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利艾♀】奇幻paro 03

03

 

艾倫當天返回村落時,便將那日所獲得的情報一股腦兒的全說給長老聽,滿臉希冀的期待對方在聽聞到自己可能隨時被吃掉時,會心軟的讓自己不要再踏入那個森林,誰知長老僅僅是皺著眉點了點頭,「我明白了。妳做的很好,明日再繼續去那座森林探查吧。」

「可、可是長老,我、我可是被那個人視為食物,隨時隨地都曝露在危險中啊!」艾倫急急的出聲和長老抗議,但是卻只有得到長老毫不在意的回答,「放心,他暫時還不會把妳給吃了。」

艾倫一聽小臉一垮,卻是半點也不敢在長老面前造次,只好垂頭喪氣的走回家中,她想起利威爾看見自己頸上花紋時所說出的那番話,當下便走到鏡子前微微拉開領口,只見那原本盛放的紅豔花朵,此刻卻是凋零的一瓣不剩,讓艾倫有些吃驚的輕聲喃喃道,

「還真的是謝了啊……。」

 

不過艾倫在觀察了頸上的印記好幾日之後,發現其除了會在早上綻放並在夜晚凋謝外,對於自身並無任何的危害,而且利威爾在那日之後便再也沒有提起那枚印記,讓艾倫便也不再搭理那處,在某日遇上同期畢業生三笠以及阿明時,艾倫在看見三笠後頭緊緊跟著的紅髮女孩時,才恍然驚覺自己一直以來忘了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那便是尋找和自己能力相符的精靈魔獸簽下從屬契約,作為日後並肩作戰的最佳夥伴。

 

艾倫有些好奇的詢問了三笠後,才得知對方的使魔為火鳳凰,那樣稀有的高等魔物,只有能力極強的魔法師能讓高傲如牠們願意臣服跟隨,而阿明的使魔則是隨隱在側的風靈,只是艾倫現在的情況也只能在那座默迴森林裡馴服魔獸,於是在進入森林並駕輕就熟的走往利威爾的棲息所後,便雙眼發亮的直盯著對方身旁盤繞著的大蟒,而利威爾被艾倫那晶瑩的眼神給看得渾身不自在,白了少女一眼後,在聽著對方有些彆扭的道出來意時,也沒什麼反應,只是淡淡的瞟了站在那處惶惶不安的艾倫後,緩緩的開了口,「別想了,在我沉睡的這幾百年來,這座森林內所有具有魔力的生物早已遷徙至他處,而我身旁這些巨蛇,只會聽從我的命令。」

艾倫聞言有些失望的耷著腦袋,但似乎是忽然想到了什麼而雙眼一亮,迅速瞧了利威爾一眼後,又有些懊惱的半垂著眼眸,利威爾這時也意識到了少女的想法,隨即冷笑了一聲,「妳可別把主意打到我頭上,我並不會認同比我能力還要低弱的傢夥。」

「我、我才沒有!」艾倫似乎是因為被道破了心思而有些窘迫的反駁道,但看著男人一臉似笑非笑的模樣,便索性將話鋒一轉,「我只是想問你,你怎麼會沉睡那麼久啊?」

「與你無關。」

「……那你不會想走出森林,去看看外頭的世界嗎?」在好幾日的相處下,艾倫早已習慣了被利威爾的冷冽話語給噎到,而且除了對方有時會惡劣的要求自己打獵或是動手把那個巢穴給整理乾淨外,幾乎是沒再聽男人提過要吃掉自己的話語,而艾倫在前幾日的緊繃解除後,在利威爾面前可說是一日比一日還放得開,此刻更是毫不介意的繼續問了下去。

「……。」

艾倫看著利威爾側過頭並不想回答的模樣,突然覺得對方清冷的面容似乎在此時鍍上了層陰影,而顯得蒼涼孤寂,讓她瞅著瞅著便感覺到自己的心頭似乎顫了顫,眼角也有些發澀,她雖然不清楚那幾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依照利威爾的反應看來,應該是讓他極度不願意提起的過往。

「那和我一起去外頭看看吧!我還想要走過更遠處的異國之都,臨海之濱,然後成為這世上最為傑出的魔法師。」艾倫也不知怎的,忽然就脫口了這麼一句,但是看見利威爾往自己這裡看過來時,不由自主的便將想說的一切一股腦兒的傾倒出來,微微暈紅的臉上始終掛著淺淺的笑容。

「你不怕我?」利威爾實在是有些不明白眼前這少女的思維,明明初遇時是那樣的懼怕自己,但是時日一久竟是從半聲不吭轉為成日在自己耳邊說著一大堆話,儘管自己始終擺著冷淡的臉色給對方看,少女仍舊是毫不在意的依然故我,而此時聽著艾倫口中的那番話語,雖然最後頭實在是噓捧過了頭,但看著那閃爍著熠熠金光的琥珀色瞳眸,他縱使想如從前般惡狠狠的讓對方別再自討沒趣,但是話語溜出舌尖時竟成了這麼短的幾字。

「我當然……」

「總算找到你了,墨蛇。今日可不會再有那施法讓你沉睡修復的濫好人,是要垂死掙紮還是果斷乾脆的死在我手裡,怎麼樣,決定好了沒?」

艾倫話才說到一半,就被某道狂妄聲響給倏地打斷,她還未回過神來,就被利威爾給拉到身後,她看著那站在洞穴外頭神情癲狂的男子,小聲的問著利威爾,「他是誰……?」

「那日之事是我一時大意才會落得如此下場,而今日,你也不可能再僥倖的從我這邊逃脫。本來不打算再追究那事,不過你都大老遠的追來了,我也只好成全死意堅決的你了。」利威爾嘴上勾起一抹殘酷的笑容,那已經許久不曾散發的冰冷氣息一瞬間迸發在整個洞穴內,使得艾倫為顫抖著身子正想喚出魔杖,卻被利威爾身出手一推給往更裏頭推去,「你去裏面待好。」

「誒、等等……!」艾倫才剛往前踏了一步,就被兩條巨蟒給團團圍繞住,讓她毫無辦法的只能待在後頭看著前方氣場極度壓抑的兩人,急得團團轉。

 

「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被感情這種無用之物束縛住的你,是不可能贏過我的。」利威爾身形一閃,隨著話語落下的瞬間,已經迅速的移動到男人面前,右掌輕輕一揮便喚出了巨風將猝不及防的男人給重重拋摔到岩壁邊。

「咳。」男人摀著胸口,接著從嘴中吐出一口鮮血,只見男人步履踉蹌的站直了身體,接著一手指著利威爾開始大笑了起來,「就算我能力不及你,可別忘了我也不是靠這個取勝的。」

利威爾雙眼微瞇,正想冷瞧看看對方還弄得出什麼名堂,卻在此時忽然聽見空中鳥嘯長聲,他隨即眼神凜冽的望向這得意笑著的男人,皺著眉思慮該如何現下這般狀況,看著對方的神情,已經自己身後蛇群的反應,不難猜想那是隻鷹,且極具有攻擊性,他不久前才剛從長眠中醒來,身上的魔力還未完全恢復的情況下,對付那蛇的天敵對他而言實在是有些吃力,於是利威爾便伸長右手命令蛇群即刻包圍注男人,但卻已太遲。

「哈哈哈,墨蛇你就乾乾脆脆的受死吧。」男人將懷中準備好的煙燻乾草往利威爾的方向一灑,眼前的蛇類迅速散開,就連利威爾也是有些吃不消的往後迴避了幾分,卻沒想到這時男人竟是發狂了般也不在乎利威爾能隨時奪他命於一瞬之間,將硫磺粉整包丟往利威爾的方向,那土黃色的粉塵飄逸瀰漫了整個洞穴,就連艾倫身上也沾上了不少粉末。

艾倫遮著嘴咳了好幾聲才勉強在一片霧塵中看見利威爾的身影,但下一刻她隨即瞪大了雙眼,只見利威爾整個人晃了一下後便倒在地上,而眼前圍繞在自己身旁的蟒蛇早已經被燻暈倒在兩側,艾倫心下一驚急急忙忙的跑向前打算扶起利威爾,就感覺到背後一陣勁風襲來,她還來不及反應,便被荊棘給纏住了雙手雙腳,她奮力的想唸出火訣燒滅那從植物,無奈儘管燒了大半卻又在即將重活自由時重新被纏上,讓她無力焦灼的臉上泛著層薄汗,而後她便聽見那男人的聲音自洞穴口傳來,「妳也別掙紮了,就陪他一起赴死吧,待會還有好戲在後頭,可別錯過了。不過我得先走了,祝妳好運,小姑娘。」

艾倫感受到那人的氣息瞬間隱了去,而後那鳥鳴越趨越響,她這時簡直可以明白男人放他倆待在這兒的用意,就是為了要餵飽那兇猛的禽鳥,艾倫越想越越感到心慌,但看著利威爾閉著雙眼似乎極為痛苦的模樣,迷茫的呆坐在那片刻後,忽然想起了個方法,只見艾倫臉上劃過一抹堅定,她迅速的張嘴狠狠的咬破舌尖,待那鮮紅的血液汩汩擁出時,她便在石地上爬磨往利威爾的身旁,而後毫不拖泥帶水的讓自己帶著血液的唇瓣碰上男人冰冷的唇,而後似乎是怕流入對方口中的速度太緩慢,而將舌尖逕自滑入利威爾的口中,讓那鮮血順利的流入對方喉中。

半晌之後,只見利威爾張開了眼,那灰黑的眼眸此刻染上了血液的紅而鮮得格外妖冶,而艾倫此刻則是有些虛弱的倚在牆邊,她嗓音略帶沙啞的朝著利威爾說著,

「把那老鷹給殺了吧,利威爾。」

便見利威爾縱身一跳,將萬蛇纏繞至那頭巨鷹的身上,而後在一瞬間捆緊,接著鮮血四溢。

艾倫看著眼前危機似乎暫時解除的樣子,終於是有些撐不住的昏厥了過去。剛剛那以血液相渡的過程即是從屬契約成立的必要條件,只是因當下時機緊迫,才不得以用這樣的方式,而在艾倫把自己身上的魔力擲注大半到利威爾身上後,全身已是相當疲憊不堪。

利威爾有些嫌惡的把沾上汙血的雙手擦乾淨後,轉過身只見艾倫慘白著臉自石壁上緩緩滑落,連忙伸出手將那相當纖細的女子攔在懷中,利威爾低頭凝視著少女閉上雙眼後的安寧神情,雙眸一暗,接著便抱著艾倫緩緩的走出山洞之中,隨即兩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一片綠蔭之間。


  7
评论
热度(7)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