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赤塚☆F6 松ONLY【カラトド/材木松】小說本《一方通行》印量調查

從各種層面來說,都很極限的衝了這本。

不論是報攤還是寫本,真的是各種驚險,但看樣子應該是能準時關窗了,真是謝天謝地。

不論如何,還是要最感謝願意幫我趕死線畫封面的小朝,就是個天使qaq

然後呢,目前通販的部分僅侷限台灣地區,畢竟印量應該也不多,所以暫時沒有要通販到其他地方的計畫。


這次的故事呢,是個看起來好像很悲傷的劇情,但我一向都是大親媽請大家相信我!看著那個粉色可愛的封面就知道會是HE啊!
有興趣購買的朋友都歡迎填單,非常感謝各位的支持!




印調頁面(灣家限定)


印調日期至3/13號(日),在三月中前會隨時補齊新刊資訊!
↓以下是本子的大略介紹

書名:一方通行
配對:松野唐松x松野椴松
性質:偽文藝小清新風格,少女心注意。
封面:朝 asa(plurk:s961330)
執筆:水戀羽(plurk:fch24896)
判別:A5
字數:2.8萬字。(包含正文2萬字+唐松視角番外約8千字)
頁數:60頁。
價格:110元。
內容:在感情方面神經特別大條的唐松和(偽)纖細柔軟的末弟的故事(你)
首販:3/19 赤塚☆F6  松only
攤位:未10

※試閱請往下拉


PS.若有任何疑問歡迎投遞信箱: fch24896@hotmail.com


─────────


【カラトド/材木松】《一方通行》試閱

松野唐松戀愛了。

 

那一日,一如往常把身上的錢全都砸光在小鋼珠上的松野小松,難得一臉興奮的拉開了起居室的門,對著屋內各自為陣的弟弟們以十分高調誇張的嗓音大聲宣布道,

「吶吶、你們知道嗎!臭松那傢伙在談戀愛啊!」

 

「诶──!唐松哥哥厲害!厲害!」松野十四松依舊持續著揮棒的姿勢,像是在捧讀一般的睜大了雙眼,嗓音高亮的說著。

「嘖、去死吧,臭松。」松野一松拿著木天蓼逗著懷中的小貓,冷淡的表情唯有在看見小貓朝著自己懷裡拱了拱時,才會變得較微柔和一些。

「喔、是喔。」松野輕松淡漠的坐在沙發上翻閱著雜誌上的求職專欄,視線劃過了各種待遇優良的工作時,最終仍是在需求技能上與之失之交臂,讓他煩悶的抓著頭直嘆息。

 

本來以為會迎來弟弟們各種怨恨怒罵聲的長男猶喜孜孜的搓著手,暗自期待著眾人的反應。豈料其他尼特們只是不冷不熱回應個幾句就結束了這個話題,就連一向對任何事物都保有高度好奇的十四松也是一副不感興趣的模樣。

 

「诶?到底是為什麼啊?大家都不覺得憤怒嗎?」松野小松悻悻然的將雙手枕在後腦勺,在圓桌邊坐下的同時嘴裡仍納悶的不停問著,看了眼毫無反應的眾人後,隨即將目標轉向始終坐在一旁不發一語的末弟,「小椴、你不覺得生氣嗎?是那個臭松耶!」

「嗯,反正小松哥哥的情報每次都很不正確嘛。」松野椴松懶洋洋的撐著頭看著手中的手機螢幕,語氣敷衍的回應道。

「之前那些都是不小心看錯了,但這次絕對不會錯啊!在牽手呢!牽手!」對於自家末弟毫不留情的吐槽,小松憤懣的站了起來,就像是怕對方不相信一樣,激動的連手都比劃了起來。

「這樣啊。」松野椴松輕飄飄的回了這麼一句,然而在轉過頭對上小松相當認真的神情時,只見他握著手機的右手一緊,然而臉上卻對著長男露出一個再可愛不過的笑容,「不過──喜歡上唐松哥哥的人也是那種很痛的傢伙嗎?」

「……這個我倒是沒有看仔細。不過啊小椴,你嘴巴還真壞啊哈哈哈哈!」松野小松難得找到了能與他共鳴的人,這時就見他彎下身攬著椴松的肩膀笑嘻嘻的說個不停。

而此刻的松野椴松臉上雖是在笑,但目光卻失神的落在恰巧停留在窗邊的一隻小小麻雀身上。

其實他也,好喜歡,松野唐松。

 

 

距離晚餐還有一段時間。

總算是揮棒到一個段落的十四松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說是要在外頭練習揮棒後,拉著還在逗貓的一松就這麼興高采烈的跑了出去。輕松則是揹起背包出了門,說是要直接去商店街附近的小公司面試看看,而無事可做的小松看了眼正專心滑著手機的末弟,百般無賴的打了個呵欠後,就直接走出門外上樓補眠去了。

直到所有人都離開了起居室後,松野椴松才把手機給放到桌上,整個人無力的趴在上頭。

要說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松野椴松也記不太清楚了。

他慢吞吞的站了起來,從一旁壁櫥中找出了一盒佈滿了灰塵的木盒。

一向重視整潔的他毫不猶豫的就伸手將那盒子給捧了出來,小心翼翼的將上頭積滿的塵污給拍乾淨後,神色溫柔的將蓋子給掀開。已經被年歲給腐蝕的不太牢固的木盒內放滿了琳瑯滿目的小東西。

擺在最上層的是一本小冊子,被人用藍色蠟筆寫上的書名已經模糊得看不太清楚,但是從還殘留幾區色塊的封面構圖來看,不難猜出是一本關於小紅帽的書籍。

松野椴松輕輕的撫過泛黃嚴重的紙面,他忽然想起那一天,已經加入了演劇部好一段時間的松野唐松,眉眼帶笑的捧著這本書遞給自己,說是他的劇本被採納為那年演劇部的公演主題。

那時的松野椴松看著唐松笑得格外開懷的模樣,他面上雖是不太看好的隨便翻開內頁批評了幾句,但心裡頭卻也為哥哥努力了許久的成果暗自開心著。

然後,在松野唐松的劇本一次又一次被選用的情況下,他再也不需要像從前一樣自己動手畫封面寫劇本,只要提個大概的綱領後就會有人親自接手後續的工作,最後再由他做修改就行。於是每一次松野唐松帶回家中的劇本都是印刷的十分精美的本子,和最初的那本相比簡直是天差地遠。然而松野椴松卻在畢業後,和哥哥們一起將所有不必要的書籍給回收後,獨獨留下了這麼一本,雖然當時還被小松給嘲笑的說著,那種連書皮都被磨破的書就丟了吧。但他仍是堅持的搖了搖頭。

因為那可是他手中唯一一本,由松野唐松親手製作的劇本。

 

把劇本給放到一邊後,下面還有著一朵乾燥的玫瑰花瓣。

那是松野唐松在初次飾演男主角擔當的王子時,為了力求在演出時能發揮出最佳的狀態,於是唐松那陣子每天都在家裡演練著那一大段對著公主講述的口白,而在對方第一次提出要求時就沒能順利拒絕的椴松,自然而然的成為了在家中與唐松排演的唯一對象。

他看著唐松一臉認真的把玫瑰花捧到自己面前時,那與平時笑得十分傻氣的模樣格外不同的樣子,搭配著對方特有的低沉聲線,僅僅是一聲再簡單不過的我愛你,就讓松野椴松不爭氣的雙頰一紅,捧著玫瑰花的手微微一抖,就這麼將整束花給糊到對方臉上。

事後在兩人打掃著不慎掉落在地面的幾朵玫瑰時,松野椴松偷偷的將其中一朵已經脫離了枝枒的花瓣藏進了口袋中。而後那一整晚,松野椴松的嘴角始終翹著一抹弧度,就連入睡時,臉上都帶著甜甜的笑容。

 

把花瓣給拿出來時,就能看見木盒的底層放滿了無數晶瑩剔透的玻璃珠。

松野椴松小時後最喜歡收集這些圓滑透亮的珠子,那是松野家的每個成員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松野椴松喜歡在陽光正盛的午後將玻璃珠一顆顆的從箱盒中拿出,以顏色為依據排出好幾區塊的玻璃珠圈後,他總會坐在坐在榻榻米地板上,看著那些玻璃珠在光線的映射下透出鮮艷絕倫的色彩。

只是某一日,在母親誤把那盒玻璃珠當做垃圾給丟掉時,一回到家發現盒子不見的松野椴松立刻哭鬧了起來。僅管母親在那時慌張的和椴松道著歉他也沒理,只是一股腦兒的將臉悶在唐松的懷中抽泣著,哭著哭著,他也沒意識到松野唐松何時出了門,他只記得那時哥哥們全都好聲好氣的圍成一圈哄著他,就連一向沒講兩句話就和他吵起來的一松也安撫似的直輕拍著他的背。

那天晚上外頭正下著大雨,松野椴松那時的心情和那場不請自來的大雷雨一樣,簡直糟糕透頂。就在他哭的聲嘶力竭,幾乎上氣不接下氣時,起居室的拉門忽然唰的一聲被人給用力拉開,他還沒反應過來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時,懷裡突然被人給塞入了一盒東西。

松野椴松揉了揉早已哭紅的雙眼,低頭一看才發現那就是他的小木盒。然後一個溫暖的手掌就這麼輕輕拍著他的頭頂,「小椴,不要哭囉。我幫你找回來了!」

松野椴松吸了吸鼻子,抬起頭就看見松野唐松對著自己笑得十分爽朗,一臉高興的搓了搓鼻子,明明身上的衣服都被雨水給淋得溼透了,但他卻一副若無其事的指著椴松手上的木盒說著,「不用擔心,裡面的玻璃珠都沒有被雨給淋到喔!」說完後還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松野椴松用力的眨了眨眼,本來已經被他給逼回去的哭意在這時又一湧而上,這時就聽他哽咽了一聲,抱住對方抽抽噎噎的哭了起來,「唐松哥哥……大笨蛋。」

松野唐松是個笨蛋。

一個溫柔過頭的笨蛋。

被松野椴松偷偷喜歡了好久好久的,大笨蛋。

松野椴松將那盒玻璃珠輕輕的抱在懷中,臉上露出既懷念又滿足的小小笑容,

 

「唐松哥哥,我是不會認輸的喔。」




──《一方通行》試閱結束


  15 3
评论(3)
热度(15)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