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隆米】聖鬥士深夜60分 練習03

黑暗/命案

 

米羅此刻後悔得很。

也不知道不久前的自己哪來的耐心,竟然認真的聽著加隆將從聖域外得所知的,近來相當聳動的幾件命案給一一道完。

本來這種增添了不少神秘氛圍的案件總令人津津樂道,因此米羅在聽完的當下不過也就將之視為平常的飯後話題,一個眨眼間就將之拋在腦後。但沒想到,他才因些許倦意尋來,而打著呵欠就近走入加隆的寢室內後倒頭就睡,等到一覺醒來,他卻發現自己所處的空間已經完全變了樣。

和點著幾盞燈火的雙子宮內格外不同,入目所及淨是一片漆黑,儘管米羅將自身的感知能力延展至最大,仍是察覺不到周圍有半點生物活動的氣息。

對於落入這種詭譎的環境之中,米羅其實並不害怕,他嘗試著從柔軟的床榻上輕巧的跳了下來,在踩上了實質的地面後,他這才小心翼翼的摸黑前進,並伸出手往四周探去,在觸碰到類似於牆面的平坦阻礙物時,米羅內心一喜,貼著那處在往前走幾步時,他便感覺到自己手下的這片壁面似乎可以推動,米羅在心裡猶豫了一下後,還是一股作氣的推了過去。

一束光線頓時自縫隙間照映而入,米羅見狀立刻將牆面給用力推開,大步跨向另一頭有著色彩的明亮場所。

米羅先是瞇著眼稍微打量了一下四周,這是一處有著巨岩環繞的洞穴,而光線就是從最上方的洞口傾瀉而下,那淡黃色的日光鋪灑在米羅身上,異常冰冷的讓他覺得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環伺其中。

米羅先是在洞穴內走動了一番,確定岩縫間並未藏著機關後,便身姿俐落的跳上了右側陡峭的岩壁,接著又再往更上頭躍去,每一次的落腳都堪堪踩在岩石尖頂的那端,本該是驚險萬分的場面,卻見米羅泰然自若的不花幾秒就來到了洞頂。

「這是……結界?」米羅在看見洞口處壟罩著的一層透明薄霧時,皺著眉將差點觸碰到淡霧得右手給收了回來。他看了眼下方仍舊毫無動靜的穴底,不出一刻間便已下了決定,只見他伸出了那閃爍著鮮豔紅光的食指,指著穴外低低的說了一聲,「腥紅毒針。」

那薄霧好似感應到攻擊般在那刻間散了開來,而米羅正揪準了這空檔就要蹤身躍出洞穴,卻沒想到下一瞬間自己的攻擊被反彈了回來,他看著那束細長的紅色光影越趨近自己時,連忙攀住一旁的石壁閃開攻勢,但在閃過了這一波攻擊後,隨之而來的卻是無數個細如針腳的密麻攻勢,米羅瞠大了眼,一個措手不及間身上就被擊中了好幾處,只見他吃痛的身形一晃,接著腳下一滑,便這麼直直的摔落谷底。

預料之中的疼痛感並未襲來,米羅只感覺到一股溫暖自後頭環繞住了自己,在落地的那剎,他聽見了身後傳來了聲悶哼,而後是那觸地的劇烈晃動感清晰的傳了過來。

「加隆!」米羅僅僅是失神了那麼一瞬,接著便俐落的從對方身上翻了下來,見對方雙眼緊閉,嘴邊溢出了些許鮮血,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地面時,他面色緊張的輕輕拍了拍對方的胸口,「加隆!你沒事吧?!」

米羅見加隆似乎已完全失去知覺的樣子,內心更是愧疚和錯愕交錯,沒想到自己這麼一摔竟然把對方給弄成這樣,讓他很是自責的又低下了頭,將臉側貼在對方胸口,直到聽見了那有力的心跳聲在耳邊規律鼓動的聲響時才放了心,這時他正好看見加隆的眉梢似乎動了動,他一臉驚喜的連忙又低頭趴在了對方身上,一手緊握著加隆的手,將自己的小宇宙緩慢的傳遞至對方身上。

加隆睜開了眼,他能感受到那自手心的交疊處不停遞送而至的暖熱能量,然後在最初一片蓊然無聲的模糊視野中,他看見了青年略顯焦急的睜大了眼看著自己,鮮少見對方如此心急模樣的加隆鬼使神差的低聲笑了出來,就在此時,不論是那風聚集在穴底所形成的呼嘯聲,還是那疾風擦過岩面的嘈雜聲,亦或是那就在他眼前緊皺著眉頭,不停問著他到底清醒了沒的紫髮青年所發出的叨絮聲響,他全都聽的清清楚楚,那本寂靜的四周在頃刻間登時鮮明亮眼了起來。

加隆輕鬆的坐了起來,先前所受的傷看來並未對他的身體造成太大的影響,他先是輕輕的瞟了米羅一眼,在對方總算安分的坐定之後,才語氣平淡的開口,「怎麼我一到這地方,就看見你從那上頭掉了下來?」

「我才想問你。本來我在你房間內睡得好好的,怎麼醒來就換了個地方。」米羅白了加隆一眼,沒好氣的回話道。

「我剛好把雅典娜託付的事情處理完,才剛走進房間就到了這個鬼地方。」加隆冷靜的觀察著周圍的環境,這從未在自己記憶中出現過的場景讓他微微蹙起了眉頭。

「怎麼可能,我明明就好好的待在房……。」米羅話說到一半,和加隆對視了一眼,兩人在這刻都已查覺到了彼此的說法完全對不上。

「看來,這跟我之前說的犯案場景很類似啊。」米羅聞言有些詫異的看了對方一眼,只見加隆臉上突然揚起了個略帶興味的笑容,

「讓人無處可逃的幽深密室。」

 

米羅沉默了半晌,腦中迅速的轉繞著自己先前在這裡所發生的各種狀況,雖然和加隆說過的案件有部分出入的情況,但主要的疑點的確環伺在一個問題上。

有幸逃過死劫的受害者們皆異口同聲的提過,他們都被關進一個沒有出口的狹小空間,而至於為何最後能逃出生天,他們卻是恍若記憶喪失般,竟然面帶迷茫的面面相覷而無一人能回答得出來。

「這地方的確很古怪,感受不到有小宇宙的波動,而且我一醒來的地方是在一個黑暗的房間裡。」米羅擰著眉,邊說邊站起來走到岩壁前,雙手輕觸著岩面,想找尋有沒有和先前一樣能夠移動到其他地方的隱藏機關。

「所以你是用了些方法才到了這裡?」加隆聽完立刻點出了米羅話語中被掩匿的重點,目光淡淡的掠過正逐一輕拍著牆面的米羅,而後落到了最上方透著微薄日光的洞頂。

「在牆上摸到了一個可以推開的地方,用力推進去後就來到了這個洞穴。」米羅在岩面上摸了許久,卻發現每一處皆是相同的觸感,以指節輕輕敲擊幾下也只聽得出幾聲沉悶的聲響。

「看來是回不去你之前那個地方了。」加隆氣定神閒的站了起來,既然四周沒有任何可疑機關,上方的洞口更是個能反彈攻擊的陷阱,那麼唯一有可能的地方就剩下──

加隆低著頭開始觀察起腳下踩踏起來算得上挺扎實的地面,他慢慢的來回走了幾步,接著蹲了下來以手觸摸著地,就在他正仔細分辨著手下摸過的地方是否有任何異常時,米羅已檢查完了牆面,一回過頭便看見加隆神色認真的摸著地面,當下便面帶好奇的走了過去,豈料他才走至一半,忽然間感覺到自己腳下的土面似乎特別鬆軟的往下塌陷了幾分,他心下一凜,連忙抬頭看向不遠處加隆的位置,就發現離自己約莫一公尺外的地面瞬間往下崩塌,而恰巧位在坍塌處邊緣的加隆更是無法倖免,猝不及防間就這麼騰空下墜。

「加隆──!」米羅湛藍色的瞳孔驀地收縮,只見他立刻縱身向前撲去,在崖邊伸出了右手拉住了以一隻手堪堪攀在岩壁縫隙間的加隆。

雖然目前情況相當危及,但加隆卻是冷靜的聽著岩石落至谷底時所響起的回音,他在心中盤算了番此處距離底部的高度後,便抬起頭,勾著唇對米羅露出了個自信的笑容後,鬆開了那被對方給抓牢在手中的左手,整個人頓時失重,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米羅愣愣的看著那空蕩蕩的掌心,有好一段時間說不出話來,本來想一股作氣將加隆給拉上來,卻沒想到對方面容淡定的硬是鬆開了手,在他還來不及反應間就這樣消失在自己面前。

似是過了很長的時間,又好像只是不到幾秒鐘,米羅便聽見谷底傳來了些許細微的聲響。

『米羅,可以直接跳下來了。』米羅感覺到一絲小宇宙的力量傳遞過來,而後加隆的嗓音便傳進了耳中。

『加隆,你沒受傷吧?』米羅心知對方會選擇以小宇宙傳聲,大概是為了怕大聲喊話會對鬆軟土石造成更嚴重的陷落,於是他也從善如流的用小宇宙和對方溝通。

『沒事。你直接跳下來就可以了,下面沒什麼危險。』

『知道了。』米羅看著那幽黑的谷底,想也沒想便直接跳了下去,然後在感覺耳邊的風嘯聲越趨減弱時,連忙抓準了時機,在雙腳落地前先讓身體往前傾翻了個滾後,安然無事的在一片漆黑中站了起來。

「這前面好像有一條路,先走過去看看吧。」加隆能隱約看見米羅輕巧落地的情景,他慢步走至青年身旁,一聲不響的就握住了對方沾了些許塵土的手掌,然後在察覺到米羅有那麼一瞬僵住的反應時,更時臉不紅氣不喘的平聲說道,「這裡太暗了,為了避免其他突發狀況,還是一起走才安全。」話語中更是隻字不提為何兩人要牽手的事。

「嗯。」米羅倒是不疑有他,想著加隆向來行事比自己沉穩不少,做出的判斷也讓人相當信服,於是也就這麼由著對方握著手。

兩人就這麼靜默無聲的在黑暗中走著,在視覺無法發揮作用的情形下,其他的感官在此時被無限放大。兩人極有規律迴盪在洞內的腳步聲,空氣中瀰漫著的濕冷氣息,還有那自掌心交疊處緩緩傳來的溫熱處感,讓米羅不自覺的臉色微紅,有點彆扭的想稍微鬆開手,卻是被對方給不著痕跡的抓得更緊而無從掙脫。

「到了。」就在米羅還兀自糾結在要不要抽回手的當兒,就感覺加隆停下了腳步,嗓音清冷的說道。

米羅這下便忘了手頭這回兒事,連忙轉頭查看四周,卻發現周遭仍是令人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但他一想到加隆先前那麼肯定的語氣,就表示此處一定有跡可尋。他定下心閉著眼,靜靜的感受身旁的波動,而後他在一片靜謐的環境中,聽見了那麼一點,像是水流般細小潺潺的流動聲。

「有……水?」米羅不確定的問著,而一旁的加隆則是點著頭給予肯定的答覆,「應該離這裡不遠了。」

於是二人便加快腳步,朝著水聲處前進,這時他們則感覺到前方的路口越來越小,本來約莫是能容納三四人的寬度,到了最後只剩下一人能勉強橫行而過。

加隆率先從那擁擠的路道走出,並一把將還有大半身子在裡頭的米羅給拉了出來。而這次他們來到了一個半圓弧形的場所,兩人為了盡量不碰觸到任何機關,而挑著靠牆的位置走,同時還各騰出一隻手小心的在岩面上摸索著,而這時加隆似乎是摸到了一片格外平滑的牆面,他先是輕扯了下兩人仍交握著的雙手,而後在米羅自覺的把貼在壁面的手給收回來後,立刻一個手刀將那牆面給擊得破碎。牆後是一個不大的密閉洞穴,而在最內處似乎放著一盞油燈,藉著昏黃的燈火,兩人可以清楚看見,那裡像是一間書房,除了有兩排放滿書的架子外,靠進洞口的門邊還有張桌子,上頭散落著幾張寫滿著凌亂字跡的紙。

兩人提高警戒的走了進去,米羅往成排的書架那走去,而加隆則是走到桌邊,拾起了張紙看了幾眼,見上頭的字潦草的幾乎無法辨別時,便將之摺疊好後,隨意塞到口袋中,而後抬腿走向米羅所在的書架邊。

米羅正抽了本看起來最為破舊的書出來,沒想到胡亂翻了幾頁後,竟有張微微泛黃的紙卡掉了出來,他連忙彎腰撿了起來,並語帶困惑的念出上頭的文字,「出了門,獨自漫步,三刻鐘後迎來的是朝陽,以及僅有一瞬的漆黑。」

「這什麼東西……也稱不上詩啊。」米羅皺著臉,把那張紙翻來看去,仍是沒能看出什麼蛛絲馬跡,倒是加隆在沉思了會兒後,抬手拍了拍米羅的肩膀,示意對方先暫時待在這裡。

「加隆,你想明白了?」米羅有些驚訝的瞠大雙眼看著對方,見加隆面色平靜的看著自己時,更是知道對方一定透過那張紙想清楚了某些關鍵的地方。

「我先試試看這樣能不能成功,你暫時待在這邊不要出來。」加隆說完後立刻走到洞口中央,只見他呼出口氣後,往前踏了一步,接著再往右邊走三步,這時只聽前方的石壁傳來了巨大的聲響,隨之而來的還有劇烈無比的震動。

加隆看著石壁已經往左右兩旁徹底分開,而染上了夜色的海洋便這麼映入自己眼中,他正要轉身喚米羅過來,卻見米羅所處的石壁已經快完全闔上,幸好這時米羅眼明手快的用腥紅毒針把岩壁鑿出好幾個大洞,自己則從岩石下方側翻了出來。

「該死!它要關上了!」米羅從地面上爬起來時,正好看見加隆前方的石面儼然要迅速合壟的樣子,心裡一急便喊了出來,而加隆這時則是馬上對著石面沉聲唸了一句,「銀河星爆。」

那石壁瞬間被爆破,整個穴內頓時天搖地動,有許多大小不一的落石紛紛砸了下來,加隆和米羅對看了一眼,兩人立刻往前一跳,躍入了前方冰冷的海水之中。

米羅游上岸邊時,正好加隆也從一旁的水面冒出了頭,他看著對方面上布滿著水滴,難得狼狽的模樣,很是不客氣的當場笑了出來,「加隆,你這模樣還真少見,哈哈哈哈。」

「你也好不到哪裡去,米羅。」加隆審視了對方幾眼後冷笑一聲,並和米羅一同走上岸邊,抬頭往遠處看時,才發現聖域就在兩人面前。

「等等回雙子宮時,我去找衣服來給你換,你在浴室裡面等我。我的房間……還是先別去了。」兩人為了不讓熟識的人認出自己來,而快速的奔馳在聖域的階梯上,等穿越了金牛宮時,加隆才轉過頭對米羅說著,說到後頭因想到自己的房間內可能還藏有某些古怪,而停頓了一下後才繼續說下去。

「嗯。」米羅想著從這裡回到天蠍宮確實還有一段距離,於是便果斷的接受了對方的提議。

兩人一進雙子宮後便分頭行動,米羅駕輕就熟的走入浴室內時,加隆已經偷偷的潛入撒加的臥室,並翻了兩套衣服後立刻開溜,熟練得繞過了幾名護衛,並轉開了浴室的門後,將門給迅速關上,並把其中一套衣服丟給米羅,「從撒加那邊拿的,將就穿一下吧。」

「怎麼看起來跟你平常穿的那麼像。」米羅把手上的衣服攤了開,在看見那似曾相似的天藍色短袖上衣時,有點好奇的問著。

「喔,以前趁撒加不在宮裡時,把一些他不准我帶到聖域的東西用衣服包一包後,塞到他的衣櫃裡。反正他要搜也不可能搜到自己的衣櫃去。」加隆邊把完全濕透了的上衣給脫掉邊說著,在米羅一臉不可思議的看過來時,還語帶曖昧的調侃了對方一句,「怎麼,穿我的衣服讓你很害羞嗎?」

「……加隆,你給我閉嘴!」米羅忍住了想當場揍人的衝動,恨恨的以目光刨了對方幾眼後,才乾乾脆脆的換上了對方的衣服。

 

兩人從浴室走出時,正好遇見了剛協助完教皇處理事務後,回到雙子宮的撒加。撒加一見兩人皆頭髮未乾,還換了套衣服穿的模樣,頓時皺起了眉頭,轉過頭問著一臉從容的加隆,「加隆,你跟米羅這麼晚去了哪?」

「這雙子宮內似乎被人給動了手腳。」加隆把先前從那洞穴中拿到的一張紙掏出來交給撒加,雖然方才他們才從海裡上來至地面,但那張紙卻是絲毫未損的仍是完好無缺的保存在他的口袋中。

「這上頭是……!」撒加接過了紙,在上頭隨意掃了幾眼後,面色登時凝重了起來,「你從哪裡找到這個的?」

「我的房間被人動了手腳,似乎和空間跳躍的能量有關,剛才我和米羅被困在一個洞穴內,最後是從愛情海旁邊的洞穴出來。」加隆說話至一半打了個呵欠,面色懨懨的看著撒加說道,「這種事情你會處理好吧。這幾天我就不回雙子宮了,我的房間你看著辦就是了。」加隆說完後,一把環上米羅的肩頭,半強迫的推著對方往外頭走。

 

「喂、加隆,你不回雙子宮睡,你是要去哪裡睡?」米羅見撒加已經急匆匆的越過了兩人往教皇殿的方向走去後,以手肘頂了頂對方說道。

「當然是你的天蠍宮啊。」加隆一副理所當然的回道。

「啊?我有說要給你住嗎?再說了,住我那可是要繳房租的。」米羅白了對方一眼,眼裡閃過一抹狡黠的光點,只見他微抬著下巴,很是高傲的說著。

「哦,我不是一直都有在付房租嗎?」加隆突然答了這麼一句,倒是讓米羅聞言有些茫然的盯著他看,「什麼時候的事?」

「喔,在我房裡。」他嘴角斜勾的刻意往前將大半的身體靠在米羅身上,在對方耳邊低聲說道,「你看我這肉償可還滿意。」

米羅先是怔愣了一下,等會意過來時,整張臉頓時漲滿了血色,只見他毫不留情的一腳踹在對方的小腿上,嘴上則是咬牙切齒的大吼道,「加、隆!」

而這時的加隆老早便有了準備,在米羅一腳踢過來時,立刻跳得遠遠的,看著青年在不遠處氣得不行的模樣,他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而兩人就在這一來一往的捉弄糾纏間,慢慢的走入了天蠍宮內。


─FIN.


乾脆全部重發,希望這次不會被和諧QAQ我把敏感字改掉了,真的嗚嗚

這篇意外爆字數,竟然六千了XDDDDD總之,最後還是有讓我隆哥調戲到米團,超爽!

  14
评论
热度(14)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