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利艾♀】奇幻paro 02

02

 

艾倫幾乎是神情相當狼狽的回到村子裡,當她意識到自己被那周身散發著危險氣息的男人給放了的時候,她便不顧一切的往外頭跑去,就連自己有著使用魔力的能力都忘了,就是死命的奔向出口,接著才慌亂的想起自己必須透過傳送陣眼才能回到村落,連忙揮動魔杖唸著咒語,終於在

下一刻移動至村落入口。

                                                                                                                                                          

只是艾倫自尊心比他人還要來得高一些,因此當她走進村裡時,便迅速收拾好那猶待點後怕的心態,面色如常的和村民們打招呼,接著便在一些同期生的景仰眼光下,滿臉驕傲的將任務呈報給集會中心的人員,而後自然是收到了一大袋鼓鼓的晶石幣,讓艾倫心花怒放的繞去了她從來不敢踏入的高檔寢具店,買了套布料相當厚實保暖的床具組後,想著以後冬日時終是不用在浪費自身的魔力取暖,不由得笑得甜滋滋的,一路上腳步輕盈的晃蕩回去。

 

隔日起床時,艾倫在換好衣服後,打著呵欠走到鏡子前面照照衣服是否都穿戴整齊,卻發現脖頸處有著一株相當搶眼的艷紅曼珠沙華,讓艾倫心下一驚,忽然想起昨日在森林內被男人給偷襲了一口,原本昨日還只是不甚顯眼的淡紅疤痕,沒想到今日竟然會變成這樣的印記,使得艾倫焦急的在衣櫥中東翻西找,總算是找到一件領口較長的披間套上,能夠勉強遮住那在她細白的脖頸上,似乎正芳華綻放的鮮紅花朵。

 

艾倫匆匆忙忙的趕到集會場時,幸好人數還不算多,她瞄準了其中一個B級的簡單任務撕下來後,打算趕緊了結任務回家想辦法把那可疑的花朵圖驥給抹消去,只是她這如意算盤沒打多久,就被一名年邁的長老給叫住,使得艾倫一臉佯裝鎮定的把心頭上的怯意給壓了下去,

「有什麼事嗎,長老?」

「妳脖子上可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沒什麼,只是我有點冷,所以就穿了領口比較高的這件。」艾倫愣了一下而後便對著長老笑了笑,卻不知自己下意識伸手掩住脖子的動作,在對方眼中看來實在是欲蓋彌彰。

只見長老一聲不吭的便迅速拈了個風訣朝艾倫的方向施展,在艾倫一時不防情形下,順利讓她的手被那股強勁的風給打側到一旁,而後高挺的領口便往外頭微微散開,露出了那盛開的花形,這下子艾倫便百口莫辯,只好怏怏的小聲解釋道,「昨日到默迴森林進行任務時,遇到了個實力相當強的魔物,一不小心便被襲擊了。」艾倫到底還是不願在長老面前丟臉,因此便打定主意說了個不小心被偷襲的經過。

「……。」長老一語不發的直盯著艾倫看,看得少女實在心虛的打緊,但面上又強撐著笑容,好半晌才聽長老開口說了句,「我知道了。以後那區的任務就由你來執行吧。」

「是,謝謝長老厚愛。」艾倫悄悄鬆了口氣,但卻又在下一秒滿臉錯愕的抬起頭來,「我……我全權處理那區的任務嗎?」

「艾倫,我知道妳並非刻意去接手那個任務……」長老看著艾倫滿臉疑惑的樣子,欲言又止,只是嘆了口氣,算是稍微解釋了下為何自己要下這個決定,「自古以來,只有擁有這個印記的主人能夠自由進出那座森林,直到給妳下印記的魔獸願意把這個記號給消掉,外人才得以再次進入。」

一段話下來,艾倫可說是聽得一頭霧水,不過聽著長老說是以後那區的任務只能交由自己去執行時,頓時苦了張臉,她可是一點都不想再碰見那令人感到莫名不適的男人,只是被那她也段不可能拒絕這份差事,只好委屈的應了,「我、我知道了。那今日有任務需要執行嗎?」

「妳再去勘查一次地形吧,若是情勢上允許的話,把那個魔獸的身份也調查出來。」

「……是。」儘管艾倫心中有千百個不願意,這時也只能乖順的點頭接下任務。

 

於是艾倫在出發前更加勤奮的背熟了一些艱澀高階的魔法咒語後,便有些忐忑的再次前往那座森林,她這次相當謹慎的從入口處開始全神戒備,就連花草隨風擺動的聲響都讓她止不住焦躁的頻頻回過頭查看身後,步履也開始漸漸加快,繞了好幾圈的森林後幾乎是記住了大部分的景象,艾倫點點頭揮手收起最後一隻負責溪谷地形收集的花靈後,望著尚早的天色一臉慶幸的打算趁早離開,卻在轉身時被那忽然站在自己前方不遠處的男人給嚇了一跳。

 

「……!你、你……怎麼又是你。」艾倫想到昨天被箝制住的羞恥事情,剛舉起法仗,就被男人給冷笑的將自己手中的杖子打落到一旁,艾倫忿忿的一句話都還來不及說,就被對方給忽然攔腰抱起,接著就瞬間轉入了一處隱密的洞穴中。

「喂、小鬼,你叫什麼。」男人一臉漠然的瞧著因被隨意拋在地上,而正皺著眉揉著被摔得疼的地方的艾倫,淡淡的說著。

「我叫艾倫不叫喂……遭了!」艾倫沒好氣的回了一句,而後才後知後覺的想起自己和對方的立場似乎有些差異,連忙將嘴巴給摀住,以防自己再洩漏出什麼祕密出來。

「哦。艾倫,去獵幾隻鹿回來,我餓了。」

「啊……?!」艾倫聽見男人相當自然的命令起自己,當下有些愕然,但又想起在自己技不如人的情況下,只好滿臉憋屈的在對方冷冷的目光下走出洞穴,沒走幾步就聽見男人隨後說道,「可別想逃跑,別忘了你頸上的印記,不管妳跑去哪,我都有本事抓妳出來。」

艾倫一聽連心中最後一絲小小的希望都破滅了,只好老實的撿起被男人隨意丟在一旁的魔杖,跟著眼前十幾隻小蛇往洞口走去,她以風系魔法沒過多久就獵到了兩頭野鹿,這時想到自己出色的能力竟然被男人用來打獵時,就不免有些氣悶的又多打了好幾隻,直到其中一條花紋亮眼的小蛇朝自己吐了吐信子時,她才有些心不乾情不願的帶著一堆野鹿返回洞穴中。

 

艾倫把野鹿全堆到男人眼前後,便雙手環胸看著對方打算如何解決這麼多的食物,沒想到下一秒對方便舉起了右手,那蒼白卻十分結實的手在霎時變成一條墨綠大蟒,看得艾倫倒抽了口氣,步履不穩的往後頭退了一步,只見那大蟒一張嘴便將一頭鹿給活生生的吞入嘴中,那囊鼓起的身軀過了不久又隨即變回原樣,不疾不徐的陸陸續續吞噬掉所有的野鹿,而男人卻至始至終都面色如常的毫無變化,看得艾倫心驚膽跳得恨不得趕緊離開這裡,原來對方似乎真的是魔力極高的蛇妖。

 

「總算是終於止了點飢。」男人有些意猶未竟的看著艾倫,接著從容不迫的走了過去,在艾倫冒著冷汗正打算奮力一博時,就被對方清冷的聲調給打斷,「勸妳還是收起那無聊的小動作。」接著便伸手翻開了艾倫遮住花紋的領口,灰黑的瞳眸中閃過一絲幽亮,「還以為只是誤判了能力不足的傢夥,沒想到倒是資質挺不賴,開一千年,落一千年,卻在妳身上朝綻夜零,實在是難得一見的體質,看來把妳給養肥了再吃掉似乎也不錯啊。」

那冰冷的手掌撫上自己肌膚時,讓艾倫忍不住身子一抖,聽著男人似是有些訝異的研究起那枚印記,並且在最後說了句那樣令人驚悚的結論,忍不住便聯想到剛剛對方進食的畫面,讓艾倫緊緊的咬住下唇,全身止不住的發顫。

男人瞧著艾倫猶如驚弓之鳥的模樣,低笑了一聲後,以指腹輕輕摩娑著少女那細滑的頸部,接著便慢不在乎的說道,「我可沒有到饑不擇食的地步,上等的食材可得留到最後一刻再饗用。所以妳明日再過來,記住別想胡亂生事,想提前結束生命我大可隨時成全妳。」男人看見艾倫如是負重的偷偷換了口氣,卻因自己後頭的恐嚇而微微瞠大雙眼的樣子,隨即不冷不熱的補充道,

「利威爾,這座森林的掌管者。」


  6
评论
热度(6)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