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隆米】雁字回時 02

02

 

關於那日的事情,加隆早在被公務纏身的當下立刻拋去了腦後。

在連續三天被德國分公司的負責人拉去開會商討下一季的公司方案,並在會議結束後片刻不得閒的前去接洽公司高層們近期內打算開拓的,和新市場有關的業務後,加隆幾乎是一回酒店稍微洗漱了番之後,一沾床便直接睡了過去。

雖說加隆平時並不負責這項領域,但在近日各部門都埋頭處理著季末的事務,在撒加和其他高層們各個使勁誇獎他的能力時,儘管心知大事不妙,不過看在優渥的績效獎金上,即使心裡在怎麼不爽的暗罵著那些傢伙,他也面上裝作無事人般,神情淡然的答應了下來。

只是沒想到這次要應付的客戶各個都是商場老手,就算他已經派人提前調查了這些老狐狸們的各種事跡及花邊新聞,在打算照老方法用這些情報牽制住這些人時,他才知道原來還有人臉皮可以厚成這樣,就連提了對方在外頭包養了好幾房外室,或者是遷了無數人頭帳戶至海外洗錢一事,都沒能讓他們示弱。

幸好加隆本來就不是靠著只情報辦事的人,既然先前費些時間收集來的情報沒用,他也就乾乾脆脆的不再用這些上不了檯面的手段,而是闊氣的在一場場酒席聚會中,靠著他那驚人的酒量和一群已然逼近中年尾聲的大老闆們搏出了感情來,而當然,加隆也不忘趁著那些人喝醉時不客氣的開出種種條件,至於那些已經被灌得極醉的傢伙根本沒心力反應過來,事情就這麼被敲定了。

儘管他們酒醒後都相當後悔先前和加隆訂下的合約,但看著紙張上頭特別亮眼的落款後,他們也只能默默的接受這個事實,並且在心底對眼前看似年輕放蕩,實則沉穩多智的青年多了幾分忌憚和敬意。

 

加隆下了飛機後,先是拿著那幾張合約回到公司,當他當著撒加和高層們的面將裡頭的內容一一給念出來後,只見那些人的臉先是從原本的鎮定變得相當震驚,只有撒加和幾名老董事還能勉強穩住心神,並大大的誇讚了下加隆此次的表現。

不過加隆可不會只因這口頭上不痛不癢的獎勵就感到滿足,只見他慢慢踱步至坐在最前頭主持會議的撒加身旁,神色從容的將兩張紙放到對方面前,「既然我都完成了這些事情,那你就在這兩張文件上簽個名吧。」

撒加先是抬眼看了向來滿腹黑水的胞弟一眼,而後才緩緩撿起文件來看,只見他臉色變了變,最終仍住了將紙丟在對方身上的衝動,只是揉著眉心盡量以平靜的口吻說道,「加隆,我知道你想放假很久了,但你要放上半年也太超過。就算我們不說,公司裡的員工也會看不過去。」

「他們看不過去那又如何,反正我在他們眼裡也不算不上什麼上司。」加隆聳了聳肩,一副無所謂的反駁著。

「半年太長了,最多一個月。」撒加心知自己不給加隆一個準話的,怕是對方等等就直接在這裡鬧了起來。

「三個月。」加隆面上帶笑的搖了搖頭,對著撒加比了個三。

「……兩個月。」撒加深吸了口氣,這已經是他能做出的最後讓步。

「再加上那份請款單。」加隆並沒有正面回答,反而是指了指始終被撒加丟在一旁的另一份文件。

撒加看了眼上頭羅列了好幾行的龐大金額,還有最下方已明顯大紅字體標示的獎金欄,他面色一黑,幾乎是瞪著加隆點下頭去。

「成交。」加隆卻一點也不在乎撒加被自己給氣得七竅生煙的樣子,反而是等著撒加黑著臉把文件給簽暑完成,大大方方的拿起文件後就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出了會議室。

 

加隆心情甚好的開著車,一路哼著小調返回家中。

當他把為數不多的行李提進臥室時,他才恍然想起了那封被他擱置在書房內已久的信件。

一想到這裡,加隆原本的好心情在此刻瞬間消失殆盡。那封信的來歷實在太過蹊蹺,在他這個四周都備有有嚴密保全駐點在社區出入口的高級住宅區,被闖空門的機率可說是相當低,更遑論自己的家中除了憑空出現這封信外,根本就沒有其他財物損失,這點令他更加百思不解。

加隆走進書房內將那張還被他攤在桌上的信紙拿了起來,前前後後將那短短的幾字給讀了數遍。那天走的匆忙以至於他沒能仔細檢查這封信的狀況,而如今儘管他把背面都翻過來檢查了好幾次,仍是沒能從其中看出任何線索來。除了那熟悉的筆跡外,在信封最後的署名旁還蓋了他從不離身的印鑑。

自從他接管了情報工作後,為了不讓他人有混淆情報網的可能,他還特定去買了本書來鑽研刻印章的技術,在好幾塊上好的木頭被他給刻壞了之後,總算刻出了顆讓他深感滿意的章。自此後凡是遇到需要簽章或是親筆撰寫的文件時,他總習慣在最後蓋上自己的印章,以防範任何未知的情況發生。

加隆從自己的公事包內翻出先前被他丟進來的另一封信,兩封信無端的出現,偏偏其中一封還是以自己的口吻和字跡來書寫,除了詭譎外還令他心裡隱隱升起了抹不安,從不將事情往鬼神方面做聯想的加隆只覺得這是有心人的惡意警告,讓他不得不開始注重自家內部的安全措施,於是他當機立斷,立刻掏出手機撥出保全公司的電話,要求對方明日派人來家中裝設監視防盜系統。

等一切事情都連絡完畢,加隆便將那兩封信隨手放在書桌右手邊的抽屜一角,看了眼窗外已然完全暗下的夜色,他這才想起自己自從下了飛機後幾乎是什麼也沒吃,直接就趕往公司,於是此時疲憊和飢餓一下子全湧上來,讓他臉色顯得有些蒼白的走出書房,往樓下的客廳走去。

加隆打開了冰箱,看見裏頭還放著許多食材時,卻是半點也沒有想下廚的衝動,反而是整個人懶散得攤坐上不遠處的沙發,並直接拿起一旁的室內電話撥了通外賣電話,打算就這麼將晚餐給解決掉。

 

 

加隆隔日清晨是被一通電話給吵醒的。

本來他還皺著眉頭直接將手機塞到棉被裡,打算等對方掛上電話後再來繼續舒服的睡個回籠覺,卻沒想到待一切回歸平靜無聲時,那嘈雜的鈴聲又再次響了起來,只見加隆臉上已有了怒氣,接起通話時語氣也明顯說不上平靜。

「……是誰。」

「抱歉,請問是加隆先生嗎?我和您約好了今天早上要來裝保全系統,請問您現在在家嗎?若是在的話,大概十分鐘後會過去幫您安裝系統。」

加隆一聽,整個人瞬間從床上坐了起來,他看了眼掛在門邊的時鐘,臉上的表情和聲音也因此趨緩了下來,「我在。等等到了直接按門鈴就可以。」

結束通話後加隆抹了把臉,迫使自己清醒些,接著便動作俐落的下了床,以最快的速度著裝並洗漱一番,待迎來那些技術人員時,加隆又成了名衣著亮眼的俊朗男子。

趁著那些人還在自家一樓搗鼓時,加隆直接走到了庭院外頭,將位在大門邊的木製屋型信箱給打開,他邊往回走邊看著方才拿到的各封郵件,直到摸到了倒數第二封不同於普通商務掛號信的信封紙時,只見加隆臉色一滯,將那封信給拿上來時,又再度看見了那眼熟的筆跡。

『加隆先生  收』

 

加隆這下腳也沒停的快步走入屋內,只有在經過安裝人員面前時面上還維持著淡然的表情,其餘時間幾乎是繃著張臉走到書房內。

加隆把門給關上後,沒等走到書桌前就將那封信給拆了,並將內頭的信紙拿出後直接讀了起來。

『加隆先生,你好

沒想到能再次在這區內遇到你,真是好巧。

不過這次可算是換我幫助了你,讓我總算心安了不少。

啊、關於●的事情,就不要那麼在意了,或許下次有機會遇上時,就換你●●了也說不定。

 

米羅』

 

加隆越讀下去臉色越古怪,不說這封信的寄件地址依舊模糊不清,連郵戳也沒瞧見,就連信裡的內容都像是有意無意般的漏了幾個字,導致他看完後只覺得這封信沒頭沒尾的,尤其是汙點處更是讓人在意到底發生了何事。

但現在首要之務可不是去想還未發生的事,而是他必須盡快掌握的寄信這人的蹤跡,於是加隆先是將那封信給放入先前置放其他封信的抽屜內,接著便走下樓向正在監督員工作業的總負責人招了下手。

「我想要連同屋外還有大門口都加裝監視器。」加隆的目光越過面前矮上自己一截的中年男子,直直落在外頭被人整理得相當整齊的綠茵草皮上。

「明白了。不過可能要比預計時間再多一個小時才能完成。」負責人拿出設計圖往空白處加了幾筆,在見到加隆微乎其微的點了頭後,他才趕緊走去和其他同仁商討設計。

加隆看了眼四處的被人給佔據著的家中,想了想還是決定去外頭悠閒的吃頓早餐在回來。於是他將一眾重要文件與財物鎖入寢室內的保險櫃後,本來還想直接開車出門,不過一想到那封信上所提的內容,就怕會發生車子在半路拋錨這種事,於是加隆還是決定以步行外出的方式最為保險。

 

加隆穿過了幾條大街後,在繁榮的商業大道邊的小巷內找到了家不甚起眼的咖啡廳。

本來以為能安安靜靜的渡過一個輕鬆自在的上午時光,沒想到他才剛推開門就見店內幾乎是坐滿了人,只剩下幾張空桌而已。

不過好險除了店家自主播放的弦樂背景音外,顧客們談話時也都放低了音量,因此整體而言這用餐環境還是很不錯的。

加隆先是看了眼錠在牆壁上的菜單,隨後便直接走到櫃檯處點餐,「一杯熱美式跟A SET。」

「好的,兩樣餐點總共是十四歐元。」服務人員親切的對著加隆笑了笑。

加隆摸向自己長褲的口袋準備掏錢,卻只在裡面摸到了手機,然而本該隨身攜帶的皮夾卻是半點也不見蹤跡。雖然此刻加隆力保鎮定的看著店員露出微笑,但心裡卻暗自罵了聲髒話,他這才想起剛才在鎖保險櫃時,不小心將皮夾也放了進去,而他身上現在除了手機外,也沒有其他稱得上是值錢的東西了。

服務人員見加隆臉色越趨古怪時,心裡似乎也有了底,面上也跟著不好看了起來,就在服務人員準備開口趕人時,一道低朗的聲線突地插入兩人之間。

「嗯?十四歐元是吧,我來替他付吧。」

加隆本來已經做好了被人給請出店外的準備,卻沒想到有人竟然願意替他墊錢解危,加隆在接過餐點後跟在對方身後,不著痕跡的打量了對方幾眼。一頭深紫色的微捲長髮,身高比自己矮上一點,至於面容的部分,則是等各自拉開椅子坐到位置上後,他才默默的多看了對面的男子幾眼。

對方看上去相當年輕,小麥色的膚色倒是給人一種活躍開朗的形象,蔚藍的雙眼明亮透徹,果然像是個還未出社會的大學生。不過當附近的女生開始打量起他們二人時,對方周身的氣息似乎變的冷冽了些,面上表情也隨之淡了幾分,看來是個挺不好惹的傢伙啊。

「剛剛的事謝謝你了,至於錢的部分,你留個帳戶給我,我等等回去就匯過去給你。」加隆拿起咖啡杯啜了一口,慢條斯理的看著青年說著。

「不用跟我客氣,加隆先生。」青年看著加隆略顯吃驚的神色,眼裡閃過了一絲笑意,嘴角也跟著微微彎起。

「你是……那天在公司前面那個傢伙?」加隆見對方如此輕易的便喊出自己的名字時心下一愣,但在看見青年面露感激的樣子,他微瞇著眼稍微湊近對方,仔細盯著青年瞧了一陣子後,語氣裡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那天謝謝你借我那把傘,好險沒把文件給淋濕。」青年大大方方的點了頭,並在後頭補了一句,「我是米羅,請多多指教。」

「米…羅。」加隆面色不定的念著這兩個字,將這兩次發生的事情和米羅這名字連結起來後,完全對的上。只是當他看見米羅一臉疑惑的望著自己時,加隆在心底猶豫了一下子,決定先別打草驚蛇,還是先慢慢套近關係後再來查查對方背後到底有何計謀。

這麼一想,他嘴角緩緩的拉起一個笑容,只聽他嗓音溫沉的問著,「那隻貓後來怎麼了?」

「我先把牠帶回家養了。」提到貓時,米羅似乎有些困擾的搔了搔臉頰,而在他舉起手時露出來的一小截手腕,倒是讓看得加隆眼神一亮,思緒一轉便開口說道,「看來牠似乎很頑皮啊?」

「……就是啊!沒想到小小一隻的卻那麼有活力,整天在家裡上跳下竄的,有一次還差點把一個古董花瓶,差點沒把我給嚇死。」或許是正好戳中了米羅近期主要的小煩惱,米羅見加隆似乎饒有興致的等著自己說的模樣,有違他以往不太過和陌生人親近的本性,就這麼叨叨絮絮的抱怨了起來。

加隆回想了下那隻貓的模樣,不動聲色的試探道,「這麼說你是把那隻花貓抱回家後,才在我那公司內碰到撒加?」

「嗯,因為本來就和撒加先生約好要談些事情。」米羅不疑有他的繼續說道,「因為時間緊迫的關係,只來得及和他問了你的……啊!都這個時候了。」

米羅話說至一半,只見擺在桌上的手機屏幕突然閃爍了起來,他看了眼上頭顯示的時間,臉色一變,雙手向加隆合掌致歉,急匆匆的丟下一句話後,抓起背包就往外頭跑去,「加隆先生抱歉了,再不走我的課就要遲到了,下次再見了!」

加隆望著米羅早已跑得老遠的背影,氣定神閒的又喝了幾口咖啡,心裡則盤算著等等回去再把那些信拿出來重看幾次。

 

卻沒想到回到家時,等待他的又是另一番情景。


─02fin.


這張算是過度章節吧!大概自下章起米羅就會活躍起來的!

  19 6
评论(6)
热度(19)
  1. 青冥水戀羽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