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カラトド/材木松】一日遠行



*時間設定在一松事變後,ooc注意。全文手機打字可能有錯字注意。


トド松抬頭看了眼蔚藍無雲的天際,閉上眼笑著深深吸了口氣。
看來,今天是個適合出遊的好日子呢。

トド松換好了外出的衣服後,剛走下樓就看見正對著等身鏡自戀的照個不停,還連連擺出各式姿勢,並同時喃喃自語稱讚著自己是多麼帥氣的カラ松,トド松暗自的翻了個白眼,隨即走向前去,將身子阻擋在カラ松和鏡子之間。
「トッティ你再等我一下,等我欣賞完我今天依舊帥氣迷人的樣子後,我們就能出門了。」カラ松說這話的同時還不忘對著鏡面一角眨了眨眼,看得トド松忍不住冷冷的吐槽道,「很痛啊,カラ松哥哥。」
「你今天也一樣沈醉在我的charming之中了嗎,brother。」カラ松撥了撥瀏海,以那低沈的嗓音從喉間溢出一聲輕哼。
トド松額冒青筋的深吸了口氣,決定徹底無視掉對方令人感到無言的舉止,只見他快速的走到一旁的壁櫥前,將之拉開了後,便整個人縮蹲在下方,在裡頭東摸西找了半天,好一會兒才見他滿臉笑容的探出頭來,手上還緊抓著件墨色的衣裳。
「來、カラ松哥哥,把那件痛夾克換成這件吧!」トド松笑容滿面的歪著頭,強勢的將手中的外套掛在對方手上。
「トド松你的心意哥哥我收到了,但是那件外套怎麼能展現出我的帥氣呢!」カラ松摘下了墨鏡,一臉心痛的看著トド松,並且還順勢將那外套給推的遠遠的。
只見トド松聽完後立刻底下了頭,半晌過後就見他眼眶泛淚的抬頭,閃著淚光的無辜雙眼直直的看向カラ松,「カラ松哥哥果然只喜歡穿一松哥哥的衣服,不,要是おそ松哥哥的衣服,カラ松哥哥也不會拒絕的對吧⋯⋯。」トド松嗓音委屈的控訴道,同時眼淚也終於支撐不住的淌落在那件墨色大衣上,一滴滴的在上頭暈染出點點斑漬。
「不、不是那樣的トッティ⋯⋯!那件事情真的是個誤會啊!跟おそ松哥哥有什麼關係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啊⋯⋯所、所以說⋯⋯」カラ松在看見トド松的眼角帶淚的模樣時就已經慌了手腳,一邊結結巴巴的解釋著一邊笨拙的擦拭著對方頰上的淚水,只見他神情如壯士斷腕般,牙一咬就將トド松手上的大衣給搶了過來,「トッティ,我穿這件大衣就是了,不要哭了啊honey。」
「真、真的嗎カラ松哥哥⋯⋯不是勉強的嗎?」トド松抽抽噎噎的問著,大有著要是カラ松一點頭就要大聲哭鬧起來的樣子。
カラ松見狀立刻站起身,動作麻利的將黑色大衣給穿上,並連忙湊到トド松面前討好的說著,「トッティ,你看,我已經穿上了喔,一點都不勉強。」
「⋯⋯嗯!カラ松哥哥果然最好了。」トド松本來就沒打算真哭,因此擦乾了臉上的淚痕後,馬上笑意盈盈的看著對方,嘴上誇讚著哥哥的話語也沒忘了落下。
「那是當然的啊brother。」カラ松衝著トド松爽朗的笑了笑,那略帶幾分傻氣的模樣落入トド松眼中,只見他的雙頰瞬間浮上幾抹可疑的暗紅,接著迅速轉過頭喃喃低語了句,

「痛死了啊,カラ松哥哥。」


出了家門直奔車站後,兩個人在座位還算寬敞的車廂內比鄰而坐,或許是因為時值冬季的緣故,車廂內兩兩成排的座位下都開著暖氣,讓人感到相當溫暖之外卻也昏昏欲睡,有許多乘客在兩人上車之前就已經睡了過去。
トド松在看見靠窗座位所剩無幾的同時,連忙拉起落在後頭的カラ松,嘴上急急的催促著,「カラ松哥哥快點、快點,這邊還有窗邊的位置!」
「難得看見你這麼心急啊,トド松。」カラ松坐定位之後,就見トド松已經迫不及待的將視線轉向窗外,於是感到有些新奇的說著。
「最近都忙著打工,回到家後就只想躺在棉被上打滾。」トド松鼓著臉無奈的抱怨著,雖然說在星巴克打工的收入不錯,工時也穩定,但相對的排班上就不能太過隨意,因此就算碰到休假,他也只想在街上隨意晃晃,或是跟幾個哥哥待在家裡混日子就好。
「トッティ很努力啊,那今天就好好玩吧。」カラ松輕輕拍了拍トド松的頭,低沈的聲線中明顯聽的出來幾分寵溺。
「唔⋯⋯嗯。」トド松雙手捂著已經燒紅的臉,不肯回過頭正面的回應對方,只是嘴裡含糊的嗯了幾聲。
笨蛋カラ松哥哥,怎麼突然這麼溫柔啊⋯⋯。



兩人抵達目的地時大概是一個多小時後的事情了。
剛走出列車時,一陣沁骨的寒意就這麼襲上兩人,這時就見トド松雙眼一亮,立刻從後背包中掏出兩條圍巾,他看著正縮著脖子往手中呵氣的カラ松,二話不說就微墊起腳尖將黑色的長圍巾圍掛在對方頸間,「カラ松哥哥,很暖和吧!」
「噢,トッティ謝謝你啊!」カラ松看見トド松的雙眼因映著光影而顯得特別明亮,嘴角猶帶笑的望著自己時,原本體內的寒意頓時消失的毫無蹤跡,就像是被脖子上的圍巾給全數趨趕走了一樣,又如同被對方暖如冬陽般的笑容給即刻消融殆盡一般。
「那我們趕快走吧!カラ松哥哥。」トド松看著對方有些失神的樣子,還以為是這天氣真的太冷了,於是便面帶擔憂的趕緊拉了拉對方的衣袖,心裡想著會不會在外頭動一動可以讓身體暖和些。
「啊、噢!你說的沒錯,外頭的カラ松girls還在等著我呢。」カラ松被トド松這麼一拉立刻回過神來,那早已擺在眾人面前無數次的自誇模樣,此刻看來卻像是隱約的在刻意掩飾什麼般,就連嗓音都聽得出幾分僵硬。
「是、是。」トド松倒是沒有察覺出對方的變化,只是隨口敷衍著,並一心一意想要把已經被其他路人投以怪異眼光的カラ松拉離車站。


「小鹿們都好可愛啊!」
トド松在還未進到公園前,都還好好的走在カラ松身旁左右瞻看著四周景色,豈料兩人才剛走過一段小小的斑馬線後,映入眼簾的鹿群立刻就奪去トド松的目光,只見他迅速的從外套口袋中掏出手機來,對著鹿群開始猛按快門鍵。
「カラ松哥哥我們去⋯⋯欸?」只是光拍這些照片總覺得很沒意思,トド松看著不遠處立著看板的小攤車,這才想起這裡的鹿是可以直接餵食的,因此他滿臉躍躍欲試的轉過頭打算邀カラ松一同去餵鹿時,卻發現對方早已不見蹤影。
他面帶疑惑的往回走時,就發現前方聚集了一小群人,尤其在他走近一看後發現幾乎都是女性時,心中的不祥預感越發明朗,果不其然在他硬著頭皮走向前去後,就發現那位在最前頭的男子正和一頭小鹿靜靜的對視著。

トド松有些怔楞的看著眼前這幕,不得不說當カラ松把那件痛夾克給換成時下流行的長版大衣後,只要他不要一開口就淨說著些胡話的話,單從現場女性完全是眼神發亮的盯著他瞧來看,就能明白那只屬於カラ松個人的氣質魅力果然還是很容易迷惑他人啊。
トド松在鬆了口氣之餘,內心竟然開始有些小小的不情願與吃味,他拍了拍自己的臉頰,企圖將胸口處那份微酸的情緒給揮散出去。
只是當他正準備默默的退出人群時,眼角餘光忽然瞥見對方的右手似乎正在大衣口袋內摸索著物品,而在カラ松眼神一亮準備將拿東西拿出來時,那剛露出袋口一角的黑色鏡框讓トド松神色變得鐵青,在飛快奔向前的同時,在心底無聲的大喊道,

不、不要啊,カラ松哥哥——!!!

トド松在カラ松完全把墨鏡拿出來前,成功的大力按住了對方的右手,儘管カラ松一臉疑惑的問著トド松怎麼了,他也沒去搭理,只是對著圍觀的群眾們擺出帶著歉意的可愛笑容,並且一步步將カラ松給帶離現場。
好不容易走出人群時,他也笑得嘴角都僵了,不過在聽見身後傳來的言論聲不外乎是,「啊那是弟弟嗎?好可愛啊!」、「哥哥就這樣乖乖的被弟弟牽著走也太可愛!」這類的評論,讓トド松面色一緩,幸好不是什麼這對兄弟真奇怪的發言。
トド松扭過頭時本來想對著カラ松怒目而視,不過看著對方相當茫然的模樣,他突然輕輕笑了起來。
算了,反正カラ松哥哥本來就是這個樣子啊。


トド松拉著カラ松去買了鹿仙貝後,正打算像其他遊客一樣,慢慢的餵食著可愛的小鹿們,殊不知トド松才剛拿到餅,就已經有三兩隻鹿包圍住他,將他和カラ松給隔開,同時還頻頻往前湊近トド松作勢要吃掉他手中的仙貝。
不得不說眼裡只有食物的鹿群實在太可怕了,トド松幾乎是無法招架這樣來勢洶洶的動物,只見三兩下他手中的仙貝就被小鹿們給爭先恐後的吃光了,而其中還有幾隻尚未饜足的鹿正嗅著他身前身後,讓トド松嚇得連忙抓緊空檔跑到カラ松身旁,欲哭無淚的說著,「這些鹿真是太可怕了。」
「哈哈、原來トッティ也有對可愛的東西感到害怕的時候啊。」全程在一旁看著トド松的糗態的カラ松笑著拍了拍末弟的肩膀。

兩人就這樣走走鬧鬧的走了大半個公園,在走到快接近出口的地方,トド松眼尖的看見了出口處有幾個販賣熱食的小攤車,快被寒風給凍僵的身子此刻無比的稀罕熱食。
他正想轉頭跟カラ松說時,就聽見對方搶先說道,「トッティ餓了吧,我去買東西給你吃!」
「欸?カ、カラ松哥⋯⋯。」還沒等トド松講完,カラ松早就走遠了,百般無聊之下,他只好拿出手機刷刷推特並上傳些剛才拍的照片來打發時間。
就在他覺得滑著手機的手指也漸漸開始不聽使喚時,一個軟熱的東西突然間貼上了臉頰,他詫異的抬起頭,就看見カラ松正拿著一袋烤蕃薯站在自己面前。
「カラ松哥哥好慢啊!」慣性帶著抱怨的撒嬌語氣聽在カラ松耳裡不痛不癢的,只見他一點也不怕燙的從袋子中拿出一顆蕃薯,並迅速的把皮給撥了一半,用牛皮紙袋放好之後,滿臉笑容的遞給トド松,「快吃吧トド松,等等冷了就不好吃了。」
「嗯,カラ松哥哥謝謝你。」トド松有些顫抖的伸手接了過來,只見他雙手緊緊的捧著紙袋,低著頭小口小口的吃了起來。
真的,很暖和啊,カラ松哥哥。


回程的電車比來時還要擁擠,トド松在進入車廂後拼命的往前擠才終於找到了一排空位,他連忙拉著カラ松坐下,在接觸到溫暖的座椅的同時,就見兩人舒服的瞇起眼並呼出了口氣。
不同於來時內心充滿了期待與歡快,回程時精力早已用盡的トド松在剛開始還雙眼無神的望著窗外,過沒多久就見他頭一點一頓的開始打起了瞌睡來。
一旁的カラ松見狀連忙讓對方靠在自己身上,並讓トド松的頭枕在自己的肩膀上,以免他睡到不醒人事後就直接往一旁的窗戶撞去。
然後トド松像是睡得不太安穩般動了動身子,甚至到了最後還把手給鑽進カラ松隨意搭在大腿上的手心下,カラ松感覺到トド松的手掌正微微發抖著,認為他是做了惡夢的カラ松就像是要安撫他一般,小力的握住了他的手。
「カラ松哥哥⋯⋯。」輕似呢喃的夢囈聲近在耳邊,カラ松嗯了一聲,低下頭查看トド松的情況,不料此時對方恰巧往自己這邊磨湊的更近了些,連頭都微微轉了過來,也因此カラ松只感覺到一個柔軟的溫熱東西輕輕的擦過自己唇邊,在半晌後意識到那是什麼東西時,他全身倏的一僵,尤其此刻トド松溫暖的鼻息還不停噴灑在自己頸間,讓他臉色一紅,試探性的開口低聲說著,「brother⋯⋯?トド松⋯⋯?トッティ⋯⋯?honey⋯⋯?」連喚了好幾聲,身旁的末弟卻是一點兒反應也沒有,讓カラ松莫名放心了下來,但是臉上的潮紅卻是久久未曾褪去。
這時正埋在カラ松頸窩閉著眼睡得正香的トド松,嘴角輕輕的翹起了一抹弧度。

就像是做了場美夢一般,


—fin.


不到半年再次去了奈良,但還是覺得眼中只有食物的鹿真是⋯⋯現實嗚嗚。
材木松就是少女心!然而我好久沒寫少女情懷的東西,已經完全不會寫了救命!
不管是小惡魔還是容易害羞並且帶著暴力的トッティ我都喜歡嗚嗚嗚嗚小天使!😇😇😇
溫柔又讀不懂空氣的カラ松太棒啊啊啊啊啊!!

總之我已構思好下一篇カラトド,估計我會被警察抓走(你

  46 2
评论(2)
热度(46)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