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カラトド/材木松】psycho pass paro

※主カラトド。おそチョロ、一十四要素有,請注意!獵奇血腥場面有,請注意!

※psycho pass paro注意!


窗外的街道上一片漆黑,狹小的巷弄只有幾盞微弱的街燈正一明一滅的閃著。

一隻素白纖細的手輕輕的挑開了窗簾一角,在映著些許殘影的玻璃面上落下一絲淺淡的笑容後,隨著簾幕一落,昏暗的鏡面只剩下深灰簾布的色澤。

屋內的擺設相當整齊,只是在半盞燈都未點亮的情況下,所有的傢俱都成了一團模糊的剪影,寂靜的伏貼在牆上或木板地面上頭。

一陣輕巧的腳步聲在一片無聲的環境中顯得特別明顯。那名女子身姿款款的走向右手邊的房間,及腰的墨色長髮在她行走間晃蕩出些許弧度。

在老舊的木門嘎吱一聲被人打開的同時,能聽見室內發出了細微的聲響。女子塗著艷紅色澤的唇瓣微微一笑,在她蹲下身的同時,能明顯看出她身前有個小小的身影不停往後挪動著身體,但似乎因四肢都被綑綁住的關係而無法自由行動,只能一點一滴的在女子的面前徒勞掙扎著。

女子突然一把拉住了那人胸前的繫繩,隨即一把鋒利的刀鋒便抵在了那人頸邊,她看著對方瑟縮發抖,被膠布給黏牢的嘴裡還不停發出悲戚的低鳴聲時,她握著刀子的手輕輕一劃,嘴上的笑意更甚。

「乖孩子,別怕啊,一下子就能解脫了喔。」

 

 

在電動門開啟的同時,只見椴松手上拿著一杯咖啡外,另一手還提著紙袋,就這麼臉上帶笑的悠悠哉哉走進了室內,並拉開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椴松啊!不幫哥哥們買咖啡就算了,那一袋是什麼?點心嗎?」原本還安分的坐在椴松右前方的小松突然間走了過來,趁椴松還來不及反應時,一把搶過了對方桌上的袋子,不裡會末弟的抗議聲,就這麼將裡頭的內容物給抓了出來,「是甜甜圈啊,椴松果然很喜歡吃甜食啊。」

「啊!小松哥哥快把甜甜圈還我!要吃的話自己出去拿啊!」椴松看著小松作勢要吃掉甜甜圈的樣子,心下一急便站了起來,伸手就要奪回對方手中的甜點,卻被小松給靈活的閃過,並笑嘻嘻的往一旁退去,就在這麼一來一往的爭奪間,椴松看著小松已經退到了另一人身旁,忍無可忍之下只好出聲抱怨著,「輕松哥哥!快點讓小松哥哥還我甜甜圈啦!」

「嘿、椴忪你這就求錯人了!對不對啊,小輕松!」小松嘻皮笑臉的勾住了輕松的脖子,這時卻見本來正專心盯著螢幕的輕松,一臉嫌棄的推了推身旁的長男,「吵死了!要玩的話給我到一旁去!不要讓甜甜圈的糖粉都灑到我的鍵盤上啊!人渣長男!」

「還真是冷淡啊!不過這個我就收下啦,椴松。」小松惡趣味的在椴松面前高舉著甜甜圈晃呀晃的,隨後在末弟瞪大了眼,一臉不可置信的同時,毫不客氣的在甜甜圈上咬了一大口,「謝謝招待啊。」

「……。真是……討厭死了臭長男!」椴松氣呼呼的鼓著臉頰,正要往外頭走去時,就見面前的門突然打了開,接著兩名打扮隨性的男子就這麼走了進來。

「诶!小椴要出去玩嗎!」十四松揮舞著過長的袖子,一臉好奇的問著椴松。

「沒有要出去玩喔,十四松哥哥。我想去拿點東西吃。」椴松說著的同時還不忘恨恨的刨了眼,兀自在輕松旁吃得正開心得小松,接著神色一整,淺笑著換了一個話題,「一松哥哥剛剛跟十四松哥哥一起去打棒球了嗎?制服都蹭上泥土了,要不要去換一下?」

「嘖、那樣太麻煩了。晚上回宿舍再說。」一松隨意的拍了拍腿上的泥濘,接著打了個呵欠拉著十四松逕自往裡頭走去。

椴松看著一松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倒是見怪不怪的笑了笑,正要走出門外的時候,正巧和迎面走來的唐松撞個正著。椴松捂著被對方給撞得有些發紅的右手手臂,有些惱怒的看了對方一眼,並打算直接繞過唐松往外頭走去。

「哼Brother,傷到你細嫩的肌膚真是我的罪過,不過怎麼一來就看到你這麼悶悶不樂的樣子,這可不行啊,是誰讓my little sweety這麼傷心的啊?」唐松面上帶笑的反手拉住了已經走到門外的椴松,看著椴松一臉不高興的將嘴噘的老高的樣子,嘴裡雖念著一如既往浮誇的台詞,但原本盛著笑意的雙眼卻是在瞬間冷了幾分。

「快點放手啦,再說那種痛死人的話,就立刻送你一記麻醉槍喔,唐松哥哥。」椴松沒好氣的扯了扯自己猶被對方給緊緊抓住的右手,眼角餘光恰好瞥見裡頭幾人正一臉看好戲的望過來時,儘管心知眼前這人也沒多靠譜,但衝著唐松是從事件發生後唯一對他的情況有所關心的人,椴松思緒一轉,登時見他一臉委屈的控訴著,望向唐松的目光還可憐兮兮的閃著淚光,「小松哥哥他把我的甜甜圈給吃了。」

「是小松哥啊,那就沒辦法了。」唐松輕輕的搖了搖頭,並朝著椴松攤開了雙手,而本來就沒期望對方能替自己雪恨的椴松輕哼了一聲,憤懣的抽回自己的手,腳步踏得特別用力走了出去。

接著就見唐松一臉慌張的也跟了出去,嘴上還不停喊著,「別氣了啊小椴!哥哥陪你去吃甜點吧!蛋糕啊甜甜圈啊什麼都好啊,別生氣啊honey!」

隨著隔音效果良好的自動門關上的同時,只聽外頭隱隱約約的傳來了這麼一句,

「哼、要走還不快一點,笨蛋!」

 

「喂、成天讓那兩個笨蛋上演這種噁心人的戲碼是吃飽撐著嗎,小松!」輕松額上青筋微跳的踹了身旁仍笑得正歡的小松一腳。

「诶──小輕松這是羨慕了吧,果然是我……」小松不懷好意的低下頭,正要貼上對方臉頰的同時,只見輕松毫不留情的閉上眼,直接朝著小松的下巴來了一記上勾拳,「閉嘴。」

「……去死,現充。」一松沉著張臉對著不遠處的兩人豎起中指,而十四松則是直接從座位旁撿起棒球棍,一臉燦爛笑意的對著兩人揮舞著,「現充爆炸!全壘打!」

 

室內所有的電腦螢幕突然一閃,畫面在瞬間全部轉換成一名面容冷峻的中年女子。只見原有的打笑聲在陡然間消失殆盡,幾人面色鎮定的紛紛望向位於最後方的大型投射壁上,而這時只見原本說是要去覓食的椴松,被唐松給拉著一同跑了進來,兩人臉上的神色都嚴肅的,早已不見先前的笑容。

「既然人都到齊了,我就長話短說。」螢幕裡的女子雙手合攏的撐在桌面,只見她神情凝重的說著,「幾個月前轟動一時的孩童綁架滅口案,似乎兇手並非先前抓到的罪犯。」女子銳利的目光淡淡的掃過幾人,「只是共犯而已。主謀還在逃亡中,並且在今天凌晨又再度行兇。路口的監視器有拍到嫌犯棄屍的畫面。」

女子話音一落,偌大的畫面頓時換成了位在二十區的兒童遊樂中心的大門,而就在那雕著金獅石像的著名地標前,有個小小的身影正趴在獅身上頭,然而在仔細看一些,就能發現有大筆深褐色的液體順著獅身流下,在地面上匯聚成一大灘污痕。

畫面突然被人給放大了數十倍,只見那個小小的身子無力的攀附在上頭,然而頸部以上卻是什麼也沒能瞧見。

 

「還真是殘忍……。」椴松倒抽了一口氣,那名小孩本該是穿著漂亮的純白洋裝,然而此刻卻被自己的鮮血給染成了,妖豔刺目的鮮紅。而見末弟一臉不忍心的別開視線的模樣,一旁的唐松則將手搭在對方肩頭,輕聲的安撫了幾句。

「本來這個案件是交由第二分隊處理,不過他們現在正處理其他案子,所以就交給你們了。那名嫌犯還帶著幾名人質躲在遊樂園裡,詳細的資料已經傳到你們的電腦裡,相信你們不會讓我失望。」女人說完後淡淡一笑,隨即關閉了連線畫面。

「說是相信,其實只是第二分隊又出紕漏,所以才臨時丟給我們吧。」輕松皺著眉站起身來,慢條斯理的穿起掛在椅背的外套。

「走──囉!出擊!」十四松一臉興奮的抓著棒球棍就要走出去,然後就見一松給默默的將對方手上的棒球棍給換成了黑色的制服外套。

「嗯,走吧。」椴松低下頭輕輕的從口中呼出一口氣,只見他抬起頭來時,臉上掛著的是一如先前般清亮的小小笑容,「可不能讓第二分隊小瞧我們呢。」

 

 

坐在車內前頭的椴松正仔細看著嫌犯的詳細資料,在見到那優秀的學歷時,有些可惜的嘆了口氣,「明明學歷很不錯的,看職業性向似乎是和公務員相符合。不過最後跑去了遊樂園工作啊。」

「看來自從她父親因車禍身亡後,就變得不太對勁,銀行卡的消費紀錄也是好幾個禮拜才更新一次,而每一次得花費都是好大一筆,明明超市就在家裡附近不是嗎。」輕松將近幾年嫌犯的消費紀錄調出來看了一遍後,直接將畫面傳送給每個人。

「哼、是因為太upset吧。遭逢變故的可憐girl。」唐松聲音自話筒的另一端傳來,而聽完這番話的椴松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冷冷的回應道,「太難過的話還會每天在遊樂園跟小朋友玩得那麼開心嗎……」說至一半,椴松似乎意識到了哪裡不對勁,就見他抬起眼和輕松交換了一個眼神,「啊啊,或許還真的是唐松哥哥說的那樣啊。」

「想要回到小時候那樣快樂的生活吧。」椴松的聲音在安靜無聲的車廂內輕輕的迴盪著。

 

 

幾人抵達現場後,便見椴松、輕松和十四松從前頭下了車,待後方的車門完全開啟時,才見唐松、小松和一松緩緩走了下來。

椴松面色從容的將黑色的手套給帶上,並將前方儀器上的手槍型裝置給拿了起來,「出發吧。」

「一松哥哥和十四松哥哥就負責去營救人質。輕松哥哥和小松哥哥就負責去疏散裡面的員工。」椴松頓了頓,回過頭看著唐松正雙眼發亮的等著自己發話時,嗓音不自覺得的柔軟了幾分,「唐松哥哥跟我就負責去追捕嫌犯。」

「嗯,那麼解散吧。」輕松點了點頭,握緊手上的Dominator就跑往另一頭員工大樓的方向,而小松也一改平時嘻笑玩樂的模樣,神情認真的緊緊跟在輕松後頭。

「走囉走囉!」十四松不等一松回應,突然間拔腿就往導航上的指定位置狂奔而去,而一松則是面不改色的默默跟了上去。

「唐松哥哥可不能因為對方是美女就放水喔。」椴松和唐松直接著著大門走去,這時只見椴松神情俏皮的對著唐松眨了眨眼。

「這是忌妒了嗎,椴松。放心,我的心永遠只屬於你一個人的。」唐松邊說邊走近椴松身邊,趁著末弟不注意時還趁機在那柔軟的臉頰上偷親了一口,「看來今天幸運的女神會站在我這邊呢。」

椴松一語不發的直接給了對方一個肘擊,只見他腳步飛快的走到了前頭,指著不遠處的餐廳,「那裡就是目標最後被錄到的地方。」

說完後,就見椴松迅速的瞥了唐松一眼,接著佯裝沒事人般的在前頭領著路,實際上微紅的耳朵早已完全出賣了他此刻的心情。

 

 

兩人一左一右的站在鐵門邊,相視一眼後,極有默契的同時踹開了大門,只見整個餐廳內空蕩蕩的,桌椅則是相當整齊的擺放在室內,兩人把用餐區的各個角落都搜索了一遍後,便分頭開始進行調查,椴松在走過吧臺區後,直接走入後頭的廚房,而唐松則是繞到最角落的廁所逐一搜查。

「唐松哥哥,廚房後面這邊,有個小暗門。」椴松在小心翼翼的走過堆疊了各式各樣玻璃杯盤的檯子後,一走出後門,就看見在靠近木頭柵欄的草地邊,有一個黑色的圓形推門鑲在地面上,於是便直接用手上的通訊器呼叫對方過來。

「看來是直接通往下水道啊。」唐松將門給扳開後,一股下水道特有的消毒氣味便直接衝了上來,嗆得椴松不由得捏著鼻子咳了幾聲。

「雖然不是很想弄髒制服,不過看來還是只能下去了。」椴松一臉嫌惡的看著漆黑一片的通道,不著痕跡的往後退了一步。

「別擔心,就算等等你掉下來的話,我也會穩穩接住你的。」唐松朝著椴松爽朗一笑後,便見他動作迅速的爬下了下水道,而在地面上猶豫了一會兒的椴松,最終還是嘆了口氣,捲起袖子也跟著爬了下去。

 

下水道內雖然光線昏暗,但好歹沿著牆壁走還是有幾盞燈讓視野寬闊了不少。對黑暗特別不擅長的椴松自從下了水道之後,就一直繃著張臉,手上的槍枝也謹慎的掃視著四周。就在兩人屏著氣息走了一小段路後,他們走到了一處交叉口,正思考著該不該直接分開行動時,忽然從遠處傳來了一道微弱的聲響。

兩人對望了一眼,隨即邁開腳步,往右側的路口跑去。

在即將走到另一條岔路時,椴松看見了有一個暗影在牆垣邊不停蠕動著。他輕輕扯了下唐松的衣角,在對方同樣注意到那處,並放輕腳步走過去時,在唐松舉著槍守備著周圍的同時,椴松直接蹲下身,藉著微弱的光線看清楚了對方的面容。

「是個小女孩。」椴松輕聲的說著,並動作輕柔的解開對方眼上黑布,「不要擔心,我們是來救你出去的。」

就在椴松將女孩給拉起的瞬間,就見一旁的轉角處突然衝出了一個人影,本來正和椴松一起關心著女孩的唐松,動作靈敏的轉過身,舉著槍正要對準那人時,卻被對方一個近逼得用尖銳的利刃給打掉了槍,手上沒了Dominator的唐松無所謂的轉了下手腕,只見他神情陰狠的直接一腳將對方給踹上了牆壁上,碰得一聲在下水道內引起廣大的回聲。

「沒事吧,唐松哥哥?」椴松看唐松仍游刃有餘的模樣,連忙將小女孩給護到了身後,並帶著對方稍微退後到安全的地道邊。

「不用擔心。」唐松隨意的擦去頰邊不小心被對方給劃傷的淺淺刀痕,朝著對方的右手一記手刀,就讓那帶著些許血跡的刀子掉落在地面上,並被唐松給迅速的踢入一旁的水道中。

而這時椴松正高舉著Dominator對著已經退到牆邊,退無可退的女子身上,他面色淡然的輕聲問了一句,「吶、為什麼想殺死這些小孩呢?」

女子聞言突然間大笑了幾聲,只見她神色顛狂的倚在牆邊說著,「小時後很快樂啊……什麼都不會失去。所以不能長大。對、不能長大!絕對不能!」

對方說出的雖是語句顛三倒四的,但也不難讓人猜出其中的關聯性。椴松看著那不停飆升的犯罪系數,對著女子露出了一個抱歉的微笑,「那我也只好送你上路了。」椴松輕輕扣下了板機,「再見囉。」

在女子不斷膨脹,巨大的身型開始扭曲的同時,椴松突地出聲喚了一句,「唐松哥哥。」

「No problem honey。」只見唐松從口袋中掏出一個輕薄的方形物體,在上方輕輕按了一下後,在那女子爆炸成肉沫的瞬間,便見兩人身前壟罩著一把鑲著雷絲花邊的大型黑傘。

「看來得請消毒室幫忙消毒了。」椴松看著那沾滿黏液的傘面,很是可惜的搖了搖頭。

 

兩人將小女孩給帶回地面時,就見下水道的入口處被其他四人給團團圍住。椴松一爬出水道後,連忙拍了拍衣袖,並同時關心著其他幾人的狀況,「哥哥們都處理好了嗎?」

「有幾名員工抵死不從不肯撤離,用Dominator掃瞄了一下身分,才發現是潛在犯,所以就先綁回車上了。」輕松輕描淡寫的說完後,就聽小松誇張的大聲埋怨著,「诶!明明是我替小輕松檔了好幾刀才讓他能順利逮捕那些傢伙的,怎麼就這樣略過我的功勞呢!那時候不是還紅著眼眶替我包紮──啊!」

椴松不用細想,就能猜到發出這聲慘叫聲的長男肯定又被輕松給處理了一頓,於是便見他轉頭看向另一頭的十四松和一松,「十四松哥哥和一松哥哥還順利吧?」

「嗯!還跟孩子們玩了一下捉迷藏!猜錯門的話還有刀子會射近來,超刺激──!」十四松開心的比手畫腳的,而椴松則是苦惱的皺了皺臉後,才一臉不確定的問著一松,「是在鬼屋那邊有機關嗎?」

「嗯。受傷的小鬼都被送去治療了。」一松嗓音淡淡的回答道,卻在這時被十四松給拉過去在這小小的後院內踉踉蹌蹌的滿院子跑了起來。

椴松看著唐松正低聲的安慰著那不停啜泣的小女孩,直到對方總算停止哭泣時,還笑容溫和的摸了摸對方的頭頂,他忽然間眼眶一澀,從口袋拿出一個創口貼後,直接撕開來貼到對方受傷的頰邊。

在唐松詫異的望過來時,椴松笑得一臉溫柔的說著,「回去後再幫你好好消毒吧。」

 

 

 

耗了一個上午在處理總部臨時送來的案件後,到了下午椴松總算有機會可以偷溜出去散散心。當然還包括了總愛黏著他一同行動的次男。

「唐松哥哥,下次你再偷偷跟著我一起出來的話,我就不幫你跟總部報備了喔!」椴松雙手環胸的斜睨著,正握著方向盤哼著小調兒的唐松一眼。

「就算你這麼說。為了不讓my lovely brother被奇怪的傢伙給拐走,就算會被懲處,我還是必須跟在你身旁才行。」唐松一臉凜然的說著,要不是椴松早就習慣了對方浮濫的語句,怕是沒三兩下就被繞進了那充滿了浪漫氛圍的場景中。

「不說這個了。」椴松疲憊的打了個呵欠,並伸了伸懶腰,「結果甜點到現在都還沒吃到啊……。」

這時就見唐松將車子給切換成自動駕駛,臉上染著些許笑意的從口袋裡拿出一根棒棒糖來,「特地為小椴準備的喔。」

椴松看了眼不停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的草莓味棒棒糖,雙眼倏的一亮,正要抓過糖果時,卻見唐松搖著頭,將棒棒糖給收了回去,笑得一臉深意的望著自己,「一個糖果一個吻,如何?」

椴松愣了一下,隨後便見他雙頰暈紅的閉上眼,微仰著頭,粉嫩的唇瓣正緩緩的湊到唐松面前,「嗯,成交。」

唐松攬過末弟纖細的腰際,正要吻上那小嘴的時候,便聽見車前內建的通化裝置突然響了起來,唐松暗嘖了一聲,在椴松有些惱的別過頭望向窗外的時候,臉色極差的按下了通話鍵。

「椴松,你們等等下了交流道直接彎去公路旁的賣場。」輕松焦急的嗓音從另一端傳了過來,讓原本打算裝聾作啞的椴松瞬間坐直了身子,面容肅穆的問著,「怎麼了,輕松哥哥?」

「似乎有潛在犯利用全像攝影在賣場內躲避追查,必須去賣場圍堵到潛在犯才可以。我跟小松

哥哥他們等等就趕過去了。資料我傳過去給你們了。」輕松說完後,匆匆的切斷了通話。

椴松將剛剛輕松傳來的資料投影在車前的玻璃上,眼裡快速的掃過一大段的文字敘述後,很是頹然的將身子仰靠在椅背上,「啊啊,今天怎麼這麼忙啊。」

唐松伸手輕拍了拍末弟的頭頂,意味深長的看了對方一眼,

「晚上回宿舍後,還要勞煩你忙一陣子了,honey。」



─fin.


不要問我有沒有後續!我不知道(乾

第一次嘗試寫其他松cp,其實我還是不會寫除了唐椴以外的嗚嗚嗚嗚

原諒我為了幫大家避雷所以把tag都標上了><

psycho pass趴囉超燃然而我寫不出那種感覺orz 謝謝Leila太太跟我一起練瘋話(你

  63 10
评论(10)
热度(63)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