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カラトド/材木松】sweet fragrance



真是夠了⋯⋯。
トド松看著面前的男女,上一秒還在為咖啡是要熱的還是冰的在大聲爭執,結果在吵出了結果的下一秒,突然又變回了先前旁若無人的恩愛畫面,好似先前的爭吵從未發生過一般。
而無可避免目睹了這一切的トド松儘管內心已經咆哮了無數次,想要把眼前這對現充給即刻燒死,但身為服務人員的專業操守仍是讓他面上保持著得體的微笑,嗓音柔和的說著,「那麼,要麻煩兩位到另一端櫃檯稍等取餐喔!」
送走了上一對讓人看得怒火中燒的噁心情侶,結果下一組客人又是一對正在嬉戲打鬧的高中情侶,トド松深深吸了口氣,努力克制住想把一旁剛沖好的熱咖啡,倒在那正把手環在女學生腰上的男子頭上的衝動,機械式的輸入完客人要求的餐點內容後,又繼續服務起後頭打扮得貴氣逼人的年邁夫妻。

「トッティ,今天辛苦啦!」剛換好便服的女同事一推開休息室的大門就看見トド松的身上除了背著背包外,手上還提了個看起來就是精心挑選過的寶藍色格紋袋,原本臉上掛著的燦爛笑容立刻轉為帶著幾分八卦的興奮神情,「吶トッティ!今天總算要把之前做好的禮物送出去了嗎!」
「⋯⋯算、算是吧,話說你們怎麼全部都知道了⋯⋯?!」トド松顯然被同事充滿期待的小眼神給嚇了一跳,才剛想胡亂回答的蒙混過去,結果就發現所有的同事臉上都帶著令人感到不妙的笑容,把休息室的狹窄通道給擠得滿滿的,トド松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已經落入了退無可退的境界,只好吞吞吐吐的解釋著,「畢竟之前都練習了那麼多次,如果不把成果拿去荼毒別人的話,感覺很不開心啊。」
「怎麼會說是荼毒呢!大家都看見了トッティ在下班的時候偷偷躲在廚房作巧克力喔!好像因為失敗了很多次,所以中途還一度半放棄的跑去買了條圍巾不是嗎?」幾個女孩互相對視了一眼,一口同聲的將他們這些日子觀察到的情景一一道出。
「你們都看到了啊⋯⋯。」トド松嘆了口氣,本來還以為自己將一切掩飾的極好,卻沒想到全都被同事們給看的一清二楚,明明他是想將帥氣可愛的一面展現在大家面前,但似乎連這種略顯嬌氣的行為也被發現了。
「嗯!都看到了!所以我們都在為你加油喔!能讓トッティ喜歡的人一定很幸福吧,雖然感覺要習慣你害羞後就口是心非的態度會有點辛苦⋯⋯」說話的女孩看了眼臉色明顯變得僵硬的トド松,連忙緊張的改口說道,「トッティ你別誤會,我不是那個意思,總之加油喔!明天見!」幾個女孩又是眨眼又是握拳的替トド松打氣完後,三三兩兩的結伴下班去了。
還留在原地的トド松只覺得,有時候女性驚人的直覺還是很傷人的。
トド松低頭看著自己手中的紙袋,頭一次如此慶幸自己的對象是男性。
而且還是個神經特別大條、不解風情的笨蛋男子。

トド松走出店外時,看著人來人往的大街上盡是互相勾著手臂,臉上紛紛露出滿足笑容的男男女女,他下意識的攢緊了手上的提袋。
不知道他會不會喜歡呢。


「我回來了。」トド松拉開了起居室的拉門,本來還以為等著自己的是一如往常死氣沈沈的氣氛,結果卻發現裏頭只有一人正坐在矮桌前,抬起頭對著自己露出笑容,「噢!你回來啦トド松!」
「カラ松哥哥,今天只有你在家嗎?」トド松打了個呵欠後,十分自然的緊挨著カラ松而坐,並順手把背包和紙袋放在自己身旁。
「嗯、他們幾個都說今天有事,會晚一點回來。」カラ松倒了杯熱茶遞給了末弟,同時帶困惑的摸著下巴說著,「都集中在今天也太巧了吧。難道說這就是coincidence!」
「真的很痛啊!今天這種日子雖然不太像哥哥們會過的節日,但是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也挺好的不是嗎!」トド松小小口的啜了口茶,溫熱的茶水潤過喉嚨的瞬間,讓他整張臉都因此舒展了開來,只見他一臉幸福的閉著眼輕聲說道。
「トッティ你放心,你的happiness 就交由我來負責!」突然被人扳過身子的トド松有些怔愣的看著眼前神情十分認真的カラ松,不過因為對方這種難得一見的肅穆態度加上那總讓人感到無比尷尬的語句,讓トド松鬼使神差的陡然掩著嘴輕輕笑了出來,「很痛啊カラ松哥哥。」
「欸?哪裡不舒服嗎トッティ!」看著カラ松忽然變得相當慌張的上上下下查看著自己身體狀況,トド松在心裡無力的吐槽對方是個大笨蛋後,便將放置在身邊的紙袋,不算溫柔的塞到對方懷中,「拿去!笨蛋哥哥!」
「嗯⋯⋯?這個⋯⋯難道是要給我的嗎brother!」カラ松從袋子中拿出一條深靛色的圍巾,他面帶驚喜的甫抬起頭,就見自家末弟正佯裝沒事人般的滑著手機,殊不知那始終停留在鎖屏的畫面,還有對方正微微發紅的白皙面容,早已徹底出賣了對方此刻的心境。
「トド松?トッティ?」カラ松試探性的喊了幾聲,在對方絲毫不打算回應的狀況下,更加確定了對方這是在害羞,只見他神不知鬼不覺的又往末弟身旁移近了幾分,最後則是乾乾脆脆的一把將似乎盯著手機盯到出神的末弟抱到自己腿上。
「My sweet トッティ、今晚就讓我們⋯⋯唔呃!」正想風情無限的眨著眼,對トド松說出早已醞釀許久的情話時,就見トド松雙頰倏地爆紅,並死命的摀住カラ松的嘴,本就偏高的嗓音此刻更是因為帶了點羞澀,而聽上去更像是在撒嬌,「你、你不要再說了!」
トド松萬分不想從對方口中聽見那些黏膩得要死的甜言蜜語,除了十分破壞氣氛外,更重要的還是那些話語,光是讓人聽在耳裡就覺得自己是置身在夢境中一般。
甜美動人的令人不禁想永遠沉溺於其中。

トド松為了徹底堵住對方的嘴,情急之下就搶過了對方手上的袋子,把自己實驗了好幾次後總算成功做出的黑巧克力塞到對方嘴中,「カラ松哥哥,你還是安靜的吃巧克力就好。」
「唔!這咕!好粗!」カラ松剛開始還有些呼吸困難的拼命咀嚼著口中的巧克力,待那香甜的口感在舌尖散溢開來時,他忍不住邊吃邊口齒不清的稱讚道。
「真的很好吃嗎、カラ松哥哥?」即使對於自己做出的巧克力充滿了信心,トド松仍是期望能從對方口中多聽到一些稱讚的話語,畢竟好聽的話語是不管聽幾次都不會嫌多的!
カラ松看著トド松滿臉期盼的湊到自己面前,似乎早就忘了他還被自己給抱在懷中,那軟軟溫熱的身子正無意識的蹭著自己,讓カラ松頓時感到一陣口乾舌燥,他靜靜的望著トド松鼓著臉,不停抱怨著自己還不趕緊出聲回答,一股若有似無的香甜氣息就從那正一開一闔的粉色唇瓣中飄散而來。
只見カラ松張了張嘴,最終仍是只從口中吐出了短短兩字,「好甜。」
「嗯?好甜?難道糖放太多了嗎⋯⋯?」トド松皺著眉,正想把還擱在一旁桌上剩下大半的巧克力磚折個一小口吃吃看時,他只覺得眼前一晃,回過神時已經被人給壓在身下,而伏在自己身上的カラ松正目光灼灼的盯著自己。
「カラ⋯⋯唔!」第一次感受到カラ松如此侵略性行為的トド松神色驚慌的想喊住對方,卻不想下一秒自己的話語就被完全給吞沒在一際狂熱甜膩的吻中。

直到トド松被吻的快呼吸不過來時,カラ松才總算鬆開了唇,他俯身看著トド松本就圓亮的雙眼此刻濛上了層水霧,被吻的十分紅潤的唇瓣猶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只見カラ松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墨色的瞳眸比平時還深暗了幾分,

「真甜吶、トッティ。」

—fin.

啊啊啊啊啊啊單身狗為什麼要寫文虐自己!!
算了!雄っぽいカラ松好蘇蘇蘇蘇!!
受不了!!!
偷替小天使不要擔心,我有即時拉燈捍衛你的貞操(乾😇😇😇😇

好吧、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原諒我在國外只能用手機碼字可能有錯字啥的,大家就隨意看吧(你

  38 2
评论(2)
热度(38)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