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カラカラトド/材木松】深沼

※0226雙卡拉偷替日快樂耶耶耶耶!

 

トド松以手背豪邁的擦去嘴邊的血漬,已經有些乾涸的血在本就白皙的面頰上留下一道暗紅的色澤。

只見他把捲到手肘上,沾滿了塵土的袖管拍了拍,雙手插在口袋裡就這麼一路往走廊盡頭的教室前進。

現在這個時刻已經過了放學時間,整個廊上半個人影都沒有,一片空蕩蕩的長廊上,僅僅迴盪著トド松細碎的腳步聲,要不是殘陽的餘暉正從左側成排的窗戶透射下來,周遭的氣氛就宛如只剩下他一人一般,安靜無聲的令人心慌。

待終於走到教室時,トド松從口中呼出了口氣,抬起左腳毫不客氣的將正露出一絲小縫的拉門給往旁一踢,嘴裡著小歌慢吞吞的晃進室內後,他才發現他的位置上正坐著一個人。

「喂!別亂坐位置啊,混帳!」在校內也算是混的風生水起的トド松,被人直接在教室內給犯到頭上來這還是第一次,才剛跟隔壁校的混混們打完一架的トド松,腦內可是還充滿著上一刻的殘暴念頭,嘴上毫不留情大罵著的同時,右腳也往前用力一踹,打算直接將那人連人帶椅給踹倒在地。

「喔?脾氣還真壞啊,子猫ちゃん。」對方動作敏捷的站起身避了開來,在トド松還沒反應過來前,便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不容反抗的拉入懷中,低低沉沉夾雜著些許笑意的嗓音,就這麼在トド松耳邊響起。

「⋯⋯⋯⋯!?什、什麼東西!你這個噁心的傢伙!」トド松先是愣了下神,隨後在感覺到那溫熱的氣息正撲灑在自己頰邊時,只見他的臉色忽然一紅,不消片刻就見他氣急敗壞的掙脫了對方的懷抱,指著那人破口大罵著。

「哼、果然很容易害羞嗎。」那人往前站了幾分,一身白色襯衫加深藍色的內襯,再加上卡其色的長褲,讓トド松越看眉頭皺得越深,待視線移到那人斜勾著嘴角的邪俊面容時,他臉上的表情變了變,一時間嘴裡只吐出這麼一句,「你是誰⋯⋯?」像面前這似乎全身上下散發著耀眼光芒的傢伙,他還真的沒在這附近見到過。

「不記得我了嗎?」那人雙手抱胸的低下頭哼了一聲,「カラ松。」

「⋯⋯⋯⋯哈啊?!カラ松?!」トド松呆住了半秒,仔細的端詳了對方的臉孔好一陣子後,好像真的能從中找出幾分跟那個自以為很時髦的カラ松相似的地方。

「你好像很吃驚啊?」カラ松又往前走了幾步,比トド松還要高上一截的身型就這麼擋在對方前面,邊說還邊低下頭,一隻手緩緩的撫上トド松的臉頰,「怎麼、做我的人吧。」

 

「⋯⋯你這混蛋給我閉嘴!」トド松在聽完對方的話後,臉色迅速爆紅,鮮豔的暈紅染在他的臉上,看起來就像是顆熟透的蕃茄一樣,甜軟的讓人想湊上去咬上一口,而就在カラ松張開了口,正打算這麼做時,トド松忽然間朝對方的左頰揮了一拳,活了十幾年還沒被人這樣子調戲過的トド松又惱又氣的,氣到整個胸膛都跟著劇烈的起伏著,他也不管對方狀況如何,抓起擱在位置上的書包後立刻調頭往外頭跑去。

不論如何,還是得趕緊離開這個神經病才行。

 

トド松在街上跑了很久,直到確定後頭沒有半點那傢伙的身影時,他才放心的鬆了口氣,整個人靠在一旁商店的玻璃窗外喘著氣。

「需要幫忙嗎,小鬼。」身旁突然傳來了一道低冷的男性嗓音,嚇得トド松隨即往旁邊一跳,就怕是那人追了上來,他緊張了半天沒看見對方的人影,甫一抬頭就撞進了那人深暗的墨色瞳眸中。

「哦、用這種可愛的表情一直盯著別人看不太好吧,小鬼。」那人的視線始終對著對街的景色,只見他將插在黑色西裝褲中手給伸了出來,將嘴邊叼著的煙給捻熄了之後,順手就往一旁的垃圾桶一拋。

被對方這麼一說,讓トド松登時回過神來,想到自己剛才沒骨氣的直直盯著對方看,就讓他臉色臊紅,而那人若有似無望著這裡的目光更是讓他感到渾身不自在,他低著頭握緊拳頭忍了忍,最終還是忍無可忍的怒視對方,表情兇惡的就如同平常在挑釁他人一般,「混帳!要看到什麼時候啊你!想來幹一場是嗎!」說完便氣勢洶洶的捲起袖子,大有著要和對方拼個你死我活的衝勁。

「哼、那就陪你玩玩吧。」那人嗤笑了聲,本來斜靠在牆上的身子瞬間站得筆直,這時只見トド松臉色一變,手指雖是指著對方,但整個人已經不著痕跡的開始往後頭退了幾步。

「你⋯⋯你是。」トド松表情古怪的看著對方,就見那人率性的梳理了下瀏海,嘴上雖是在笑,卻讓人感覺到分外的危險,

「カラ松。」

 

只瞧他氣定神閒的慢慢走近トド松,同時慢條斯理的捲起西裝外套的袖口,一步步逼近那仍強擺著兇狠神色的少年,嘴角輕揚起了抹弧度,「放心,我會控制好力道,不讓你見血的。」

カラ松忽然伸手捏住了トド松的下顎,強迫少年直視著自己,「把你給打壞就不好了對吧,honey。」

トド松惡狠狠的拍開了對方的手,看著カラ松猶從容的望著自己時,長年混跡在各種鬧事場合的他敏銳的察覺到了,來自對方身上的強烈的威脅感,就算對方只是靜靜不動的站在那兒,但身上的威壓感已是強烈的讓人不敢輕易靠近。

「嘛、不打就算了,再見啦大叔!」究竟是要硬拼下去還是逃走了事,最是擅長示弱的トド松自然是選擇了後者,朝著カラ松扮了個鬼臉後,立刻拔腿就往對街狂奔。

 

トド松本能性的朝著小巷裡跑,同時心裡也不斷暗罵著今日真是晦氣,竟然碰上了兩個詭異的傢伙。他駕輕就熟的在跑過一家小雜貨店後彎進了裡頭的小巷。

雖然看起來是個沒有退路的地方,但見トド松立刻將擺在角落的垃圾桶給推到圍牆邊,隨後蹲下身將運動褲的褲管給摺了幾摺後,稍微比劃了下垃圾桶和圍牆間的高度差,臉上掛著自信滿滿的笑容,正準備要踩上一旁廢棄的紙箱時,一隻手臂忽然間伸了過來,將他給困在圍牆邊不得動彈。

「嗯,還要繼續逃嗎?」那人哄誘的口氣讓トド松聽了,頓時惱怒的臉色通紅,在對方那身黑色套裝映入眼簾時他就感到大事不妙,視線往還沒被擋住的右側一瞥——

不行⋯⋯再不快逃的話,會死的。

就在トド松緊張的閉上眼,打算直接往右邊尋找突破口時,另一隻手臂就這麼橫空出現,抵在他右側的牆上,硬生生的擋住了他此刻唯一的出路。

トド松焦躁的吞嚥了口唾液,視線略微往上ㄧ瞄,就看見了那人正似笑非笑的睇著自己,同樣充滿了侵略性的氣息就這麼朝著自己逐漸逼近,「好玩嗎?子猫ちゃん。」

 

トド松如臨大敵的緊靠著牆面,一雙圓亮的黑眸慌亂的在兩人間左右亂晃著,然而面前那兩人相仿的臉孔卻同樣斜勾著嘴角,朝著他越逼越近,近到最後連那呼在耳邊的溫熱氣息都能讓他清晰的感覺到,

 

「遊戲結束了啊,トド松。」

 

-fin.

這是個黑手黨/F6次男x喧嘩末弟的故事XDDDDD(你

然而黑手黨卡拉氣場好強好蘇花黑噴?!

喧嘩偷替超可愛超可愛超可愛!最近推特上刷了好多黑手黨卡拉跟喧嘩偷替,太可愛太萌啊啊啊,少女心又要炸裂了救命噢!


F6卡拉完全就是因為ED的那句「お前、俺の女になれ。」給蘇到,所以就列入了人選考量(F6次男:幹

  25 4
评论(4)
热度(25)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