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隆米】聖鬥士深夜60分 05

 

蛋糕/廚房/骨頭

 

為了慶祝眾人得以重獲新生,雅典娜特地在聖域內舉辦了場盛宴,好以慰勞犒賞這些為了世上的和平而努力不懈的戰士們。

雖然和這次黃金聖鬥士的功勞相比,加隆只是什麼事也沒做就得以享受到這種殊榮,但在前任教皇史昂也是相同狀況的情形下,本來持著反對或是不平的聲浪也跟著逐漸趨弱,最終則是以雅典娜在大殿前一再強調加隆和史昂對聖域所做出的貢獻後,總算堵住了那些總愛在他人後頭碎言碎語的人的嘴。

 

加隆看著眼前笑語晏晏的粉紫髮女子不由分說硬是塞了個白瓷圓盤到自己手中,原本想開口婉拒,但最後仍是被對方無比真誠的模樣給打敗,只見他嘆了口氣後,低聲說道,「雅典娜,其實你不用特地給我這個沒關係的。」

「這樣是不行的喔,加隆。」雅典娜指了指不遠處已經完全被清空的金屬塔架,「要是不先替你拿一份的話,就會全部被他們給吃光的。」

加隆順著對方的手勢望去,就見那頭正和撒加說著話的阿布羅迪舉了舉手裡酒杯向自己打了個招呼,加隆點了點頭算是回應後,低頭看著瓷盤上被塗上層層鮮奶油的乳白色蛋糕,心裡糾結了一番後,還是在雅典娜充滿期盼的目光下,拿起叉子切了一口放入嘴中,那過於甜膩的滋味讓他瞬間蹙起了眉頭,不過為了不讓眼前人失望,他還是盡量彎起了嘴角,心口不一的讚美道,「很久沒吃到這種蛋糕了,果然很好吃啊。」

「那真是太好了。那我先過去那邊了,加隆。」雅典娜不疑有他的笑著和加隆揮手道別,接著就提著裙襬跑向星矢等人所在的位置。

加隆看著手理那塊被自己給吃了一小塊的蛋糕,為了不辜負雅典娜的心意,他是無論如何也不能隨意丟棄這東西。只見加隆嚴肅的站在原地思考了一會兒後,便抬腳往殿外走去。

 

教皇殿附設的小廚房並不遠,加隆沿著小小的石階路往上走了幾步後,沒多久就到了外觀十分樸素的低矮石板屋。他駕輕就熟的推開外頭的木板門走了進去,或許是因為離宴會結束還有一段時間,所有的廚師都被獲准能稍微放個半天的假,因此裏面空蕩蕩的,除了一些還未清洗完的鍋碗瓢盆仍堆在地上之外,根本沒有半點像是先前有人在這裡待過的樣子。

加隆順手將叉子丟入了一旁的洗手槽後,走到了廚房角落放著幾鍋湯的地方,他蹲下身拿起一旁的鍋杓在裡面翻了個老半天,卻見滿是淺褐色的湯中什麼食材也沒有,讓他不禁感到詫異的一手端著蛋糕,快速的走向廚房另一側正隨著風向微幅擺盪的門前。

加隆動作極輕的推開了門,聖域內難得一見的田園風光就這般映入眼中,植滿著蔬果的小菜園就位在廚房後頭,因此廚房內供給的餐食有大部分都是從這兒產出的。

此時一陣略帶澀甜的味道霎時飄了過來,加隆倒像是極為習慣般走到了田道邊一處極為不起眼的矮牆邊,輕巧的翻過去之後,一個小小的木造狗屋就倚建在牆邊。

加隆還沒來得及走過去,就看見一旁幾乎有一人高的小木叢中突然竄出了顆金黃色的頭,接著便聽到一陣急促的狗吠聲越來越近,然後只聽那人啊的一聲,整個人被一隻體型中等的棕白相間牧羊犬給撲倒在草地上。

於是加隆的視線便直接和已然躺在地上的那人對個正著。

加隆不急不慢的走了過去,在牧羊犬已經搖著尾巴在自己身邊繞來繞去時,他一把伸出手將對方給拉了起來,並順便拍了拍對方沾染上些許草灰的金髮,臉上不自覺得露出了抹笑意,「原來你是跑來這裡了啊,米羅。」

「聽說今天廚房的人放半天假,我怕沒人餵他吃東西,才趕緊從那些聽說很養生的大骨湯中撈些骨頭給他吃。」米羅見牧羊犬已經完全拋棄了自己,興沖沖的湊在加隆身旁的樣子,撇了撇嘴後,便跟著對方往牆邊走去。

「難怪我剛剛想撈時一根骨頭都沒剩下了。」加隆看著牧羊犬仍緊緊跟在自己身旁,似乎正想伺機往自己手上撲來,他這才想到自己手中正拿著蛋糕,只見加隆淡淡的看了眼已經開始跟牧羊犬玩起來的米羅,碧綠色的瞳孔中閃過一絲光亮。

「對了加隆,你手上拿著那個蛋糕該不會是──!」米羅自然注意到了對方手上始終不曾離手的盤子,湊近一瞧這才發現上頭擺了一塊蛋糕,他本來還想調侃對方不是向來都不怎麼吃甜食,但一想到今天的蛋糕是出自誰手時,心裡一陣快意頓時被滿腦子的後悔給取代。

「是雅典娜特地給我的。」加隆語氣平淡的說完後,只見米羅面色一變,語氣明顯有些酸溜溜的說著,「雅典娜對你還真好。」

「不過你知道我不怎麼吃甜食,但是雅典娜的心意總不好隨意處置,你說我該怎麼處理這塊蛋糕才好?」加隆揚著眉毛,語氣雖聽起來萬分苦惱,實際上的表情卻是嘴角微挑的,看的就讓米羅火大的想一拳揍上去。

「你無福消受的話,就讓我幫你接受雅典娜的恩典吧。」米羅咬牙切齒的一字一句說道,正要把對方手中的盤子搶過來時,就聽加隆低聲說著,「我剛剛忘了帶叉子來,我幫你拿著盤子你慢慢吃吧。」

米羅想著要拿著蛋糕吃的話手上肯定會沾滿黏膩的奶油,於是便欣然同意了加隆的提議,就在他克難的就著盤子一口口的吃掉蛋糕,在要把最後一小部分吃掉時,加隆突然抽開了盤子,使得米羅在還沒來得及完全咬合的狀態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蛋糕自唇邊滑落,就在他瞠大著眼一副不可置信的同時,一股溫熱的觸感倏地貼上了嘴角,然後自己口中殘餘的細碎甜糕就這麼順理成章的被對方給吞下了肚。

而加隆則是在米羅仍微紅著臉,還未完全回過神來的當下,意猶未盡的伸出舌頭舔了下唇角,

「所以說這蛋糕還真是甜啊。」


─FIN.


久違的復健之作,依舊傻白甜風格OTZ

  19 2
评论(2)
热度(19)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