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材木松/カラトド】腦洞關鍵字

※バス先注意!微R15注意

①大白天又怎樣②裝蒜到底③一牆之隔

 

椴松拿著紅筆在一張張的卷紙上畫著一成不變的符號,直到厚厚一疊的紙張被他給消耗了大半時,才見他面色總算一緩,整個身子慵懶的靠在椅背上,神色厭厭的伸了個懶腰後,只見他微偏過頭看向窗外染上了層暗灰的天色,細密的雨滴沿著窗面順流而下,挾著強勁的風勢,將窗戶給拍打得劈啪作響。

椴松被那嘈雜的聲響弄得心煩意亂,他隨意的瞥了眼散落在自己辦公桌上的試卷,最上方的那張卷子被打上了大大的不及格分數,儘管那人在試卷邊緣畫滿了無數看似艷麗的花朵,仍半點都沒能激起椴松的同情心,反而還心情特差的在對方洋洋灑灑寫了一大串的作文紙上留下了,「課後輔導延到期末結束」的評語。

椴松一手拿著那份作文,驀地想起期中考前一天,對方還一臉信誓旦旦的直拍著胸埔,說著這次的語文考試肯定及格,雖然當下椴松也是一副半信半疑的盯著對方瞧,但想著連日來的課後輔導應該也會有些許成效的情況下,他也就沒在這方面多作叮嚀,只是要對方抓緊空檔好好唸書罷了。

他是真的沒想到,這次對方考出來的成績還是這麼慘不忍睹,尤其是字裡行間還擦雜著令人感到突兀的英語單字,讓椴松額間青筋微跳的,真想讓坐在他斜對角的英語老師也來一同瞻仰這張和洋並濟的文章一番。

椴松站起身來,正準備走到後頭的茶水間沖杯咖啡來喝時,目光正好瞄上了門邊的時鐘,他看著已經接近兩點半的指針,握著鋼杯的手一頓,只見椴松忽地嘆了口氣,將杯子放下後,順手抓起擱在椅邊的雨傘後,就拉開了門直接往教學大樓的出口走去。

他想起今天監考完後,帶著一疊考卷正要走回辦公室的時候,突然被跑得直喘著氣的對方給欄住了去路,原本想板起臉來要對方趕緊回去溫習下一科科目,卻見對方笑得一臉燦爛的對著自己說著,「My dear teacher,今天午休後在體育館有一場比賽,你會來替我cheer對吧?」

「你到底從哪裡生出了我會去替你加油的錯覺。」椴松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正想繞過對方繼續往前走,卻再度被人給擋在前頭,椴松深吸了口氣,正想拿出為人師表的威嚴逼對方立刻回去時,就見那人眼神閃亮的望著自己,再仔細看些似乎還能瞧見對方眼中閃著可疑的水潤光澤,椴松愣了愣,不知為何,此時此刻總覺得對方就像一隻巨型的寵物犬一樣,只差沒直接撲上來撒嬌而已。

椴松被對方一副可憐兮兮的渴求模樣給盯了好半天,半晌後才見他暗自撇了撇嘴,拿著收著試卷的資料袋往對方頭上一敲,莫可奈何的語氣夾藏著一絲細小的暖意,「看你這次考試的表現再說吧。」

於是等椴松將對方慘不忍睹的考卷給批閱完畢後,本來滿心鬱氣的完全不想特地走去體育館稍微看看對方的比賽情況,但一想到對方這幾個禮拜來確實從來沒缺席過輔導課,雖然考出來的成績一點也不亮眼,至少還是能感受到對方是有花心思在努力作答,椴松想到這裡時,心下驀地一軟。

算了,還是過去晃一晃好了。

 

考完試的午後,整個走廊上空蕩蕩的。有些學生趁著難得的半天假期,一交完卷紙就立刻背起書包走出校園出遊去了。而剩下那些因為社團或是其他原因留在學校的學生們,由於外頭正下著大雨的緣故,幾乎都只待在室內活動。因此當椴松撐起傘走向位在右後方的體育館時,幾乎沒有遇到什麼人影。

當他低著頭步伐小心的避開路上積了一窪窪的小水坑後,還沒等他走入體育館內,就察覺到自己前方不遠處正站著一個人,他略感詫異的抬眸望了過去,待看清那正站在傾盆大雨中,被淋得渾身狼狽的身影時,只見椴松面容一滯,嗓音微揚的問著,「唐、唐松?」

「啊啊、椴松老師,你來了啊。」唐松似是毫不介意身上的深藍賽服早就被雨水給浸得濕透,反而還對著椴松露出和平時一樣爽朗的笑容。

「喂!你不好好待在裡面,跑出來淋雨做什麼啊!是笨蛋嗎你這傢伙!」椴松總不可能任由對方繼續站在雨中遭受風雨的摧殘,只見他氣急敗壞的跑過去,直接將唐松給拉進了自己的傘下,邊往體育館前進的同時還不忘低聲數落著,「等等進去後趕快去換衣服,聽見了嗎!」

「No promblem椴松老師!」唐松朗聲的應了一句,並佯裝不經意的往椴松身旁靠攏了幾分,在對方似是有所察覺而轉過頭,一臉狐疑的望向自己時,唐松還面容無辜的回望了過去,並順帶稍上一個浮誇至極的眨眼,就在椴松漠然的撇開視線的同時,便見唐松忽地伸出手,不著痕跡的將手搭在對方腰上,並微微使力讓兩人的距離在瞬間縮得更短,近到連椴鬆身上的暖意都透過布料隱隱的傳遞了過來,「我怎麼能讓my sweet teacher被雨淋濕了!我真是個guilt guy!」

被唐松這麼一提醒才意識到自己左側的襯衫都濕了大半的椴松,也就難得沒難為情的痛罵唐松一頓,反而下意識的往對方再靠攏一些,好讓冰冷的雨水不再肆意的滲透進他的衣裳裡。

結果明明才不到一百公尺的路程,硬是被兩人給磨磨蹭蹭的走了將近兩三分鐘,才總算進到溫暖的體育館內。

把雨傘順手放到傘架上後,看著只剩三三兩兩的幾人在籃球場內運著球的場景,椴松不免感到疑惑的問著對方,「你們今天不是有比賽?結束了嗎?」

「大概二十分鐘前over了。Teacher沒有來為我加油雖然很傷心,但我知道my lovely teacher肯定一直在心裡為我默默加油。」還沒等來椴松不留情面的吐槽,就聽唐松繼續自顧自的說著,「別擔心!比賽當然是win了!」語畢還不忘給椴松一個異常耀眼的笑容。

「既然已經結束的話,那我就先走了。」椴松神色淡然的無視了少年慣性的裝模作樣,和幾名正要走出體育館的學生打過招呼後,椴松從容的和唐松揮了揮手,轉身正要離開之際,卻聽對方突然沉著聲喚了一句,「老師。」

「嗯?」椴松一臉莫名的回過頭,雙手環胸的挑了挑眉,漫不經心的望著唐松,一副對方最好不要是隨口叫住自己的模樣。

「Teacher的衣服還沒乾吧?休息室裡有吹風機,要不要用完再走?」唐松面不改色的說著,同時似是察覺到椴松的顧慮般,神色自然的又加了一句,「現在休息室裡面都沒有人。」

椴松猶豫的看了對方一眼,確實衣服濕濕冷冷的貼在身上得感覺不太好受,所以唐松的這個提議倒是讓他有些心動,就在他不動聲色得左右顧盼了一番後,總算是下定了決心,只見他朝著唐松輕輕得點了下頭,「走吧。」

 

老實說在唐松打開休息室的門前,椴松有一度後悔了起來,畢竟在他的印象中,男子社團的休息室總是紊亂不堪的令人待不下多久,更何況是運動性的社團,那肯定會讓他更立刻想奪門而出。於是在對方打開門的那剎,只見椴松反射性的閉上了眼並縮起了肩膀,然而預料中的不甚清爽的氣味並沒有傳來,室內的擺設也乾淨整齊的讓人雙眼為之一亮。

「嘛、意外的很乾淨嘛。」椴松一臉驚奇的繞著四周打量了起來,「還以為男子社團都會有很多男性雜誌送的海報什麼的。」

「哼、那種品味實在太outfashion。」唐松面帶可惜的攤手搖了搖頭,並面色如常地一把拉過還對著擺放在置物櫃旁的獎杯仔細地端詳的椴松,直接往最裡頭的盥洗室走去,「吹風機跟乾淨的毛巾都放在這裡,我先進去裡面沖個澡。Teacher你可別丟下我先走啊!」唐松從籃子內拿走一條毛巾的同時,還順手抖開了一條毛巾披在椴松身上,「Teacher你也想沖澡的話,我的衣服可以借你穿喔,不用客氣。」

「真是謝謝你的好意啊,唐松君。」椴松面帶微笑的主動拿起吹風機烘起了衣服來,就見他半點也沒想再繼續搭裡唐松的意思。

等唐松又抓著椴松說著那些不痛不癢的噁心話時,再也忍無可忍的椴松把對方給一把踢進浴室內,並關上門後,整個室內總算徹底安靜了下來。

就在椴松把衣服都吹得差不多快乾的時候,就聽見正在不遠處的隔間內洗澡的唐松突地大聲地叫著他的名字,「椴松teacher!help!」

「怎麼了唐松!?」還以為對方是在淋浴間內發生了什麼意外的椴松,立刻放下手上的吹風機,三步併作兩步的衝到對方門前,使勁的拍打著塑膠門板,「喂!沒事吧?!」

「Oh my mistake!我忘了把衣服帶進來,teacher可以幫我到外面拿嗎?在靠近休息室門口的第一個櫃子裡。」唐松的嗓聽上來充滿了懊惱,椴松雖是差點對著他破口大罵了一番,不過想想或許真是自己反應過度才會造成現在這種尷尬的局面,於是他也就自認倒楣的嗯了一聲,默默的走了出去。

在找到了對方描述的那個置物櫃時,椴松甫打開櫃門,一看見那貼滿門板的個人照時,椴松的臉色頓時一黑,一時間簡直說不出任何的話來,只見他匆匆拿了唐松的衣物後,就閉上眼重重的關上了門。

真是痛死了啊,那傢伙。

 

就在椴松兀自在心底腹誹著唐松奇妙的個人品味,並敲了敲對方的門準備把衣服給遞過去時,在透著些許霧氣的門縫邊,椴松聽見唐松輕聲的說著,「椴松老師,你可以拿進來給我嗎?我還在用沐浴乳,不太方便。」

「知道了,我進去了喔。」椴松不疑有他的推開了門,並在瞥見設在牆邊的置物台時,椴松立即將衣服放了上去,並不經意的瞥了站在身後背對著自己的唐松一眼,雖然只是快速的瞧了一眼,不過不得不說對方的身材還真是不錯啊,除了手臂有練出線條外,背部的肌肉確實也挺結實的,然後再往下面……椴松當然是沒敢在繼續看下去了。

正當椴松開了門要往外走時,突然被人給拉住了衣領,整個人被連拉帶托的抱入了淋浴間內。他愣了一會兒,半晌後才意識到自己此刻的處境,正想嚴正的要求對方別鬧的時候,外頭盥洗室的門突然被人給推開,爾後就聽見零零落落的步伐聲在磁磚地上響起,同時還伴隨著幾人談笑嬉戲的吵鬧聲。

椴松霎時睜圓了雙眼,一副不可置信的盯著門板,並不安分的扭動著身子,卻被對方給抱得更緊,那熾熱的溫度幾乎是毫無隔閡的傳了過來,讓椴松身體一個激靈,正想朝外頭大喊時,就被對方給捂住了嘴,並聽見那人以格外低沉的嗓音在耳邊輕喃著,「現在大叫的話,大家都會聽見喔,椴松老師。」

被對方這麼一說,椴松登時止住了動作,但唐松卻沒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反而還一派輕鬆的轉開後頭的蓮蓬頭,讓溫熱的水噴灑在兩人的身上,唐松看著椴松身上色澤轉濃的襯衫,只見他眼神一暗,語氣裡滿是擔憂,「衣服既然都濕了,就不用穿了吧。」說著的同時,右手便逕自的探入自對方的襯衫下擺探入,毫不避諱的沿著椴松細滑的肌膚蜿蜒而上,並一口咬上了對方纖細的頸邊。

「嗚!」被對方給摸撩的渾身發顫的椴松,又被這麼出其不意的咬了一下,幾乎沒能憋住嗓音的低吟了一聲,然後就聽見了隔間傳來了其他人的聲音,「喂!是有人在旁邊嗎?」

「哼、是我,不用擔心mymember。」唐松邊回答著邊將椴松襯衫上的扣子緩緩解開,接著另一隻手就這麼緩慢的伸入了對方的褲頭內。

「喔!是你啊唐松。」那人了然的應了一聲後就沒了下文。

然而剛剛發生的一切還是讓椴松剎時繃緊了神經,死死咬著下唇再也不敢發出任何的嗓音,但唐松卻似是惡意般的直接抓住了椴松的下身,讓他的身子驀然一僵,湛亮的黑眸中也隱隱透著水亮的光澤。

「沒有下次了啊,椴松老師。」唐松嘴角微勾的舔了下椴松的脖子,接著便用力的扯下了對方的褲頭,在那過分白皙的細長雙腳映入眼中時,就見唐松意猶未盡的舔了下嘴角,並直接板過了椴松的臉,讓那猶帶著幾分不甘和憤怒的暈紅面容直視著自己。

唐松在看見對方的下唇幾乎快被咬破時,還心疼的嘖了幾聲,並溫柔的輕吻著那處,只見他一步步的將對方逼至角落,並將自己火熱的硬挺直接抵在了對方的柔軟的後臀上。

 

「放心,我會很溫柔的,椴、松、老、師。」

 

─FIN.



謝謝噗浪上的大家踴躍參與,然而我還是扯離了TAG真是對不起大家(乾
其實我家次男在我心中的面容已經完全黑化了(?),所以就算是陽光滿點的籃球部次男還是會這麼黑(乾

  38 7
评论(7)
热度(38)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