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隆米R18】點文還債01

之前在微博上說好因為黃金魂裡隆哥有出現,因此開放了點文!在此先還上第一篇點文!

R18注意!黃爆注意!


Tag:護士x醫生

 

米羅坐在辦公桌前,靛藍色的雙眼仔細的看過手上一張張寫得密密麻麻的病歷表,並不時在一旁的白紙上記錄資料,直到一陣敲門聲從不遠處傳來時,他才從這嚴肅穆然的環境中回過神來,清了清嗓子朝外頭喊到,「進來吧。」

而這時一名身材嬌小的女護士稍微推開了門探頭而入,看見米羅桌前擺滿了一大堆文件時也沒感到意外,只是笑著說道,「米羅醫生,那我先下班。院長讓我來提醒你,後天還要動個大手術,可別又在這時後敖壞了身體。」

「嗯,知道了。你快下班吧。」米羅聞言面上雖是有些無奈的扯了扯嘴角,但還是爽快的揮了揮手好讓對方能安心的離開。

見女護士傳話完心情甚好的離開後,米羅瞥了眼掛在正前方牆上的時鐘,在見那已然要走向十二點的指針時,從嘴裡嘆了口氣,一手揉著眉心,將身體仰靠在辦公椅上閉著眼,打算讓一整天下來已經感到十分疲勞的雙眼暫時休息一下。

與此同時,米羅明顯的聽見自己辦公室的門又被人給輕輕推開,他原以為是先前那護士又要向自己提醒些什麼,於是他仍舊閉著眼,懶洋洋的靠在那兒,卻沒想到等了半天沒等來那已聽膩的勸言,反而是一道低沉而熟悉的男性嗓音在自己身旁響起。

「米羅,你果然還沒離開醫院。」

米羅一聽登時睜開雙眼,待他瞧清楚眼前人時,只是無奈的回道,「加隆,你不是也還沒回去。」

「就在等著你一起回去。」加隆邊說邊慢步走到米羅身旁,米羅將一手抵在桌上撐著下巴,而偏過頭的視線正好能看見對方越走越近的身影,不得不說,只要加隆不要在行動舉止間流露出不羈狂放的氣度,光看對方那一身白袍加身就顯得特別沉穩出眾。

「怎麼,看我看傻了?」加隆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看著歪著頭米羅略微失神的模樣,忍不住伸手捏了捏青年觸感良好的臉頰,語帶戲謔的說著。

「咳、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米羅霎時回過神來,臉色微紅的撇過頭,說什麼也不肯承認自己方才直盯著對方看的舉動。

「哦,是嗎。」加隆見米羅嘴上逞強的說著,也不打算拆穿,只是看著對方有些發紅的耳後輕笑一聲,接著又開口說道,「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我今天穿得不太一樣?」

米羅一臉狐疑的轉過身來,他上上下下瞧了加隆許久,見對方外頭仍是罩著一件過膝的純白醫師袍,下頭則是黑色的直筒長褲以及擦得發亮的漆黑雕花皮鞋,他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什麼特別之處,只好眨著眼,乾脆直接動手將對方的白袍往兩側一拉,原本不掀還看不出什麼端倪,而這麼一掀時便見米羅雙目圓瞠,一手指著加隆身上的衣服,臉上驚疑不定的,一句話說了好半會兒才說全,「你、你你你……你穿這什麼樣子啊?!」

「怎麼樣,好看嗎?」加隆絲毫不扭捏的張開雙手,大大方方的讓自己身前的米羅能夠看得更清楚他現在身上所穿的衣服。

「……你覺得一個男人硬是要套上護士裝會好看到哪裡嗎?」米羅無語了半晌,雖說加隆正穿在身上的那件純白護士服裙襬的確夠短,大概只到對方大腿一半之處,但在加隆還穿著西裝褲的當兒,倒是一點兒情趣也讓人感受不到,看起來反而是詭異中帶著滑稽,讓他說到後頭忍不住放聲大笑了起來。

加隆聽完這評語也只是嘴角一抽,面上依舊十分鎮定的當著米羅的面把自己的褲子給脫了下來,然後就在青年應一時反應不及而愣愣的看著自己的當下,只見他眉梢一挑,流里流氣的伸手又往對方臉上摸了一把,低沉的嗓音內帶了幾分曖昧不明的氣息,「你看,我把這礙事的褲子給脫了後,是不是很有料?」

米羅根本來不及出言阻止對方做出那種旁若無人的大膽的行徑,就見加隆沒三兩下就把褲子給脫下並隨意丟置一旁,他原本還微紅著臉想趕緊移開視線,卻被加隆給硬是捏著下巴轉了過去,他不甘不願嫌棄的瞅了那處一眼後,才發現原來對方腿上還穿著雙黑色的透膚絲襪。

米羅這時也懶得吐槽對方從哪兒拿到這麼齊全的套裝,只是單看加隆那身因長年保有良好的健身習慣而格外精壯的身形被包裹在不大合身的連身裙裝下時,那布料因男人高大的身形而顯得格外緊繃的模樣,讓米羅不禁想到能把護士裝穿成這模樣還不嫌丟臉的大概也就只有這人了吧。

米羅想著想著忍不住又往加隆身上看了幾眼,見對方寬肩細腰窄臀腿長的,確實是把那衣服穿得挺有身段,尤其那絲襪被大腿上的衣料給遮掩了部分,那介於中間的些微縫隙倒是讓米羅生平頭一遭有了想掀人裙襬的衝動,不過他根本還未有行動,就有雙溫熱的掌心頓時貼上了自己的雙眼,在一片黑濛濛的視野下,他只聽見男人些微沙啞的嗓音在耳邊清晰的響起,還帶了點微熱的氣息勳上了自己的面容。

「你在這麼大剌剌的看下去,我可保不准可以忍耐下去。」

米羅聞言全身下意識一縮,他當然聽得相當明白對方話語裡暗示的意思,為了避免那種情形真實在此處上演,他只好很是生硬的轉了個話題,「你那裙子哪裡來的?看起來好像有比我們醫院裡面給員工穿的還大上一點。」

「這不就是之前我生日時要讓你穿上的,誰知道你冷著張臉硬是不肯穿,我也只好委屈自己,穿這身不合身的衣服,來給你這忙碌的內科醫生調劑調劑身心了。」加隆聳了聳肩,面上雖是無比自然,但話裡話外無一不是在擠兌米羅當時不肯好好滿足一下他這壽星的小小願望。

米羅這麼一聽可不樂意了,輕輕的拍開對方仍覆在自己眼前的手後,義正嚴詞的指著加隆說道,「你還有臉說。那種衣服我是死都不可能穿上的,你可別想叫我穿女裝給你看。」話至一半,眼神突然飄忽了起來,直盯著加隆的藍色雙眼中閃過一抹狡黠,「不過給你穿倒是挺適合的。」

「嗯。就是太小了一點。」加隆很是無所謂的在米羅長篇大串後補了這麼一句,讓他霎時氣得臉都紅了,一想到對方就是在暗諷自己身材沒他好,就讓他氣不打一處來,但無處反駁之下,只能倖倖然的在嘴上罵了一句,「你這混蛋。」

「不過我今天來除了要給你看這衣服外,主要還是來談後天手術的事情。」加隆從一旁拉了張木椅,隨性的翹著腳坐在米羅對面,雖然這動作配上那裙裝簡直慘不忍睹,但米羅一聽加隆這是要開始談正事的節奏,也沒多在意這事,面色正經的回道,「你雖然是外科醫生,但這次病患的情況比較特別,所以主要還是要由我們兩方再仔細探討幾次比較保險。」

加隆點了點頭,同時從白袍外罩中抽出了張人體圖,攤在米羅桌前指著上頭的人型開始講解了起來,而米羅聽了一會兒後也把自己的想法加了進去,兩人就著那張圖講了半天,最後似乎是嫌紙張不夠立體,而乾脆直接將眼前人當作範本,比手劃腳了起來,起初還是番正正經經的學術討論,誰知後頭摸著畫著竟然走了調,那張紙早就不知道被掃到桌下的哪裡去了,只見米羅外袍凌亂的被加隆給半壓在那冰冷平坦的長型木桌上。


肉:請戳


希望大家吃的開心嗚嗚嗚嗚嗚!

  23
评论
热度(23)
  1. 江川靖水戀羽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