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利艾♀】奇幻paro 01

01


艾倫信心滿滿的雙手緊欑著剛拿到手的進階晶礦魔杖,那是只有獲得村內長老肯定的魔法師才能得到的特殊武器,除了其材質為初學時剛拿到的木杖來得更為堅固,晶仗能夠駕馭的魔法更是多元,這也是為何艾倫此刻如此興奮難平的模樣,換下了學徒時期的黑白相間長袍制服,此刻艾倫身上著的是褐紅滾金邊的及地披肩,以及鮮白色荷葉邊短裙,腳踩褐色長靴,柔韌的墨色髮絲披在肩上,襯得那白皙的臉孔更加細緻明亮。

 

村內有項大家心照不宣的規定,凡是四肢健全、身體活絡且被認可為具有魔力淺源的孩童,就必須在七、八歲時離開父母,至村中訓練所內,每日除了學習有關於魔法的知識外,也還有許多需要實踐的課程,只是有許多人雖是體內擁有魔源,但或許是靈竅不通的緣故,一輩子幾乎都留在裏頭,由於沒通過試煉而無法出去。而艾倫則和幾個同期進入訓練所的歲數相近的訓練生,在熬到十七、八歲的那年,一同通過了長老的最終考驗。

 

只是一旦有了成為初階魔法師的資格後,往後的日常生活就必須靠著自己活下去,因此每日天色一亮,村內的集會場所前總是擠滿了人,為了就是搶在他人面前率先將獎金高且任務難度較低的任務懸賞單給撕下來,而艾倫在撕下了好幾次待遇最差的任務後,家中的處境已經到了最壞的地步,在晶石幣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幾乎是快要斷糧,艾倫便下定決心在木圍籬旁潛伏一夜,直到集會中心的人員整理好委託單,並且一個個貼上公告欄後,艾倫便屏著氣息,小心翼翼的趁著對方離開了之後,迅速的掃過上頭的公告任務,接著有些心猿意馬的在原地糾結了一會兒後,還是伸手撕下了上頭被列為A等的任務。

 

雖然艾倫是以特優生的身份成為正式的魔法師,但是通常經驗不足的情況下,大多都會選擇B至C的任務等級,除非是真的非常有把握才會嘗試A等級的任務,除了獎金高外,風險同樣也高,更遑論S級任務,幾乎都是需要兩人以上合力才得以完成的艱困任務。

 

她在確認過任務內容僅僅是去較遠處的默迴森林查看是否真有實力極強的魔獸出沒,便放下了心,看了眼高額的金額更是心花怒放的眸光閃閃,決定等天亮後運用移動魔法至附近的村落後,再徒步走過去,若是時間足夠的話,或許還能去那裡的村落稍微晃晃再回來。

 

於是等到天色一亮,艾倫便迫不及待的揮動了法仗,閉上雙眼口中輕輕唸了幾字後,便瞬間在原地隱去了身姿,再次睜眼後,已經到了景色有著些許差異的村落,艾倫怕森林內的陽光會在晌午過後被蓊鬱樹叢給遮去,這下便片刻不停的往森林入口走去。

 

艾倫在看見森林入口時稍微的鬆了口氣,「還以為是多可怕的森林,看起來跟村子附近那座到處都是花靈的森林差不多嘛。」艾倫直到看見那陽光斜射入綠木間所造成的和諧景象,本來緊張的心情在此刻被那靜謐的美感給淡化了不少,只見她揚了揚嘴角,拿穩法仗後便邁步走了進去。

 

在森林內部警戒的走繞了幾圈後,雖然艾倫預估大約是已經到了正午時分,但森林內頭的陽光還是同樣的暖煦,半點也感受不到豔陽的炙熱,讓艾倫只覺得暢意非常,想著要是探查結果判定這裏相當安全後,她便要常常來這處走動散心。在又繞了幾處隱密的角落山洞後,看見一些常見的樹靈花精後,便一派輕鬆愜意的準備走往出口,卻在此時似乎是聽見後頭的草地上有著輕微的窸窣聲,艾倫當下便迅速的回過頭,並揚起魔杖,一副準備好隨時開戰的模樣。

 

只是等了半天卻不見還有其他動靜,艾倫一臉狐疑的東瞧西瞧,又揮動法仗喚出幾隻小花靈四處飛繞巡視,確定沒看見任何詭異妖怪的蹤跡後,便打定主意在太陽西下前趕緊離開森林,只是走沒幾步,那迎面而來的涼風滲入了些微妖氣,讓艾倫登時避開了那陣怪風,舉高魔杖打算使用暴風魔法逼出那隻隱藏的魔獸時,只見她臉色忽然一白,全身上下因腳踝處感受到的黏滑冷濕感而不自覺得顫慄,微微往下瞥便能看見好幾隻蛇纏繞住自己的小腿,她幾乎是連火術的心訣都還來不及默誦,就被那陣陰涼之意給攫掠住了全身,蜜色的瞳孔因不安及不服輸而睜得大大的。

 

艾倫拼著口氣不讓那刺骨沁寒滲入全身,視線因頰上微微發著汗而有些模糊,只見不遠處隱約走來個灰暗人影,待對方一走近時,艾倫幾乎是能夠完全感受到那人身上所散發出的寒意,她毫不退縮的狠狠瞪向那人,便能聽見對方開口時以著極為清冷的嗓音說著,

「就是你這傢夥吵醒我的嗎。」

「唔…呃烏嗯……!」

艾倫掙紮著要掙脫那冰冷的束縛,嘴裡因無法張嘴而只能發出幾聲含糊的叫喊,而對方在此時似乎是有些不耐的皺了皺眉,接著艾倫便感覺到纏繞在自己身上的那股冷意消褪了去,連忙撐住魔杖站穩身體,她這時才終於瞧見那人的面目,面色如同那周遭的氣息一樣冰寒難近,只是搭配上那立體出色的五官後便顯得清俊惑人,讓艾倫一時間恍了下神,過了好半晌才想起此行的主要目的,連忙將魔杖指向對方,「你…你就是那個……森林中實力很強的魔物對吧。」

「哦,原來你們這種弱小的人類,是這樣稱呼我的啊。」男人似乎不怎麼在意艾倫明顯虛張聲勢的舉動,只是淡淡哼了一聲,而後似乎是發現了什麼新奇的事物而陡然逼近渾身緊繃的艾倫。

「你…你……!」艾倫還來不及作出反應,便見男人冰冷的手捏住了自己的下巴,那面容也是幾乎要貼上了艾倫的臉頰,「剛醒來沒看得仔細,原來是個女的啊。」

艾倫被男人的話語給弄得一頭霧水,但是當務之急便是要迅速掙脫對方,但是男人卻是紋風不動的緊盯著自己,讓艾倫有些絕望的想著自己會不會被男人給當場吞了,她面色死絕的閉上雙眼,什麼裂肺撕心的疼痛沒有迎來,卻感脖子一麻,她詫異的睜開眼,只見男人甫抬起臉,嘴唇鮮紅微勾的說著,「敢一個人過來這裡,倒是挺有膽識的啊,小魔法師。那印記就當作是見面禮物,沉睡了許久而沒再碰過女人,這次就先饒過你了。」

艾倫愣愣的一手摀著有些痠麻的頸部,一句話都還來不及說,只見男人背過身朝自己擺了擺手後便在樹叢間隱去,隨著寒氣頓去的剎那間,整座森林又恢復成原本那綠意盎然生姿的模樣。


  8
评论
热度(8)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