加隆眼裡卻覺得此刻的米羅就像炸毛的小貓兒一樣,只要替他順順毛就好,於是就見加隆嘴角一勾,立刻出手揉亂了對方一頭捲髮,「那就帶你一起玩吧。」

「……加隆!」米羅忍無可忍的大喊了一聲,沒想到換來的卻是加隆撫著肚子暢聲大笑的模樣。

那時後的米羅可恨不得能當場撕了對方,但現在的米羅,只要一坐到這裡,就會立刻想起當時加隆笑得格外開懷的樣子。

他垂下眸,從口中輕呼出一口氣。

當世間的紛擾終將止息時,我與世界卻差了,那麼一個你。

 

即使近年來已再也沒有能威脅到雅典娜的事件發生,但米羅願意主動踏出宮門和其他聖鬥士們見面的情形,卻是越來越少。

他經常在傍晚時一個人走到離天蠍宮不遠的小花園,坐在漆白的長椅上看著眼前爭妍奪艷的花朵,空洞蒼白的面容帶了幾分落寞。

米羅彎腰折了一朵綻放在自己腳邊的粉白小花,他下意識的以手指旋轉著那短小的墨綠莖幹,讓花瓣在自己眼前畫連成一個小小的圓圈。

他想起那一天,他一走出宮殿時,就看見加隆懶洋洋的躺在花園內的草坪上。

責任心極重的米羅每次一見加隆那副懶散的模樣,總覺得氣不打一處來,於是當下就臉色微沉的走向前去,刻意站在對方的面前,以身體遮住了大半夕陽,讓自己的影子朦朦朧朧的覆蓋在對方身上。

「米羅,站一邊去,別擋著我。」加隆沒有睜開眼,依舊維持著平躺的姿勢,嘴上雲淡風輕的說道。

「加隆,你是沒事做了嗎?小心被撒加發現你躲在這裡偷懶。」米羅蹲下身,臉上露出抹俏皮的笑容,只見他故意一般的將頭不停的往下垂,直到快貼上對方的面容時,才恰恰停在那兒。

「靠這麼近,是想勾引我嗎,米羅?」加隆緩緩睜開了雙眼,碧綠的瞳眸中清楚的映著少年此刻略顯慌亂的臉龐,只見他嘴著噙著淡笑,也沒怎麼在意對方落在自己頰上的幾綹髮絲,撐起身將臉湊到米羅面前,眼看就快要碰上對方微微張開的鮮紅唇辦──

「你幹什麼!」在那溫熱的氣息撲灑上臉龐時,米羅登時回過神來,急忙以手心遮住對方的嘴,微惱的說著。

加隆就著對方柔軟的掌心偷吻了口後,在米羅臉色發紅的急忙抽回手時,姿態從容的起身站到對方面前。

「其實你還蠻適合戴花的嘛。」加隆忽然伸手摸了米羅的頭髮一下,接著在少年閃躲前迅速的收回手,打量了對方好幾眼後,低笑著說道。

「……你在我頭上插花?!」米羅見加隆不停盯著自己瞧,很是難為情的在自己頭頂上摸索著,直到摸到一個柔軟的物體時,他連忙抓了下來,攤在手心上仔細瞧時,才發現是一朵純白的小花。這麼一見,讓他心頭的火一點一滴的竄了上來,若說是以前還小時也就罷了,現在他都已經正式成為了天蠍宮宮主,頭上別著這種嬌氣的東西能看嗎。

「怎麼、才戴了朵花就生氣了?明明以前還編過花環送我,說是長大後要嫁給我什麼的。」加隆面露無奈的走到長椅邊坐下,邊說還邊覷著米羅變化萬千的表情,並適時的嘆了口氣,這時就見少年的臉色更加深沉,而加隆則是微低著頭,將他那唇邊微勾的弧度給藏的嚴實。

「你、你不要亂說,我才沒說過那種話!」米羅被加隆一席話給弄的整個人都懵了,編過花環的事情在他腦內隱隱有著印象,但後頭那句,就算是真有,他也是抵死不認的。

「是嗎。」加隆似笑非笑的看著米羅,直把對方給看得硬生生打了個寒顫。只見他陡然之間拉住了站在自己不遠處的米羅,並將對方給拉到自己身旁坐好。

加隆不知從哪裡又變出了朵嫩白的小花,只見他一手壓在米羅肩上不讓對方亂動,另一手則是緩慢的將那朵花斜斜插入米羅濃密捲亮的紫髮間。他看著眼前的少年雙頰紅潤,湛藍的雙眼圓亮的看著自己,在殘陽的斜照下,使得樹影斑駁的灑落在米羅身上,倒是將對方身上本有的幾許硬氣給消磨去了不少,被迷濛的光暈給襯得格外鮮明亮眼。

加隆一手撐在椅背的橫木上,另一手則是輕柔的撫上米羅微燙的右頰,只見他臉上露出了個玩世不恭的笑容,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對方,嗓音低啞的說道,「要不要再考慮一下,真的嫁給我怎麼樣?」

「……啊?!加隆、你作夢吧你!」米羅聞言後呆滯了半晌,見加隆一臉淡然的笑著瞅著自己,使得他一時間也辨別不出對方話中的可信程度,但光是想到加隆平常總開自己玩笑的模樣,就讓他立刻篤定對方肯定又是在鬧著自己玩兒,於是米羅想也不想的大聲拒絕道。

「要我作夢的話,我只好當你是答應我了。」加隆無賴的挑著眉說著,並在米羅氣急敗壞的要說些什麼時,就被加隆給傾身抱牢了少年那不停鬧騰的身子,接著二話不說的張口堵住了對方正急於反駁的嘴。

於是就見米羅倏然瞠大了雙眸,起初還有些不甘的掙扎著,但終究還是抵擋不過加隆狂妄霸道的攻勢,臉色漲紅的閉上眼,雙手悄悄的環住加隆的腰,下意識的緊抓著對方身上的衣料,動作青澀的微微抬高身子,不容許自己處於弱勢的回吻了上去。

 

米羅原本靜靜的坐在長椅上,但僅在一瞬之間,就見他頓時沉下了臉,把左手上的花朵給攢捏著緊握在拳中,他站起身來,已經轉為鮮紅長甲的右手指尖直指著眼前的花圃,只聽他沉喝一聲,「騙子。」

指尖處已然環伺著耀眼的紅芒。

 

「米羅。」

 

一陣低沉的嗓音自米羅背後輕似嘆息般的傳來。

只見米羅全身一顫,滿臉不可置信的回過身來,雙眼急忙搜索著四周,但佇立在他面前的卻是隔著灰石階後一望無際的深藍海洋,竟連一個活生生的人影也沒瞧見。

米羅怔然的看著眼前如畫般淨亮純粹的聖域美景,任憑一陣恰好襲來的暖風拂上他的髮梢,那及腰的髮尾順著風向微輻擺盪著,就連他曾一度握在手中的花也跟著飄出了掌心,漫悠悠的飄盪在半空中,一個眨眼間已消失在米羅的視線之中。

而就在這時,一朵白花隨著風不偏不倚的落在他上頭,而後在米羅面色已恢復平淡的慢步走出花園時,那朵花則順著米羅走動時的動作飄落到泥地上,隨之再次被風捲上空中,在米羅踏入殿內後沒過多久,緩緩的落在那殿前光亮的矮階上。

 

儘管聖域自古來就該是個莊嚴神聖的地點,但在連年來的和平之下,聖鬥士們已無須像先前般總戰戰兢兢以共抗外敵,而是在雅典娜的同意下,讓戰士們能適度擁有自我放鬆的調劑時光。

於是這日便是駐守於聖域內的黃金聖鬥士們,難得能全員聚首的酒會晚宴。

米羅抵達教皇廳時,黃金聖鬥士們早已三兩成群的聚在一塊兒飲酒談天,他從覆上暗紅色桌巾的長桌上取了杯盛滿淺黃醇酒的銀杯,腳步輕踏的往正在和自己招手的艾歐里亞等人的方向走去。

「米羅,怎麼這麼晚才來。」艾歐里亞拿著酒瓶將自己的杯子給注滿後,立刻喝了一口並笑著詢問米羅。

「下午沒事,一不小心就睡著了。」米羅同樣跟著喝了一大口,嘴上露出了淡笑,低聲解釋道。

「你們也別顧著喝酒,小心等等回去就吐了。」穆遞了盤裝滿著小麵包和沙拉的木盤到兩人眼前,便見米羅順手就拿起了個麵包放入嘴中,面上的笑容也真誠了不少,「喔!穆、謝啦。」

見米羅和先前那副不冷不熱的古怪樣子相比起來,總算正常不少時,穆和艾歐里亞等人終於稍微放了心,於是幾人便如昔日一般暢快自在的聊了起來。

直到不知道是誰突然開口提了一句加隆,這時只見米羅臉色一變,先前還好端端掛在唇上的弧度也完全抹成了一際平線,只聽他冷冷的把酒盞往一旁的桌子上一放,淡淡說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喂、米羅!只是提個一句,你有必要這副模樣?」艾歐里亞看著米羅那冷冰冰的樣子,臉色也跟著不好看了起來,本來想著對方應該很快就能擺脫這個心結,沒想到還是退回了原點,讓身為米羅好友的他再也看不下去,腳往前踏了一步,眼看就要伸手糾住米羅的衣領。

「沙加,讓開!」艾歐里亞見沙加搶快一步檔在自己面前,當下更是氣惱的喊了一聲,但對方仍是紋風不動的靜靜站在前方。

「艾歐里亞,你冷靜點。」穆輕輕拍了拍艾歐里亞的肩膀,接著從桌上拿了瓶酒走到米羅面前,不容拒絕的將酒瓶放到對方手中,「看你剛才也沒喝多少,這些帶回去吧,米羅。」

米羅低頭看著手中的那瓶酒,對著穆和沙加點了點頭後,轉身就步出了廳堂之外。

 

米羅走回天蠍宮時,裡頭半點聲響也沒有,他這才想起自己昨日就讓侍衛們休假一日,因此今天這個偌大得宮裡頭就只會有他一人。

或許是因吃了點酒的緣故,他腳下的步伐也有些虛浮,他走到自己房門前,動作有些笨拙的推開了門,把酒瓶隨意擺在桌上後,將腳上的鞋子一踢,一個轉眼就大字型的攤倒在一旁柔軟的大床上。

米羅閉上眼聽著外頭呼嘯而過的風聲,忽然想起,多年之前也有這麼一天,在參雜著歡言笑語的酒宴場合,他臉色通紅意識散亂的任由著加隆參扶著他走回天蠍宮內。

或許是酒精作祟的緣故,他覺得那日的世界在他眼中漫漶氤氳了起來。不知道是誰打翻了放在桌前的濃酒,結果他的房內頓時瀰漫著股香甜的酒氣,早已忘了是誰先主動劃破這陣沉默,米羅只記得對方帶著酒香的氣息灼熱的籠罩上自己,然後肌膚間火熱的撫觸、唇齒相依的交纏,就連口中呼出的氣息都在瞬間蒸騰而升。先是有一絲疼痛,但隨之而來的卻是無窮歡愉,他弓著身,一次又一次感受著對方充盈在自己體內。隨著那鮮明怒張的律動,緊密熾熱的纏綿,眼前的景色似是模糊無比,卻又如此清晰。

 

米羅自從復生以來一向淺眠,通常只要宮內一有個風吹草動,都能讓時刻保持警覺的他登時清醒過來。但這日卻格外不同,他直睡到外頭和熙的日光照上他面容時,他皺了皺眉,嘴上嗚嚀幾聲,接著才睜開雙眼,一個翻身從床上坐了起來。

米羅隱約記得自己昨晚糊里糊塗的就睡了過去,然後在他因身子感到些許寒意而將要轉醒的瞬間,一個熟悉暖熱的熱源包裹了上來,讓他再也無暇顧及其他的就這麼再次睡了過去。

米羅一想到這兒,立刻轉頭摸索著自己身旁的床單,看著那潔白的被單上頭落了一綹深藍色的長髮時,只見他面色一凝,立刻推開窗戶跳上天蠍宮的屋簷上,眼神格外有神的眺望著宮殿四周,但見周圍一草一木仍是毫無變化,就連守衛也認真的守在殿前的模樣,他頹敗的蹲了下來,低頭看著那髮絲一眼,並將之緊緊的握在手中,低悶的聲音幾乎是從他牙縫間併出來的。

「加隆,為什麼你回來了卻不告訴我。」

 

 

既然已經肯定了加隆隨時會出現在聖域內的事實,米羅決定不再坐以待斃,當機立斷的前往教皇殿,準備稟告自己打算出趟遠門的消息。

結果他才剛踏進殿內,就看見撒加正好向教皇會報完事情正要離開。

「米羅,怎麼來了?」現任教皇艾歐羅斯親切的問著米羅。

「我想要離宮一段時間。」米羅見撒加似乎也感到興趣的朝自己這裡望來,但他仍是看著教皇不緊不慢的低聲說道。

「怎麼突然說起這個?不過這樣也好,偶爾出去走走也不錯。」艾歐羅斯起初有些錯愕,但隨即又一本正經的點著頭附和道。

「那這段時間,雅典娜的安危就拜託你們了。」米羅覺得自己自從下定決心展開行動後,原本沉悶鬱積的心裡也跟著鬆緩舒暢了不少。

艾歐羅斯笑著說了聲好,而這時就聽一旁的撒加淡淡的開口,「你下定決心去找加隆了?」

「總比你對他莫不關心要來得好多了。」米羅聽到撒加這麼問時,忍不住就尖牙利嘴的堵了回去。

「我早跟雅典娜說好,這次重生後,再也不拘束加隆的去處,讓他去外頭闖闖也不錯,至少比待在這個對他來說規矩重重的地方還要好。」撒加聽到米羅那番氣話時也沒半點生氣,嗓音依舊清冷的說著。

「你說……你跟雅典娜說好的……?」米羅吃驚的看著對方,本來以為連撒加都不知道加隆的下落,沒想到只是他刻意的放縱下才有的結果。

「米羅。」這時只聽一道清冷的女性嗓音從殿內不遠處傳來,使得原本站立在殿中央的三人連忙面露恭敬的迎接著來人。

「雅典娜。」米羅低喚了一聲,見雅典娜神情含笑的看著自己時,還是忍不住的開口問道,「加隆他……。」

「米羅,這件事是我的錯。」雅典娜打斷了米羅的話,慢慢的說著,「為了不讓聖域內的戰士對加隆抱持著異樣的眼光,我和加隆約定好,讓他出了聖域後,只要沒我的指令,要回聖域的話只能在誰也沒察覺到的情況下回來。」

「所以加隆他是真的有……。」米羅站在階下,眼神微亮的看著上方的雅典娜,只聽對方嗓音依舊溫柔的說著,「這件事情,我沒有權利替加隆告訴你。想知道的話,就親自去找加隆問吧,米羅。」

 

 

於是米羅在當日下午就背著少少的行囊出了聖域,一一走過先前曾有人感應過加隆小宇宙出沒的地方。

他走過了酷暑難耐的雨林、氣候宜人的小島、終日飄雪的極地,還有陰雨漫漫的霧都。

但卻始終沒有察覺到半點對方的氣息。

就在他快要放棄的那時,他來到了雅典娜和星矢等人從小成長的東方國度。

他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對於街旁偶爾投來的幾道目光毫不在意。

那時正值粉嫩的櫻花綻放的季節,他下意識的跟著人群走,沒想到走著走著就被人群給推擠到其中一棵開的不那麼盛滿的櫻樹下,米羅看著附近滿是人的樣子,正思索著該怎麼走回街上才好,卻突然被背後一道嗓音給吸引去了所有的注意力。

「你佔到我的位置了。」

 

米羅猛然回過頭,就見對方一身輕便的襯衫搭著牛仔褲,臉上則戴著一附墨鏡,腦後散著一頭深藍的長髮。他當下張了張口,發現有太多想問的話瞬間湧出胸口,卻在要脫出口的當下全都被堵在嗓子眼中,而只能吶吶的喚著兩字,「加隆……。」

「總算找來了啊,米羅。」加隆姿態優雅的摘下了墨鏡,視線從容的對上米羅的雙眼。

「你……你之前有來過天蠍宮對吧?」說完這話時,米羅簡直想當場剪了自己的舌頭,明明有那麼多話可以問,卻拋了這麼個不輕不重的問題,讓他悔的臉色都青了。

「提示你很多次了,沒想到這麼久才發現。」加隆聳了聳肩,看著米羅一臉不可置信而眨著眼的可愛樣子,讓他忍不住動手揉亂了對方的長髮。

「你現在定居在這裡?」米羅難得忍住了想拍開對方手的動作,輕聲問著。

「想來跟我一起住?」加隆答非所問的反問著,嘴角還同時微勾了起來,看得米羅只覺得儘管許久不見,對方依然故我的欠揍樣子仍是數十年如一日般不曾改變。

「你還是閉嘴吧你。」米羅白了對方一眼並惡狠狠的說道。

「是嗎?我怎麼聽雅典娜說,她讓你過來跟我一起……。」加隆雖沒把話給說完,但他話中的涵義,卻讓米羅登時漲紅了臉,馬上張口辯駁著,「才不是這樣!也不想想我為了找你,找了多少多久,走了多少地方,跟雅典娜一點……!」

「米羅。」加隆突然間向前走了一步,伸手將米羅緊緊的抱在懷中,「跟我一起待在這裡?」

米羅原本略微激動的情緒頓時趨緩了下來,他緩緩的伸出手反抱住對方,那一如記憶中溫暖醉人的擁抱令他忍不住閉上眼,只聽他深吸了口氣,面色微紅的低頭將整張臉給埋在對方胸前,嗓音雖然有些含糊不清,就連說出的話聽上來也是勉強的可以,但他嘴上雖是這般說著,嘴角早已大大的彎了起來。

 

「那好吧,我就勉強跟你一起待在這裡吧。」


─FIN.


不知為何的報字數,真讓人頭疼QAQ下次再上肉啦!我發現我還沒更連載真是太混了XDDDDD總之寫得我好累,但看到這種破鏡重圓(????? 的局面,其實我內心的少女不停尖叫為他們喝采【閉嘴

  22 2
评论(2)
热度(22)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