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隆米】雁字回時 01

※現代架空注意。


第一封信



那日的雨勢來得極為洶湧。

加隆冒著大雨從聳立在市中心的一棟特別高聳的商辦大樓跑了出來。

他本來還打算在路邊隨手招輛計程車搭了就走,但他才剛出了大門就見人行道邊已有幾名路人撐著傘正等向不遠處顯眼的黃車招手,加隆見狀不由得在心裡咒罵了幾句,要不是他一早心血來潮的送了愛車回廠保養,他也不至於因為一個下午突然其來的大雨而被淋成現在這般狼狽的模樣。

加隆在看到路邊聚集的行人越來越多後,也拋棄了想搭車的念頭,將左手上提著的昂貴名牌公事包往頭上一遮,拉緊了身上及膝的黑皮衣外套後,牙一咬便衝進雨陣當中,在加隆步伐極快又不失優雅的走過了幾條街,並拐出了一條小巷後,幽秘清淨的高級住宅區便出現在下一個街口處。

加隆腳下的卡其色皮靴在雨水的沖刷下依舊保有光澤,在淺灰色的石板色發出別樣清脆的聲響,只見他在其中一戶獨立的歐風別墅前停下了腳步,從大衣口袋中掏出感應卡在漆得全黑的柵欄邊迅速的刷過感應器後,在嗶的提示音一響過後,外頭柵欄便自動解了鎖。

加隆推開門走了進去,先是穿過了植滿各色花團的庭院後,他在大門前又刷了次卡,面色淡然的推開了大門並在玄關口隨性的脫了鞋,把還布滿著水滴的皮衣往門邊的衣架上一掛,加隆便直接走上二樓,從盥洗室外拿了條毛巾後就直接走入一旁寬敞的浴室之中。


加隆在腰間繫了條浴巾,還相當濕溽的藻藍色長髮則隨性的披散在身後,他走進了書房,打算把早上出門前沒來得及看完的信件一次看完,他拆了上頭幾封,分別是信用卡和手機帳單,然後又看了封關於這季各大企業的財務狀況的密函後,加隆在信件堆的最下方發現了封樣式相當特別的信件,和幾乎以白底為主的商業往來信件不同,那是在這現代已經很少見到的信函,外頭的信封袋還是淺黃的顏色,把裡頭的信抽出來攤開後,便能發現那是封手寫信,潔白的信紙上的字體蒼勁大方,讓人一看便生了親近之意。


『加隆先生,你好。

前幾天在大街上受了你的幫忙,非常感謝。

請不要訝異為何我能知道你的地址。因為那時太過匆忙而沒能誠懇的道謝,於是便向撒加先生詢問了你的地址,這才寄了信過來。

由於我也不是會經常寫信的人,因此用字遣詞哪裡奇怪的話也請多包涵了。

本來想當面和你道謝,但聽撒加先生說你經常不在公司內,因此便想到了書信的方式。


真的非常感謝那天的協助,也祝福加隆先生日後每一天都過得開心。』

加隆讀完了裡頭的內容後,視線落在了信件最底下那簡單的落款上。

米羅。

加隆在心底來回咀嚼著這名字,但不論他怎麼想都沒能在記憶中搜尋出有關於這名字的任何人事物。

他翹著腿坐在辦公椅上,單手挑起那封信前前後後看了幾遍,還是沒能發現其他更能確定此人身分的訊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在郵戳上的那截日期和信封上頭的寄件人地址都像是被水漬給暈開般,模糊的不可辨識。

就在加隆陷入深思之中的當兒,一陣嘈雜的鈴聲突兀地響起,他順手抓起了一旁了手機,將那擾人的鬧鐘給關掉後,看了眼屏幕上顯示的時間,見距離四點只剩下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時,加隆臉色一變,把準備要帶回公司的公文收進了公事包內後,隨手也將那封信給丟了進去,之後便匆匆的走去更衣間換了套襯衫,並套了件駝色長大衣後,從玄關邊拿了把黑色雨傘便這麼出了門。


加隆的家其實距離公司並不遠,就算是從家門口慢慢步行也只要大約十分鐘左右便能抵達公司。

身為城戶集團的副總裁並身兼總裁撒加的雙胞胎弟弟的身分,加隆在公司內可謂是無人敢招惹的對象,畢竟憑著他那極硬的靠山和幾乎能壓死大半人的職位,也只有身為總裁的撒加會議正嚴詞的在辦公室內斥罵起加隆來。

不過看加隆那副總是慵懶慣的模樣來看,眾人皆認為加隆不過是掛著虛職來領白薪的。其實不然,只有靠近公司核心的內部人員才知道,加隆是負責解決那些公司內不得見光的隱密資訊,和與各大地下情報組織保有密切的往來,好以維固城戶集團在各領域間獨占鰲頭的優勢。

本來公司高層們都還擔心加隆不願意接下這種只能幹著黑活的工作,誰知加隆聽完後立刻就爽快的答應了。按照他個人的說法,說是與其活得像撒加那樣整日為了公司的形象而端得一臉正經憂民的樣子,還不如活得自在暢快些來得要緊。更何況當其他人都將目光轉往撒加身上時,更有利於他私底下辦些事情。

因此僅管公司基層員工並不是很待見加隆,但在其他高層心中,加隆的地位可說是和撒加不相上下的。


加隆撐著傘步履從容的走到公司時,距離原定開會時間還有十分鐘,他在大樓前停下了腳步,對著外頭的玻璃窗整理了下大衣的衣領後,本來想踏上石階的右腳在背後傳來一陣刺耳的喇叭聲時一頓,加隆反射性的回頭一看,只見一隻不知從哪兒跑來的虎斑小貓正在馬路上穿梭著,而離小貓僅有不到十公尺距離的道路上,正有一輛貨車疾駛而來。

儘管自認一向沒什麼同理心的加隆此刻也為那隻小貓捏了把冷汗,眼看那貨車就要撞上小貓的瞬間,有一道黑影迅速朝小貓撲了過去,並在貨車行駛過的當下,往路邊翻了個滾,成功將小貓救離危險的輪下。

加隆看著那人抱著小貓倒臥在路邊,不到片刻便輕巧的翻身站了起來,只見那人先是抱著小貓檢查了一番,似乎是確定沒傷到任何地方後,便彎下腰將小貓放下,準備讓小貓離去。在對方蹲下身的當下,加隆看見了那人向後滑落的外套兜帽下所藏著的一頭微捲的深紫長髮,還有那正小聲安撫著小貓,嘴上掛著一抹淺笑的略顯稚嫩的面容。

青年見小貓還纏著自己不肯離去的樣子,一時間也有點難為情,只見他好像突然想到什麼般,連忙將手上緊緊抓著的公文袋放入棉質外套之中,但在下著大雨的街道上待了這麼久,那外套早已濕了大半,看著那被沾濕了些許的公文袋,青年的臉色在一片白茫雨勢中更顯蒼白,他在原地掙扎了一會兒後似乎下定了決心,只見他一隻手將小貓給抱進懷中,一隻手緊緊將公文袋貼在自己還未濕透的身上。

這時青年發現自己上頭的雨勢不知何時突然停了,他抬頭往上一看,就見一名身著不凡的男子舉著傘站在自己身邊,他連忙站起身來,面露感激的正想道謝時,卻被對方給強勢的塞入傘把到懷中。

「先生,謝謝你啊!」青年臉上滿是欣喜的看著對方。

「傘就不用還了。」加隆的目光正好對上了青年清澈明亮的雙眼,原本想讓對方用完傘後就直接拿給這裡警衛的話語登時扼殺在喉頭,只見他目光淡淡的掠過了對方懷中正朝著自己喵喵叫著的小花貓一眼,淡漠的拋下了這句話後,隨即轉身步入了大樓裡面。

而青年也在愣了下神後,連忙撐好雨傘,看了眼大樓外牆的電子時鐘上顯示的時間,猶豫的看了眼前的大樓一眼後,便往右側的街口走去。


加隆當晚回到家時已是夜半時分。

他隨意的沖了個澡之後,便直接躺在床上睡了,畢竟明天一早他還得趕著中午的班機前往德國出差。

隔天醒來時,他趁著天色尚早,隨意煎了蛋和火腿當早餐,當他愜意的端著咖啡哼著歌走入書房時,看見自己本該空無一物的桌面上竟憑空出現了張紙。加隆見狀臉色一沉,連忙走了過去,本來還以為是其他敵對公司發現了自己私下使出的手段,而想來威嚇自己而潛入他家中,沒想到上頭半點威脅性的話語也沒看見,只有寥寥幾字橫亙在紙張中間。


『不謝。

你那天救下貓的表現讓人相當印象深刻。』


加隆輕輕的撫過那上頭和自己幾乎如出一轍的字跡,面色驚疑不定的望著外頭沐浴在一片暖黃光線下的寧靜街道。


─TBC.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新腦洞【? 為了趕上いい夫婦の日真是各種緊張,雖然這篇完全感覺不到那種溫馨哈哈哈哈!

應該是中短篇而已,努力不坑!


  20
评论
热度(20)
  1. 青冥水戀羽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